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3, 2016

終生學習

老爹,陪他看醫生,醫生在 review 他的病歷,結尾補充了一句,何先生今年都七十九歲啦可? 忽爾,再次醒覺起,爸爸都近八十了。 他是真老,no matter in what standards.

舅父,在短短四個鐘內,由在家中與他真人對話,到在 ICU 內找來神父為他作臨終敷油。 過程中,醫生幾次向家屬匯報病情,都是說舅父情況向差\很差,難過這關。 過程中最觸動,是我要多次向其他親戚轉述醫生的說話,每聽醫生說一次,每轉述一次,我都深深感受到舅父正離開我們。 死亡,不是關一個制,啪一聲的事。 人來的時候,走的時候,也是要步向,是個旅程。

姨丈,在舅父的亡者彌撒後,問到爸爸的身體情況,他說,阿五,像你的年紀就最辛苦,上又要擔心,下又要擔心。 我想,有得擔心總好過無得擔吧。

我問老婆,舅父出殯帶不帶小朋友去? 她說,帶,生命教育嘛,小朋友總要認識什麼是死亡。

大舅母在年初一說過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她說:「世界上除了奶奶外,就沒有人派利事給我了。」

這是終生學習,終生都有不同的體會。






Tuesday, April 05, 2016

走了

舅父昨天走了。 近年他進進出出醫院多次,為了是氣管與心臟的問題。 他今年才65歲,對比起香港人的平均壽命,他的確是短了些。 生命不在乎長短,在乎內容。 如果由這點出發,他的一生雖是平凡,但處處見到人性的光輝。 昨天道別時,我在他耳邊說了一聲「舅父多謝你」。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