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07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兩忘煙水裡,偷得浮生,泛舟湖上,甚會不是孕育愛情的好地方?

看完電影後,我有頗強烈的感覺,故事與電影都是要為政治服務,愛情是感人的 by-product。

故事發生在1925年的中國,男主角 Walter Fane 是駐上海英國租界的實驗室主管 ,因要調查及控制發生在長江上游的霍亂,被派往該處,負責控制疫情。 Well,租界與千里之外長江上游小村莊所爆發的瘟疫有何關係? 若是瘟疫失控,沿長江而下便會影響到大英帝國在長江各租界及內河運輸的利益,最重要還要保衛大上海區的「繁榮與安定」,所以 Walter Fane 是任重道遠。

電影因要在大陸拍攝,劇本不免要經重重審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電影中的中國事物及中國人物都顯得浮光掠影,沒有什麼深刻描寫,落墨很避重就輕。 所以說黃秋生因要專注說好英文而導致演技發揮不來,這實在不公平,因為電影中從來都沒有一個機會給中國角式們去發揮,可以演的都是些跑龍套式的陪襯。

故事一個吸引我之處是它的歷史背景,電影中聰明的用了「五卅慘案」作為中國青年排斥洋人的楔子,使之男女主角不論去到那裡都會變得危機四伏,鬼子滾蛋不絕於耳。 黃秋生演的軍官兼通英、俄,是因為孫中山的「聯俄容共」 政策,國民黨中有接受過蘇共培訓的精英。 法國孤兒院中有收賣回來的兒童,要自少培養她們成為天主教徒,是受當年流行的「基督教救中國」說所影響。 軍閥之屈服於國民黨軍官的恐嚇,「這裡的地方這麼好,我們的軍隊來了就不想走啦」,是國民黨北伐前軍閥割據與政府互相猜疑的情況。 當然那些排洋急先鋒,隱約間像是受了共產主義薰陶的愛國青年。 型型式式的都豐富了電影在故事及畫面外的內容。 不過這都是我們自家的家事了。

對於 Fane 氏夫婦,最重要還是要在尋回愛情之時,最好還有解決霍亂擴散的方法。 於觀眾而言,後者可能是無關痛癢,動蕩的世情作用是要烘托出不朽的愛情。 當愛萌芽及植根在遙遠的附近後,便是功德完滿,愛是永恆,其它? 正如 Walter Fane 所云: Well, it doesn't matter now.

***
評分時間,十個愛為滿分:

故事:8 個愛 (有背叛,有掙扎,有反省,有再愛,有分離。 愛情片原素集齊啦!)
節奏:7 個愛 (沒有什麼起伏,頗平鋪直敘)
角色:8 個愛 (城府很深的男主角)
音樂:8 個愛
佈景/風景:9 個愛 (廣西實景拍攝,要風光壯麗有幾壯麗)
海報:8 個愛

整體:8.5 個愛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片名頗有詩意,私人加多半分)

Monday, April 23, 2007

四月二十二日

在小巴上她忽然問,今天是幾多號?
她這樣問我怎能不會意呢?

日子我是記好了! :)

Friday, April 20, 2007

衰廿七

《逃學威龍》中「奪命鉸剪腳」有「善良之鎗」,陀之廿年,未出一發。 同出一轍者,為弟細佬的「善良之(車)牌」,陀之近十年,未扣一分(錢亦可)。

但,終在今天,被隱形交警伏擊,中之一票名曰「沒有遵從道路標記」,盛惠四百五。

在燈口前,我在右 (只可直去) ,他在左 (可轉左),我正猶豫向前或轉左時,他停了車看著我車,見其身穿反光衣又有對講機,還以為是工友甲乙丙之流,正「親切」的讓我轉左去,如是者我便腳踏油門連切兩線去...... 結果可想言之。

此乃「善良之牌」的幻滅經過,記之。

Saturday, April 14, 2007

"PROVERBS" 之品紅

夜蚊來襲,昨晚曾經在深夜醒過來。 在打蚊與打發時間間,拿了本《聖經》來看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選它來看),是次使我讀得拍案叫絕的發現有:
Do not gaze at wine when it is red, when it sparkles in the cup, when it goes down smoothly!

PROVERBS 23:31

"it goes down smoothy!" ? 莫非是說搖晃紅酒時的「掛杯」狀?! !

再來上網查看,先看英文版,不同版本對這一句有不同的演繹,有的會在 "smoothly" 後加 full stop 或嘆號作斷句用;有的則在 cup 或 glass 後作斷句, "smoothly" 一節是連接 PROVERBS 23:32 一起作解讀, "down smoothly" 是指嚥在喉嚨時而不是在杯上。 中文版的便是用上後者的解法。

當然,我總是覺得我的解說是最為高妙,理應如此啦!

是誰搬走我的玉手

記得從前有一集 David Letterman 的 The Late Night Show ,他訪問了一位男模特兒,此男乃阿叔一名,其貌不揚,那麼他所賣何物也? 答曰,僅玉手一雙,作拍攝產品特寫時的模特手,手錶呀,鑽戒呀,筆呀之類,找他的手作陪襯就對了。 節目中 Letterman 更中找來一張平白的咭紙,要他用其玉手耍出看家本領,試試烘托一下這件「東西」。 如是者,見其蘭花手,作彈琴跳躍狀的、情深撫摸狀的、沿邊承托的式、直豎母指hard-sell式的...... 操弄著這咭紙。 頗無聊,但有趣。

想起這畫面,原因有二。 一,從一張照片中我看到這:

13-04-071.jpg
二,看到了《尋找快樂的故事》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Will Smith 在未發達前是一個Sales,每天都要拿著一個「超高科技的」古怪大膠箱四處走。 記得類似的大盒子,我從前都有一個,也是要不時拿著走呀走。

說到這裡,我的總結是,有一天我應該要像 Will Smith 般去發達,可喜! 但在尚未有發達的跡象前,我已失去玉手一雙,咁就可悲些了。

Sunday, April 08, 2007

魔間迷宮 (Pan's Labyrinth)

故事緊湊,是一浪接一浪的驚嚇。 恐怖感非來自單純的觀能刺激,而是誘自心底的戰慄。

Pan's Labyrinth

這電影使我想起從前讀過的一篇《唐人傳奇》﹣ 杜子春。 兩者有一點是很相似。

小說「杜子春」結構可分為兩部份,頭一部份與電影無關所以不提。 第二部份說杜子春應邀與仙人一起煉丹,仙人叮囑他說,一會兒你將看到很多凶險情景,有戰爭、有猛獸、有雷電交叉、有地獄、有惡魔,你會經歷到自己與及至親的肉體被受煎熬,但你要知道一切都是幻象! 只要你不作聲,一切便會過去!

如是者杜子春入定後,經歷了仙人所言的種種驚嚇痛苦,但試煉並未完畢,最後杜被化作一婦人,生有一兒,一天他的丈夫威脅杜說,如果杜還是不作一聲,他便會當面把兒子摔死。 就在兒子被摔死一刻,杜終於忍不住,喊了一聲出來。 就在呼喊聲還未完前,幻象盡去,杜驚覺他依舊是坐在煉丹爐旁。

最後仙人對杜說(引原文):
「吾子之心、喜怒哀懼惡慾、皆忘矣。 所未臻者、愛而已。 向使子無噫聲、吾之藥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難得也! 吾藥可重煉、而子之身猶爲世界所容矣。 勉之哉!」

仙人給杜子春的試煉是人間種種的苦痛與恐懼,要是杜能成功通過考驗便能擺脫塵離,與苦痛及恐懼絕緣,唯人間有愛,要人莫失莫忘。

小說原文很精彩,杜子春在不同試煉中的經歷都有深刻描寫,影像豐富,有的更是血肉淋漓,其苦痛及恐懼,讀者是很容易投入及理解。

電影與小說一樣,影像豐富,有些是血肉淋漓。 故事背起是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西班牙,小女孩 Ofelia 的繼父是一個小村的獨裁軍官,他們住的行營面對一片山林,在旁有一座掉落的迷宮。 Ofelia 熱愛魔幻故事,有一天她在迷宮裡遇到由地下來的使者,牧農神 (即海報中的羊角怪),它說 Ofelia 是誤上凡塵的地下皇國公主,只要她能在月圓前通過三個試煉便能返回地下皇國,永遠遠離人間的痛苦。

Ofelia 眼前的人間世是有仇恨鬥爭,軍官與山上游擊隊的戰爭;有疾病痛苦,身體虛弱的母親;有無奈接受,母親與軍官的婚姻;有殘虐迫供,被虜獲的游擊隊隊員;有饑餓、有背叛,林林總總的都不是好東西,正好是杜子春的虛幻試煉的現真版。

電影的女主角是當然是 Ofelia ,男主角是獨裁軍官,很多血肉淋漓的畫面便是由他帶出來。 電影將 Ofelia 追尋重回地宮的經過、為母親康復的施願與和行營女管家的接觸,與獨裁軍官的興亡交疊一起,構成一個現實與魔間同樣令人戰抖不安的處境。

Ofelia 最後的結局如何? 按下不表啦! 不過和杜子春一樣,要 Ofelia 莫失莫忘的,還是叫愛。

***
學下人玩評分,十個魔為滿分:

故事:9 個魔 (減一個魔,純因為我怕鬼,同好得人驚)
節奏:9 個魔
角色:9 個魔 (牧農神有些《魔介》咕嚕 feel,再奸D會好睇D)
音樂:8 個魔
佈景:8 個魔 (非荷理活式的狂玩 CG,動畫與實景故事比重平衡)
海報:8 個魔 (氣氛很好)

整體:9 個魔

***

link

Thriller : Pan’s Labyrinth

***
後記:

使我戰慄不安的其中一幕是游擊隊隊員被擒,被縛在密室中要接受迫供。 軍官自傲的摺起衣角,準備要施展他的迫供酷刑。 在出口術嚇那個游擊隊隊員時,他拿起一個鎚,說當他用到鎚時通常囚犯都會聽聽話話。 跟著他又拿到一個鉗,說當他用到鉗時囚犯都會願和他作親兄弟。 到最後他拿起一個像冰插的「銳」,說當他用到這個時囚犯都要叫他皇帝了!

畫面中的游擊隊隊員被嚇得身體發抖,滿面是汗。 心想換作是我,我想他還未說完這堆話前,我就已經急不及待要和盤托出了,怕痛,及 win win 雙贏嘛! 所以千祈唔好打仗或捉我去打仗。

Thursday, April 05, 2007

Yeah!

回到家,收到組織的萬里來函,組織終於接納了我! 總算是一個階段的完成,值得高興。

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