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0, 2011

繁華盛世人人浪費




這是最近尋回的一張1998年9月10日剪報。 二十八隻屎露脾,構成一代香港人的集體瘋狂回憶。 比較好彩是我居然在這換狗瘟疫中免疫,一隻也沒有買過,這件事的瘋狂也是臨到終結時才得知曉。

那時才剛剛開始工作,要通宵工作。 有天深宵回家,見到樓下商場大排長龍,不知所謂何事,第二朝問媽媽才知道是為了買狗。 這是第一次的見識。 第二次在灣仔的老麥附近,一個躺於路邊睡覺的乞丐,身旁有四五個老麥外賣,還有一塊紙牌稱「不要食物,只要錢」。 每人每日都為如何消滅一包 (或多包) 老麥食物而苦惱。

從來食物與玩具,都是食物是主,玩具是副,方下才第一次來個角色轉換。 彷彿是繁華盛世,物質豐盈,但其時正值金融風暴,將有一段艱苦歲月等大家漫漫捱呢。

現在看回這二十八隻狗,特別是集齊一套的群,無不驚訝於自己的瘋狂,這就是青春的一段落。

Monday, June 06, 2011

Hangover Part II 醉爆伴郎團2



觀後感,認真一般。 電影意識不良,令人搖頭輕嘆。

Hangover I,我沒有看過,看 II 純粹是想看笑片矣。 電影以旅遊特輯的方法包裝泰國,將鬼佬想像中的亞洲 (泰國)拍攝出來。 他們的泰國是夜生活,是人妖,是僧侶,是毒品,是罪惡之城。 最令人惡頂是伴郎團在泰國可以胡天胡帝,如取如攜,毫無道德常理可言,而一眾亞洲角色,只是在白人身邊陪笑,打哈哈。 最後男主角是女又攞埋,彩又贏埋,直可高呼大美國萬歲作結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