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8, 2009

莫太生氣

乎於寫字樓上班族之究義,曰穿得起件恤衫著得條西褲者,總要裝出一文明人之扮相,什麼吵罵叫囂等激烈情緒反應都因四週的環境與氣氛而被抑壓,當然箇中是有階級的差異,身為高層者向來都是可以理所當然的向下屬直接宣泄心中所想,好不快意。


我要說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平常的早上,辦公室裡的經理甲正與他的屬下進行賽後檢討,由於這是一個開放式的寫字樓,所以旁人看見的是一圈人坐著圍在經理甲的寫字桌,經理甲正繞著他的圈圈逐個逐個的「質」與「問」。 其他人對此皆習以為常,私底下更匿稱這堆「圍圈人」作「燒野食」,看起來又是相似,大伙人在圍爐夜話般。


相信每個高層都是像醫生吧,主攻胸肺科,探診必殺一招乃「照肺」,我們的經理甲也是一樣。 「燒野食」是節省時間的群診,首階段的門診時間完畢後,便到專診時間,驅散了一般普通科病友,留下病情比較嚴重的工友繼續探求病源欲醫斷尾者,即加重劑量的「質」與「問」也。


在其他人眼中這都是每天上演的肥皂劇,收視率的高低是與經理甲的情緒起伏情況掛勾,他情緒高漲時便像警匪片,他是把匪徒扎在椅上,再用檯燈照著犯人,盤他,問他「認唔認」的神風幹探;當他能量值低落時則像一個嘮叨老人,細細碎碎,重重複複的問「咁係咪錯呀﹖咁係咪錯呀﹖咁係咪錯呀﹖」,而工友們的反應永遠都是保持一貫,木然不語,留著長長一張撲克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