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19

隕石


我城正化作一隕石,燦爛閃亮著,燃燒出最後光茫。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ay? NO.


全部都是 WHATSAPP 來圖,記錄我城的最後悲鳴。

Tuesday, May 07, 2019

我們是在一個什麼的時代?


為什麼要讀歷史? 各家各說,有人想知古而明今,因為歷史是重複又重複,誠如阿寶話齋,人類總要重複犯錯。

刻下香港,沸沸揚揚的在討論《逃犯條例》,大有15年前廿三條的社會論政氣氛,上有阿爺緊箍咒,外有中美貿易大戰,樓市等爆,各種大風暴正在維多利互港上醞釀。 香港不死,但香港人會死,好 L 慘果款。  大亂之後才大治? 忽然想起小說《香港關機》,我城像已關機,血流成河之後才可有明天。

Whatsapp 中的CAP 圖處處,現作時代紀錄,存之:

假訊息 - 假借香港會成磨心  2019-05-06
真圖 - 立法會封場,不欲泛民主持委員會會議  2019-05-06
改圖 - 苦中作樂,吊頸抖氣
未知真假圖 - 立法會秘書不見人,卻在看泛民直播開會 2019-05-07
真圖 - 國師時評,香港無皇管 2019-05-07

Thursday, March 07, 2019

優質工序


經鉛水、港珠澳大橋及沙中線事件,說起香港的工程,大家莫不嘆息一番 (不論你是什麼角度,什麼身份)。 香港過去有的是雄渾幹勁,現在卻像身患長期病,肥腫難分且步履蹣跚。

2003年香港房協出了一套傳世的紀錄片叫《優質工序系列》,分35集,詳細介紹興建一棟樓宇中的各個建築環節與施工要求,至今仍具參考價值。 說是傳世之作,不是過譽,因為實在是前無古人,後都難有來者矣。

片有主題曲,最近打開碟盒看介紹,才知道是黃霑的作品。



一切加起來,都十分令人懷念。

Wednesday, January 09, 2019

身份

未結婚前,我問一個已結婚一兩年的同學,「結婚前後,兩者有什麼分別?」 他想了一回說:「也沒什麼分別。」 當時我不太相信他,說得太簡單吧?

休息、工作、食飯、生活,板模式的生活,真的會將人的觸感撫平殆盡。 是不是這原因呢? 有時我會忽然靈光一閃的記起,我是已結婚,還是三個小孩的爸爸。

我這裡說的記起,不是因為我曾經忘,而是偶爾會有一種感覺湧上心頭,要我重溫自己在家中的各個身份,要我檢視和他們每一位的關係、經歷過的生活大少事、對他們的態度與責任,要加強的要加強,要改善的要改善,要調適的要調適。 仿似一個大巨輪,久不久轉到,就會想起。 記起他們的臉,回想抱起他們的感覺,默念一次他們的名字。 此刻,我在想他們。 應該,這也是愛的一種。

Monday, December 31, 2018

進步

這一年來返大陸多了,除參觀伴隨還有吃喝。 其中在一次參觀時,主持人說了兩個小故事,印象尤其深刻。 主持人是大陸企業駐港的高高幹,國內當基建工程師出身,正牌紅褲子。

故事一

八十年代初,他大學畢業後成了一名工程師,在華東修橋,月入只有人仔三四百。 歲末,要回鄉。 要快,可以乘飛機。 其時一票值五百。 他想,辛苦了一年,貴些就是貴些,一於乘飛機回鄉。 結果到買票的地方,還是買不到票,刻下才知買票要有單位介紹信。

故事二

介紹他公司的歷史時,說到在六七十年代中國為阿垃伯及非洲等國家援建的路及橋,其中一條是在伊拉克的橋,它在第二次海灣戰爭時被美國用導彈爆了。 有關的片段還上了新聞。 他說當時在公司,不少老幹部在看到橋毀的片段時都在痛哭,因為他們的青春黃金歲月就在伊拉克去建這橋,在極艱難的環境下。

這兩個小故事的感情都很真摰,亦反應出一代人經歷過翻天覆地的改變。 這些都是客觀的事實,切身的感受,不是我可以想像。

Wednesday, June 13, 2018

躍動與不安

每日收工放工,營營役役,很想改變,很想暫時抽離。 讀書,好像是好方法。 這裡說的讀書是去讀個課程,不是讀閒書。 要自己看似有一點進步,去讀書,是一個有效及懶的方法。 錢比了,材料收了,按時工作,證書自然有,以潮語概括之「佛系」也。



反思下: 究竟自己是上進(吓?)? 心中有躁動? 心靈空虛? 還是來自職場上的不安全感?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戊戌新年遊

小朋友與中朋友在擺鋪士

年初一
早上到教堂,再到沙田探伯娘。 一路上巴士出奇的少人,天朗氣清,馬騮山上馬騮多。 下午回柴灣老家,探婆婆,晚上酒樓吃飯。 回家前再率一眾去外母家拜年。 拜年是一種好的活動,可讓小朋友認識親友,也可以讓他們知道每個家庭的生活環境之不同,明年可以考慮一下。 晚上還要朝聖,看完上下兩集周星馳西遊記才去睡。 很好。

年初二
鼓動幹勁,去迪士尼……的門口參觀。 原本計劃是乘巴士入,黃昏在迪士尼碼頭乘船走,結果到碼頭才發現船期已取消了,小朋友在碼頭茫茫然望向海,無不帶點失望。

年初三
我要休息了。 早上留一名在家,大朋友說要幫他拍片放上 youtube,中及小朋友跟媽媽去教堂。 媽媽下午回來時,人都散了,和小朋友相擁午睡;大中朋友看飽電視,被帶到公園放電兩句鐘。 都很好。

年初四
終於去去了我未去過的志蓮淨苑,雖則人多,但寺內環境仍算清幽,真是不錯。 午飯後到太子買花,再回家。 回家路上中小朋友都睡著了,弄得爸媽要各抱一人,臂力少點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