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3, 2017

留住 溫度 速度 溫柔和憤怒

眉間的溫潤,呼吸聲,氣味、氣息,這刻我還記得。 我知道這些細緻而立體的記憶,會隨年月消退,有一天我會忽然想起,噢,你原來早已走了。

有幾晚,我望著你忽然想到要念一遍「天主經」,期盼衪能撫慰你和我,但念到中段卻忘了次序。 「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還欠什麼才到 「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

那一刻,腦袋轉不來。 明明應是熟悉的東西,原來還是生疏。 怎會這樣。 那一刻,你知道我在身伴嗎?

你的路走完了,但餘暉還是令人生暖。 想你。 多謝你。

Wednesday, July 05, 2017

相見時難別亦難

爸爸住在醫院了,相見時難。 FB 每天也會作「當年今日」的回顧,才兩年,他前之還可與我們一起去泳池玩水,行得走得,慢慢治療開始,一關過了又一關,正當以為平穩過度之際,又轉差了。

由痛,到要用單支腳架,到要四腳架,到長時間臥床。  身上由西褲,到運動褲,到病人衫褲。 明白亦接受了,沒有奇蹟會出現,路只有單向,兼是落斜加速。

沿途風光急轉,別亦難。

願各方都會守護你。 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