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9, 2007

外星人同你拜個年

放假前的幾天,因不同的理由晚上都去了銅鑼灣,和很多很多的人迫在一起。

好像從前都說過,在香港「常見」之人頭湧湧的情景,如用動物物種作單位,以單一物種龐大數目洶湧出現,我相信除了在 BBC documentary 中的非洲水牛大遷徙外,不會有另的情況在地球上出現。 當然,這只是我的舉例矣。

最近我對人潮,用於形容人多的情況,多了一重新的理解。 在電影中的 UFO,如果是俱侵略性的,它們的圓形飛碟中央,必定有一個如相機快門的柵閘,用於天火焚城的死光亦好,會吸人上飛碟供外星人作研究的真空波也好,都是由那圓心發放出來。

所以如果我是外星人,要向地球人施個下馬威的話,我一定會選銅鑼灣,用死光由 World Trade Center 開始,經 Sogo ,尾站是 Time Square, 在地上燒出一條來! 人咁多,必定震撼! 怎會還要選白宮呢! 到時看你們地球人還怕不怕! 嘿嘿!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不知所謂

今天的新聞: 新浪網轉載成報新聞
長洲搶包山擬用假包 (2007-02-13 05:35:00)

長洲太平清醮的一項盛事,今年當局計劃以仿真包取代傳統的真包,以避免在下雨時,令真包變壞及令參賽者滑倒。有議員支持有關建議,認為仿真包可以保留,更有紀念價值。議員同時希望能盡快得知仿真包的樣本,以便參賽者能清楚所用物料。

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活動自2005年恢復以來,再次成為長洲居民及遊客十分重視的一項活動。由於以前搶包山活動曾發生意外,故當局在恢復此項活動時,十分關注安全措施。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昨日在離島區議會會議上,提出使用仿真包來取代真包,以避免真包由於下雨而變壞,及令參賽者滑倒。

與會的離島區議員都贊成有關提案。民建聯區議員李桂珍認為,用仿真包代替真包,參賽者就可保留仿真包作留念,比用真包更有意義。她同時指出,使用仿真包更為環保,有長洲居民亦反映,真包搶完後也不能吃,會糟蹋食物。此外,李桂珍認為包山仍然會存在,故不會影響傳統問題。

會上亦有議員關注仿真包的製作物料,而康文署則表示,或會考慮用膠製作,至於外形、大小、重量等都會盡量製作成真包模樣。不過,康文署稱現時仍未決定物料、製作廠商等,故未能確定何時能做出樣品。

過去為包山製包的師傅郭錦全表示,使用仿真包相信是時代的趨勢,他也無可奈何。「我(們的)包冇用防腐劑,始終唔留得,所以用仿真包都未嘗不可,不過就失(去些)傳統意義。」他續表示,其店舖主要收入來自門市零售,故即使用仿真包代替真包作包山,相信對其生意影響輕微。

事實上,去年參與搶包山的參賽者曾經表示,包山由於已製作一段時日,令包變質,參賽者爬上去時要忍受異味,搶完後更要馬上洗澡。且在爬的時候,部分包會掉下來,令爬包山變得更為困難及或會出現危險,故也曾建議改用仿真包。

關於李「議員」“認為包山仍然會存在,故不會影響傳統問題。” 的問題,東方日報社論已有評論,論點我舉腳讚成,所以不多說了。 不過除了要「柄」做官的屎橋外,「香港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表示,歡迎署方有關的建議」,這直頭是內鬼。 自己埋葬自己的傳統,還懵然不知。 不知所謂。

搶包山的參賽者說包臭、包滑,你慊棄的話完全可以不參加,沒人請你來。 如果今年有人說爬辛苦,難道明年要搭部電梯給參賽者去摘包? 不知所謂其二。

最匪夷所思是用膠包比真包「環保」的
用膠包可以環保些完全是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在南京歷史裡的「高爾夫球」

最近在看《鐵蹄下的南京》,作者在一幅插圖下寫著: (P.230) 1940年4月23日,日本特派“大使”阿部信行登岸前在鹿島丸號上玩高爾夫球。........

07-02-12-1.jpg
大圖
07-02-12-21.jpg
細圖: 其球桿成扁平,甲板上畫有內外兩圈,「球」是圓餅狀。 看圖想像,玩球的人應該是想把球撞擊至中央的小圓裡。

很明顯他不是在打玩高爾夫球,但他在玩什麼?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我實在是找不到。

另一張寫著:(P.267) 1940年4月,阿部信行在南京的日本“大使館”內寬闊的草地上玩高爾夫球。

07-02-12-3.jpg
大圖
07-02-12-4.jpg
細圖:草地上有一小框,玩桿成槌狀,明顯就是在玩槌球(Croquet),怎會又是高爾夫球呢?

一向我很愛看秦風編的民國圖片書,但似乎這次有點失準了。 圖片中歷史背景的說明,我抱著認真學習的心態去讀,但在「常識」處理上,出現上述的漏洞,我真是有點失望,不過這還是小問題,我覺得最大問題是作者行文時過於「激情澎湃」,例如有時還用「日酋」來形容日軍,真的給我些時光倒流七十年之感。

如此「激情澎湃」是已往秦風的書所未見的。 秦氏在這書只負責編輯圖片,文字說明交由另兩位作者處理。 有這樣的結果,唯一解釋是這組合不夾檔。 我想說的就是這。

Monday, February 12, 2007

《波叔出城》

《波叔出城》


圖片與預告片:http://www.apple.com/trailers/fox/borat/
電影《波叔出城》的全名都幾繞口。 《Borat: Cultural Learnings of America for Make Benefit Glorious Nation of Kazakhstan》港譯: 《波叔出城:哈薩克鄉下佬去美國搵著數》。 港譯只譯出原名的長度,我想如果把它直譯作《波叔:為偉大國度哈薩克出力,向美國文化學習之旅》,這樣電影的主題會明確些。 「搵著數」三個字在背靠偉大祖國的香港人心中,應該代表另一種東西,這種「意境」在《波叔出城》中是沒有的。


電影好看,原因是它夠無厘頭,夠cheap,玩得夠盡,只要你相信「負負得正」,在充滿 s*h*i*t 與 f*u*c*k 的對白中,便會找到笑位。


故事背境: 波叔是哈薩克的記者亦是一個鄉下佬(土佬,或簡稱叫一個「佬」亦可),奉命要作「美國文化之旅」,探索什麼叫 American Life。 他到了紐約,在酒店裡他看到「沙灘拯救隊」,被主角彭美拉(的身材)深深吸引,誓要娶她回來,所以便由紐約駕車去加州。 途中除了因有奇人波叔而產生奇遇外,還因為要拍攝特輯訪問了不同的人,很多的笑料便是在這些訪問裡出現。


夠無厘頭:波叔的訪問很像從前的軟硬天師玩電話,很九唔答八,一個二個都被波叔激到吹鬚碌眼,這些樣子都很好笑。


夠cheap:玩屎、玩阿媽、玩打飛機...... 夠cheap 了沒有?


玩得夠盡:很認真的玩屎,成袋屎,拍得住周星星在《回魂夜》的恐懼特訓。 當然還有兩男赤裸肉搏,是經典!! 全院是一起在踏地狂笑。


有些評論說電影是在諷刺美國文化,我又不覺得是,反正波叔這個角式設定去到那一個國度結果都是一樣:「笑料百出」與「勁想打他」,他頂是一個有很多對白的 Mr. Bean。 面對美國文化,波叔導演及編劇是留有很多餘地才對,例如玩猶太人和教會,不像玩彭美拉般去得盡,實在是留有很多手。


電影要諷刺的、要挑戰的反而像是每一個觀眾的尺度,突破我們對 s*h*i*t 與 f*u*c*k 在電影院中可以有的想像。 俗而不令人生厭,是高難度動作。


電影我是一個人去看的,想帶人去看的,可要小心,新相識的就不是帶他去看了,萬一真是唔受波叔一套的話,一定會黑面,我相信。


要認識波叔,可以先到 Youtube 找他的短片看。 最後我發現波叔原來是讀歷史出身,再一次証明讀歷史的人是有內涵的。...... pause...... Not~~~

Sunday, February 11, 2007

及第joke

�第joke

酒樓點心紙

我想他們是改漏了些,應該叫「狀元(目及)弟粥」,這樣整個意境即時多了三分斷背味,足夠轉「特點」賣了。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Raw vs Recycle

看了 nikita電鋸兄 的 post,我也來湊湊熱鬧,說幾句。

我想問題在於再造紙的製造過程,原材料需要額外處理,方可獲得相對質量統一的原材料,來製造出質量統一的製成品。 例如要先分出廢紙中的垃圾 (膠面呀釘裝呀),再分質料(咭紙呀a4紙呀),再打碎(統一size) 才可放到生產線再去造紙。

當然用原生木來造紙一樣要有「淨化」過程,但其複雜程度是可預算。 但市面回收而來的「百鳥歸巢」紙卻是難於控制質量,需要額外的分類工作。

加上用原生木材來造紙的多是作一條龍生產,由樹林到工廠都在同一區域,不似得回收工作要「聚沙成塔」,方可滿足一間工廠對材料的需要。

RECYCLE

回收商在屋村收廢紙:「百鳥歸巢」「聚沙成塔」就是如此

綜合各樣理由,再造紙的戰線咁咁咁咁長,成本貴自然在所難免。

想令回收工作做好些,首要就是細類分類,例如膠都有n種,細心的話你可以看到在不同塑膠上的 回收三角 label 都有不同的數字,要再分類其實可以。 問題是你與我有沒有這樣的公民意識及社會配套,不過這亦是有雞先定有蛋先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