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9, 2019

身份

未結婚前,我問一個已結婚一兩年的同學,「結婚前後,兩者有什麼分別?」 他想了一回說:「也沒什麼分別。」 當時我不太相信他,說得太簡單吧?

休息、工作、食飯、生活,板模式的生活,真的會將人的觸感撫平殆盡。 是不是這原因呢? 有時我會忽然靈光一閃的記起,我是已結婚,還是三個小孩的爸爸。

我這裡說的記起,不是因為我曾經忘,而是偶爾會有一種感覺湧上心頭,要我重溫自己在家中的各個身份,要我檢視和他們每一位的關係、經歷過的生活大少事、對他們的態度與責任,要加強的要加強,要改善的要改善,要調適的要調適。 仿似一個大巨輪,久不久轉到,就會想起。 記起他們的臉,回想抱起他們的感覺,默念一次他們的名字。 此刻,我在想他們。 應該,這也是愛的一種。

Monday, December 31, 2018

進步

這一年來返大陸多了,除參觀伴隨還有吃喝。 其中在一次參觀時,主持人說了兩個小故事,印象尤其深刻。 主持人是大陸企業駐港的高高幹,國內當基建工程師出身,正牌紅褲子。

故事一

八十年代初,他大學畢業後成了一名工程師,在華東修橋,月入只有人仔三四百。 歲末,要回鄉。 要快,可以乘飛機。 其時一票值五百。 他想,辛苦了一年,貴些就是貴些,一於乘飛機回鄉。 結果到買票的地方,還是買不到票,刻下才知買票要有單位介紹信。

故事二

介紹他公司的歷史時,說到在六七十年代中國為阿垃伯及非洲等國家援建的路及橋,其中一條是在伊拉克的橋,它在第二次海灣戰爭時被美國用導彈爆了。 有關的片段還上了新聞。 他說當時在公司,不少老幹部在看到橋毀的片段時都在痛哭,因為他們的青春黃金歲月就在伊拉克去建這橋,在極艱難的環境下。

這兩個小故事的感情都很真摰,亦反應出一代人經歷過翻天覆地的改變。 這些都是客觀的事實,切身的感受,不是我可以想像。

Wednesday, June 13, 2018

躍動與不安

每日收工放工,營營役役,很想改變,很想暫時抽離。 讀書,好像是好方法。 這裡說的讀書是去讀個課程,不是讀閒書。 要自己看似有一點進步,去讀書,是一個有效及懶的方法。 錢比了,材料收了,按時工作,證書自然有,以潮語概括之「佛系」也。



反思下: 究竟自己是上進(吓?)? 心中有躁動? 心靈空虛? 還是來自職場上的不安全感?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戊戌新年遊

小朋友與中朋友在擺鋪士

年初一
早上到教堂,再到沙田探伯娘。 一路上巴士出奇的少人,天朗氣清,馬騮山上馬騮多。 下午回柴灣老家,探婆婆,晚上酒樓吃飯。 回家前再率一眾去外母家拜年。 拜年是一種好的活動,可讓小朋友認識親友,也可以讓他們知道每個家庭的生活環境之不同,明年可以考慮一下。 晚上還要朝聖,看完上下兩集周星馳西遊記才去睡。 很好。

年初二
鼓動幹勁,去迪士尼……的門口參觀。 原本計劃是乘巴士入,黃昏在迪士尼碼頭乘船走,結果到碼頭才發現船期已取消了,小朋友在碼頭茫茫然望向海,無不帶點失望。

年初三
我要休息了。 早上留一名在家,大朋友說要幫他拍片放上 youtube,中及小朋友跟媽媽去教堂。 媽媽下午回來時,人都散了,和小朋友相擁午睡;大中朋友看飽電視,被帶到公園放電兩句鐘。 都很好。

年初四
終於去去了我未去過的志蓮淨苑,雖則人多,但寺內環境仍算清幽,真是不錯。 午飯後到太子買花,再回家。 回家路上中小朋友都睡著了,弄得爸媽要各抱一人,臂力少點也不行。



Sunday, December 31, 2017

歲月靜好

張開眼,大格局,波譎雲詭。 守在家,門內看,歲月靜好。

大世界乎? 小世界乎? 希望都是歲月靜好,守好各個大小的「家」已是最好。

願 2018 世界和平,潛龍勿動,謙受益。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對上一次通話︰ 17小時前

中午時,打開電話通話表,太太的名字下有段說明「對上一次通話︰ 17小時前」,忽爾有刻衝動,想打電話給太太,說著以下的對白﹕

我們對上一次通話是 17小時前。 此刻我掛念你。
腦海僅在空想,也感到耳背有些熱炙。 很王家衛,很文青般,應該是酷的吧? 還是按下致電,可惜卻是換來「電話未能接通」。 噢!

Friday, November 10, 2017

流水賬

晚上睡得不好,夢中好像見到辦理爸爸後事的片段,也混著其他喪禮的記憶。 早幾天路過一間新開的鋪頭,在細少侷促的空間放滿祝賀的花籃,一嗅,卻使人想起死亡與葬禮。 鬧鐘響起前,我已經醒來。

06:00 鬧鐘響起
06:15 鬧鐘響起
06:30 起床梳洗
06:52 收到剛出門的太太電話,要找回一張通告
07:00 寫信給兒子學校
07:23 信寫好,但沒時間修改
07:24 大中小也要起床,但有的在懶床,有的在扭計,和平日一樣
07:33 跳上的士,要過海
07:58 車在校門,時間剛好
08:00 報到
08:03 在課室白板上寫上學生注意時項
08:10 吃早餐
08:25 肚痛
08:40 進課室,只有一人
08:43 播片,找 ADMIN,ADMIN 不在
09:00 ADMIN 到,應是有人忘了寄通知信給學生
09:05 照教
09:10 ADMIN 再到,稱要合班,這學生不用我教
09:10 噢
09:12 問之前輩,答案玄之又玄,總之低調處理,也不要在總部蒲頭

於是一個人對著三十張空櫈,在 youtube、在 blogging。 Blogging,這個字真是有味道,卻是上世紀的味道,像是很久遠很久遠的事。 年青時可以為寫而寫,有股紀律,有股傻勁。 都是辛棄疾利害,千多年前已點出這現象: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却道天涼好個秋。
現在腦中或有千言萬語,也沒寫的氛圍,可以談談天氣已是很好的機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