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弊傢伙玩大咗?

NewZealand Trip 2009-2010

埋藏雪櫃有近年多的車牌,將受到嚴峻考驗。 (好)有緣的話我們會在綿羊與草地的國度再見~

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石頭他朝成翡翠 - 貳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9" align="alignnone" width="1600" ]北角聖猶達堂[/caption]
位置: 北角聖猶達堂
內文重點: 用字洗鍊 (按圖放大)

新張大吉,當然要用精選來酬賓啦﹗ 上圖的紀念碑,十六隻字,字字洗鍊,句句鏗鏘,箇中意義,一目了然。 中英對講,更顯中文之美,逸靈雋永也。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髮輪功與白鴒黨

髮輪功的號稱要「天滅終共」「法辦肛擇聞」,辦法之一是裡應外合,在國外爭 sound bite,於是乎歐

石頭他朝成翡翠 - 壹

[caption caption="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caption]

位置: 香港半山堅道,天主教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入口車路旁
內文重點: 以光榮天主福利人群之旨於一九六四年所奠 (按圖放大)

每當在街上看見什麼什麼學校、什麼什麼會堂的招牌,總會留心一下它們所用的字體,是電腦植字? 還是手寫書法?若是用上電腦字,再加上下邊一行寫著什麼什麼先生總理夫人「題」的話,總有種新不如舊,文教失宣的慨嘆。

要彌補思緒上的失落,我想到昔日的記念碑或奠基石,特別是在建築物外上開幕記念碑,裡面所載的訊息,像是一張用文字寫出的照片,把時空景物都凝固了。 或許像電影特技,只要你用手摸著它,電光幻影,腦海便可浮現出此地當時的模樣。

我愛石碑上的斧鑿痕,是工匠的功架;不同的文體與字體,有執筆寫字者的自信。 能寫能書配能鑿,香港還有嘛?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精衛難為無海填

昔時和工友甲乙丙閒聊,他們大都有個錯誤的理解,香港會用垃圾來填海。 若垃圾能填海,香港政府早可奪諾貝爾獎矣。 從前說的「移山填海」都是把山移平,得來之沙沙石石便用來填海造地。 填海用料,要求是結構堅固加狀態穩定,開山劈石得回來的合用,拆樓起樓餘下的廢石屎 (混凝土) 又何妨? 況且後者得來較易,用作填海又可收減少堆填區之負擔,二樂也,這也是香港垃圾分類中最重要的一環。



垃圾歸堆填區,泥沙石混凝土歸填料庫。 就以將軍澳做例,一地設兩區成 Google Map 中的「地標」。




[caption id="attachment_924" align="alignnone" width="497" caption="將軍澳一角"]香港垃圾區[/caption]



將軍澳環保大道的盡處,上方箭頭是堆填區 (SENT),下方箭頭是填料庫 (Public Fill)。 尤以下方的填料庫面積浩大,可以與對岸住滿人的小西灣比美,近年更有庫滿之患。 為何填料聚而不散? 原因很簡單,香港找地方難,找地方去填海更難,從前(90年代) 的大型填海規劃:如青洲填海、啟德填海、維多利亞港填海等都給叫停,多入少出便有此成果。 為尋出路,早前政府便提出考慮將填料(貼錢)轉運至廣東台山,名符其實為建祖國倒錢落海。



日前閱報得悉鄰埠馬交將大規模填海,這會否是我城填料之出路? 套用一陳皮語作收尾,實拭目以待也!




澳門填海

澳門新填海區







Wednesday, December 09, 2009

女人呀﹗女人......呀﹗

Marriage in Cana of Galilee



  • 若望福音.第二章 - 初行奇蹟






      第三天, 在加里肋亞加納有婚宴,耶穌的母親在那裏;耶穌和衪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婚宴。

      酒缺了,耶穌的母親向衪說:「他們沒有酒了。」

      耶穌回答說:「女人,這於我和妳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尚未來到。」

      衪的母親給僕役說:「他無論吩咐你們什麼,你們就作什麼。」

      在那裏放著六口石缸,是為猶太人取潔禮用的;每口可容納兩三桶水。

      耶穌向僕役說:「你們把缸灌滿水吧!」他們就灌滿了,直到缸口。

      然後,耶穌給他們說:「現在你們舀出來,送給司席。」他們便送去了。

      司席一嘗已變成酒的水──並不知是從那裏來的,舀水的僕役卻知道──司席便叫了新郎來,向他說:「人人都先擺上好酒,當客人都喝夠了,才擺上次等的;你卻把好酒保留到現在。」

      這是耶穌所行的第一個神跡,是在加里肋亞納匝肋行的;衪顯示了自己的光榮,衪的門徒們就信從了衪。






  • ***


    「加納婚宴」,瑪利亞跟耶穌同場出現,對話精彩,兼有耶穌初行神跡,幫助婚宴順利進行,因此長久以來這篇聖經都是教堂婚禮儀式中的熱門讀經。


    神父說這篇聖經說明瑪利亞關心他人,兼具「神喻」,知道自己的兒子身懷大能;耶穌雖時辰未到,但因瑪利亞的話而初試啼聲,是尊重與愛母親的表現。


    好酒者說這篇聖經說明耶穌不反對他人飲酒,所以耶教徒也不需滴酒不沾。


    我說這篇聖經最過癮的地方,在耶穌叫瑪利亞作「女人」,自然得來又草根,就好像尋常兒子聽到母親的喃嘸後總會說句「阿媽唔好煩我啦」一樣。 「女人」和「阿媽唔好煩我啦」在意義與語氣上是一致的。 耶穌在瑪利亞面前都是一個會駁嘴的好兒子。



    p.s. - 不同譯本的聖經,對這「女人」一詞有不同處理,有的索性用「這於我和妳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尚未來到。」作始,不見「女人」之影蹤,英文版亦復如是。 不過論閱讀趣味性,當然是有「女人」好好多啦。

    Sunday, December 06, 2009

    陳以培

    [caption id="attachment_942" align="aligncenter" width="281" caption="陳以培年青時"]陳以培年青時[/caption]

    我對陳以培的認識和現在你看到的相片一樣,都是形象模糊。 我初認識他時,他已是一個要人攙扶的老人家,再過不久他每次出現都是坐在輪椅上。 和他沒有幾句說話,每次見到他總是在一大班人圍在飯桌前的時候,我叫他作叔公,是太太家裡爺爺的弟弟,住在老人院裡,沒有老婆兒女,只有太太一家的親戚。

    最近他死了,八十有五,在沒有甚麼的痛苦下在醫院的急症室裡離去,適時還有我太太一家人在身旁。

    有人離去,自然會勾起對他的懷念,聽回各故事,才交織出我對他過去的了解。

    從前叔公是個鞋匠,起居工作生活都是在鞋鋪裡。 鞋鋪生意結束後才搬回和爺爺一家人住,因此他與爺爺的子女們 (即我岳父) 的關係又是緊密些,他們的成長時不少都是伴著叔公。 現在問起太太,問起岳父,有關叔公的事,聽回來都是一些細碎的記憶,如岳父記起叔公會從街邊的公仔書店把他捉回家,太太會想起叔公帶她坐兩亳子電車由上環到筲箕灣,吃一杯7-11的雪糕,再坐電車回到上環,這樣的一個下午,又或者想起在爺爺家中的一個昏暗房間,三叔躺在床上看小說,叔公也躺在床上抽煙,消磨時光。

    爺爺死後,叔公便轉到老人院居住,岳父一家每週都會和他吃一次飯,到他離開前的幾天亦是如是。 總算完成了爺爺的爸爸臨終前對爺爺的叮囑,要他照顧這弟弟。

    聽說大象會為同伴之死為之悲傷,象猶如此,人何以堪? 藉此小塊文章,為叔公留點記述。

    ***
    後記: 我和叔公應該還剩一面之緣,蓋因此刻他還在殮房中。 近年離開的親戚往往都要雪上個月才排得火葬檔期,「再見」之時更是面目全非,眼窩深陷,皮膚乾枯。 每次想起他們,那可憐、無助、恐怖的模樣總是揮之不去。

    Saturday, December 05, 2009

    夢魘

    每逢身體抱恙,睡覺時總是惡夢連連。 有發惡夢與否彷彿成了是真病或是假病的重要指標,實準過醫生。

    就一般的惡夢而言,通常是一晚一個,普通的「墓場迷路記」已是習以為常。 病中的惡夢卻是一晚連續幾個,配合身體的反應,一晚多醒,開始終結又開始,濛瀧與現實實在分不開,這話何解? 以下試說明之。

    前幾天在病夜中發了一夢,細節已忘,只留大概。 我回到老家,媽媽正在煮飯炒菜,忽有一陌生人闖入,不知如何被媽媽的鑊鏟撞到,見著他由肉到骨慢慢往碟的菜裡鑽,最終成了一碟炒得出煙的小菜放在桌上。 實在太怪異了,我想,死了人,屍骨無存,可以如何處理? 報警? 說出來有誰信? 荒誕不經到連自己也不信,猶疑了一會還是報警了事。 警察到來,我便一五一十將所見的說出來,一邊在想他會信我的說話嗎? 另一邊在想如果我被判殺人,這便大件事了...... 兩難間忽爾想起,我應該是在夢境裡 (不是在做夢),倒不如打開眼看看?

    著力掙開惺忪雙眼,在昏暗的房間裡找來時鐘看看,時為早上六時,沒多久便要再上班了。

    DSC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