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0, 2012

外公

老家中找到一張外公N年前的照片,一副自我感覺十分良好(顧盼自雄) 的樣子。 無它嘅,在自己開的舖頭中拍照,好歹都是老闆一名,擺擺鋪屎又如何?

外公,再見你已有三十年了,你好嗎?

聽婆婆說,你曾經一夜之間輸掉一個舖位,又如何? 來到柴灣又可以重新開始。 又有說,你曾當過民安隊,一次被流彈所傷,報紙還有報導過呢。 聽說,你的洋服店中還有徒弟跟你學師,媽媽出閣穿的裙掛是你的針線作品。

我時常在想,外公你們一輩人的經歷,物質上就像是由石器時代走向現代的急速濃縮。 媽媽尚常常說,兒時住的石屋是你自己起的,她要負責山邊拾柴煮飯,阿姨要在溪邊洗衫,怕鬼時,還要念天主經壯壯膽。 對對對,婆婆說,你有一回聽了洋人神父說道,回家便將家中的神主牌燒了,自始天主教便成你的「家教」,教理雖不大了了,倒是非常虔誠。 兒時在你家還見到有一個被袋,是由麵粉袋縫紉而成,因為上面印有「美國人民捐贈」的字樣。 大舅父說,他小時候會由柴灣行到灣仔,one dollar one dollar 的找美國水兵合照。

現在媽媽舅父阿姨都有你的年紀了,我想起你時,我還是從前的大頭仔模樣。 和你一起的時間,九成九都忘記了,你的聲音是怎樣? 你的氣味是怎樣? 只記你是高高的,每次見你都要高高的抬起頭才可以看到你的臉。 婆婆現在的身體還可以,一個月總有一兩次去找她喝茶。 你們的事,不忘記的,我還是會說給兒女們聽,要他們知道,生命倒不是只有活在當下,前人走過很多,做了很多,才有你。 莫失莫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