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9, 2004

阿婆口述歷史 I

29-11-04
阿婆口述歷史

吾家外婆今年二八年華,88 歲。 昨天婆婆來我家吃晚飯,閒談間說起了婆婆在鄉間的童年生活,這些都是我未聽過的,很感興趣,於是抓緊機會來一次「阿婆口述歷史」。 從她口中出來的經歷,有時很細碎,時距也不太連貫。 但只要細心分析一下她的故事,不難看出舊社會的風情,找到些懷舊考據的趣味。

我: 婆婆妳幾歲來香港?
婆:我9歲來港打住家工。
我:那妳來香港前在鄉下做什麼?
婆:拾稻,和媽媽在家中煮飯。
我:拾稻,煮飯? 妳家很窮嗎? 妳爸爸是當什麼?
婆:我爸爸是「大奸大縱」。
我:「大奸大縱」? 你爸爸是壞人麼?
婆:是「大耕大種」,很多人來為他收割稻田。 我和媽媽就為來打工的人煮飯。
按:她的家應該是這樣,她爸爸應是地主,「大耕大種」,鄉間俚語,即農地廣(大耕),需要多人耕種(大種)。 逢收割的季節更需請散工來幫手,這時她就幫助媽媽負責這些人的兩餐。

我:你的家應該家境不錯,那為什麼要你來香港打工?
婆:後來你外公(她的爸爸)不能工作,家窮了,那就要出門工作。
我:為什麼不能工作?
婆:一回他收了穀,放在木風車裡打穀,不少弄破了廟中神像的眼,從此就像中邪般,晚上睡到一半就會爬起床來,拿起銼頭,往田裡操弄一回,又會無事的回到屋來。
按:嘗試分析下她爸爸的事。 在農忙的時候,他們需要借村中的祠堂或山神廟的地方來曬穀打稻。 一次不小心,她爸爸弄毀了神像,可能是民智未開,或是真的中邪吧! 總之他就是失心瘋了,從此失去工作能力。

我:那誰帶妳來香港?
婆:一位鄉里。 還有三百圓給我媽。
我:從此妳就再沒有見到父母麼?
婆:也不是...... 。
按:這位鄉里分明就是人口販子。 婆婆來港那一年,她才9歲,就當了人家的女傭,整天伴著大小姐出出入入了。 有趣是這大小姐現在仍有和婆婆聯絡,間中喝茶。 "九九一"時,我更幫手撥電話越洋問平安。 雖然人家原來是住美國西岸。

「也不是」之後的我也很想知道,但因為給老爸急著出門遭打斷了,美其名是送婆婆回家,實則到街上抽根(煙)。

阿婆口述歷史將繼續跟進。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Sunday, November 28, 2004

深啡救兵

28-11-04
深啡救兵

今年身邊的同學、同事、朋友「突然間」都去結婚,由年頭起算,連同出帖未去飲的共有八九單,有的更是年頭請飲,年尾就說做爸爸了。 駛唔駛咁急呀?

說回頭,下星期又有同學結婚,我是兄弟之一。 今云不能牛記笠上陣,石頭不想,也要鑽出水來添致一些新裝。 今天就逛了一個下午,最後在無印看中一件西裝外套,在無印的射燈虛擬下,衫穿上身是很合身,顏色也可以。 於是買了。

以為問題得解決了,怎知外套買回來,和家中的恤衫西褲一併,怎麼也不太順眼。 在店中看不出來,原來外套是深啡色的,併上家中的白恤衫,黑西褲...... 嘿嘿,近看就像廣東自由行,蹲在地上便是深圳民工。 出事了。

這啡色外套現在已是 fix factor,只有圍繞它繼續投資。 問題是我要買什麼顏色的恤衫與呔才可絕地返身呢? 請指教請指教,不勝感激!

Saturday, November 27, 2004

咖啡園捉鬼記

27-11-04
咖啡園捉鬼記

在政府大球場後邊的整個山坡,從前有一條村叫正民村 ,全是木屋寮屋來的,政府還特別在山腳建了一個 「寮仔部」的 site office,定時數數山上屋子的數目,防止它繼續增加。

又從前,是政府大球場本地甲組足球賽會坐滿人的日子,沒買票的/買不到票的,總愛走到正民村的山邊,居高臨下,做其山寨王。

從正民村的小徑住山上走,會經過兩個頗特別的景點,一是跑馬地馬場火災紀念碑,二是咖啡園墳場。 走進咖啡園墳場,全是些四五十年代的孤墳,荒草叢生,很破落的樣子。

往時正民村尚在的日子,大球場一有演唱會之類的東西,我們就會出發,圍繞它定幾點來量度噪音。 記得最後一次是四年前的什麼慶祝中國傑出奧運運動員晚會,那天陳慧琳就伴著體操冠軍劉嫙在唱「都是你的錯」。

正民村拆了,我們也為可在那裡定量度點而煩惱了一會。 有一次,和相關的工作人員通山走,每經過一座住宅大廈,我們就會問管理公司給我們內進量度噪音。 當然閉門羹吃了不少。 一路走,竟讓我們走到咖啡園墳場來。 工作人員一看就說:「這裡好呀,又近民居,又近大球場,data 有代表性,更不需申請什麼 entry premise,好呀!」,我目呆望著他說:「吓? 你的 event 是朝十晚九的,天一黑,真係搵鬼來幫你 take data 囉! 我們是攪環保,不是捉鬼呢。」,他聽後支支吾吾的也知道失言了。

咖啡園捉鬼記(有幸)上演不成,真要為我/我的兄弟抹一把汗。

Friday, November 26, 2004

不文集

26-11-04
不文集

黃霑的《不文集 》我沒看過,這裡的「不文集」是幾天來看到有關《不文集 》的報導,想起小學時代在男生間耳語相傳的「咸濕」(?) IQ 題、短語、歌詞,因而結集。

這種啟蒙時代的無厘頭「咸濕」,你聽過沒有?

situation one

男生甲:「你知唔知白色、太陽、鎗的英文?」
男生乙苦思一會曰:「咪係 white, sun, gun 囉!」
男生甲興奮曰:「啊! 你講"衛生巾"! 咸濕!」

situation two

男生乙:「你知唔知 55699 的英文?」
男生丙苦思一會曰:「咪係 five five six nine nine 囉!」
男生乙興奮曰:「啊! 你講"快快食奶奶"! 咸濕!」

situation three

男生丙:「IQ 題猜甜品,老豆教女著裙記得著底褲。」
男生丁苦思一會曰:「...... 諗唔到。」
男生丙一瞼大細眼,笑淫淫道:「咪係"西米露"囉!」
男生丁又苦思一會曰:「...... 點解呀?」

situation four

一眾男生靜靜雞熱唱譚詠麟的《夏日寒風》,當然是改編版。

龍虎豹 好睇 好睇 但係又好鬼貴
顏色夠勁 圖畫美麗 立體公仔

龍虎豹 好睇 好睇 但係又好鬼貴
顏色夠勁 圖畫美麗
坐在廁所中 慢慢睇

Thursday, November 25, 2004

廚房中的大自然

25-11-04
廚房中的大自然

由我家的廚房往外張望,也看見人家的廚房。 原來很多家庭也喜歡把鉆板用勾掛在廚房的窗上,都是圓圓黑黑的一塊厚木頭,構成一幅有趣的圖畫。

小時的自然科,教我們認識樹木,高高大大的叫喬木,矮矮枝幹幼弱的叫灌木。 樹木的年齡可以怎樣知道? 剖開樹幹,內裡一圈一圈的叫年輪,樹木每大一歲就會長多一圈,數數它就可以知道樹木有多大了。 於是回到家裡我們試過走入廚房,拿起鉆板細心數數。 當然,結果不外有二,一是數得七八九圈就沒心機再數;二被母親踢出廚房,兼曰「唔好阻住哂我煮飯」。

粗大的樹幹被鋸下來,切成一段段的鉆板,生命沒了,留下一圈圈的年輪,無聲地說出在迴旋中曾有過的青蔥歲月。

不過鉆板也是有生命力的,更有些像我們的皮膚,時常需要保濕。 說的是秋風起,鉆板往往因為乾燥而龜裂,從厚厚的木頭中央裂出數道裂痕,向外伸展,裂痕碰到圓周時,它就會如用手掰餅般分成幾份。 要緩遲與防止它龜裂,方法是在晚冬的晚上把它泡在水裡,讓它沾透水,好得抵禦北風乾寒。

但我家的最終也抵不過風高物燥、冷縮熱漲,大自然看來已下 order 召它去「化作春泥」,去走它的「物」生最後一步。

再見,我的鉆板(? - 2004)!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04

叔。伯。雜想。

24-11-04
叔。伯。雜想。

點解香港人鍾意叫人阿叔,「縮」「縮」聲咁難聽。 其實叫人阿伯係好好,好尊重o既,點解? 我叫你阿伯,即係我老豆見到你都要叫你一聲阿哥,你話好唔好o野?

慈祥鵬過聖誕,問我有乜想要揀?
車唔係貴,樓唔係曳,但我說畀個 passport 我。

楚留香 - 千山我獨行

湖海洗我胸襟 河山飄我影蹤
雲彩揮去卻不去 贏得一身清風

塵沾不上心間 情牽不到此心中
來得安去也寫意 人生休說苦痛

聚散匆匆莫牽掛 未記風波中英雄勇
就讓浮名輕拋劍外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啊 獨行不必相送重唱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據說因為這一句,這歌由此在台灣風行。

一路好走。

神秘病毒襲大明

23-11-04
神秘病毒襲大明

關於明朝滅亡的原因,理論多多。 歷史小說派說,因為吳三桂與李自成爭女不遂,奮而引清兵入關;大歷史黃仁宇派說,明實亡於萬曆朝,國家不能用數字管理,一切客觀標準全由個人道德操守所取締,動輒分群結黨相互攻擊,朝政敗壞於口水花與貪污中;望天打掛派說,明朝滅亡與太陽黑子活動有關 (詳請可參考陶傑數星期前的《星期日休息》)。

哈哈,可說是「公說有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歷史好玩的地方是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向,引不同的史料去分析、去重組、去解構、去理解 歷史事件發生的因由。

最近看到一篇論文,很有趣,學者統計出明末發生在北京城的瘟疫次數,死傷人數及明朝政府的防疫工作。 分析結果發現,單在明亡前一年(1643),北京就發生了一場連續十一個月的大瘟疫,導致全城超過二十萬人突然死亡,從而導致來年三月李自成圍攻北京時,守城兵力嚴重不足,加速了明朝的覆亡。 當時流行於北京的瘟疫有「大頭瘟」、「羊毛瘟」、「疙瘩瘟」等等,雖然這些名字早已失傳,但根據學者考據當時人們對疫情的描述,這些疫症極可能是鼠疫,甚至有機會是炭疽(anthrax)! 文章就是試從晚明北京城的公共衛生去看明朝覆亡與瘟疫的關係。

當時的瘟疫有多厲害? 試看當年時人一遍筆記,甚有電影感的描述:
八月至十月,京城內外病稱疙瘩,貴賤長幼,呼病即亡,不留片刻。 兵科曹良直古遺,正與客對談,舉茶打恭,不起而殞。 兵部朱希萊念祖,拜客急回,入室而殞。 宜與吳彥昇,授溫州通判,方卻登舟,一价先亡,一价為之買棺,久之不歸,已卒于棺木店。 有同寓友鮑姓者,勸吳移寓,鮑負行李,旋入新遷,吳略後至,見鮑已殂于屋;吳又移出,明晨亦殂。 又金吾錢晉民同客會飲,言未絕而亡,少停,夫人、婢僕輩,一刻間殂十五人。 又兩客坐馬而行,後先敘話,後人再問,前人已殞于馬鞍,手猶揚鞭奮起。 又一民家合門俱殂,其室多藏,偷兒兩人,一俯于屋簷,一入房,中將衣飾疊包,遞上在簷之手,包積于屋已累累,下賊擎一包托起,上則俯接引之,上者死,下者亦死,手各執包以相縴。又一長班方煎銀,蹲下不起而死。 又一新婚家合巹坐帳,久不出,啟幃視之,已殞于床之兩頭
有趣興者請到各大大學圖書館參閱《中央研究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vol. 75,民國93年6月出版,邱仲麟的「明代北京的瘟疫與帝國醫療體系的應變」。 甚有趣,可一讀再讀也。

Monday, November 22, 2004

22-11-04


今天晚上去慶祝,慶祝我阿妹生日暨父母結婚週年紀念。

曾經問過他倆,你倆是如何相識呀? 老爹答曰,我是用舊叉燒氹到佢。 忘了告訴你,家父從前是在街市賣燒臘的。 母親卻道,有人每天走來買毛巾。 我家外公就在隔邊開洋雜店。

故事欲言又止,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知道街市奇緣,幾年後世間就多了我和妹妹兩件蠢物了。

自作業 I

21-11-04
自作業 I

甲部:
(每題二十分,兩題共四十分,每題答案字數不得超過1000字。)

1) 西方史家柯保安(Paul Cohen)為什麼提出「中國中心史觀」?這種史觀有什麼新的見解?

2) 光緒帝為什麼推行戊戌維新?戊戌維新對清廷產生了什麼影響?

乙部:
(每題三十分,兩題共六十分,每題答案字數不得超過3000字。)

3) 有論者認為第一次「鴉片戰爭」主要是為了經濟利益而戰。試根據史實,評論此說。

4) 有史家認為太平天國的信仰以及建立的制度,與中國的傳統力量格格不入,這是導致太平天國失敗的主要原因。你是否同意這種說法?

呵呵 ! 終於給我幹掉你了! 手寫版,甚樣衰,也罷。 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Saturday, November 20, 2004

秀全吾兒 II

20-11-04
秀全吾兒 II

應該先看前文

n 年前無線也把太平天國的故事拍成電視劇。 只記得呂良偉是洪秀全。 劇中每逢楊秀清要上帝下凡,面斥洪秀全時,他便會雙眼發白的說:「秀全吾兒,奉天父之名,」跟著什麼什麼。

那時我讀小學在放暑假,每看到楊在唸「秀全吾兒,奉天父之名」,我就會跟他唸一遍,不知不覺「秀全吾兒」就成了我那個暑假的口頭禪。

又,暑假時母親為我報了一個補習班,是青年中心辦的,其實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導師帶著小鬼五六人一星期聚幾天,大家玩玩消磨時光。

我們上課的地方是社區中心的一間小房,裡邊有一個只有一格的廁所。 有一回上課,小鬼來齊,老師卻未見現身。 忽然有人提意,不如我們大家躲進廁所去嚇嚇遲到的老師? 眾人稱好,於是關好燈,然後一窩蜂的擠進廁所,鎖好門,平息靜氣的等待。

老師來了! 我們在哪老師當然想到,他沒精打采的叩我們的廁所門,喚我們出來。 那有這麼容易? 這時我們想起楊秀清,於是我們裝神弄鬼的模仿他說:「秀全吾兒(老師一定不是叫秀全),奉天父之名,你要叫我們(我們?)放學。」

無聊? 老師也覺,但我們不覺。 每隔三兩分鐘又來「秀全吾兒,奉天父之名」的叫囂一番,又跟老師說「我們就是不出來,讓你沒廁所去!」

在廁所擾攘了半小時多,在我們也覺無聊下,我們才走出廁所,主動結束這「屎坑攻防戰」。

***
本為是想寫這童年片段,想加點前言,卻是愈寫愈長,成了「秀全吾兒 I」。 看來我真的要學學什麼叫「言精意簡」了。

秀全吾兒

19-11-04
秀全吾兒

從前,有一個屢次失意於科舉考試的中坑,一天他病了,發高燒,臥床不起,半夢半醒間,他見到一個滿面金鬚的阿伯,旁邊又站著一個後生點的男人,嘮嘮叨叨的跟他說了一大堆他不懂的說話。 失意中坑醒過來想起他曾經在街上接過一本宣傳小書《勸世良言》(梁亞發著),是十一年前的書,但他從未在意去看,於是他翻箱倒窿的找,終於給他找回來。 一看,不得了! 原來金鬚阿伯是上帝,身旁是耶穌,他倆來尋親,尋他留落凡塵的細仔,即是失意中坑他本人,洪秀全是也。

從此他便對人說他是上帝的第二子,耶穌是你的天兄,他下凡原來是為世人殺清妖,並建人間天國。 他用過個故事,組織起「拜上帝教」,召集信眾反清,掀起一場擾攘清朝十四年 (1851-1864)的太平天國事端。

洪秀全對基督教的認識只有皮毛,很多他看聖經看不明的地方,他就用自己的創意,穿插中國神話,拉雜成軍,杜撰出來教育群眾。 他身邊的近身將領,見他瘋不瘋傻不傻,攪的反清起義又漸有起色,有錢有田有地池,一些膽大的就照板煮碗,學他玩玩上帝下凡上身,借自己的口胡言亂語,看看有沒油水可撈一把? 竟想不到,it works! 如是者,馮雲山撈到一個上帝第三仔、楊秀清成了上帝第四子、韋昌輝當五子。 實行閉門一家親。

當上帝的兒子也沒什麼好玩,野心大點的如楊秀清,他想大家都是上帝的兒子,還沒人當上帝天父的角色呢? 學 Adam King 說, someone will do it, why not you? 借上身的玩意,他便成了天父的代言人,天王洪秀全也要看他面色。 後來他更當上「聖神風」(Holy Ghost),心情唔好就愛下凡,當眾修理天王洪秀全,消消氣。

***
說了半天太平天國,因為在整天在做中史功課,我也要打些騎呢東西平衡一下。

Thursday, November 18, 2004

你傷風我感冒

18-11-04
你傷風我感冒

容祖兒有「傷風」,我卻想起湯寶如的《感冒》。
因為《感冒》,湯寶如的歌星生涯曾迴光返照了一會兒。 「咸魚翻生」也好,「鯉魚翻身」也罷,在香港好像只有男歌星成功過,女星總是多了一個年齡緊筘咒。

感冒
等 漸漸會成為好習慣
流連一番 無聊一番
等新出的襯衫 等 若是再能捱過多一晚
便會醫得好心內舊患 全憑愉快的晚餐

時間令痛苦都醫好

戀愛命運就像感冒
誰人又會受傷到老 亦難幸福到老
為何去又來也不知道

誰也沒法可免疫吧
失戀都似是斷斷續續感冒吧
完全在意料中變化 或長或短進化
治療那來又去的感情 不可怕

可 利用最便宜的代價
從誰的家 和誰的家 修好心中創疤

可 日夜也埋頭醉心工作
最好出一身一臉熱汗

東洋帝女花

17-10-04
東洋帝女花

日本新聞,執政自民黨日提出修憲大綱,一計劃改組日本自衛隊(這個沒興趣);二針對日本皇室提出考慮承認由女性繼任皇位。 這一點似乎呼應著日本皇室近三十年來的大問題,無子嗣。

今次有關日本皇室的修憲,原意不知出於那人。 若只是自民黨為回應國民對皇室後繼的「關心」而主動提出修憲,那只可為這「金絲雀」家庭嘆息一聲了。

不論建議是出於誰人,今云最傷心(擔心)的應該要算天皇大家嫂,皇太子妃雅子。 先前有傳她因為承受不了日本傳媒與國民的壓力,先試過小產,在公主愛子出生後,又試過得出情緒病來,要獨處休養。 人同此心,斷估她也不希望愛女當上這億人(日本人口有一億多)焦點的日本女天皇吧。

環顧世界,日本皇室的形象可算是最清新,最得人尊敬。 現代民主社會,君皇體系沒有什麼特權可言,皇室家庭受國民供養,成為代表國家的最大 PR 與完美 sampler。 日本皇室在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一片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模樣,足夠頒發一個儒家典範獎。

日本人也非常自豪他們的皇室歷史,萬世一宗,自有天皇的出現,他們擁護的天皇也是一脈相成,從未中斷。 不像我們中國,唐朝皇帝姓李,宋朝皇帝姓趙,打倒一個皇,又來一個異姓皇。

日本人有多愛護他們的天皇? 試想想當年裕仁臨終前的情況吧。 那時裕仁得了一病,每天需要換血,剛巧他的血型又是特別過人,血庫存貨不多。 消息傳出後,醫院門前每天都出現等捐血的人龍,日續日,攪了近個多月天皇才作仙遊,何其悲慟。

另一位, 東洋帝女花紀宮公主,最近傳出喜訊,三十五歲人真的戀愛了。 想 n 年前的一輯《日本風情畫》曾介紹過她,那時她二八年華,旁白說她喜歡觀鳥,閒時愛訓練導盲犬。 想不到 n 年後,後半的形容她的也是一樣,不過仍是待字閨中。 今回不怕不怕,終於嫁得出了。

想到日本皇室的大問題,忽然想起吾友收收,因為他是研究帝王相教的專家。 不信? 咱們愛新覺羅氏就曾被他批全相了。 可惜他近日事,不然找他來為日本平成王朝打打脈,看看能否看出一絲端倪乎?

Tuesday, November 16, 2004

歷史好過癮 I

16-11-04
歷史好過癮 I

最近每天放工都會速速離去,躲在Open U 的圖書館,看書,寫notes。 皆因星期三就要交功課了,仍是隻字未題。 哈!

只是中國近代史的功課,書本、課外讀物、資料平時也看了很多,心中總有答案的大概,但組織起來,A 書翻翻,B 書揭揭,又是一晚。 時間一多就是如此,如果放在考試裡需要限時作業,一定可以多快好省,早早完成。

****
今天翻閱郭廷以的《近代中國史綱》,有一則 footnote 頗有趣。

先說些前言,晚清時期對外戰爭,屢戰屢敗,不能不為西洋之船堅炮利而折服。 對海防軍備的關注與應用漸漸為朝中大臣們所關心,後來更用日本作為假想敵,計劃組織起中國的第一支國家現代海軍,北洋艦隊。

艦隊建立,第一時間需要的當然是現代化戰艦,本土造不來,唯有向洋人購買,首選就是當時海上霸主英帝國的出品。 於是在 1875 年,清政府向英國訂購砲船四艘。

此四砲船為「龍驤」、「虎威」、「飛艇」、「策電」,即 Alpha, Beta, Gamma, Delta.
從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中西文化國力差異,人家出廠叫 Alpha, Beta, Gamma, Delta ,因為當它只是一件貨物,用來賺外匯的。 船買了回來叫龍、虎、飛、電,殺氣騰騰,名字威威的,因為當它作救命草,充滿期盼的樣子。

Monday, November 15, 2004

必去處:雲南古滇國文物展

由2004年11月10日至2005年2月21日,香港歷史博物館又有新展覽,與雲南省博物館合辦的《雲南古滇國文物展》。

古滇國是一個在西漢時期在四川一帶的"蠻夷小國"(大漢心態,非我族類皆為蠻夷)。 時代比三星堆文明出現得遲,地理上卻同屬長江流域源頭區域的文明,兩者可能有關係,甚至有延續性。

古滇國在《史記》中只有潦潦可數百字,它的文物出土除了是實物引証出古滇國存在的真確性外,還顯示出中華文明是多源頭發源的。 過往的歷史說,中國文明的發源地是在黃河流域一帶,又說黃河是中國的母親之河,但隨著古滇國/三星/南越等考古發現,就証明在古代中國,外了在黃河流域外,同一時間在不同地區也存在著不同的文明,不過最後"黃河流域"的明文發展得最先進強大,才慢慢把其他文明同化融洽在一起。

在香港歷史博物館網頁中,有些關於展覽的精選圖片,我再抽兩幾張出來吹吹水:


滇王之印 (複製品)

中國古代處理外交問題,最喜歡就是用這一招,認老大。 只要你認我是宗主國,你是我的藩屬,年年禮貌式的朝貢,那就我不犯你,你不犯我了。 宗主國還會「賜」地讓你當山寨王,給你引進管理技術,模仿中原的政府架構;幫助你提升生產技術,冶煉生鐵,生產耕作工具等等。

這枚金印就是漢朝策封滇王的信物,接受它就代表你降服於漢朝,是實物的外交契約。


二人盤舞鎏銅扣飾

二人拿著盤像在打圈起舞,特別是在他們腳下的兩條蛇,使整個圖案頓時活潑起來,有著一種生動追逐感。 表現手法有些像同一時期的"馬踏飛燕"。 這算不算是跨地域的藝術文流? 還是只是歷史的巧合?

另,這"二人盤舞"你會不會感到有點面熟? 對,它就是歷史書《潛規則》的封面了。

Sunday, November 14, 2004

You Belong To Me

14-11-04
You Belong To Me

在 Mona Lisa Smile 原聲大碟中有一首歌, Tori Amos 唱的 You Belong To Me ,我是很喜歡。

有點像杜德偉唱的"愛已變了這世界襯衣",歌詞中也是充滿異地風光。 不論走到多遠,你也是 Belong To Me。

Tori Amos 把歌唱得懶洋洋,活像是回到四五十年代,聽著倚在鋼琴,戴著魚網紗帽,手中夾著長煙管的,原來是她?

Baa boo boo ba-ba-ba boo-wee boo-wee
Baa ba-ba wee wee wee boo-wee boo-wee

See the pyramids along the nile
Watch the sunrise on a tropic isle
Just remember, darling, all the while
You belong to me

See the marketplace in old algiers
Send me photographs and souvenirs
Just remember when a dream appears
You belong to me

I'll be so alone without you

Maybe you'll be lonesome too
And blue

Fly the ocean in a silver plane
See the jungle when it's wet with rain
Just remember 'til you're home again
You belong to me

I'll be so alone and without you
Maybe you'll be lonesome too
And blue

Fly the ocean in a silver plane
See the jungle when it's wet with rain
But remember, darling, 'til you're home again
You belong to me

Listen: Tori Amos "You belong to me"

Saturday, November 13, 2004

妙哉台灣 II

13-11-04
妙哉台灣 II

阿妹的台灣旅遊宣傳廣告,有一句是"台灣一次玩不夠"。 這裡也是,台灣一次寫不夠。

又說,在「外來政權論」下綠色政客當然大有攪作,最大的project 算是清算中華民國,欲求與她劃清界線,連國父孫中山也被放上檯面,說「國父」不是「國父」。 看顏色都明白了。

十一月十日是孫中山的壽辰紀念,台灣就有老兵揮刀自刎,說因為有人羞辱國父,他要用死來衛護國父尊嚴云云。

又說,昨日阿扁總統也打破沉默,說不能接受「台灣地位未定論」,重複一遍他是中華民國總統,會效忠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是不容否定。 頗有意圖去平息近日熱烘烘的爭論,但出自他口中,卻只有點唱雙臉的感覺,今天是白臉,哪怕明天不是黑?

又說,在野的國親兩黨也是不濟,完全失去創造議題的能力,每次也被民進黨牽著鼻子走,人家說"x",他就要會說"反 x",反得兩三天人家又轉話題,又得跟人跑龍套了。 最弊每次的"反"、"罵"也是和稀泥般,沒打擊到對方甚麼。 相反民進黨執著國民黨的黨產問題,三兩個月就發炮一次,每次也弄得國民黨支吾以對,尷尬非常,如此老掉大牙的問題人家就是執著不放,定時上門找你麻煩。 死未。

再說,連「國父」也被誅連,可說是動搖了國民黨的神主牌,在孫中山壽辰紀念日,他們當然要主動發牌,於是在國民黨的總部攪了一個「國父文物展」。 場中除了展覽國父的衣褲鞋襪,還有一顆國父晚年掉下的一顆牙齒! 更要命是它的介紹,寫著:

國父孫中山先生為國劬勞,晚年脫落的牙齒,為本黨之舍利子。

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更說

這是國民黨的一顆舍利,就像佛祖一樣的舍利子,能夠繼續保佑國民黨在台灣的發展。

唉! 子孫不肖,國父泉下有知定必氣死了。 如此下去,說不定下一回要問米請神,要連戰請蔣經國上身訓政才可重振國民黨了。 嗚呼哀哉。

來看國父舍利子


Thursday, November 11, 2004

妙哉台灣

12-11-10
妙哉台灣

先看圖:

包公陳定南

站在中間扮包公的,不是金超群,也不是我們的狄龍大哥。 他是台灣的法務部部長,陳定南先生是也!

幹嗎當當法務部部長要粉墨登場,扮成烏面包公? 原來台灣的立委選舉將至,法務部拍攝了一輯反賄選的廣告。 廣告出籠,部長出來宣傳宣傳是也。

又說,近日台灣政壇掀起一陣「台灣主權未定論」的討論,加上教育部又在修定中學歷史科的綱目,將中國歷史併入世史科而獨立台灣史成一單一科目。 更令人 感到震撼是有人提出加入用「外來政權」的史觀去寫本土(台灣)歷史,按他們的說法,自有台灣歷史以來,每一個政權都是「外來政權」,荷蘭人、鄭成功、清朝人、日本人到中華民國,個個都是於法無理,是竊據台灣的。 潛台詞是下一步去攪台灣獨立,才合歷史發展的必然,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才可以站起來,抬得起頭做人。

每天綠色政府也在不大不少的在攪「去中國化」「敵視中國」的新議題, 誰不知今天包公來了, 記者當然不會放過陳部長,於是追問他「包公是甚麼人呀?」(容我用我自己的語言重複這問題,"你扮乜 Q o野呀? 扮中國人呀?") 陳部長聽到記者的問題即時為之語塞,一臉灰的樣子。 (再容我用我自己的語言重複,即陳部長即場被收皮也)

妙哉!

>詳細新聞內容

嚇得我 (短打)

11-11-04
嚇得我 (短打)

昨天報紙頭條「阿 Sa 湖南撞車一度昏迷」。

回家時,路過商店A,收音機在播 twins 的歌;路過士多B,又是在播 twins ;回家的收音機又是 twins。 嚇得我呀,還以為在攪什麼悼念特輯呢!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04

絕學

10-11-04
絕學

今天下午原本想到聯合廣場地庫的越南餐廳吃飯,走到門口才知道它已結業,換來是新開的 Pizza Hut,一場到來,總要光顧光顧。

舊的 Pizza Hut 門市續間續間的重新裝修,連 menu 也有大改變,除了 pizza、意大利粉、焗飯之類,還加進很多 fusion 菜,如天婦羅、(偽)瑞士雞翼等。 整體選擇像是多了,但本業的 pizza 水準卻不見有什麼特別改善,芝心唔芝心,最重要還是想你加錢。 小心眼的看,從前的意大利粉、焗飯,伴碟的有半節蒜蓉包,現在不見了。 想吃? 請另作 order。

坐著,吃著,總有些不慣,像是缺了什麼。 對! 沙律吧不見了,找來侍應生一問,自助沙律吧經已全線取消,想吃沙律? 也請另作 order。

聽到後,忽然有點失落,枉我費了十多年的苦練,蕃茄加千島海鮮醬打底,外圍拼菠蘿作支撐,堆上青瓜、麵包粒,砌得沙律比天高。 難得一“兜”好本領,卻逃不過時代淘汰。 現在竟成絕學,能不失落乎?

Tuesday, November 09, 2004

大雷雨

09-11-04
大雷雨

又是BBC,今次看到這個。 歷史版裡在玩 family tree。 洋人要尋根,寫族譜,有一過人之處是資料相對完備,說就是在教堂洗禮的記錄,男男女女,生於何時,父母是誰寫得清楚。

咱們中國雖有族譜和祠堂,但只記錄男方的資料,女的嫁進家門,跟隨夫姓,喚作陳/李/張夫人,死後神主牌也只是陳門X氏,真名住住不留傳。

在網頁中,有兩頁介紹洋人的倫理關係,甚有趣。 有趣的地方是,這些 cousin 呀、great aunt 呀、mother-in-law 呀,譯回中文,加上長幼次序、男家女家的分別,你又懂多少?

uncle the brother of your father or mother
aunt the sister of your father or mother
sibling your brother or sister
cousin the son or daughter of your uncle or aunt
second cousin the son or daughter of either parent's first cousin
nephew the son of your brother or sister
niece the daughter of your brother or sister
grandfather the father of your father or mother
grandmother the mother of your father or mother
grandson your child's son
granddaughter your child's daughter
great grandfather the father of one of your grandparents
great grandmother the mother of one of your grandparent
sgreat uncle the uncle of one of your parent
sgreat aunt the aunt of one of your parents

father-in-law the father of your spouse
mother-in-law the mother of your spouse
stepson the son of your spouse's former marriage
stepdaughter the daughter of your spouse's former marriage
stepmother your father's second (or subsequent) wife
stepfather your mother's second (or subsequent) husband
half-brother the male offspring from the remarriage of one of your parents
half-sister the female offspring from the remarriage of one of your parents

數落中英文都係煩,人一多就係煩。

IQ 題: 為何今個post title 叫「大雷雨」? 點解? 點解?

Monday, November 08, 2004

中國o摩囉

08- 11-04
中國o摩囉

聽阿叔林尚義評足球,球員在球場上意外受傷弄得頭破血流,經軍醫在場邊急救,頭纏白色紗布再回場上拼搏,阿叔每見之皆曰「白頭o摩囉」,揶揄球員的白布纏頭,活像一個印度人(錫克教徒)。

今天網上遊看到

***

國際在線消息:包括“八國聯軍中的中國軍團”、“川島芳子被判死刑”、“慈禧太后的葬禮”等在內的一批珍貴檔案照片,昨天由“百年老照片精品展”組委會首次向媒體公佈。

.......

八國聯軍對中國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國人皆知,但其中有一支“華人雇傭軍”助紂為虐的歷史卻鮮為人知。昨天,中國檔案館首次公開的百年老照片揭示了這一歷史事實。
......


九國聯軍??
九國聯軍? 圖為英籍軍官在指導“中國軍團”練習使用機槍。

***
留意到沒有? 圖中的華籍英兵是頭纏布巾,成印度人(錫克教徒) 狀,名副其實是中國o摩囉。 有趣沒有?

大清國與英國在1898年7月1日(又是七一)《租威海衛專條》簽字後,威海衛成了英國的租界。 英國人在威海衛除了引進印度外勞充當保安員外,還有招聘本地壯丁,但為了方便管理及統一服飾,所有保安員一律要「錫克教」化! 妙哉!

若想對中國o摩囉加深認識,可細閱山東畫報出版社出的《米字旗下的威海衛》。 小弟莫財,書就沒買了,弄得每次見之都是心癢癢心癢癢的樣子。

題外話,小弟曾數次在馬路上看見正牌o摩囉駕駛電單車,他們都是頭上纏著厚厚的布巾,卻是未有戴上安全帽,難道他們有 exception ? 奇怪奇怪。


Saturday, November 06, 2004

八月八日好日子

06- 11-04
八月八日好日子

據 BBC 網頁的報導,由北京舉辦的2008年奧運會將會在8月8日下午8時舉行開幕禮,說是為了取其「發發發發」的諧音云云。

報導的尾段更列舉中國人對數字的忌諱,說中國人是 superstition:

Chinese culture is steeped in superstition, with numbers playing a major role in birthdays, wedding dates and naming.

Six, eight and nine are considered lucky numbers, while four, seven and
even one are considered more unfortunate.

The pronunciation of nine means everlasting, particularly in relationships, while six means things will go smoothly.

Telephone numbers, licence plates and even residential or business addresses which use any of or a combination of those numbers are extremely popular and often cost more.

Conversely, anything involving the numbers four and seven are avoided as much as possible. Four sounds like the Chinese word for death. Seven translates as "gone" which can also mean death, while one can signify loneliness.
你們的 13 與 666 又點計先?

***
說起「發發發發」,香港曾經也攪過一次「發發發發」的鬧劇,說是屯門的輕鐵。 屯門的輕鐵在 1988 年的下旬已經完工,曾想過在8月8日通車,08/08/1988,多好意頭。 但在試車的時候卻意外頻頻,常常出軌,有一回更只因為在鐵軌上有一條雪條棍而生意外。 結果通車日期只有不斷延遲,到同年9月25日才能正式通車,錯過了一個百年好日子咯! 輕鐵通車後年年虧蝕,又和這有沒有關係呢?

***
再說「8月8」,除了在廣東話有諧音,在國語中也有。 國語的「八」音像「爸」,台灣就用了「8月8」成為「父親節」,取其「八八節」即「爸爸節」也。 多溫馨。

Friday, November 05, 2004

聽他說西藏 II

05- 11-04
聽他說西藏 II

F 先生的一行六人全男班,先由廣州出發乘內陸機至成都(四小時),再轉機入西藏(兩小時)。

R:聽到西藏遊,人們在腦中想到的第一個問題總是,高原氣壓適應嘛?

F:因為我吃藥吃得遲,所以到達後頭痛了兩天。 甚麼藥? 因為高原地帶空氣稀薄,所以如果身體內的血小板不相應增加,就很容易有氣喘、頭暈的徵狀。 在成都有一種藥,專門賣給進入西藏的人吃,吃下去可以增加血小板量。

R:証件又如何? 之前沒有內地身份証的人,入藏一律要申請「入藏紙」,現在要嘛?

F:只要你是「港燦」,持回鄉咭就可以。

R:行程如何? 聽聞你是自助旅遊,同行都是未到過西藏,行程如何安排?

F:我們在機場門外,找一些當地司機兼導遊(同一人),乘他的麵包車四處遊覽。 出發前,我們把想參觀的地點先向他提出,路線、行程由他決定,住宿地點就由他推介。 六日行程,收四千多圓。 若要坐得好些,如 jeep,就要上七八千圓了。

R:結果住宿安排如何?

F:噢! 酒店有很明顯的分別,在價錢。 千多圓一晚有之,二三十圓的一晚床位也有,卻沒有中間級別的。 我們住的當然是後者。 住這些旅館,各式人種也有,有些三兩女子同行也是這樣,沒有需要怕什麼。 不過你就要有心理準備,這裡是沒有熱水的,廁所的沖水也是不足,廁所水只是滴水穿石的樣子,看著你自己的東西久久不沖去,只有惆悵。

R:人家說從西藏看天,天很底,月很大。 是嘛?

F: 這我就沒留意。 有星看的日子也不多,因為住的地方也是小鎮,燈光處處,看不清。

R:西藏繁華嘛?

F: 這有點特別,也許和宗教有關。 這裡每個大城市有一個精神領袖。 如拉薩是達賴喇嘛,x (按: 名字忘記了)是活佛班襌。 達賴喇嘛早在幾十年前就出走了,相比起 x ,就明顯落後了許多。 雖然 x 是沒有機場,又沒有火車,雖離拉薩有十多小時車程,但整體發展的迅速,實是以想不到。 試過一天清晨三時,我們在 x 的路上,還見到有鋪路工程在進行,圍繞 x 的地方也在不停鋪路。 繁華? 這裡卡拉ok、disco 也有,不過有沒有女伴唱就未及細看,不知道。 星巴克、麥當奴尚未出現,但佐丹奴、bossini 已經有了。 另在城市裡有很多大廈門前是貼著「廣東省捐建」「福建省捐建」等的牌子,它們的發展相信也是中央政策,讓沿海的省份扶助內陸建設。


Thursday, November 04, 2004

聽他說西藏 I

04- 11-04
聽他說西藏 I

吾友 F 先生剛從西藏旅遊回來,千里傳手信,不勝感激。 但大陸出品,一貫的意想不到,有趣非常。

手信一。 「西藏雪參」一盒。 據盒上自述,它乃名貴藥材,有近乎「有病醫病,無病補身」的神奇功效。 盒,略大於 A4 紙,中間開有一小孔,裡邊一條條像豬肉條的就是「西藏雪參」。 只售人仔三十圓。

官仔骨骨的盒子
「西藏雪參」的盒子

打開盒子。 一看,全家人不其然同呼一聲「o車!」
打開「西藏雪參」的盒子

盒子的四邊全是厚紙皮,真正有「參」的地方,就只有盒面上開了孔,可以看穿的方寸矣。 雖然包裝手法似曾相識,過年買的禮盒就常常是這樣,但冠上是人傑地靈的西藏出品,遇上這世俗市儈的包裝,就令人加倍失望了。

手信二。 法輪一個。 順時針轉一圈就是誦經一遍。 看起來金光閃閃,卻原來是鍍金塑膠。 轉著,感覺如在玩日本卡通片中小忌廉變身用的權杖一樣。 只售人仔十五圓,兩個。

西藏法輪
西藏法輪

初見此物時,甚為不解,向 F 先生追問「什麼? 塑膠來的? 為什麼不用木、竹、鐵等物料來做? 塑膠,感覺像玩具,不夠莊重」。 F 先生說「是跟廟內的喇嘛買的啊! 你要想是西藏,是千山萬水外。 木、竹、鐵易得,塑膠難求,所以矜貴 」

o下,不是嘛。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04

《Motorcycle Diaries》哲古華拉少年日記

03- 11-04
《Motorcycle Diaries》哲古華拉少年日記

《Motorcycle Diaries》哲古華拉少年日記

在戲院中陪伴了哲古華拉去旅行,南美版的大江南北,風景美不勝收。 在旅途中所見的,為哲古華拉住後的革命思想埋下種子。 你可以這樣去想。

不過最令人難忘是人們的胸襟、氣魄,哲古華拉與肥仔朋友,決定去旅行,一去就是一年多。 對自己、對家人、對女朋友,從來不需要問「要返工喎」「要養家喎」「要等我喎」之類的問題,要浪漫就可以浪漫到底,天地茫茫,勇往直前,多撇脫。

青春燃燒,也是成長、個人經歷中不可缺的一部份。 忽然想起這句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


Tuesday, November 02, 2004

《Dinner Rush》五星級殺人夜

02- 11-04
《Dinner Rush》五星級殺人夜

《Dinner Rush》

我是在戲院看這電影的。 未入戲院前我看見片名,《Dinner Rush》 五星級殺人夜,還以為是鬥智鬥力的偵探片,一個佈置完美的殺人計劃,每人都像疑兇,有點金田一味道的電影,結果卻全不是這回事,給它的名字、海報誤導了。

故事發生在一所紐約(?)的高級餐廳內。 餐廳每晚都是衣香鬢影,高朋滿座,一桌桌的客人,有著自己不同話題、不同的小故事,這些眾生相才是構成電影的主要原素。 兇案? 只是最後十多分鐘的旁枝末節矣。

食物、色香味、廚房的描述在電影中佔的比重不少,但較精彩的還是人物描寫。 電影裡出現的人物、小故事很多,上六七檯客人是有故事交代,但他們都有一個鮮明的共通點,就是在他們「工作」與「興趣」中有明顯的落差、有趣的矛盾,常常令人意想不到,成了很好的戲劇效果。

如,有一檯客人,其中一位自喻為藝術鑑賞家,一進餐廳就對四周的設計評頭品足,多多偉論,更捉著一位女侍應來嘮叨嘮叨,誰不知道她是業餘藝術家,真正是臥虎藏龍,不用兩三句就噴得「鑑賞家」一臉灰。

鏡頭一轉,到酒吧吧檯旁,酒寶是人形百科全書,天文地理無所不曉,酒客與他在玩問答遊戲,對賭十圓,考你一條我心中最刁鑽的問題。 酒寶每晚就在舌戰群儒,好不快意。

至於我們期待一夜的兇案,殺手原來就是他,西裝骨骨,風流倜儻的坐在那裡,嘗著酒和在餐廳裡新相識的女伴在調情,情到濃時才溜開一會去作「正經事」。

細節不再詳述,總知忘掉對「兇殺案」的期待,當它是到「大觀園」去看眾生相,那就多好了。


Monday, November 01, 2004

《Mostly Martha 》美味關係

01- 11-04
《Mostly Martha》 美味關係

《Mostly Martha 美味關係》

東施效顰,收哥寫電影,我又寫。 我寫「食物電影」,先來是《Mostly Martha 美味關係》。

Made in Germany,小品愛情電影。 女主角 Martha 是一位小城餐廳裡的總廚,廚藝出眾,但脾氣暴躁,偶遇食客投訴就會失控,不是怒氣沖沖的走出廚房與客人「火拼」,就是獨個兒躲進大雪櫃裡冷靜冷靜。 工餘需看心理醫生,老闆付款,與醫生只談食經。 小姑獨處,生活是休息工作再工作,直到她與他的出現,平淡生活才起波瀾。

「她」是 Martha 姊姊的八歲女兒, Lina。 Martha 的姊姊在一宗車禍中逝世,Lina 在德國舉目無親,只有搬在和她一起住。 誰不知這一大一少相處得勢成水火。 Martha 被稱為全城第二好的廚師, Lina 住在她家,卻弄出厭食來,後來更離家出走,想獨自乘車到義大利尋找生父。

「他」是 Martha 工作餐廳中新請回來的廚師,義大利人 Mario。 一「廚」不能藏二「廚」(弄清楚發音),原來她的廚房是百分百嚴肅安靜,Mario 一來,先是放音樂,再加上他的義大利式舞首弄姿,和其他人的嘻嘻哈哈,就看得 Martha 不是味兒。

故事發展很簡單,就是說透過食物如何將三人拉近,怨家變情人,再變一家人。 有點「老土」吧? 或許是。 但吸引人的地方是拍攝食物的手法。

食物本無聲,極其量只有些炒瓜切菜、煎炒煮炸的聲音,沒什麼好聽;電影本無味,最多只有close up 食物,捕捉一嬝由熱騰騰食物發出的搖曳輕煙,觀眾看了,就只可嗅著戲院內的冷氣自己想著它有幾分香。

但在電影中,這兩種手法也不多用,後者更是少。 表達食物又幾香幾好味的責任就落在男主角 Mario 身上。 在他未出現前,只有聽 Martha 對心理醫生在說(是德文,不如說是看字幕),這東西加那東西有多香多好吃,看著也沒什麼同感。 但 Mario 出現後情況就不同了,電影對食物的描寫頓時生龍活虎起來,原因是他的義大利式表情,表情豐富,說話起來,身體語言多多,為食物的描寫添了不少能量。 配上「一雙憂鬱的眼神,下巴噓唏的鬚根」,兩張嘴皮,要和女主角爭辯時可以絮絮不休,談情時又可以情深款款,他的出現就像捉了一個地中海浪漫情種進了廚房,令電影得以往後發展。

另一幕調情戲也是出色。 話說一夜, Mario 失驚無神的捧了一窩濃湯到 Martha 的家談心。 Mario 蒙了 Martha 雙眼,要她猜猜窩中的湯究竟是什麼東西。 Mario 拿著一只銀匙,舀了一少匙的湯,先放在 Martha 鼻尖,讓她憑著香味去猜,跟著輕輕的把銀匙送到她的嘴邊,讓她細細的嘗。 這一組鏡頭拍得 Martha 很嫵媚、婉順、細緻、動心,構圖很美,和先前木納的她成了強烈對比。 甚至有些梅艷芳名曲《將冰山劈開》的感覺。

當然最後送到 Martha 唇邊的只會是 Mario 的熱情火吻,往後的浪漫旖旎,看官要自行想像,因為電影是一級片,絕對適合一家齊看。 點到即至的情感描寫,使人帶著甜絲絲的心情看下去,有了這設計更要為它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