Friday, February 15, 2008

《走到人生的邊上 - 自問自答》

book.jpg
無可否認,看《走到人生的邊上 - 自問自答》其中一個原因是看過《寫在人生的邊上》。

這書是我在放農曆新年假前買,買了台灣版,雖然在旁有十多圓的簡體版,但在「可接受」的情況下,我仍是偏愛所有正體字的版本。 至於什麼是「不可接受」的水平呢? 余華的《兄弟》便是,一套台版的要近二百圓,一看價錢便小生怕怕了。

說回《走到人生的邊上》,這書分兩個部份,份量是各佔一半。 第一個部份是自問自答篇,作者就生老病死靈魂不滅等問題提出討論,從思想層面上尋找人生的意義。 以楊絳的學養與經歷,寫這些大題目當然是舉動若輕啦,不過我看這章時看得很慢,看到一個時候簡直是覺得悶,於是我便跳到第二部份去看,一看傾刻覺得豁然開朗,有不能釋卷之感覺,於是書便在斷斷續續的三四天裡看了一半。

第二部份叫「注釋」,內有十多篇的短文,按作者所言這裡收的條目都是她的回憶、思想點滴,都是因寫作第一部份時想出來的文章草稿。 當中內容以憶述在她身邊出現過的人物小故事為主。 其中我特別推介其中一篇,叫「她的自述」。 內容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娘自述前半生,說到為什麼要她一個人在城市生活,而將她的愛情及家庭通通留在鄉下,作不想記起未敢忘記之狀。 我覺得這文實可作電影《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的補充讀物,索性把「她的自述」看成是「姨媽」的前傳也沒有大問題。 看罷「她的自述」對了解大陸「姨媽」階層的形成及其複雜心理大有幫助。

另外一篇叫「他是否知道自己騙人」,回憶從前錢家的一個鄰居,這鄰居的兒子愛攪小發明,他在宿舍的廁所安裝了一盞紅燈,當有人用廁所時紅燈便會亮起 ,而廁所對面的牆剛好掛了一副馬克思像,所以紅燈每次亮起都會照得馬克思一臉通紅。 楊對於這小支節只是輕描淡寫,但我就覺得這畫面很有趣: 1)馬克思一臉通紅時,裡面在用功的人或許都是一臉通紅;2)一臉通紅的馬克思應該很像聖誕老人;3)總覺得這個「一臉通紅」是一個不溫不火饒有趣味的小諷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