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9, 2008

閱讀是青春的回憶 II

圖書証

圖書証

這兩張相片拍下來待了很久,我是想為它們寫些什麼,甚至乎已經寫過一次草稿,但寫完讀起來總是沒頭沒尾的,結果就給掉下來,沒貼出來了。

第一張的圖書證,是中一時學校指定我們去申請的,市政局插咭式的借書證。 在圖書館的借書櫃檯內會按借還日期排滿了一疊疊的圖書證,每次還書時都可看到職員在爬梳紀綠,秩序井然目及可視。

不記得在市政局的圖書內還書日期紙上會不會留下借閱者的編號,但在學校的就一定有。 現在想起來這頗有「藤井樹」式的情懷,雖則在圖書館內沒有偷看的目標或有幸成為被偷看的對象,但從前愛泡圖書館的熱情卻是空前,愛看愛借愛讀。 看與讀是不同,每本書拿上手,看看封面,看看背面,翻兩翻的是看。 讀的是每字每頁的細閱。 要是算看,相信在學校小小的圖書館裡,幾年過來應沒有書未看過吧? 雖然這不代表什麼,卻是年反映青時專注與純真的一面。 或許我現在對書的興趣仍在,但這樣的閒餘現在則如黃鶴遠飛了。

Friday, July 18, 2008

閱讀是青春的回憶 I

讀了朗媽的blog,我好生感慨,能夠沈醉閱讀的歲月彷彿已離我而遠,問題是現在自己的心「野」了,分心及專心不下,回家百無聊賴的在電腦前click click click,上下班時聽mp3/ podcast 等都在蠶食我的閱讀時間。 到了臨睡前揭書,看不到兩三頁眼皮便會自動關上,從前在床前讀得興高采烈因而忘睡的經歷很久沒出現過了~~ 不過本文的真義不在懺悔而在分享,所以 here we go:

兒時 I mean 七八歲左右啦,父母平日是不會買玩具給我和妹妹,但和媽媽去街,逛書店買書則是指定項目,那時買的多是新雅出版社出的盒裝世界名人傳的漫畫書(是從《小朋友》雜誌中結集) 或者是硬皮的科普書 (例如什麼九大行星,內有80年代美國太空總署拍的「最新」登陸火星照呀、登陸車的外觀圖、什麼海盜幾多號衛星正衝出太陽系之類)。

記得再小的時候家裡是很多錄音帶故事書,它們的包裝是用透明硬膠套套起一本四方型的彩色粉紙故事書及放在前方的錄音帶,是掛起來賣的,在幼稚園畢業時我就因為能背出「小蝌蚪找媽媽」的故事,差點還選上成為表演代表呢!

Monday, July 14, 2008

工友Blog友

斷斷續續在網上找到不少工友的 blog ,最近都加在 blogroll 中「工程界」一項,當中有部份是行家,有些則擔負不同的崗位,但工作樣同樣是圍繞工地,同一烈日天空下。

早前寫了兩篇關於「竹棚」的短文,在留言中和幾位工友討論到各自地盤的竹棚見聞,使我對竹棚又多一份了解。 其中炭燒爸爸y-ly 更以此為題,各自寫了一篇。

建築是團隊工作,雖然我們不是在同一工地工作,但能就同一件事讀到不同崗位的看法,深深覺得是增廣見聞,有所得著。

誠意推介:

炭燒爸爸的「棚藝
WYLIE'S WHISPER 的「棚 棚 棚 棚 !!

希望日後這樣的交流可以繼續下去吧! 多謝你們的分享!

Saturday, July 12, 2008

大餅.西潮.痘

最在看蔣夢麟的《西潮》,不若而同阿媽、阿妹同我看到書名立時想起是一樣吃的東西,「西潮大餅」是也。 書是自傳又像中國近代史,我只看了頭的幾章(書希望可以看完啦),說到作者年少時在鄉間的生活,有一段提到一種在鄉間流傳的古老防天花法:
中國很早以前就發現從人體採取一種預防天花的「痘苗」,他們用一種草藥塞到病嬰的鼻孔裡,再把這種草藥塞到正常兒童的鼻孔裡時,就可以引起一種比較溫和的病症。 這樣「種了痘」的孩子自然不免有死亡,因此我父親寧願讓孩子按現代方法種牛痘。 -- 《西潮》第二章 「鄉村生活」


近代醫學用牛生的痘接種到人體稱作「種牛痘」,上述用人生的痘再接種到他人身上便稱作「種人痘」或「人痘法」了。

蔣夢麟對「人痘法」的描述使我想起讀過的一篇文章,邱仲麟的《明清的人痘法 ﹣地域流佈、知識傳播與疫苗生產》(刊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七十七本),裡面對中國「人痘法」有詳細的說明。

中國的「人痘法」有四種,稱「痘衣法」、「痘漿法」、「吹鼻法」與「水苗法」。

...... 康熙年間,御醫朱純嘏將其總結為四類,即痘衣法、痘漿法、窮鄉僻壤的銀管吹鼻法(旱苗法)、大內種痘所依循的「天姥之種法」(水苗法)。

痘衣法乃尋訪出痘灌漿三、四日的孩童,取其緊身裹衣,結未出痘的小兒穿上兩、三日,衣間也不可脫下。

......痘漿法,則係「挑破痘漿而作種」,朱純嘏認為此乃「不仁之人」行徑,實不足取。

銀管吹鼻法則以紋銀,命銀匠打造長約五寸的銀管,管孔大小以能伸入鼻內為度,先將痘痂置管內,對上鼻孔輕輕吹入。

天姥之種法,乃將痘痂三十粒放入磁鍾內,以柳木做的杵將痂研成粉末,再用潔淨的棉花,沾三五滴的水入鐘內,和一起研勻,捏成棗核狀,以紅線綁好,線長約寸許,按男左女右,納入鼻孔中,線露在外,以防吸入。


痘漿是成熟痘痘裡的汁液,痘痂是出痘後留下的死皮。 綜合其他人的記載,「人痘法」若用痘苗的來源作分類,可分為「乾」與「濕」兩類;用用法作分類則有「內服」與「外用」兩種。 種痘目的是令受種者發病,發的病當然是想比天然傳染回來的病情輕微,最後得到抗體達到免疫。

四種辦法中以「痘衣法」成效最低,「痘漿法」成效最好,但基於採集手段殘忍,所以不太流行。 現實亦是以「吹鼻法」與「水苗法」最流行。 蔣夢麟提的應該是「水苗法」。 從另一方面想,痘痂的保存期較長,收集容易,自然受到醫師的歡迎。 「人痘法」可救人,痘痂亦是有價。

據民國《德清縣新志》記載:

痘苗,出天花者體上之落痂也。 種天花時,研末,綿包,男塞右鼻,女塞左鼻,取嚏為止。 三日身發熱,七日起漿,又七日結痂。 鄉人每以痘痂售諸痘醫,醫必選擇紅潤者,封藏固密,行銷於浙東及江南間,城內施桂萼堂最著名。 故各處痘苗、痘醫,以德清為首出。




參考:
1) 人工免疫法的先驅--人痘接種術
2) wiki: 疫苗接種

Sunday, July 06, 2008

紀念冊中紀念人,切勿忘記冊中人 part II

公園仔大人如是云:「這個我也使用過,大概有十年歷史吧。」

我自 simple text mode 日記中就用上它,算起來亦有六七年,眼看它結業,倒是有些少些少的傷感。 不過有時亦可這樣想,網路世界免費服務多的是,counter 呀,email 呀,「寵物」呀,相部呀,甚至是模擬blog 股票的古靈精怪,玩過很多,不過一時之快後,它們的login password 大都極速被忘記或者說是被其他什勞子的記憶覆蓋過,最後都是忘了。 望到一個忘記 login 的 account 心中不無一點惆悵,胡亂硬闖密碼一輪,都是不成功,最後只有放棄。 一個 account 是一個網絡,曾幾何時想將真人世界與網絡世界分開,把不同的聯繫用不同的 account 分開,這是公事用的email,哪

Thursday, July 03, 2008

Kung Fu Panda (功夫熊貓)

Ku Fung Panada

有時我會想起小時候和父母進戲院的情境,很多時都是為了看成龍。 不管現在我們如何看他,成龍在往昔的港產片中確實帶給我們很多刺激與歡樂,功勞是不能磨滅的。

為什麼會想起他? 蓋因昨天看了《功夫熊貓》。 一隻笨徒弟(熊貓),誤打誤撞成了武林秘笈的傳人,被師父(狸貓)逐了出師門的大師兄(豹)忽然要回來尋仇,可憐既熊貓如何係極速下練成武功兼負起門派生死存亡既問題呢? 這就是《功夫熊貓》了。 狸貓師父與熊貓徒弟就是三十年前《蛇形刁手》、《醉拳》時期的袁小田與成龍。 要是你看過這些作品,《功夫熊貓》耍的、使你笑的 kung fu 就是那些東西,都是似曾相識。 你甚至可以想像《功夫熊貓》就是將三十年前成龍做過的變成卡通。 從這角度看,這片其實都幾悶。 在戲院看到會笑的,其實是沒看過成龍? 忘記了看過的成龍? 還是笑荷理活的老樣翻新? (這個有點悲哀啦)

功夫片由土產到出口到再進口,香港到荷里活再到香港,我在想這條「鏈」試過倒轉行甚? 用西方文化原素作設定的電影,就如林子祥的《一咬OK》,香港拍西洋彊屍有很多,但經本土包裝後再賣回西方的就好像沒有吧!

荷里活近十多年來在昔日港產片中淘寶,唯獨有一類港技(對應國技)未觸及或許就是殭屍片吧! 喂! 說起咱們的港產殭屍片,真是三天三夜說不完。 彊屍片涉及風水、術數、陰陽、歷史、風俗,既有高度的儀式性 (如開壇作法、紅線繞棺材、狗血辟邪等等)又有超乎想像的靈活度(如殭屍有男有女也有孩子,中間可加入殭屍的家庭線、愛情線、恩怨線等等)。 要是開麥拉,一定可看得眾洋人目定口呆也。 不用多說,就舉 Ben Stiller 的 《Night at the Museum》為例,中間加兩條清屍 (清朝殭屍)在館內跳下跳下總比拍鑽木取火的原始人精彩得多吧!

***
評分時間,十隻熊貓為滿分:

故事:6 隻熊貓 (平淡,故事甚至有些封建餘毒)
節奏:7 隻熊貓
角色:6 隻熊貓
音樂:6 隻熊貓
佈景/風景:6 隻熊貓
海報:7 隻熊貓

整體:6 隻熊貓

***
說起來在戲院我也只是看過一次彊屍片,亦是一次意外。 話說當年我成功扭動(扭計動員)爸爸帶我去看卡通片《超時空要塞》,看到三份一時,我倆悶得要去洗手間,回來時卻走錯影院,結果便看了《殭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