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大舅父奇妙的一生

你是我心中永遠的海員、皮草工人、泥車司機、酒徒、大哥與舅父。 隔著玻璃看你,我仍覺得你是會突然伸個懶腰,喊句粗口,然後醒來。

雖然你將化作飛灰,但你是會與我們一起,一世的。 好好睡一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