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0, 2017

流水賬

晚上睡得不好,夢中好像見到辦理爸爸後事的片段,也混著其他喪禮的記憶。 早幾天路過一間新開的鋪頭,在細少侷促的空間放滿祝賀的花籃,一嗅,卻使人想起死亡與葬禮。 鬧鐘響起前,我已經醒來。

06:00 鬧鐘響起
06:15 鬧鐘響起
06:30 起床梳洗
06:52 收到剛出門的太太電話,要找回一張通告
07:00 寫信給兒子學校
07:23 信寫好,但沒時間修改
07:24 大中小也要起床,但有的在懶床,有的在扭計,和平日一樣
07:33 跳上的士,要過海
07:58 車在校門,時間剛好
08:00 報到
08:03 在課室白板上寫上學生注意時項
08:10 吃早餐
08:25 肚痛
08:40 進課室,只有一人
08:43 播片,找 ADMIN,ADMIN 不在
09:00 ADMIN 到,應是有人忘了寄通知信給學生
09:05 照教
09:10 ADMIN 再到,稱要合班,這學生不用我教
09:10 噢
09:12 問之前輩,答案玄之又玄,總之低調處理,也不要在總部蒲頭

於是一個人對著三十張空櫈,在 youtube、在 blogging。 Blogging,這個字真是有味道,卻是上世紀的味道,像是很久遠很久遠的事。 年青時可以為寫而寫,有股紀律,有股傻勁。 都是辛棄疾利害,千多年前已點出這現象: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却道天涼好個秋。
現在腦中或有千言萬語,也沒寫的氛圍,可以談談天氣已是很好的機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