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會議紀錄

背景: 話說這晨咁早的會議出席率已經不高,數數手指僅七八人矣,在會議的最後部份屬 A.O.B.,對話紀錄如下:



******
工友甲:「我想問問其他人,有沒有其他安全問題需要幫手或討論下?」
工友乙:「之前我在C公司建築地盤的判頭會中說過,地盤的廁所有需要加強清潔! 但說了多次都是沒用。」
工友甲:「我之前也和他們的安全部提過有關問題,或者我下次再和他們的管理層說說。」
主席:「唔。 有要求先有進步,怎可這樣? 工友甲,下次你到地盤時再跟進跟進。 安全部再沒反應,就向他們的更高層反映。」
工友甲:「會會會! 」
主席:「唉! 你要知在C公司裡的安全部層次是比較低,不似我們是 saf......」
全體:「Safety First!」 (雖然有人個 beat 是慢了,但口徑總算一致)



嘩! 做戲咩! 身為C公司前僱員的我,此刻卻是啞了,兼想找窿捐。



******

最抵死是坐在我旁的頂頭經理,口號喊完後,再拍拍我的背脊。 名乎其實,鬼拍後尾枕是也。 我沒有轉面看他的表情,但想必是閹閹嘴笑啦。



******

說從前,這些每月的判頭會,又名「騙頭會」或「爛仔會」。 「爛仔」者,因出席的都是分判主理人,多是粗聲粗氣之徒,「爛仔會」因而得名。 我們處理「爛仔」的手段多是襯人齊,會上自家公司人佔多,老板又在場,量逐行計,打單赴會的判頭也不敢發圍,所以不論是進度或安全會,大判大都是以砌判頭的態度對之,實制效果何如? 不知道,但即場可收消消氣之功效也屬不錯。



對於自家有理據的議題,當然是即場做大佢,相反自家鞭長莫及幫你唔到的,則要輕輕耍過,如說:「這些...... 會後再同你夾」,會後? 判頭仲早閃過你啦,夾個鳥來。 從前這些廁所污糟呀,門口雜物亂放呀,在C公司中什九都是屬於這些「有講冇做時光隧道」的勞什子。



從前耍人多了,留給人的印象便是如此。 是日一席話,豈不是現眼報乎!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三行佬信箱

好了,現在是解答來函時間,我們收到一位讀者梁巔巔君來信,問現在的樓宇用料是不是很偷工減料云云? 我想他的問顯主要是針對樓宇的裝修外觀吧。



問題分三個層次答,首先對建築物料的要求,例如要達到什麼結構強度呀,合乎什麼國際標準呀,對安裝時的手工要求呀,在發展商給予建築商的合約中已清楚列明,建築商只要在市場上找到合乎要求的材料就可以向業主及建築師樓提議使用,除非在特別的要求下,一般的發展商都會給予建築商選擇材料的自由。 在競爭激烈的市場裡,供應商都會是價低者得,每有新工程都要從新報標,都沒有什麼長期合作之類的童話了,不過重申雖是價低者得,合乎合約要求仍是前題。



第二是在實際施工時的監管,蓋因有施工時沒嚴緊的監管,將材料的生殺大權交予工友自由發揮,按他們多快好省的精神,就如用Benz去耕田一樣,浪費也是哉。 至於什麼因素會影響監管的鬆緊? 一曰是工期長短,二曰是資源投放。 現在的本地建築一般由混凝土結構完成到收樓賣貨只有半年到九個月,整個項目發展亦只有兩年左右,前期施工時或許發出過預警,但到驗收時才可引證預警是否正確,限於工程死期將至,問題發現時難免只可使用臨場的補救措施,雖則效果會是近乎標準,但總不免給人施工粗糙,有偷工減料之惑。 至於要加將施工監管,對應的則師樓與業主代表同樣要增加工作,成本一則上升,二者亦會拖慢進度。



第三合約上列明要求,若果真有偷工減料之事,必有人把關不嚴;有人把關不嚴,就必有人收左著數。 這一點據個人觀察,對「偷工減料」的影響應是最少,蓋香港勝在有 ICAC,加上建築利錢十分不厚(術語所稱「個價好咸」,但就從未聽過有人說「個價係甜」),即使是貪污的機會存在,上下兩家亦不會傻到冒坐牢的風險去競逐區區的蠅頭之利(之便)。 所以影響建築質量的「漏規」大多不存在,但小格局的「漏規」如飲飲食食去威等則依然存在,有的更成趣聞,值得另組題目再探視一下。



***
工程質量及合約管理仍博大精深更非我所職,以上評論全屬個人感想,有粗疏淺漏內容不實者本人全部負責。 建築同仁背後之努力實值得我們鼓掌啊。

Friday, November 07, 2008

石屎田園


女工友在剛剛落好的石屎面上工作,石屎還是濕漉漉,大燈光鈄照下彷彿夕陽,配以水靴草帽長長身影,劃多劃少都有些田園感覺吧?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再見地盤佬!

在此我要很高興的告訴大家(雖然都沒什麼人),很快我便告別工地去著恤衫西褲上班去~~

雖然我都想多寫一點有關地盤生活的東西,算是回憶也好,紀念也罷,是總結亦不錯,但思緒總是混亂,常有落筆困難、靈感不至之感覺。 別人有拉稿子,我倒希望拉拉題目。 就地盤、建築的東西,有興趣的不妨留言,我懂不懂也好,也得讓我說說幾句。 試試看?

Tuesday, October 07, 2008

十仔


十仔心聲:「安全第七,收錢第一。 有講冇做,時光隧道。」
攝於工友鋁梯上的金句



乎「十仔」者,分判商 subcontractor 之音譯也。 建築裡的工序,有時候分工細密得令人佩服,每項分工一般都會衍生一個「十仔」,舉例說在工地安裝木門,分工包括:送貨、派貨、安裝門框、安裝門鉸、安裝門頁、安裝門鎖、清潔,最後到做保護,簡簡單單計算都可得出八項分工。 當然一組工人可分飾多角,但當工作的數量足夠時,工序還是傾向項項都有分判。



總承建商叫大判 (國內叫「總包」),再將工作項目分判出去,承接項目的叫分判/二判(分包商),再將工序拆散,承接細項工作的在工地裡叫作「三沙」。 所以用安裝門的例子,承接木門安裝的公司是二判,派貨的是「三沙」。 分判工程時可以用工序作單位,亦可以用公司或個人作計算,簡單而言,一般工程費用的支出,到了日薪工人的手上時最少已經過了三層 ,他們成了「四沙」。



「沙」字在這裡亦顯出廣東話的傳神。 每一層的分判就像多加一個篩,好的東西都給淘走,在篩底的只有是沙沙石石,食之無味,搵餐晏矣。



在建築裡,「十仔」的末端都是直接參預體力勞動的工人,很多時候都是只求數量不計質量,所以梯上之墨寶,除了是他們的自娛外亦是真心聲。 多快好省為王道,難道是要和你做人世麼!



看著相片,忽然想起從前在舊公司,我也是環保「十仔」一名。 那些號稱幾百萬的顧問工程,在前期數據搜集階段,還不是到外邊找些實驗室,將測量的部份分判出去,讓那些初出茅蘆的 Lab Technician 去項著太陽應著風去戶外度噪音、驗空氣?



記得有一次工作是要量度馬路噪音,要包數往來車輛的數目,車輛數目分作:上行車數目與下行車數目,每條行車條再細分重型車與輕型車數目。 於是我們要一手拿兩個 counter,四 counter 在手,憑視覺、憑感覺、憑直覺與憑幻覺在量度馬路噪音的一小時內將所有車輛的數量記下來。 你要知道我要數的是高速公路,繁忙時間,八線雙程行車加迴旋處的一種。 真是想起都眼花。



當然,老闆是體貼的,數不來,可以用攝錄機把影象記下,回來慢慢數。 有一回我和他把量度噪音的部份做完,正坐火車回公司(其時公司在上水),他說車程需時,倒不如我們好好利用時間,在車上回帶,拿起 counter 數數車好嗎? 於是早在 PSP 發明前的五六年,我們已經玩起「捉馬騮」 的遊戲雛型了。 不過我在這「遊戲」中玩不過兩三個車站便已頭暈而退出了。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電影

05/01/2008
"Atonement"
每個人總有他覺得遺

13/01/2009
"The Darjeeling Limited"

14/02/2008
"P.S. I love you"

02/03/2008
"Juno 少女孕記"

31/03/2008
"Horton Hears A Who"

20/04/2008
"Run, Fat Boy, Run"

09/05/2008
"What Happens in Vegas"

18/05/2008
"The Band's Visit"

01/07/2008
"Kung Fu Panda"

28/07/2008
"Wall E"

08/08/2008
"The Dark Knight"

10/09/2008
"Made of Honor"

14/09/2008
"四條大路通陰間“

15/09/2008
"Mamma Mia"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空中暢遊

昨晚在酒樓和家中吃火鍋自助餐,電視剛好在播「兒歌頒獎禮」,不知不覺整個從前屬必轉台的節目就給我們一家看完。 有得「兒歌頒獎禮」,便知道暑期要結束了。 兒時暑假,媽媽會為我們兩兄妹準備很多節目,假如在社區中心報暑期班:學畫畫、去旅行、看展覽,又會到康民署(從前是叫康民署嗎?)報名學游水,最後還會到明愛報暑期補習班!

當然,看電視是歡渡暑假的重要節目,在沒有「TVB 兒童節」的日子,「430穿梭機」在暑假中亦有重頭節目,記憶中「空中暢遊」便是其一。 小朋友要先報名,抽籤中獎者可獲邀坐飛機在維多利亞港轉幾圈。 在相對坐飛機是少有經驗的日子,能參加「空中暢遊」的小朋友,在我心中覺得是「真係威喎!」,但一切與參觀無線電視的報名表都只會刊於「電視周刊」,對於平白沒有閱讀雜誌習慣的家庭,這當然是沒有必要去做啦! 況且要是媽媽給 quote ,錢還是留給買「小朋友」「兒童樂園」等書好了。 「空中暢遊」之夢最後便不了了知。

「空中暢遊」有沒有主題曲? 在 youtube 中找不到,但關於暑假的兒歌卻找到這首,好好聽的「共享陽光」。



傷風悲秋非老餅專利,很記得在八月二十幾號打後的日子,每當在「430穿梭機」結束時聽到這歌,總會有時光飛逝、日月如梳的慨歎~~ 哈哈! 時為八九歲矣!

現在? 恨不得有時光機啦!

明天還是要早點回公司,說不定我辦公桌的抽屜中也藏有一部,真的要認真伸頭入內探個究竟。 麻煩找個兄弟在後幫幫手,用力推推、塞塞,再關上櫃門。 It is possible !?

Monday, August 11, 2008

特首不見了



歷史是不斷重複。

08/08/08 - 銅鑼灣有「詐彈」
09/08/08 - 有警員為奧運執勤時殉職
10/08/08 - 旺角嘉禾大廈五級火,火警中兩名消防員殉職

Where's he?

衝你老味

看無線奧運,主持人預報賽程,每當數到中國隊有機會奪標的項目時,總愛用上一句:「衝擊金牌」或「衝擊獎牌」云云。 果真好學唔學,學埋共產黨的衰中文,遺禍子孫。

據中華民國教育部字典所載,「衝擊」有以下四解:


1) 衝向敵人進行攻擊。舊唐書˙卷一○九˙李嗣業傳:「嗣業每持大棒衝擊,賊眾披靡,所向無敵。」水滸傳˙第一○九回:「王慶傳令旨,教前部先鋒出陣衝擊。」
2)衝撞碰擊。如:「海浪衝擊岩岸。」
3)嚴重影響。如:「國際油價的大幅波動,產業界受到很大的衝擊。」
4)陸地區指強烈挑戰。如:「接受新手衝擊。」


而在「衝擊金牌」前,我只會在新聞中見到「暴徒衝擊銀行」呀、「無證人士衝擊入境署」呀、「長毛衝擊立法會」呀之類的「衝擊」,都是和無秩序、暴力、混亂、失控、挑釁連在一起。

層次低一點,我假設中國隊參加奧運真是為了「大立」、「狂掃」所有獎牌以示國威,視其它參賽者為敵人,亦不用「衝擊」前「衝擊」後啦,乎「衝擊」者,只有以弱攻強。 偉大中國隊一出場早已傲視群庸,亦不值自貶身價去「衝擊」他人。 用語上倒不如直接用「立」用「掃」好了。

若你還當奧運是一個文明競技,促進國際友誼的活動,雖則係贏硬都好,用語上還是應該文雅些,「有機會問鼎金牌」、「有機會獲獎」之類亦可!

每次無線主持們懶係肉緊的在說「衝擊金牌」「衝擊金牌」時,真是不知所謂至極,聽得人無明火起,忍不住說一句「衝你老味」!

Tuesday, July 29, 2008

閱讀是青春的回憶 II

圖書証

圖書証

這兩張相片拍下來待了很久,我是想為它們寫些什麼,甚至乎已經寫過一次草稿,但寫完讀起來總是沒頭沒尾的,結果就給掉下來,沒貼出來了。

第一張的圖書證,是中一時學校指定我們去申請的,市政局插咭式的借書證。 在圖書館的借書櫃檯內會按借還日期排滿了一疊疊的圖書證,每次還書時都可看到職員在爬梳紀綠,秩序井然目及可視。

不記得在市政局的圖書內還書日期紙上會不會留下借閱者的編號,但在學校的就一定有。 現在想起來這頗有「藤井樹」式的情懷,雖則在圖書館內沒有偷看的目標或有幸成為被偷看的對象,但從前愛泡圖書館的熱情卻是空前,愛看愛借愛讀。 看與讀是不同,每本書拿上手,看看封面,看看背面,翻兩翻的是看。 讀的是每字每頁的細閱。 要是算看,相信在學校小小的圖書館裡,幾年過來應沒有書未看過吧? 雖然這不代表什麼,卻是年反映青時專注與純真的一面。 或許我現在對書的興趣仍在,但這樣的閒餘現在則如黃鶴遠飛了。

Friday, July 18, 2008

閱讀是青春的回憶 I

讀了朗媽的blog,我好生感慨,能夠沈醉閱讀的歲月彷彿已離我而遠,問題是現在自己的心「野」了,分心及專心不下,回家百無聊賴的在電腦前click click click,上下班時聽mp3/ podcast 等都在蠶食我的閱讀時間。 到了臨睡前揭書,看不到兩三頁眼皮便會自動關上,從前在床前讀得興高采烈因而忘睡的經歷很久沒出現過了~~ 不過本文的真義不在懺悔而在分享,所以 here we go:

兒時 I mean 七八歲左右啦,父母平日是不會買玩具給我和妹妹,但和媽媽去街,逛書店買書則是指定項目,那時買的多是新雅出版社出的盒裝世界名人傳的漫畫書(是從《小朋友》雜誌中結集) 或者是硬皮的科普書 (例如什麼九大行星,內有80年代美國太空總署拍的「最新」登陸火星照呀、登陸車的外觀圖、什麼海盜幾多號衛星正衝出太陽系之類)。

記得再小的時候家裡是很多錄音帶故事書,它們的包裝是用透明硬膠套套起一本四方型的彩色粉紙故事書及放在前方的錄音帶,是掛起來賣的,在幼稚園畢業時我就因為能背出「小蝌蚪找媽媽」的故事,差點還選上成為表演代表呢!

Monday, July 14, 2008

工友Blog友

斷斷續續在網上找到不少工友的 blog ,最近都加在 blogroll 中「工程界」一項,當中有部份是行家,有些則擔負不同的崗位,但工作樣同樣是圍繞工地,同一烈日天空下。

早前寫了兩篇關於「竹棚」的短文,在留言中和幾位工友討論到各自地盤的竹棚見聞,使我對竹棚又多一份了解。 其中炭燒爸爸y-ly 更以此為題,各自寫了一篇。

建築是團隊工作,雖然我們不是在同一工地工作,但能就同一件事讀到不同崗位的看法,深深覺得是增廣見聞,有所得著。

誠意推介:

炭燒爸爸的「棚藝
WYLIE'S WHISPER 的「棚 棚 棚 棚 !!

希望日後這樣的交流可以繼續下去吧! 多謝你們的分享!

Saturday, July 12, 2008

大餅.西潮.痘

最在看蔣夢麟的《西潮》,不若而同阿媽、阿妹同我看到書名立時想起是一樣吃的東西,「西潮大餅」是也。 書是自傳又像中國近代史,我只看了頭的幾章(書希望可以看完啦),說到作者年少時在鄉間的生活,有一段提到一種在鄉間流傳的古老防天花法:
中國很早以前就發現從人體採取一種預防天花的「痘苗」,他們用一種草藥塞到病嬰的鼻孔裡,再把這種草藥塞到正常兒童的鼻孔裡時,就可以引起一種比較溫和的病症。 這樣「種了痘」的孩子自然不免有死亡,因此我父親寧願讓孩子按現代方法種牛痘。 -- 《西潮》第二章 「鄉村生活」


近代醫學用牛生的痘接種到人體稱作「種牛痘」,上述用人生的痘再接種到他人身上便稱作「種人痘」或「人痘法」了。

蔣夢麟對「人痘法」的描述使我想起讀過的一篇文章,邱仲麟的《明清的人痘法 ﹣地域流佈、知識傳播與疫苗生產》(刊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七十七本),裡面對中國「人痘法」有詳細的說明。

中國的「人痘法」有四種,稱「痘衣法」、「痘漿法」、「吹鼻法」與「水苗法」。

...... 康熙年間,御醫朱純嘏將其總結為四類,即痘衣法、痘漿法、窮鄉僻壤的銀管吹鼻法(旱苗法)、大內種痘所依循的「天姥之種法」(水苗法)。

痘衣法乃尋訪出痘灌漿三、四日的孩童,取其緊身裹衣,結未出痘的小兒穿上兩、三日,衣間也不可脫下。

......痘漿法,則係「挑破痘漿而作種」,朱純嘏認為此乃「不仁之人」行徑,實不足取。

銀管吹鼻法則以紋銀,命銀匠打造長約五寸的銀管,管孔大小以能伸入鼻內為度,先將痘痂置管內,對上鼻孔輕輕吹入。

天姥之種法,乃將痘痂三十粒放入磁鍾內,以柳木做的杵將痂研成粉末,再用潔淨的棉花,沾三五滴的水入鐘內,和一起研勻,捏成棗核狀,以紅線綁好,線長約寸許,按男左女右,納入鼻孔中,線露在外,以防吸入。


痘漿是成熟痘痘裡的汁液,痘痂是出痘後留下的死皮。 綜合其他人的記載,「人痘法」若用痘苗的來源作分類,可分為「乾」與「濕」兩類;用用法作分類則有「內服」與「外用」兩種。 種痘目的是令受種者發病,發的病當然是想比天然傳染回來的病情輕微,最後得到抗體達到免疫。

四種辦法中以「痘衣法」成效最低,「痘漿法」成效最好,但基於採集手段殘忍,所以不太流行。 現實亦是以「吹鼻法」與「水苗法」最流行。 蔣夢麟提的應該是「水苗法」。 從另一方面想,痘痂的保存期較長,收集容易,自然受到醫師的歡迎。 「人痘法」可救人,痘痂亦是有價。

據民國《德清縣新志》記載:

痘苗,出天花者體上之落痂也。 種天花時,研末,綿包,男塞右鼻,女塞左鼻,取嚏為止。 三日身發熱,七日起漿,又七日結痂。 鄉人每以痘痂售諸痘醫,醫必選擇紅潤者,封藏固密,行銷於浙東及江南間,城內施桂萼堂最著名。 故各處痘苗、痘醫,以德清為首出。




參考:
1) 人工免疫法的先驅--人痘接種術
2) wiki: 疫苗接種

Sunday, July 06, 2008

紀念冊中紀念人,切勿忘記冊中人 part II

公園仔大人如是云:「這個我也使用過,大概有十年歷史吧。」

我自 simple text mode 日記中就用上它,算起來亦有六七年,眼看它結業,倒是有些少些少的傷感。 不過有時亦可這樣想,網路世界免費服務多的是,counter 呀,email 呀,「寵物」呀,相部呀,甚至是模擬blog 股票的古靈精怪,玩過很多,不過一時之快後,它們的login password 大都極速被忘記或者說是被其他什勞子的記憶覆蓋過,最後都是忘了。 望到一個忘記 login 的 account 心中不無一點惆悵,胡亂硬闖密碼一輪,都是不成功,最後只有放棄。 一個 account 是一個網絡,曾幾何時想將真人世界與網絡世界分開,把不同的聯繫用不同的 account 分開,這是公事用的email,哪

Thursday, July 03, 2008

Kung Fu Panda (功夫熊貓)

Ku Fung Panada

有時我會想起小時候和父母進戲院的情境,很多時都是為了看成龍。 不管現在我們如何看他,成龍在往昔的港產片中確實帶給我們很多刺激與歡樂,功勞是不能磨滅的。

為什麼會想起他? 蓋因昨天看了《功夫熊貓》。 一隻笨徒弟(熊貓),誤打誤撞成了武林秘笈的傳人,被師父(狸貓)逐了出師門的大師兄(豹)忽然要回來尋仇,可憐既熊貓如何係極速下練成武功兼負起門派生死存亡既問題呢? 這就是《功夫熊貓》了。 狸貓師父與熊貓徒弟就是三十年前《蛇形刁手》、《醉拳》時期的袁小田與成龍。 要是你看過這些作品,《功夫熊貓》耍的、使你笑的 kung fu 就是那些東西,都是似曾相識。 你甚至可以想像《功夫熊貓》就是將三十年前成龍做過的變成卡通。 從這角度看,這片其實都幾悶。 在戲院看到會笑的,其實是沒看過成龍? 忘記了看過的成龍? 還是笑荷理活的老樣翻新? (這個有點悲哀啦)

功夫片由土產到出口到再進口,香港到荷里活再到香港,我在想這條「鏈」試過倒轉行甚? 用西方文化原素作設定的電影,就如林子祥的《一咬OK》,香港拍西洋彊屍有很多,但經本土包裝後再賣回西方的就好像沒有吧!

荷里活近十多年來在昔日港產片中淘寶,唯獨有一類港技(對應國技)未觸及或許就是殭屍片吧! 喂! 說起咱們的港產殭屍片,真是三天三夜說不完。 彊屍片涉及風水、術數、陰陽、歷史、風俗,既有高度的儀式性 (如開壇作法、紅線繞棺材、狗血辟邪等等)又有超乎想像的靈活度(如殭屍有男有女也有孩子,中間可加入殭屍的家庭線、愛情線、恩怨線等等)。 要是開麥拉,一定可看得眾洋人目定口呆也。 不用多說,就舉 Ben Stiller 的 《Night at the Museum》為例,中間加兩條清屍 (清朝殭屍)在館內跳下跳下總比拍鑽木取火的原始人精彩得多吧!

***
評分時間,十隻熊貓為滿分:

故事:6 隻熊貓 (平淡,故事甚至有些封建餘毒)
節奏:7 隻熊貓
角色:6 隻熊貓
音樂:6 隻熊貓
佈景/風景:6 隻熊貓
海報:7 隻熊貓

整體:6 隻熊貓

***
說起來在戲院我也只是看過一次彊屍片,亦是一次意外。 話說當年我成功扭動(扭計動員)爸爸帶我去看卡通片《超時空要塞》,看到三份一時,我倆悶得要去洗手間,回來時卻走錯影院,結果便看了《殭屍先生》。

Wednesday, June 18, 2008

工地蜘蛛人II

一般的樓宇建築地盤裡,搭棚的工作都是由底層做起,棚的高度是隨大樓的石屎結構而增高,搭棚的工序是幅蓋整個大樓的建築期,逐層而上,向街的一方雖然會陸續增高,但近施工層的一面則是維持一定距離,竹料的寄存、棚架工友的上落都借此作依靠。 但當要拆棚時則便是相反的故事了。

「上山容易落山難」,拆棚一樣比搭棚危險,首先拆棚是由最高位置開始,亦是一次過的工序,因為棚架結構由原整到要拆竹,穩固性會轉弱,加上棚架經使用後總會有耗損,所以拆棚工作除了會因天氣而停頓外,大方向都是希望越快拆完越好。

拆棚的分工,最基本的方法是一組人分佈在棚架的不同位置,站在最頂的會割斷扎緊竹子的竹搣(音:滅),再執著竹子的一端將竹子向下傳,傳給在下層的工友,重複動作,竹子最後傳回地面。

負責用刀割斷竹搣的工人有一個有型稱呼叫「刀手」,他需要憑觀察了解棚架的結構,確定由哪裡開刀,亂割竹搣可會使棚架倒坍呢! 負責傳竹的也不簡單,除了是體力外,也要考細心,一不留神滑手的話就會高空飛竹了,你可想像棚架腳下可以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鬧市,後果嚴重可想而知。 所以話工業安全係幾重要呢! 像以下三名工友,開工前先有 briefing ,再會檢查個人安全裝置,儒子可教,誠工友之模偕也。



如除了全身式安全帶外,工人還要用防墜扣 (fall arrestor),將安全帶扣在獨立救身繩上。 黃衫者腰間銀色的一舊鐵便是防墜扣,他們會叫它作「雞」或「墜落雞」。 所以下次你有機會見到竹棚工友時,不妨問問他們「你隻雞呢?」,一出聲便知你有料到矣。

Tuesday, June 17, 2008

工地蜘蛛人 I

若要在工地選舉健美先生的話,日日托鐵的扎鐵佬只屬第二,因為偶有都見大肥佬。 論身裁均一,體態纖瘦,健美首選的,就是搭(竹)棚工人 (Bamboo Scaffold Worker) 了。 很容易理解,一個肥仔怎能應負日日在棚架上爬上爬落的工作? 況且搭棚亦是團體工作,一伙人跨下是同一個棚架,怎能讓伙伴的體重成為自己工作時的風險呢?

建築地盤裡使用竹棚架,環顧世界好像是只留下中港兩家吧? 連華人世界的台灣都棄而不用了,蓋因竹子乃天然之物,粗幼長短軟硬柔韌各支不同,質量難於量化,結構的安全系數又如何計算得到? 所以同樣的施工,外國都用上金屬棚架 (台灣稱作「鷹架」)了。

不過基於本地竹棚業的固有勢力、成本考慮及施工方便,竹棚還是在香港留下來,不過屋宇署及勞工署都有不同的條例及指引來監管棚架的用料、結構、裝拆使用時的過程、監管人員的責任與資格及棚架工人的培訓。 至於棚架在工地的用途是怎麼? 不妨借用國內網頁的圖片試作說明:

棚架

結構上香港的棚架與上圖的大致相同,不過香港用料必定會多些,即是用上多點、密點的竹子。 另外在香港的棚架外會加上棚網,用作防止沙埃飛揚 (環保要求) 及防止高空墜物 (安全要求) 。 上圖所示,棚架分內外兩層,兩層間有短的橫竹作連繫。 這類外牆棚架主要是提供工作平台給予工人做外牆泥水工作 (如批盪、貼紙皮石)、裝飾工作 (如油漆) 及安裝工作 (如安裝水喉、燈光) 等等。

維修用的竹棚
圖片來源。 維修用的竹棚。

除此之外,地盤常見的棚架還有天花棚,供工人安裝天花板上的冷氣水喉管道等設施。 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也會搭棚,例如在水缸內的水缸棚及升降機槽內的機槽棚。 總之在環境狹窄又需要高空工作的地方,很容易便會找到竹棚架的蹤影。

Sunday, June 08, 2008

書擇 - 醫者父母心




最近在家中尋得一來歷不明的食療養生書,作者是中醫師,出版日期為1983年,足廿五歲了。 書分作十章,每章專門討論一類身體毛病與問題,再介紹對應的中醫食療餐單。 書最使我感興趣是在每款食療餐單後的「驗例」一項,即某某本來身體如何如何,吃過餐單後就身體健康了,在「驗例」裡透露的病人資料足可獨立成為一個個的小故事,反映出二三十年前的社會觀念與狀況,「古」今對照,趣味橫生。 下舉數列。


淮山、蓮子、荔枝乾粥
驗例: 我住在大角咀必發道福和大廈時,管理員黃伯,六十多歲,身體瘦弱,胃口欠佳。 他十分節儉,有病不願去看醫生,加上工作時間太長,憔悴疲乏,自是難免。 某夜,業主聯誼會開會檢討大廈事務,有人指責黃伯躲懶,每天凌晨五時至六時一段時間,例不看見黃伯在大廈大門電梯附近值勤,主張革除他的職位。 於是主席召他到席解釋理由。 黃伯情詞懇摯地表白並非故意偷懶,而是因為患了五更瀉,在這段時間前後,必須跑到洋松街公廁大便,因為瀉後疲乏,加上來回需時,才擅離職守。 於是大眾議要他調在日間值勤。 但黃伯日間在大角咀一家手袋工廠兼職,如調日更,等於失去一份兼職,影響收入。 (醫治過程省略......) 隔一個月,黃伯恢復再值夜更,不再失職。 日間又可兼職掙多點入收了。



木瓜鮮奶昔
驗例: 陳小姐,芳齡三十,是某銀行高級職員。 身裁容貌平庸,不喜化粧修飾,位高及自視過高,工作十年,仍未有深交男友。 其父母很是憂心。 兩老規勸多些,陳小姐亦漸漸領悟,開始薄施脂粉,略事修飾。 但她秉性內向,面施脂粉反自覺侷促不安,何況胸前細小,更有自卑感覺。 蹉跎歲月,仍是隻影形單。 她的母親常來我的診所看病,漸漸談及女兒狀況,余亦只有隨和略予同情而已。 過了幾天,陳太竟然偕同陳小姐到來求診。 (醫治過程省略......) 後來,陳小姐有恆飲用木瓜鮮奶昔每天一次,兩個月後,臉龐潤澤雍容很多,胸部也覺得較前豐滿。 她繼續吃了半年餘。 聽陳太愉快的告知,她的內向女兒最近已和男友「拍拖」了。



四鮮煲鴨湯
驗例: 一九六七年五月,九龍市區暴動,一日數驚。 余應故友張和兄邀講,避居粉嶺軍地的農地半個月。 某日黃昏時分,農場佃丁陳福,年約四十餘歲,突然鼻孔流血 (下略)



豬肝枸杞菜湯
驗例: 前任南海縣參議會參議長張啟端兄,今春病逝瑪麗醫院,百日脫服後,偶於彭家遇見他的遺孀曾麗英嫂夫人,見她不停用手帕抹眼淚。 (下略)



***
除了是古今之趣外,「驗例」的寫作文體使我想起從前流行的「詛咒信」,為了加強說服力,都是羅列資列某人的背景作始。 某某收信而不發者,閤家富貴;反之轉寄六七份者,則身體健康富貴迫人來。 不過隨科技演進,人與人的聯繫早已棄書信不用,而email 者 forward email 都收到習以為常,其恐懼性都怕殆盡矣。 相信這類當年的童年回憶現在都不流行吧。

書擇



最近在家中尋得一來歷不明的食療養生書,作者是中醫師,出版日期為1983年,足廿五歲了。 書分作十章,每章專門討論一類身體毛病與問題,再介紹對應的中醫食療餐單。 書最使我感興趣是在每款食療餐單後的「驗例」一項,即某某本來身體如何如何,吃過餐單後就身體健康了,在「驗例」裡透露的病人資料足可獨立成為一個個的小故事,反映出二三十年前的社會觀念與狀況,「古」今對照,趣味橫生。 下舉數列。


淮山、蓮子、荔枝乾粥
驗例: 我住在大角咀必發道福和大廈時,管理員黃伯,六十多歲,身體瘦弱,胃口欠佳。 他十分節儉,有病不願去看醫生,加上工作時間太長,憔悴疲乏,自是難免。 某夜,業主聯誼會開會檢討大廈事務,有人指責黃伯躲懶,每天凌晨五時至六時一段時間,例不看見黃伯在大廈大門電梯附近值勤,主張革除他的職位。 於是主席召他到席解釋理由。 黃伯情詞懇摯地表白並非故意偷懶,而是因為患了五更瀉,在這段時間前後,必須跑到洋松街公廁大便,因為瀉後疲乏,加上來回需時,才擅離職守。 於是大眾議要他調在日間值勤。 但黃伯日間在大角咀一家手袋工廠兼職,如調日更,等於失去一份兼職,影響收入。 (醫治過程省略......) 隔一個月,黃伯恢復再值夜更,不再失職。 日間又可兼職掙多點入收了。



木瓜鮮奶昔
驗例: 陳小姐,芳齡三十,是某銀行高級職員。 身裁容貌平庸,不喜化粧修飾,位高及自視過高,工作十年,仍未有深交男友。 其父母很是憂心。 兩老規勸多些,陳小姐亦漸漸領悟,開始薄施脂粉,略事修飾。 但她秉性內向,面施脂粉反自覺侷促不安,何況胸前細小,更有自卑感覺。 蹉跎歲月,仍是隻影形單。 她的母親常來我的診所看病,漸漸談及女兒狀況,余亦只有隨和略予同情而已。 過了幾天,陳太竟然偕同陳小姐到來求診。 (醫治過程省略......) 後來,陳小姐有恆飲用木瓜鮮奶昔每天一次,兩個月後,臉龐潤澤雍容很多,胸部也覺得較前豐滿。 她繼續吃了半年餘。 聽陳太愉快的告知,她的內向女兒最近已和男友「拍拖」了。



四鮮煲鴨湯
驗例: 一九六七年五月,九龍市區暴動,一日數驚。 余應故友張和兄邀講,避居粉嶺軍地的農地半個月。 某日黃昏時分,農場佃丁陳福,年約四十餘歲,突然鼻孔流血 (下略)



豬肝枸杞菜湯
驗例: 前任南海縣參議會參議長張啟端兄,今春病逝瑪麗醫院,百日脫服後,偶於彭家遇見他的遺孀曾麗英嫂夫人,見她不停用手帕抹眼淚。 (下略)




***
除了是古今之趣外,「驗例」的寫作文體使我想起從前流行的「詛咒信」,為了加強說服力,都是羅列資列某人的背景作始。 某某收信而不發者,閤家富貴;反之轉寄六七份者,則身體健康富貴迫人來。 不過隨科技演進,人與人的聯繫早已棄書信不用,而email 者 forward email 都收到習以為常,其驚懼性恐怕都殆盡矣。 相信這類當年的童年回憶現在都不流行吧。

Wednesday, May 28, 2008

工程另一面

這些片子都是笑中有淚的,「淚」是有著我們著行業的悲哀、無奈與艱辛。

Saturday, May 17, 2008

彼此也在捱

lee tung street

slee tung street

lee tung street

拆卸中的利東街。 現址是一個空置地盤,空蕩蕩的在等打地基。

***
也許是利東街效應啦,現在每逢週末都見到有民間觀光團到訪修頓球場至灣仔街市一帶,而每團都有導賞員作帶領,參加的多是學生,但老人團的亦見過。 「舊區考察」,想起來我第一次接觸這概念,應是會考課文西西的作品《店鋪》了。

***
《信報》的陳雲是我喜愛的專欄作家,他常常提到現代社會商家有壟斷式的經營,配以政府高效率家長式的管治,小販小商鋪動輒以阻街、不合乎市政條件等被驅逐出社區,貧民因而失去自我求生的工作空間,最終只能成為大商家的長期散工或者落入政府的綜援網。 他說的「貧民生計」大都是指那些無牌經營寄居於橫街窄巷的小攤檔啦。 因工作關係,最近我也在舊區中打轉,在工地的四周也有些疑似「貧民生計」的故事可以說說。

第一個是衣櫃阿伯,看樣子他已經上七十,走路起來也步履蹣跚,他長期有一個木衣櫃放在一幢商業大廈的後門,據附近的街坊說,櫃放在這裡都上十年了,由從前四周是唐樓開始已經存在,甲投訴阿伯就把它搬到乙,乙投訴阿伯就把它搬回甲,兜兜轉轉居然給他迄立不倒,直到遇到我們。

他的衣櫃本來是依在我們的工地外圍,請阿伯將它搬走他又不理,結果因工程關係,工地向外擴展便把它納入我們的版圖了。 如是者阿伯每次要來探訪他的寶箱都要驚動我們,原來他的衣櫃是用來放工具,他是幫人做裝修,所以每次有工開都要來取工具。 我們奇怪是怎會還有人找他裝修? 但見他思路正常,不似是傻子扮開工。 有一回見他由櫃中取出膠拖一雙,我問他這用來作什麼,他說因為開工時著皮鞋辛苦,所以要著拖鞋云云。 可想言之,他是多專業呢。

阿伯來得多時,我們也覺煩,雖然每次我們都恐嚇他,說你再不把櫃搬走,我們便會幫你掉走它,但阿伯總是支吾以對,或是賴皮式曰「它應該不阻你」「可不可以把它放在其他位置」,或是長輩式曰「我在這裡幾十年啦」「大家都是在社會找生活,幫幫手啦」「我從前在附近開鋪的,張租約我還留著呢」。

事件拖拖拉拉,結果以咱們老總一句「阻(器官)住晒,理(器官)得佢啦」,於某日的收工前把衣櫃搬到垃圾池,不過我們都算寬大啦,當夜也通報了他,結果漏夜他來了並將櫃內的所謂工具拿走,第二天一早衣櫃便給垃圾車運走了。

第二個是雜物阿伯,他長期(上二三十年)的有一堆雜物如爛板爛鐵放在另一邊的橫街裡,他的年齡外表都與前述的衣櫃阿伯相似,他的工作是拾街上的傢具電器將之拆散再變賣,他與我們沒有什麼接觸,只是在那橫街裡的大廈管理員十分關心他,常常也來電我們查詢工地在發出的是什麼聲音,十分擔心有異物下墜會撃中阿伯云云。

又據這熱心管理員稱,這阿伯與雜物早已驚動過歷屆的新紥區議員,蓋因雜物影響市容又有人投訴,奈何這阿伯日夜守候著他的雜物,動他的寶貝時又話要生要死。 他是窮所以要拾荒嘛? 可又不是,他名下還有數個物業呢,留下來只因為拾垃圾拾了幾十年生了一結,叫「情意結」,漸漸便成為舊區一景了。

***
本來這些阿伯的故事,我應感到是很有趣才是,但身份不同啦,現在處理起來只覺很煩,加上發展是硬道理,還是用咱們老總的一套才是最直接有效。

***
沒獎競猜
本文的標題是一個燈謎,謎底才是正題。

Sunday, May 11, 2008

書擇

問: 臨終時穿紅衣是否不吉利呢?

答:

這些事我也不太清楚。 十多年前有人在沙田跑馬場的洗手間撞到鬼,回家後弄得全家人好幾天不能入睡。 傳說身穿紅衣的鬼怨氣很重。 有居士邀請我到他們那處捉鬼,但佛教是不會捉鬼,只會替他們超度、誦經,希望那鬼早生極樂。 我以慈悲心與鬼對話,勸告他不要加害他人,否則,罪過無邊,並勸他快快投生,而那鬼說因為自己穿了一身紅衣服,不能投生。 我便對鬼說他準備一套黑衣服給他穿。 那天晚上七時,那鬼的家屬到沙田馬場燒了兩件紙紮黑衣服,同時我為那鬼皈依三寶。 這事情便得到解決。 (下略)

問: 我們臨終時穿了羊毛衣,死後會否變成羊呢?

答:

所有佛經都沒有這樣的記載。 佛只是說我們是隨我們在生時的所作所為而投生的。 行為有好有懷;業力有善有惡。 有善的業力就投生到善的世界。 相反亦然。 並沒有說穿羊毛衣死後就會變成羊。


《雷音》第 132 期 p.4 「學佛答問」

這專欄實在有點「yahoo 知識!」,問的神經刀,但答的卻認真,不妨留意下。

Wednesday, April 30, 2008

真係觀火

blogtorch08

1) 身為愛國企業的員工,敝公司真係組織左一班人現場去夾道歡迎聖火! 最大問題係點解唔叫我? 我都想蛇呀!
2) 點解阿港大女張支持藏人旗咁 A 貨? printer 壞左咩!
3) 按「鬥獸棋」精神,要擊敗 「雪山獅子旗」唯有整張「沙漠大象旗」,蓋赤地溶雪山,大象吃獅子也,同時我們要支持一切與象有關的東西,如近日表現強勁的5號仔,及禁食象拔蚌一日。
4) 講企噢萎的火炬手名單,應該可以咁分類法,只分兩類,好簡單:「為港爭取光榮的人」與「為己爭取虛榮的人」。
5) 走漏眼啦! 講噢混,e+應該係港人既跳水皇后松嫂點可以冇份呀?
6) well,我真係好黑心kar,我好希望有人真係會跑到仆街,呢,直紋代表仆街,圓點代表仆街,橫紋都係代表仆街果個呀!

***
以網誌傳遞虛擬聖火網址:http://mto.age.com.hk/2008/04/08/245

Wednesday, April 23, 2008

Le French May 2008

法國五月

哥哥說:「喂~ 有好野睇喎!」
妹妹說:「E~ D江西瓷器,都唔知有咩好睇!」

***
啦,倒不如趁五月有好節目,聽些看些有助品味提升的東西好了。

Friday, April 11, 2008

只屬觀火

blogtorch08

Well,每個國家的發展都是有其獨特軌跡,所以在它身上發生的每件是都是可以解釋的,而我的悲精奧運故事,要由1840s 年鴉片戰爭說起。

中國呀中國,本身有一套用了千年行之有效的文化/經濟/政治體系,到了清代這套體系已開到荼蘼,在鴉片戰爭中更顯示出它已喪失創新,甚至保護自己的能力。 面對如狠似虎的各國列強,為求自保唯有模仿他人,嘗試走他人/國的成功之路。

鴉片戰爭中清廷看見英國的船堅炮利,於是我們就學開兵器廠、買戰船、派人出國學軍事,諸如此類有曰「洋務運動」。 到了甲午戰爭及後來的八國聯軍,又證明到咱們單學船堅炮利是不夠,於是想到學日本,君主立憲、辦報、廢科舉、開新學等等的「百日維新」及「晚清新政」。 移花接木式的改革最終救不了清朝,於是我們想到由「主義」著手,學習美英有「三民主義」,師承蘇俄有「共產主義」,當窮到一窮二白時又想到「資本主義」...... 自中國嘗試重新走回世界舞台就是沿著這屢敗屢試,屢試屢敗的道路向前。

攪悲精奧運也是沿用這個模仿他國的套路。 先是08悲精,再有兩年後的想high萬國博覽會,就像六十年代的日本先有東京奧運,再來萬國博覽,經過兩次世界盛事後,日本像是向世界宣告,她已走出戰敗國的陰霾,從回世界尖端。 中國政府何嘗不想如此,令世人相信我們是已踏上復興之路?

有時我都好同情偉大祖國,悲精聖火在英法多次受辱,唉,偉大祖國真的用了很多心力時間去泡過這兩國,近則說上年倫敦就用上中國式的宮燈來張燈結彩慶祝聖誕,遠則說05年中法文化年,巴黎鐵塔都打上紅燈...... 如今看來都像白費心機,打出祖國招牌的聖火走到兩國那裡,都有人叫 China Free (from 西歲),想起都頗有「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溝渠」之嘆。

現實如此悲涼,我想咱們祖國一定是中了魔咒,此咒名曰「事倍功半(都冇)咒」或曰「學咩死咩咒」。 此咒雖毒,但卻益見小平同志說過的「(中國改革開放是)摸著石頭過河」確是真理。 中國呀中國,希望妳能慢慢來啦,總不要每次都把石頭跌在腳趾上呀!



rm501,香港柴灣

***
以網誌傳遞虛擬聖火網址:http://mto.age.com.hk/2008/04/08/245
本文permalink:http://www.rm501.net/?p=556

Sunday, March 30, 2008

噪音打假

在清末出版的《點石齋畫報》中有一篇名為「以表驗人」的圖文,介紹西洋人的製「表」技術。 這裡指的「表」不僅是 watch,而是泛指可用作不同測量用途用的 meter。 裡面說到:

西人善造表。 表之功用不同:占風雨者,知天;候水火者,知物。 乃更有測驗人身之氣力,而亦取準於表者,如圖中所繪是已。 氣表,以口吹;力表,以手擊。 表各有針,隨觸而轉,各視其所指之分寸,而氣之盈虛、力之強弱,可得而見也。 誠巧制也。 然而,恃含忍以勝人、配道義而無餒者,更將何物以測量之? 曰:聲為律,身為度,望而知為一表人材,烏用是形下之器哉。

圖像晚清》P.213 - 百花文藝出版社

上文配有一幅插畫,不過我沒 scanner 可作插圖啦。 上文有趣的地方在於「含忍」後的一段文字,隱隱然道出當年中國知識份子對於「中學為本,西學為用」中「中學」部份的自信,咱們觀人之術博大高深,焉是西洋奇技淫巧可比矣? 由於書是簡體字,簡體字的「烏」字跟「鳥」字十分相似,當我發現那個字原來只是「烏」字時,失望呢! 如果真是用個「鳥」字,那就真妙絕雲得乎了。

令我想起「以表驗人」是因為讀到蘋果副刊一篇介紹指甲鉗的文章。 裡面對比幾款指甲鉗,其中一項是比較發出的噪音有多少。 一如以往,在媒體上所見的噪音量度,多是不知所謂,錯誤百出。 雖然都是遊戲文章,但亦不妨認真一下試試打假。

08-03-29.jpg
來源: 26-03-08 蘋果副刊圖片

上圖拍攝是噪音表的讀數,其中最大問題是記者用錯量度單位。 很多人都知道噪音的單位是 dB ,有時也會見到是 dB(A),蘋果所用的是 dB(C)。

dB、dB(A) 和 dB(C) 有什麼分別? dB 後的 (A) 和 (C) 都是對噪音數值的修正,用來配合不同的表達需要。 聲音其實像光,光可分拆出七色光譜,由紅到紫,顏色之不同是因為頻率有長短;聲音中亦由高中低頻組成,人耳可聽到的是 20Hz 到 20kHz ,我們聽到的只是它的總和。 dB 是不同頻率聲音總和的數值, dB(A) 之 (A) 即是數值經 (A) 系數的修正。 那 (A) 系數是什麼呢?

人耳對於不同頻率的聲音有不同的反應,低頻的聲音反應是遲鈍些,反之高頻的聲音會敏感些,為使聲音數值近似人類耳朵的反應,那時就會用上 dB(A) 來表示。 日常我們用於量度交通噪音、環境噪音之類便會用上 dB(A)。

至於 dB(C),一般都是不會用這單位。 數值得出來也沒什麼可讀價值。 此其一。

量度數值要可以比較,首要條件是在測量時有環境控制。 例如有固定相同的測量距離啦、有相同操作物件的條件之類。 有時我們看產品的說明書(最常見是冷氣機及雪櫃),它們要是想特出產品的噪音有多低,一般都會列出測試用的標準 (例如: ISO-3744),來證明它的數據之專業性,而這些國際標準就是用作管理測量過程中的每個步驟,確保數值的準確。 當大家都用上同一標準作測量時,數字才可互相比較。 蘋果的數字是怎樣得來? 天曉了。

對於聲音的不同 weighting,維基有詳細說明,有興趣可以參考。

是日打假到此為此(雖然單是上圖就有很多未打),日後總有機會再打。

西諺有曰:「人一去想,上帝就笑」。 小弟卻道:「報紙佬/電視台去度噪音,一樣咁好笑」。

Wednesday, March 26, 2008

批皮

dsc01128.JPG

成功加 ram !! 用 2 GB 起動係快左,不過唔係想像中咁快,應該係同 Core Solo 有關。

又,關於開蓋有一些經驗值得分享,網上很多中文站都教人從機身後面開始,用工具(包括用竹筷子、膠鑊鏟、信用咭之類)去掰開機頂,這些方法是完全搵老襯的,大家不要信! 最好的辦法還是將機翻轉,用薄金屬片沿四邊逐邊逐邊撬開。 後者我用五分鐘便開到蓋了。

打開後要留意鏍絲,機底的四粒黑鏍絲是三短一長,長的位置不要記錯。 DVD 上的天線,只有一邊是需要(可以)拆的。 在翻起 DVD 前,入碟位下方有條電線是要先拔走。 最後用的工具 - 鏍絲批一定要有磁石頭,十蚊店的盒裝鏍絲批便是沒有,否則要將黑鏍絲放回原來位置再上緊是很困難。

08-03-25.jpg
成功!

Monday, March 24, 2008

童權萬歲萬歲萬萬歲

早前有童權組織建議要立法禁止獨留兒童在家云云。 我想獨留兒童在家雖然是有風險,但訓練兒童學習獨處亦是重要,而獨留在家的經歷當中不少都是刺激、新奇和有趣(雖然也是危險),是構成童年回憶中不可劃缺的一環。

從前是兒童的我沒有出街的自由,但卻可獨留在家。 在家當然要找玩啦,難道真的會乖乖坐在一旁看書溫習麼?

玩一: 玩翻箱倒籠

翻的倒的當然是父母的箱籠啦! 由帳單到相片,衣櫃到鞋盒,父母的東西永遠都是神秘而吸引,特別是他們的年青照片,是一個你未認識的年代,卻展示著你最熟悉的人物。 大衣櫃,單是躲進去就已經是過癮。

玩二: 玩老豆缸魚

用網好,直接用手去撈好,總之就是要打攪那些金魚。 我有一個奇怪的想法,我要愛惜生命的概念,是建基於弄死/虐殺得小魚(用於餵金魚的小魚)太多,最後到達連自已都覺得討厭的程度,因而收手。

玩三: 玩火

學會玩火,第一次應該是在公開默許的情況下,就是在中秋,那時在中秋前後燒紙煲蠟都是理所當然。 玩火,可以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單純的燒、控制火源,都是過癮。 例如在馬桶裡燒紙 (因為易於毀滅證據),不過換來是要在惶恐中擦馬桶,因為馬桶會被火燻黑。 第二階段是玩煮食爐,煲水、煮食物,都是沒有章法的煮,將食物和醬料溝來溝去煮出怪東西。

不過玩火的確是十分危險,例如妹妹曾經因為要模擬在黑夜點燈籠,結果就在書桌底把燈籠燒著了。 又,曾試過將火機裡的石油氣放出來,看著它由液態變作冷冷的氣體噴出來。 這些,當時沒覺得甚麼,但現在想回來才知驚。

玩四: 玩電器

學習由第三身角度「觀察」自己,由玩錄音機開始,自己的聲音原來是自己不認識的。 自從學會將播的錄音帶在兩角貼上膠紙後就可以作錄音用,爸爸的許冠傑、徐小鳳都給我滅絕了。 要錄的範圍很廣,例如在將要出門時、臨睡前,把無人的家錄音起來,總希望會有些神秘的 event 可給我發現。 錄阿爸的鼻鼾聲。 錄阿妹被阿爸阿媽打的聲音。 和表兄弟用漫畫作劇本的廣播劇等等。

玩五: 玩睏覺/玩家裡冇人

這兩個遊戲目的都是要嚇阿媽。 在失驚無神時去出來嚇媽媽。 玩睏覺是在媽媽臨回家前扮睡著了;玩家裡冇人是在媽媽臨回家前躲進衣櫃或桌底,務求令她相信家中是沒有人,要去搵仔。 不過我們永遠是嚇她不到。

***

從前的獨處是在割斷對外聯系的情況下渡過(小學時的我是不會煲電話粥的),電話只是用於等待媽媽打回來,我們報平安。 現在想來,上述的「玩」都是一個成長的過程,一邊在模仿成人,一邊在學習駕馭家居,當然在有家長的情況下,這些都可由觀察中慢慢學回來,但在獨處時就變成了速成班,是真人RPG,也許更像龍珠中的「時間空間室」,成功走出來的,定可特飛猛進。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學業有如賭馬

今天在清理雜物時,找到讀書時的一本筆記,內頁有當年鄰座同學的「墨寶」,十年過後重讀之依舊有趣:

dsc01076.JPG

08-03-21.jpg

往昔的書本雜物始終要清理,慶幸現今科技先進,這樣的「會心微笑」才可歷久常新。

Tuesday, March 18, 2008

rm501の決断

Map of China

新買回來的中國地圖,才$10,十分值得。 回家急不及等待的貼上牆。 正當我縱橫在祖國河山之際,卻被妹妹偷拍了。 觀之,well 幾有氣勢喎。

我問她,喂好睇! 她卻道,E~ 成個阿伯咁!

Sunday, March 16, 2008

大蛇與小怪

日前讀通寶的1519日,說到官大人的補水問題,非常有同感,亦想到從前工作地盤發生的故事。

先說說地盤的背景: 地盤是建公屋,有屋仔部的人駐場監督承建商的工作。 從前屋仔部多工程時,多時只派乾收銀 (consultant) 來坐地盤,屋仔部的成員只會作八府巡按,東巡巡西巡巡的這樣。 不竟坐地盤是辛苦的,我們怎捨得要尊貴的官大人捱懷身子呢? 之不過呢,近年屋仔站工程都冇乜,有人滿之患,所以都要官大人真身落場看工程了。

一項工程裡,屋仔部在場的最高話事人是大「牛」,通常只有一隻;再下一層是「副牛」,通常有二隻;最後是「小魔怪」,數目通常是按要建大樓的數目再加一。 不過上述的生物在我們的口中都是阿蛇,有大小之分。

大牛的工作是監控工程進度、承建商表現之類及管理他旗下的各類生物。 小魔怪的工作是在前線檢查承建商的各項施工。 副牛則主要協助大牛完成日常工作。

我從前認識的大牛,手下的兩頭副牛,分一文一武,文的負責鑽研文案,武的就負責對外放風及為小魔怪們爭取最佳待遇 (也即是管理他們)。 放風者,即係將大牛所擔心的、想要的、唔想要的之類轉告地盤有關人等。 至於管理小魔怪,主要都是編排他們的OT,確保人人雨露均霑。

因為按屋仔部的規舉,大牛到副牛都是五天工作,沒有OT;小魔怪是五天半,餘下的星期六下午誰人留下誰人便可OT,誠則OT有錢,但也不是個個願意開的,加上要OT 也要有名目,一般是要落石屎才可留下,所以副牛除了要安排誰人開OT外,還要確保該項工程要如期發生,這點就要和承建商互相配合啦,有時工程過了高峰期,有些日子真是沒有石屎落,但因為要滿足小魔怪的要求,地盤不編排也得編排一些工作出來。

滿足小魔怪的要求對於工程來說是非常重要。 於承建商而言,工程都要他們來檢查,他一句唔OK,或看的時候睇耐DD都足以動搖工程進度,蓋收貨標準雖有天書記載,但如何善用箇中的灰色地帶便是考驗大家係唔係老友了。 於屋仔部而言,大牛與副牛都想工程順利,早日收貨,這能影響晉升,相反到小魔怪的一級因為從前屋仔部要凍結職級,很多小魔怪也升不了副牛,人工早已到巴頂,成為掘頭進士,有的真會把冇職升的怨氣發洩在工作上 (他們是不可能被炒的),玩工程,分分鐘還會連累上級。

例子有: 1)唔OT,地盤有工都開不得,結果要副牛做義工。 2) 遇到一些條文灰色地帶時請出大牛作詮釋,小魔怪會選擇最保守的方案 (通常這也是承建商覺得最困難的方案),然後當著大家向大牛說:「咁咁咁都比得佢做,阿SIR,如果出事點算先?」,這時候就算大牛想放水都不能啦。

所以如能用利字當頭,好好管理小魔怪們,這對整個施工團隊有莫大幫助。 套用黃仁宇的說話: 擦皇家佬的鞋乃全民(地盤)運動也。 那種地盤佬的悲哀,真是唱十遍「男人的感慨」也未懂一二矣。

Friday, February 15, 2008

《走到人生的邊上 - 自問自答》

book.jpg
無可否認,看《走到人生的邊上 - 自問自答》其中一個原因是看過《寫在人生的邊上》。

這書是我在放農曆新年假前買,買了台灣版,雖然在旁有十多圓的簡體版,但在「可接受」的情況下,我仍是偏愛所有正體字的版本。 至於什麼是「不可接受」的水平呢? 余華的《兄弟》便是,一套台版的要近二百圓,一看價錢便小生怕怕了。

說回《走到人生的邊上》,這書分兩個部份,份量是各佔一半。 第一個部份是自問自答篇,作者就生老病死靈魂不滅等問題提出討論,從思想層面上尋找人生的意義。 以楊絳的學養與經歷,寫這些大題目當然是舉動若輕啦,不過我看這章時看得很慢,看到一個時候簡直是覺得悶,於是我便跳到第二部份去看,一看傾刻覺得豁然開朗,有不能釋卷之感覺,於是書便在斷斷續續的三四天裡看了一半。

第二部份叫「注釋」,內有十多篇的短文,按作者所言這裡收的條目都是她的回憶、思想點滴,都是因寫作第一部份時想出來的文章草稿。 當中內容以憶述在她身邊出現過的人物小故事為主。 其中我特別推介其中一篇,叫「她的自述」。 內容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大娘自述前半生,說到為什麼要她一個人在城市生活,而將她的愛情及家庭通通留在鄉下,作不想記起未敢忘記之狀。 我覺得這文實可作電影《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的補充讀物,索性把「她的自述」看成是「姨媽」的前傳也沒有大問題。 看罷「她的自述」對了解大陸「姨媽」階層的形成及其複雜心理大有幫助。

另外一篇叫「他是否知道自己騙人」,回憶從前錢家的一個鄰居,這鄰居的兒子愛攪小發明,他在宿舍的廁所安裝了一盞紅燈,當有人用廁所時紅燈便會亮起 ,而廁所對面的牆剛好掛了一副馬克思像,所以紅燈每次亮起都會照得馬克思一臉通紅。 楊對於這小支節只是輕描淡寫,但我就覺得這畫面很有趣: 1)馬克思一臉通紅時,裡面在用功的人或許都是一臉通紅;2)一臉通紅的馬克思應該很像聖誕老人;3)總覺得這個「一臉通紅」是一個不溫不火饒有趣味的小諷刺。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沒有叉燒的日子

今天和父母行山,途經興華街市,探頭一看發現裡面的鋪都搬光了,原有的結構都給打碎,還泊了幾部挖泥機。 街市不再是街市,現正改建,有傳這裡將來會作老人院,孰真孰假這個我不知道啦,我有興趣的還是它的過去。 很久很久前,老爸曾在這裡開了間燒臘鋪,那時放假我和妹妹多是在鋪裡渡過,當然我們只會看著大人在操勞,自己則和其他街市小朋友四處跑跑跳跳。

DSC00989.JPG
街市現貌

關於街市的生活我可以談的很多啦,不過可借是雖然在那裡生活了十多年,但照片卻沒照一張,現在放出來的都是在店關門後偶爾從回舊地時拍的。

DSC00124.JPG
鋪的招牌 (鋪面掛著的東西都是對面紙扎鋪的)

DSC00123.JPG
街市的後邊

在石凳前後兩方從前各有石製乒乓球桌一張,曾經老爸在開鋪開得悶時在此以乒乓波挑戰各中小學生,勝者可得油髀一隻。

DSC00990.JPG
街市的入口

我記得在鋪剛開張時這裡還張燈結彩,豎起一個竹棚花牌,花牌還連著卡式錄音機可以用來攪廣播。 圖中一黃一藍在窺頭探看的正是吾之父母也。

有關它的故事,有機會再說吧。

***
補遺:

今天路過時拍的
DSC00972.JPG
從前老爸列傳 III中提到的「聯合國香港委員會柴灣小販委員會」 (正名是「聯合國香港協會 ﹣柴灣小販會」)原來真有其事。 現在柴灣的小販都給趕清了,會址僅留下來供資深會員麻雀耍樂吧!

位置: 翡翠道小巴站天后廟旁

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自古人生多歧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時看再培訓局的宣傳,好像其學員畢業出來,不是當保安員就是家務助理,課程都是以幫助工人轉職到服務業為主;一個中學畢業生在中小企裡當基層文職,月入七八千月,三四十歲薪酬仍是徘徊幾千到一萬。 有時我想這些人怎不考慮向建造業發展? 可能你會看到建造業開工不足,缺乏職業保障,又時常聽到有汗出冇糧出。 但同一時間,有沒有想到現職建築工人年齡老化,又欠缺技能資格,面對日漸嚴緊的市場要求,「阿豬阿狗,手腳健全」的都可當地盤工人的日子總會過去。 有技能資格的工人,怎不會是有價有市?

有時工人的資歷是夠,卻沒法考得技能資格,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缺乏基本的文化水平,叫他們填馬飛波飛可以,但要他們讀些書、填些字、選選ABC 就是不懂。 但上面所提的兩類人士就應沒這問題了。

現在的建造業好像向兩個極端吸入新人,一是學歷高的當管理,二是學歷沒有的超級新移民或南亞移民第二代。 當然還有經「正途」由經建造業訓練局訓練入行的年輕人,但其課程所涵括的就只有某幾種工種,畢業生的數量與工種提供都是不足解決整個行業老化的問題。 再者有基本文化水平的熟練工人 (skilled worker) 對提升行業的質安環水平及工人的社會地位有莫大幫助。

當然,現今社會選擇多多,有華衣美服在前,(幻想中的)發達機會處處,怎教人可俯首甘作地盤佬去出賣勞力?

不過職業的選擇有時除了是出自自身的興趣外,社會的變遷、入行的機遇與生活的壓力都會有影響。 地盤裡一種叫「大力佬」或「叻架佬」的工種便是例子了。

先由工種名字說起,「叻架」是音譯,英文是 rigger,泛指是用起重工具吊運大型貨件的工作,正式名字叫「吊索工」。 吊索工在工地裡常見於鐵模、預製件的安裝與大型機械的組合工作,如天秤的安裝與拆卸。

precast element installation
網上圖片: 更多的預製件安裝
一塊塊的建築物預製件,正在施工層安裝。

facade element
吊索工的工作是把這些龐然大物用鏈索勾好,然後指揮起重機將之吊走。

吊索工使我的感興趣是,他們大多是「水佬」出身。 「水佬」即蜑家人是也。 由船上走到陸地的最高處 (施工層再加上天秤頂,怎不是最高處?),問他們的入行經過,離不開幾個原因:1)跟親戚入行,2)吊索工時常需要爬高爬低,而從前他們在船上的狹窄生活環境,加上顛簸不平的海面,就經已訓練到他們自少不怕高不怕爬,3)捕魚、船桅等操作使他們熟悉繩索、繩結與鏈索等的操作。

綜合這些前因,水上人家轉型作「叻架佬」像是一拍即合。

再想想 (這個是我假設的),這個「水上叻架佬」的階層出現,或許也和七八十年代政府漁民戶籍登記政策有關,加上這段時期建造業引入鐵模、預製件等技術,於是上岸漁民便可另尋新天了。

像「叻架佬」的專業工種,月入可有一萬多到二萬圓多。 泥水師父 (skilled worker) 打工的也可以有六七百一天。 這些的一技之長,雖使你不富,但養妻活兒還是可以。 看官意下何如?

***


專業與自信,地盤工友本應如此。

Thursday, January 17, 2008

叮噹的時光機

有時候做野做得悶,真想有一部時光機把我帶回讀書年代,無憂無慮的再生活,plus 我又預知前程之每個發達機會,如98年的八萬五啦,03年的沙屎啦...... 總之諗下都係交興。

持有類似白日夢的,在枋間上也有不少,就似我從前工作的地方,我們就流行一個叫「叮噹時光機」 的無聊遊戲。 玩法如此,首先你要有一張像大雄用的書枱,書枱中間貼近人坐的位置有一個扁長的抽屜,餘下左右各有一排櫃通,不過這都是無關痛癢了。 我們要的時光機就是在中間的扁長櫃通裡。

每遇工友甲乙丙來到怨天尤人,總之這樣總之那樣時,我們便會抽開書桌中間的櫃通,喚他過來,要他把頭塞進去,並說:「有冇睇叮噹,你塞得個頭入就搵到時光機! 最多我幫你!」 與此同時,再來回抽出拉入櫃通數遍,

Friday, January 04, 2008

福娃の悲劇

福娃襲地球

圖片:國內網站

一街細路都係咁時,你都咪話唔驚。

Tuesday, January 01, 2008

天增歲月

我想如果大時大節都不寫一個半個字出來,那麼就是連我自己都會認為這裡是「摺硬」了。

零七年有什麼? 工作上自立門戶,一個人當起一個部門。 感覺如何? 當然是甩轆啦! 或許我要變作孫悟空,隨手抓一把毛出來,一吹,變它七八九十個替身出來幫手,否則在無兵司令制下,都幾難有所作為 (這裡的「作為」just for workdone 矣)。

當然,坐以待斃是不成的,有時唯有想想些鬼主意。 例子一,工作的地點沒有樓梯,有一堆滅火筒未搬上樓層,怎麼辦? 我想到賣贖罪券,在我檢查時找到些違規份子就將他們的名字記下,分給他們紙仔一張,叫他們依時來找我,否則罰錢。 如是者,他們來時便配給滅火筒若干,負責送到指定樓層,完成後違規便可一筆勾消。

遊戲如此,不過還有巧妙,一般來說你給他們一個普通的滅火筒,假設是要他搬上30/F 吧,他多數會把你給的一個放在與你咫尺間的梯角,再兩手fing fing 行到 29/F 把哪裡的搬到 30/F 。 所以,遊戲開始時還要在每個滅火筒上打記號,出發前再恐嚇下他才成。

非罰款式的懲罰還可以有罰抄啦、當面臭罵等等。 於我於工人這些行為都是克人憎的! 不過要改變一個人的習慣,不用非常手段亦是不能。

遊戲好好笑? 一點也不。 我就覺得好無奈了。 每天我都是希望各位大大,能自律些,不要為我添煩添亂好嘛?

再者,據各 forward email 中的流年「混」程所示,咿? 我犯太歲喎! 凶星雲集,仲話會惹官非添~~ 官非喎? 問你驚未?

驚又點呀! 學N年前黃子華話齋:「又!如!何!」

整首 3/8 預先打打氣先!



“好比揀選歌舞的路線 但拍了一齣打鬥片”

Yeah! Come on baby! 唔怕你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