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04

阿伯山頭創作

31-10-04
阿伯山頭創作

先要交代背景,相片是拍於九龍皇帝墨寶拍賣前,應該還沒有什麼"九龍皇帝"效應。

攝於柴灣山頭,一荒山野徑:



全條對有四句,因角度問題只拍到最的兩句。

阿伯輩行山,有時詩癮起就喜歡在山頭塗鴉練字,寫有的有是警世詩(如上圖),也有打油詩,如「日行千里路,餓死棺材鋪」, 既自勉,又攪笑。

除了寫字,他們也會點石:



上方石頭攝於石澳後灘。 背光,拍得不好。 左方的石頭遠看像一隻狗,經阿伯輩在石頭上點一點精後(畫了一個小圓的眼睛),一頭石頭犬小Q 就活靈活現的伏在石上了。

又有時,阿伯的山間塗鴉也能為行山者釋疑。 從柴灣有一條山徑通往大浪灣,路全是樓級,一直走要走近一個小時才走完。 走著,行山者總會在想,究竟這裡有多少石級呀! 走得很辛苦呢! 結果就在幾個早上後,石級就被阿伯們寫著數字,啊! 原來這裡有三千七百八十四級。 真有恆心。

當然,除了阿伯在山間塗鴉,青年人也有,但相比起來,他們寫的就太遜了。 青年人寫的很易認,來來去去只有三種,一是 graffiti ,二是粗口,三是用白油細眉細眼寫著"豬豬,貓貓愛你一萬年"之類。 人家阿伯輩,要寫要塗就要動真格(大陸用語),買鑵油用個漆掃,大剌剌的畫個夠,真係怕你呀!

Saturday, October 30, 2004

產品測試 (即食爆谷)

30-10-04
產品測試 (即食爆谷)

妹妹從 sogo 的「十蚊店」回來,貪玩買了一碟日本出的即食爆谷。

爆谷米是放在一個錫紙做的平低鑊上,和乾了的牛油、香料等結成一塊,黏在平低鑊,需要放在火爐上熱三分鐘才有新鮮的爆米花吃。

煮的過程如下:

圖一: 即食爆谷的外貌。

圖二: 加熱前需把膠面拉高至平鑊口。

圖三: 微火加熱三分鐘。 當鑊中牛油溶透後,粟米們就開始集體爆發了,直到爆得像一座山高方才作罷。

圖四: 剖開膠面,是熱辣辣的爆谷了。 但卻有人笨手笨腳,弄得爆谷四濺。 這人是我。

味道怎樣? 味同嚼蠟,不甜不咸,不好吃。 加上爆谷爆得像一座小山般,邊拿來吃,它就邊在「山泥傾瀉」,吃得狼狽。 最後找來一個大碗,拿起紙鑊,將爆谷倒進去。 倒光後,再看看紙鑊,乖乖不得了,最底一層的爆谷因沒有移動空間,全都燒焦了。

相反,因為爆谷是 upside down 的倒進碗內,結果在碗面的爆谷就是燒焦的,好的爆谷卻藏在底。 好的壞的混在一起,分不出來。 算把,先前是味同嚼蠟,如今卻嘗到點燒焦和臭膠的味道。 沒有吃到五六顆,整碗東西就給灌進垃圾桶了。

測試結果: 不好玩,不好吃,很浪費(錢和食物)。 各網友,下回見此妖物,慎之慎之。


Friday, October 29, 2004

讀書報告:《失去的建築》

29-10-04
讀書報告:《失去的建築》

書名: 失去的建築
主編: 羅哲文 楊永生
出版: 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


失去的建築


這本書可以算是我的啟蒙讀本之一。 它帶領讀者認識中國古代建築,它們的結構、特點、美在哪裡,為什麼它會建在這裡,曾經用來做什麼,背後的歷史故事,及最後它們這麼「美」為什麼又會被一一拆掉?

書輯錄了很多中國古建築的圖片,相片主要拍攝於民國年間或五十年代初,有的是從外國刊物找回來,但更多是「中國營造學社」早期的實地考察,其中又以北京古建築的介紹較多。

書寫得精煉易明,用建築物作單元,先看圖片,再介紹建築物特點及相關歷史,原址變遷。 從文字中,可以感到作者對這些建築物的珍愛,對它們的毀滅的痛心。 的確,很多精品也只是因為一時之快或一個無知的決定而被拆掉。

舉一例。 哈爾濱原火車站,書有這樣的描寫:


哈爾濱原火車站

......建築體型扁矮、舒展,不完全對稱。 立面處理呈現典型的新藝術運動建築特色;型體簡潔而不乏雕塑感,優美的曲線體運動感十足,門洞呈橢圓形、扁券、方額圓角、馬蹄形等。 門窗洞口呈邊緣飾以流暢的曲線貼臉,入口雨篷採用金屬構物,輕巧活潑。 整個建築體態優美,形象活潑,具有濃厚的摩登色彩。

新藝術運動在歐洲曇花一現,作品不豐,無論是規模、品味還是數量,哈爾濱原火車站的新藝術建築都堪稱是世界級珍品。 可惜是這座火車站,在 1960 年 3 月擴建客運站時被拆除,留給後人的只是一種遺憾的追憶。

類似的例子在書中俯拾皆是。 躊躇、無奈、可惜,這埋形容詞用得最多還是放在有關北京古城牆的章節裡。 由林徽音建議在城牆上的位置開闢作全民公園,到梁思成說北京只能當政治文化城市,古建築不可拆。 換來卻是彭真市長引述的一句說話,毛主席希望有一個現代化的城市,放眼出去,看見的就是工廠煙囪,那就高興了。 結果,北京古城牆被全數拆毀。 書中的作者都經歷有關北京古城牆去關的討論,下筆時又焉能不感到痛心疾首呢﹖

今天我們遊覽北京去到德勝門,導遊一定會說從前的軍隊出征就會從這門口出發,在門樓往外看,四周大廈高低錯落、車水馬龍好不繁榮的樣子,那裡可想像到從前北京有城牆的日子,是城牆串著一個個的城樓、門洞、箭樓,有金水河圍繞著北京中央的紫禁城。 這才是帝都的樣子。 巍峨,有氣勢。

當年力主拆城牆的原因是要改善交通。 今天城牆沒了,有了一環路、二環路,交通卻不見好了什麼。 拆了就是拆了,改變不來,但能否從事件中學習,這態度才是重要。

有趣是,當年有一家人倚著城牆旁蓋了一間小房子,想不到這一段城牆就獨獨的留下來,成了碩果僅存的原北京古城牆。 事件發現後,有人嚷著要建一個「北京古城牆公園」來供奉這幾米長的東西,又有人提議選置復建北京城牆,有關城牆的討論又再火紅起來。

當年有人對林徽音說,城牆拆掉將來可以重建。 林卻說,真的東西拆了,重建出來的都只是「假骨董」,是沒有靈魂的。 林徽音的說話到今天依然擲地有聲。


Thursday, October 28, 2004

很 2046

28-10-04
很 2046

沒什麼心情,不貼歌詞,這裡貼相。

石澳巴士站

相片是早幾天行山時拍的,閒日的石澳巴士站,沒什麼遊人,天清氣爽,矮矮的建築,疏落佈置,配上高高的藍天,一切都是很悠然。

石澳巴士站,高只有兩層,牆身是大麻石磚,洋台的圍欄漆上淡黃色,牆上用水泥砌出 "SHEK O TERMINUS"。 由巴士站破落的油漆、裝修看來,站好像是很舊的樣子。 站除了是地面有洋台遮蔭的地方外,其餘部份都是上了鎖,人們只可透過塵封矇矓的玻璃窗往入窺探,看出來的是室內什麼也沒有,破椅子爛桌子也沒有,一切都被搬光,剩下只有一份荒涼。

這是一棟很有味道的建築物,至少我認為是,很簡約,很六十年代(是屬於張英駕著跑車與白燕郊遊的年代),很 OLD SCHOOL,換上一個時髦的形容詞,這就是很 2046。 巴士公司實在不應該把它如此荒蕪,有點浪費。 那在它二樓來做一間咖啡店? 又是 STARBUCKS? 太多了,不太好 ,有點俗氣,但這店的感覺又和這巴士的調子頗相近。 魚與熊掌,難諗。

若二樓開了一所食品/飲品店,只要巴士公司肯配合一下,不難不賺大錢,如在秋天的日子駛來一輛二樓開蓬巴士,埋站時,只需坐在二樓就可以買外賣,一嘗有如外國汽車快餐的感覺。 港燦愛見識,應該可行。 不過再賣魚旦、燒賣、炸三寶、鮮果汁的話就不好了。


Wednesday, October 27, 2004

掃興

27-10-04
掃興

  • 剛剛搬進 blogger 才幾天,今天不知為什麼整天也不能登入。

  • 又是放假先來抱恙,整天在腳痛,喉嚨痕,鼻塞塞,睡了一天也是沒用。

  • 昨天看完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在網上找了一會也找不到書的封面相,不是會閃來閃去的 gif 檔,就是另的版本,我只想找「遠景」版啊!


今天報導完畢。


Tuesday, October 26, 2004

平又唔得,貴又唔得

26-10-04

平又唔得,貴又唔得

今天母親從街市買來這東西來吃,娃娃菜一包。

五蚊三包

味道絕無問題,問題是在價錢。 兩蚊一包,五蚊三包。 平得恐怖。 其恐懼有如吃八蚊三十隻的雞蛋般。 當真,街市曾經賣過八蚊三十隻雞蛋,兼在我家曾掀起一次長時間的討論,討論直到三十隻雞蛋吃完才暫時結束。 討論內容圍繞究竟點解會賣咁平? 平均價錢三毛錢不到的一隻雞蛋,經運輸,零售,農夫(雞農)還有什麼錢可以賺? 隻雞究竟食什麼來生蛋? 粟米? 報紙!!? 報紙都要錢買啦! 養一隻雞由雞仔到可以生三十隻蛋,究竟要多少日子? 成本要多少? 到最後一個問題,究竟雞蛋是真是假? 食唔食得壞人呀?

討論是沒有結論,一切的問題老爸只用一句說話來擋住,他說「最好就去買五十蚊隻的雞蛋你食,貴你就安心,你就認為無問題」。 但都係個句,平得有點可怕,有點可疑,和包娃娃菜也是一樣。


Monday, October 25, 2004

House 定 Apartment ?

25-10-04
House 定 Apartment ?

是日去行山,由柴灣出發,經哥利臣角,大浪灣,石澳,尾站是石澳仔山,全程約二個半小時。

經過柴灣的山頭不免要路過墳場,柴灣山頭墳場之多可算是香港少見。 數一數,這裡有佛教墳場,天主教墳場,基督教墳場,回教墳場,二次大戰英軍墳場,到骨灰龕也有,當然還有火葬場 。尚欠一間殯儀館,否則就 from Cradle(這裡有醫院) to Grave 都有照顧了。

這裡的基督教墳場,是當年為建香港仔隧道,由跑馬地墳場搬來的。 原來是劃了一整幅斜坡給它們,但結果只用了一少地段,剩下來一大部份都是荒蕪。 直到最近幾年才有「新人」搬進來,構成一個有趣的景象。

一場兩制


相片拍得不好。 圖的下方是跑馬地的「原居民」,上方是「新人」們。 跑馬地來的有兩大特色,一是年代久遠,說是下葬於五零、六零年代,有些更是出生於一八XX年的。 二是設計,墓碑的做型各有不同,多是大理石雕塑,有十字架、哭泣的天使、折斷的石柱、聖人等等,在底座細細的刻有墳主人的姓名、出生年月。 忘記看那一本書曾經說過,墓頭的雕塑其實在說墳主人逝世的原因,一位小天使拿著折下來的小花站在哭,墳主人是一位小孩子;折斷的石柱,墳主人是死於非命;一副石棺上有著一個船錨,墳主人是一位海員...... 他們一生全都化為墓碑上的雕像,雕像在說他們的故事。 碑上地衣青苔點點交集,加上一份歲月感,使它們更像一件藝術品,容易使人看得出神。

居屋化


新來的就顯得相形見絀了,一式一樣,一塊石碑,兩條柱,加一個蓋,像一間小屋。 中國人嘛! 死後也不要被雨打招風,要不然和孤墳野塚有什麼分別? 另外,建得很擠迫呢! 「人」與「人」何時都是多點空間好。

有時在想,舊式的墳地有點像唐樓或三四層高的洋房,樓底高,空間大;新的就像新建居屋,密密麻麻,一式一樣。

當然你不喜歡小屋式的墳地 (House) 也有別的選擇,骨灰龕單位式的(Apartment)。 不過設身處地去想,住在Apartment 中整天要望著人家,不論是樣貌木訥的台山陳公小明,或是徐娘半老的張門李氏都是不好受,還要是黑白磁相,想想也恐怖。

House 定 Apartment? 兩個都不是好選擇。

Sunday, October 24, 2004

龍鳳鬥

24-10-04
龍鳳鬥

說的是辦公室政治,不是電影。

故事是如此,A 公司是一間子公司(Co. Ltd.),往上還有一間母公司 T 公司。 一直以來 T 公司只是一間紙上公司,是沒有實際業務的。 大老板對這兩間公司都是推行放任政策,只要你不來煩他,他也樂得你們自生自滅,每月準時開 cheque 便是。

大約兩年前,A 公司的 GM 不知受了誰的鼓動,主動向大老板提出重開 T 公司,實行業務雙線發展。 從公司選址、請人、PR 到發展方向,A-GM 也親力親為,把一間幽靈公司從新喚醒,最後更推荐了他的同學當了 T 公司的新 GM。

開始時,兩間公司的理念是,T 公司是工程公司,兼有自己設計的產品出售;A 公司則繼續原有的工作,只在有需要時幫助 T 公司測試產品。 但執行下來問題就出現, T-GM 認為慨然兩間公司同屬一個老板,為什麼 A 公司給 T 公司服務時要收費? A-GM 就要不肯放他,兩人因為這件事前前後後在老板面前開火不下十來次。 在其他層面,兩個 GM 也是不咬弦。 利害是 A-GM ,他有如密探四佈在 T-GM 身邊, T-GM 在中/港/澳 一有什麼乖巧異動也會給 A-GM 知道,更把他的說話行為當是笑料般在 A 公司流傳。

最後連大老板也覺得煩嫌,決定要重組結構,要在 T-GM 和 A-GM 中選一人全權負責兩間的行政與帳目。 本來 A-GM 當此職位的呼聲最高,但最後選了 T-GM。 據 A-GM 自己說,是他自己不願當,「有人愛權,有人"子貝"數,由他吧! 自己做自己的東西就可以」。 信不信由你了。 不過 A-GM 性情火爆,與 T-GM 的唯唯諾諾典型的香港"SMART ASS" 實在不同,與老板頂嘴頂多了,老板氣在心頭,再加下旁邊的人推波助瀾,A-GM 因而中箭下馬也不出奇。

不過 A-GM 原本想是就算 T-GM 忽然變成他的紙上老板也不怕,他一天在 A 公司一天也是山寨王,沒人管得他。 誰不知 T-GM 當權後第一時間就是把 A-GM 調離根據地,編在 T 公司旗下,貼身管治他也。 A-GM 得知後,想過揭桿起義,自立門戶或向老板收購 A 公司,但全都失敗收場。 只有乖乖的等待兩間公司合併後轉職。

這幾天,在公司都見他大部份時間留在自己的房間,在房中做什麼? 如常在煲煙? 不不,打開門,見一堆煙草一堆煙紙放在桌上,原來他圈煙呢! 瞧他圈煙的歲月,遇人不淑,真欷噓。


Saturday, October 23, 2004

《55 DAYS AT PEKING》

23-10-04
55 DAYS AT PEKING

今天看了這個《55 DAYS AT PEKING》,故事背景是清末義和拳之亂,義和拳圍攻北京各國領事館的五十五天。

義和拳、八國聯軍、辛丑條約、賠款四萬萬兩,這些大家的熟透了,在些不贅,但從西方角度(經電影包裝),我們中國的血淚史又變成是怎樣? 再加上洋人拍中國古裝片,我就是想看這些。

55 DAYS AT PEKING

電影拍攝於一九六三年,那時中國正在鎖國,當然沒有實場拍攝,片中的北京古城是電影公司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搭佈景搭出來的,有些角度甚至很明顯看出他們是根據那一張歷史照片來還原實景。 雖然只是佈景,但北京牌樓、古城牆、城牆上的箭樓、天壇等也實物仿照齊備,不過建築物的配置就是亂來了,如我們的慈禧太后,導演就把她放在天壇裡上朝辦公。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清朝大官們開口便是英語,非常與國際接軌。 片中的榮祿、端親皇甚至找來兩個洋人來飾演,一臉洋相配頂戴花羚(更像疆屍),行的三跪九叩(像拜黃大仙多),和我們看慣的清宮片,實在相距很遠,很趣怪。

沒有包袱去看這電影,感覺應該不錯,幾場大的戰爭場面拍得震撼、大使館的晚會,圓舞曲,華爾滋也拍得衣香鬢影。 整套電影說的就是等待八國聯軍進城,解使館區的圍,入城之時舉城(洋人)歡天喜地,boxer 義和拳被打得流水落花,各國軍隊軍樂四起作完場。 但有少少歷史知識都知道,電影完結後的一段歷史才是「戲肉」。

另有幾點要說,電影也沒什麼「辱華」場面,沒有鴉片窯,沒有洋人調氣良家婦女,畫面中的中國人也是力健身強居多。 二,每次使館的軍隊被圍攻得死去活來之際,他們總會喚來傳教士,神父想一想就可以即場發明一種新武器來解困,原來傳教士也是軍事專家(這一點又很符合史實),怪不得中國的皇帝那麼怕他們來華了。 三,六十年代,正當新中國在瘋狂拆毀北京的古物(古城牆、箭樓等)之際,同一時期在十萬八千里外,竟然有人要搭一個古北京城來。 有人當係寶,有人當係草,兩者永遠是錯配。 奈何。


Friday, October 22, 2004

VCD 日

22-10-04
VCD 日

沒有什麼地方去,躲在家中,一口氣看了三套半的電影 VCD。

VCD 的範圍也很廣,首先看了韓片《大佬鬥和尚》,碟一有點胡鬧,碟二才見真章。 電影是說一群黑社會因江湖恩怨,敗走深山寺院來避難,得寺中主持收留。 開始時大佬輩不懂廟中規律與主持的一眾徒兒鬧得勢成水火,欲想不到他們的爭鬥其實也是佛性的修練。 真正的修佛,除了要自渡,還要渡人。 佛家的靜、哲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覺,到了電影的下半部才慢慢的滲出來。 看得人很舒服。 感覺與看港產片《愛情觀自在》相似,不錯。

跟著看了法國片《極速的士 2》。 故事性明顯比上集弱了很多,但換來是更多笑位和飛車場面。 故事說的士司機 Daniel 到女朋友的家吃飯,想不到他的女朋友父親是法軍的將軍,機緣巧合下,他要用極速的士護送將軍到機場,因為日本國防部長來訪,將軍要在機場歡迎他。 與此同時,一群日本來的恐怖份子計劃在法國綁架日本國防部長,來破壞日法的合作關係....... 於是 Daniel 的的士便失驚無神的參與了軍方與警察追緝恐怖份子的大 project 了。

飛車的不懂說,但笑位方面有幾場戲真是幾好(笑),一,玩法國人說日文。 二,玩自嘲,自嘲法國人散漫、官僚、愛吹水。 三,玩暗串,歐洲笑話,法國人暗串英國、德國。 四,玩肢體,所謂的恐怖份子其實是一群日本忍者,洋人眼中的東方事物,總有一份騎呢味,如 《Kill Bill》中的白眉。 看著忍者們舞首弄肢,三兩步就要一個翻筋斗,無謂的飛簷走壁,彈來彈去,如真人卡通片般,洋人腦海中「忍者」「功夫」原來就是這回事。

有幾好笑? 自己睇下囉! 不過千萬別以為說法文就是文藝片,當它是王晶出品來看,會好睇好多。

再看是《玩謝麥高維治》。 看過《何必偏偏玩謝我》與《無痛失戀》在前,看《玩謝麥高維治》時失了一份驚為天人的驚喜,但故事也是很精彩,佈局、意境都很玄,當然「玄」得來也能自圓其說,起碼不難明白故事在說什麼。

用倒序看這三部電影,結果是會留意到《玩謝麥高維治》中原來有很多往後電影的雛型,如最尾一幕兩位女主角追蹤於麥高維治的記憶中,就有很重《無痛失戀》的影子。

又是三部曲,近來很喜歡尋回一些「三部曲」式的電影來看,首選是林子祥、鄭裕玲、周慧敏的《三人世界》系列,在 now 看了《三人做世界》,但在旺角就是尋不回《三人世界》,《香蕉》系列也是,真惱人。

btw,下星期放大假,成十多天不用上班,VCD 有排睇矣! 呵呵!

Thursday, October 21, 2004

畢華流

21-10-04
畢華流

談《大富翁》,令我想起畢華流。 上網一查,想不到在維基百科全書也有他的條目,果然係勁。
有段時期畢華流的書在學界曾經很流行。 他筆下所談多是校園趣事,青蔥歲月。 書中他與他的朋友們全都粉墨登場起來,葉朗奴、郁達夫、法蘭基、小蔡等等,個個角色鮮明,妙趣橫生,讀起來很是過癮,因為有代入感。

有一說當年倪震有借 YES 雜誌來溝周慧敏。 這用支筆來「溝女」的韻事,在畢華流的書也有,他的女朋友叫高小梅,在他的書中不時會借題發揮加插兩三句打情罵俏的傻話,或登出高小梅的玉照來歌頌一番。 真冤氣。

有一年書展,路過博益的攤位,就見到畢華流和本來是名不經傳的高小梅坐在那裡,高小梅的真人和書中所載的相差不遠,真是要為畢 Sir 高興高興,飲得杯落矣。 雖然畢華流已不是當年的畢華流,“青年笑匠”已漸退色,但當我看到他時還是滿心歡喜,感覺很親切,因為我的中學生涯看得最多就是他的書。

Wednesday, October 20, 2004

《大富翁》小考

20-10-04
《大富翁》小考

續昨天。 請先看昨天的插圖。

小時候在玩翻版《大富翁》紙版遊戲時,踏在「機會」和「命運」兩格時,常常也會抽到一張咭說「購買愛國獎券 付款五千」,有沒有想過什麼叫「愛國獎券」?

首先要說明背景,翻版《大富翁》在八十年代早期已出現(可能更早),當時大陸雖然已經開放,但印製宣揚資本主義社會的《大富翁》遊戲,轉銷香港,應該不太可能。 香港自己本身只是殖民地,何來有買賣「愛國獎券」這東西?

配合另一張「機會」和「命運」中「擊落米格機」來看,就有理由相信翻版《大富翁》是由台灣引進香港了。 1958年8月14日,台灣軍方就曾經在台灣海峽擊落中共的米格戰鬥機。 事件成為國民黨政府偏安台灣後少有對大陸的軍事勝利,因此被政府大力吹捧,戰鬥機的機師更獲頒贈當年是天文數字獎金新台幣一萬圓,以振軍心。 在《大富翁》中抽到「擊落米格機」有獎金分,就是因為有這歷史事件在背後了。

在小草出品的名信片其中一款就是翻印了一張同一時期的「獎券」,「獎券」就印著「愛國獎券」四個大字,雖然它沒有標明「獎券」用途,但因時代相若,所以可以大膽假設(需往後再小心求証),這張「救助大陸逃奔自由祖國難胞獎券」是同屬「愛國獎券」的範疇,它也是「愛國獎券」的一種。

翻版《大富翁》,換了香港街道圖,就拿出來賣,卻想不到在「機會」和「命運」兩攔,就悄悄的埋下了時代的烙印。

這個翻版《大富翁》,不知道絕種了沒有呢?

Tuesday, October 19, 2004

小草藝術學院

19-10-04
小草藝術學院

遊台灣,除了要留意交通安全外,在書店中也不妨去看看文具精品,分分鐘有驚喜。
其中 小草藝術學院 的出品我就最喜歡,他們善用台灣日治、國民黨高壓統治時的海報文宣放在記事簿、名信片上,將台灣過去一段無助、充當人家跳板避難所的歲月,變成集體回憶,創意工業。

當然,我這樣看這些產品,因為我用上遊客的角度,每件事也可能被我無限放大它,作了太多的聯想,在它的含義裡灌水。 正如早幾年在美國興過的,印有文革圖案的 T shirt(忘了那位美國華人女設計師的名字),若放回大陸又究竟有多少人有興趣買來穿穿呢?

不過家家有求,小草藝術學院出的就正是我杯茶,多去多買,早已代替了鳳梨酥、鴨舌等物,成為我的首選台灣手信。

獎券
小草藝術學院出的名信片

背後印著一小段介紹:
「救助大陸逃奔自由祖國難胞獎券」
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會發行
特獎五個: 各得 蔣夫人作國畫一幅 並恭請 蔣總統題字
黑潮洶湧的民國 51年 (1962) 9月 15日開獎

按: 「黑潮洶湧」是設計者後加的,「什麼什麼的民國」是小草藝術學院在名信片愛用的標題。


Monday, October 18, 2004

指差呼稱

18-10-04
指差呼稱

切斷電源 OK!

上 OK!

圖中頭帶黃色安全帽的工友,正獨個兒對著一排機器、開關在叫口號。 切斷電源前叫「切斷電源 OK!」,按掣啟動機器向上時喚「上 OK!」。 指令加上「 OK!」成為一組「指差呼稱」。

「指差呼稱」是一種提高精神狀態的方法,目的是要員工在啟動或關閉一些重要機械前,提醒自己下一步要做的動作,抖擻精神,避免疏忽或誤會而引起意外。

「指差呼稱」起源自日本,「指差」是指用手指指示,「呼稱」是高聲呼喚。 在日本,在很多公眾地方也會見到維修人員很嚴肅的指著某東西,高聲呼喊「XXX OK!」。

在香港「指差呼稱」已引入了十多年,但推行時面對最大的困難是,員工在公眾地方「指差呼稱」時感到難為情及怪異!!

***
今期由職業安全健康局出版的雙月刊《綠十字》,介紹了「指差呼稱」,我才第一次知道這趣怪的東西。 看著這篇報導與插圖,我幻想著推行「指差呼稱」時的情況,的確幾好笑。 若在日常生活中模仿「指差呼稱」,人生肯定會加添很多喜劇感,如搭地鐵時,指著入閘機,叫「八達通,o的 OK!」,回家乘電梯時,喊「五樓 OK!」,好笑吧? 日本人的東西,有時想學也很困難。

《綠十字》中很惹笑的「指差呼稱」介紹

Sunday, October 17, 2004

週日無聊

17-10-04
週日無聊

衣夾

在我家露台掛著這個東西,曬衫用的衣架。 平時在它下邊都是褻衣、襪子、手帕之類,今天醒來發現它是空空如也,看清楚,它是一個塑膠架子,下邊星羅棋佈的懸著衣夾,有粉紅色的,有粉藍色的。

看著,一個個懸著在半空的夾子,上上下下,忽爾像五線譜上的音符,也有點像電影《天煞 - 地球反擊戰》的 UFO......

忽然,父親大人站在背後問我,看什麼看得出神? 我說,我在看一個衣架。 他說,你真無聊。 我想我也是。

Saturday, October 16, 2004

買它一份歲月綿長

16-10-04
買它一份歲月綿長

在台灣的書局街(重慶南路),有一間很特別的書店,台灣商務印書館,它的門市不大分兩層只有千尺多的面積。

地鋪的一層不特別,不題。 二樓的才是精彩。 如平常書店一樣,二樓牆壁放滿高高的書架,不用的書按分類排好。 光鮮整潔。 但這裡賣的全是新的舊書,拿一個下來看看,出版日期是民國七十五年,在這裡已算是很新的書了。 民國六十年、五十年的書很輕易就可以找到。 每本書打開都是滲著微黃,引証一份歲月綿長。

不過這裡的書歷史、古籍考証類的居多。 但只要用心找找不難尋到寶。 我就找到這個:

全知少年文庫

《全知少年文庫 I》,童書來的,一套書內有十本薄薄的分冊,史地、人民、科學也有談到。 出版日期中華民國六十五年! 哈!

最驚人是它的價錢,書的定價是 NT$ 90,兼有五折。 十圓多港幣買它一份二十八年歲月。 歲月流金,有時也不定是,特別是放在文化事業上。

黃金地段的書店賣著六七十年代的書,貼著上世紀的定價,不禁令人想到,這究竟是那門子的生意。

台灣商務印書館地址: 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三十七號

Friday, October 15, 2004

台北狂想曲 IV

15-10-04
台北狂想曲 IV

走得差不多了,是時候要祭一祭五臟廟,首選當然是和國軍歷史文物館只有一街之隔的西門町。

西門町給我感覺很像香港的旺角,賣的主要是衣履、精品、玩具等等。 吃方面,世界各地著名快餐店品牌也可以找到,當然我們千里迢迢來到,才不要吃這些老麥、山打氏上校的,不過消失於香港很久的 Burger King 卻是好選擇。 要吃台灣風味的,西門町也有,不過流動街邊檔的選擇不多,不是掃街的好地方。 這裡較著名的熟食店有三, 一是「鴨肉扁」,二是「阿宗麵線」,三是「老天祿」。

「鴨肉扁」出名是滷水鴨肉,鴨肉滷很好吃,滷水不太咸,很香。 不過這裡吃的選擇不多,來來去去只是賣滷水鴨肉(例牌、半隻、一隻),鴨內臟(腎),或鴨湯粉絲(或麵),所以他們連餐牌也沒有,就連牆上也沒有菜單價目表。 想知道有什麼吃,就只有雞同鴨講的問侍應了。 不過這裡港燦出沒率甚高,所以侍應也懂得聽簡單的廣東話,但 food order 的內容只能徘徊在上述的三類東西。 切身經驗,小弟曾光顧此店三數次,每次比手劃腳的落 order,出來的也是一樣。 哈哈。

等二名店「阿宗麵線」。 很馳名,馳名無招呼,馳名無服務,最後才是馳名好吃(?)。 「阿宗」賣的食品款式更少,只有二種,大碗的麵線和細碗的麵線。 店的陳設非常簡單,鋪面是一張長櫃檯,裡面有一個大煲,盛著一鍋濃濃糊狀的東西,就是「阿宗麵線」了。 店員三人,一人收錢,一人遞碗,一人從鍋裡舀羹。 客人付錢後取個大碗就站在街上吃。 沒椅沒桌,調味品是放在店的外邊,站得遠遠吃也沒所謂,反正沒人(店員)再會理會你。 店的兩旁放了幾個大膠筒,吃完你的把它放在那裡就可以,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從店的「秘門」走出來將之處理。

麵線好吃嗎? 我對它是有偏見,因為我不喜歡吃味濃的東西。 它有點像香港的碗仔翅,但沒那麼層次分明。 碗中全是軟滑孱孱的,所謂「麵線」就是長長一條看像乾瑤柱絲的東西,吃下也是軟巴巴的沒嚼勁。 我第一次吃時,是在隆冬,那時一碗在手,吃進肚裡人也暖燙,所以尚能全碗消化它。 但今次來時,天氣不溫不寒,半碗吃罷已要放棄,吃不下。

試過「阿宗麵線」後,港燦甲乙則異口同聲道,唔怕貨比貨,若我們香港的「生菜魚肉」放在西門町一定大賣,因為確比「阿宗麵線」好吃。 名字也想好了,就叫「魚肉大陸妹」,又反中,又色情,又有聯想,一定大賣呀!

現在此招股,有沒有看官想發達乎? 本網讀者優先配股啊!

***
後記
據西門町路人甲乙所稱,當日曾見兩名港燦狀的男子,每人拿著一碗「麵線」,越吃越走得遠,最後二人拿著碗鬼鬼祟祟的走進附近的 KCF ,把碗洗淨然,後將之如旅遊紀念品偷運回港! 甚騎呢!
吉碗,淡水魚旦
吉碗,阿宗麵線

圖一:淡水魚旦,好吃。 圖二:懷疑是賊贓的「阿宗麵線」吉碗一個。

延伸閱讀: Holiday 小姐的「阿宗麵線」與台灣遊。

Thursday, October 14, 2004

界手

14-10-04
界手

吾友小泰迪是一中學老師,今天他的日記寫到:

Wow Michelle's Class are crazy. One girl went to the toilet and cut her wrist.. Luckily she did not cut the artery but still it was so scary. Imagine the amount of blood on the floor! It is quite enough to make me shudder.. I don't know how Michelle could stand it. She even saw the wound, although it was already dry when she saw it.. Actually, she was very calm after the whole incident. She even continued her teaching. It wasn't surprising, I had been in her situation once. She had to be calm to get control of her class. Think what would happen to the class if she panicked! The effect of the scene would start to affect her later when she was given time to think again.......

Michelle 是他的同事。 去界手的女同學,不當自殘是一回事;看見班上同學弄得血痕斑斑的回來,女老師也不當她的傷是一回事,繼續教書去。 面對界手、流血,大家的反應也異常冷靜。 真是 「異常」!

界手,在我讀書時已經流行,都有十多年歷史了。 那時我讀中三,忽然由精英班編到山雞班裡去,班上的同學光怪陸離,有反社會型的(經典之作,光天化日在五樓廁所裡,向窗外撒尿!),有暴力學生(喜歡打人,也喜歡叫人打他!),有日日在班上收「保護費」的小混混(一兩圓也照殺),有愛時裝表演的(穿 Giordano polo shirt 配 Dr. Martin 黑鞋加 M Duck 袋),總之就是怪。

那時坐在我旁的就是上述的「暴力學生」一名,上課時他當然不會聽書,只喜歡白日夢,最喜歡問人他與某女同學相不相襯云云。 別一項他用來消磨時間的活動就是界手,他界的位置通常時在肩膊,短袖校服的衣袖剛剛可以覆蓋傷痕。 他不會當界手是什麼,很平常,像是消閒玩意般,他可以邊和你胡扯邊拿著圓規界刀之類在手上雕花。 他用界刀在手上橫行,有時只是畫一排的橫線,有時也會寫著他暗戀女孩的名字(雖然名字一早已通天)。 界得皮開肉錠,微滲著血水時,他就會拿著紙巾在傷痕上印。 日復如此,他手上滿是疤痕,身邊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時,但他自己卻是蠻自滿的。

有時候在地鐵見到一些女孩子手上有著一行行的橫疤痕時,我就會想到他,和他常常問我的一句:「有沒有帶圓規呀?」

Wednesday, October 13, 2004

粗口指

13-10-04
粗口指

回家時剛好聽到商台的新節目《左右大局》,節目中劉江華大噴口水「勸化」長毛要他為在立法局豎中指事件道歉,否則就會考慮在內務會議裡譴責他云云。 尊貴的劉江華議員像忽然上身成為小學訓導主任般,教訓長毛不要亂豎中指,說來就去三幅被,悶得要命,最後也要關掉收音機,免得「耳」冤。

不知道長毛的粗口指是不是師承哲古華拉呢? 我的粗口教育則是由小學開始。 手做的粗口手勢和其他口講的粗口一樣,都是從朋輩間耳濡目染的學回來。

那時學的粗口指有三款,一是「豎中指」,二是「抱緊拳頭母指夾在食指與中指間」,三是一組動作,比較複雜。 先張開左手,手掌向天,右手食、中兩指緊貼伸直指向他人,其餘則收向掌心,掌心也是向天。 指罵人時,用右手手背打在左手手心,右手隨勢在左手手心轉一個半圓,雙手一反,成左手手背向天,疊在右手上之勢,右手二指則指向要問候的人,禮成。

第一二組很常見,黃秋生的大碟封底也用過二號手勢。 相反,三號手勢除了在發源地(小學朋輩間)見過外,往後日子就再未見過。 很懷疑它究竟是不是粗口來。

口講的粗口,每一個字有解釋。 粗口指的意義則有些模糊了。小時候是不知道的。 慢慢靠想像,我知道「豎中指」代表是「豎起的雞巴」,「拳頭夾手指」是「插入的動作」,全都是「性」象徵。 中西文化也是一樣,罵人除了用「畜禽」,也愛用「性」。 從這方向思考,我的三號手勢更是 meaningless ,十之八九是假了....... 真的嗎?

和性無關的粗口指,我想到一個,那個反手 V 字。 不過從娛樂版,Oasis 的 Gallagher 兄弟與 Robbie Williams (唱歌果位)的示範,他們的反手 V 字著重是中指豎得直直,食指卻是微彎內閃。 欲蓋彌彰,只不過是在踩「豎中指」的界吧!

Tuesday, October 12, 2004

台北狂想曲 III

12-10-04
台北狂想曲 III

各位團友,離開二二八公園後,我們下一站是參觀國軍歷史文物館,位置在總統府的後方。 不懂? 不打緊,從西門町方向出發(捷運西門站六號出口),過一條馬路就到。

若在這一兩個月去參觀,更會多了很多地標,不怕找不到。 國軍歷史文物館旁的都是國防部的建築物,牆上掛滿這個:

買軍備保台灣
買軍備保台灣

台灣政府所說的買軍備,是買六千七百億新台幣的軍備! 六千七百億! 當年老蔣發反攻大夢時都不用這麼多錢。 不用子彈用銀彈,八十年代尾,陳立夫建議台灣貸款大陸共建一個和平、均富、統一的中國才是說一百億美圓。 哈哈,這些往事現在當笑話聽聽好了。 台灣政府當務之急,還是建設一個行政院長游錫(方方土)口中「恐怖平衡」的狀態好了。

國軍歷史文物館每逢星期日休息,閒日如我參觀時的星期二早上,遊人絕不多,港燦更是少。 文物館分三層,由國軍黃埔軍校成立開始,討袁北伐、剿共、抗日、遷台分別設有獨立展覽廳,大陸中華民國 feel 甚濃。 遺憾是在剛步入參觀時,詢問處的全智賢女兵姐姐,被一群臂膊有更多間條更多星星花花的阿兵哥圍著,有沒有導賞服務呢? 則沒機會去問。 只有走馬看花的去參觀。
在沒人的文物館中,港燦們可放肆了!

一條命滅共匪 嘩! 飛彈呀! 與老蔣真情對話

由左開始。 圖一:一條命滅共匪。 旗上紅色的地方是用人血一點點印出來的。 話說當年國民黨要由大陳島「轉進」台灣,「轉進」者即被共產黨打個落花流水要被迫撤退,島上軍民為表反共決心,每人都擦破指頭寫了一封血書給蔣總統,圖中密密麻麻的就是簽署人的姓名與血指印。 信中劈頭就一句就是「偉大的蔣總統」。 同一時間,一海之隔,一個是「偉大的毛主席」,一個是「偉大的蔣總統」,蔣匪毛賊,真是一雙活寶。

圖二: 飛彈驚魂。 還記得李登輝時代,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曾說過:「中共射飛彈到台灣外海三公里,台灣就打飛彈到上海、香港外海三公里,讓大陸、香港經濟恐慌。 」 所以港燦甲在見到台灣的飛彈(模型)時,被嚇得花容失色。

圖三: 與老蔣真情對話。 老蔣的一比一企身蠟像。 一手撐腰,一手緊抱拳頭,目光肅穆,氣宇軒昂。 在偉大的蔣總統的領導下,我國軍民一定可以成功反攻大陸,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必會在祖國錦繡山河上再次揚起。 「對嘛?」站在蠟像前的港燦甲問。

離開前千萬不要忘記問詢問處的全智賢女兵姐姐取一個紀念印蓋一個紀念章啊!

國軍歷史文物館紀念章

Monday, October 11, 2004

台北狂想曲 II

11-10-04
台北狂想曲 II

二二八紀念館
紀念館內的紀念印章

二二八紀念館在公園內的一旁,被四周的園圃團繞著。 紀念館前身是一所日治時代留下來的兩層高小洋房,曾經是電台,是二二八事件中其中一個重要場景。 先前也提過館內的導賞員言論尖刻麻辣得很,但為何我們一班港燦會遇上她? 事情發生源於港台的「文化差異」。 我們在十時多到達,在收費處前付款買票,剛巧看到櫃台前貼著一張導賞時間表,剛剛過了導賞時間十多分鐘。 在香港的博物館導賞服務是一個導賞員對一大群遊人的,先在正確時間於門前集合,然後由導賞員領著一大群遊人一起欣賞展品,再沿途講解。 本著這經驗,於是我問門口的收銀伯伯,導賞開始了嗎? 走到那裡? 他聽後,領著我們對了詢問處,喚來一個導賞員來與我們一起參觀。 噢! 台灣的導賞原來是小組型式的,結果當然是充滿互動性。

我們的導賞員是一位中年婦人,個子不高,但討論政治時戰鬥力則是超強,威力驚人。 我們開火第一發就在「你好! 早晨!」後,第三句「你們哪裡來?」開始。 她問我們懂台詞嘛? 我們當然不懂,但不識趣的反問她,你懂廣東話嘛? 嘿! 她反應頗大的回了一句「我是台灣人怎麼懂你廣東話?」,我們先被上一暗槓,最後決定大家溝通用語是國語加英文輔助。

由於我們三人的「煲冬瓜」有限公司得很,所以反擊能力有限。 最令我們難堪是她時常失驚無神就問你一些要表態的問題,如「如你讚成台灣獨立嘛?」,我答「還是統一好些」,她立即回我一句「你們中國人就是這樣」。 她邊在訴說國民黨的惡行時,不時指著我們左一句「你們中國人怎麼怎麼(的衰)」,右一句「你們偉大的祖國怎麼怎麼(的腐敗)」,站在她身旁真是哭笑不得。 我們喚她來導賞,她也像找我們來發洩,控訴台灣人在國民黨極權下受的苦。 不過無何否認,她對整個二二八的歷史認識也很深,來龍去脈知得很清楚,解釋也耐心詳細,經她「指導」後真的獲利良多。

雖然她在解釋展品時加入了很多個人時事評論及政治幻想,但有些卻是很有趣。 如一回說到台灣獨立運動的起源,她忽然說「但不怕,我們很快就可以獨立了,再過兩月就可以」,「再過兩月?」我問,「兩月後台灣立委選舉嘛,綠色過半就可以修憲了,那時我們就可以獨立!」她答,「阿扁敢嗎?」我問,她說「怎麼不敢? 我們台灣就是敢。 你看吧。 我們才不像香港人般怕中國。」邊說她邊領著我走過一段紀念二二八受害者的展室,展室其中一幅牆塗得全黑,獨獨中間插著一朵白色的百合花。 她路過指著花說「看,這就是我們獨立後的國花。」 我心想妳都想得很長遠啊!

一直在聽,兩層高的展覽館我倆足足走了兩個多小時才走完。 臨走前為了表現出我是一個有水平的「中國人」,所以和她握手度別。 真的,雖然政見不盡相同,但她的介紹真的很精彩,很詳盡,也很感染。 臨行她叫我多介紹人來參觀。 咦? 是機會啊! 我即時贈上一句「哎呀! 想人多點來就不要收入場費呢!」 誰不知她說「原來我們是不收呀! 是那個馬英九市政府硬要我們收,他才不想多些人來呢!」 結果還是給她海底撈月,吃掉尾糊。

Sunday, October 10, 2004

台北狂想曲 I

10-10-04
台北狂想曲 I

旅遊台灣時,參觀了三間博物館,分別是二二八紀念館故宮博物院國軍歷史文物館,全都非常有趣,各自各精彩。

先說說交通安排,二二八紀念館與國軍歷史文物館位置非常相近,可以把附近的景點串聯起來一併參觀,當然你需要是異於常人的腳骨力,因為無車坐,全程要行。 我建議的行程如下:

早上八時半到達中正紀念堂,看紀念堂銅像大廳兩幢的大鐵門打開,加換兵儀式。 和忠烈祠一樣,中正紀念堂也有儀仗兵「雜耍」看,對不起我用了「雜耍」一詞,有欠尊重,但場內的氣氛實在太「輕鬆愉快」了,不知是第幾次了,我也看到參觀的人們向在耍鎗的阿兵哥鼓掌! 另一樣有諱現場莊嚴氣氛的,卻是出自儀仗兵本身。 對上一次看換兵時,領頭的儀仗兵有幾個動作是需要大聲呼號,然後蹬腳肅立,煞有氣勢般。 但今次參觀時卻發現該儀式有些改變了,「大聲呼號」沒有了,換來是已播錄音帶的呼號作代替,看得我滿不是味兒,如在看歌星在唱 MMO 一樣,很「咪嘴」feel。

第二景點在中正紀念堂前方的總統府,在電腦遊戲「明星三缺一」中,台方代表呼「七索」為總統府,咱們就要現場看看這超巨型的「七索」了。 由紀念堂步行至總統府大約需要十分鐘,沿途會經過國民黨總部及凱達格蘭大道,凱達格蘭大道是拍攝總統府的好位置,由此可以拍得總統府的全景,另外總統府前的一組交通燈處也可算全是全台北(灣?)唯一具權威性的,這裡正正天子腳下,紅燈時人車皆自覺,要停便停,放在其他地方的交通燈,訊號只能作參考。

另外,若你是阿扁總統的超級 fans,為表支持他,出席每朝總統府前的升旗禮也是不錯的選擇。 據出當地租小汽車即的士司機的提供,每朝早上六時總統府前都有升旗禮。 我相信每早也有升旗禮這回事,但時間就有待相確,晨早起來站在街頭白等決不是樂事,尤其在冬天臨近的日子。 比較保險的是出席降旗禮,在總統府的網頁有詳細時間表,若遇上好日子更有銀樂隊表演呢。

總統府前留影
特別情商港燦甲乙粉墨登場總統府前留影

遊覽總統府後下一站是二二八公園,它就位於總統府的正前方,步行不需五分鐘,不過正門比較難找,當真是「有心人」或「有緣人」才可以找到。 公園內有四個參觀的地點,一是二二八紀念館,二是二二八紀念碑,三是一個晚清留下來的石牌坊,四是國立台灣博物館。 最尾一個因時間關係去不成。 二二八紀念碑旁有一個大型銅雕塑,設計是一個裂開的半圓,中間有一水泉。 裂開半圓的四邊各有一雙銅蝕手印,雙手按之可感受一沁冰涼與源自流水淙淙的悸動,當然你可以不作其他聯想,只管盡情擺鋪士的拍照片。

Saturday, October 09, 2004

士林、拜神、異獸戰

09-10-04
士林、拜神、異獸戰

台灣人求籤不像我們拜黃大仙般,拿著籤筒用力的搖晃直到一支竹籤從筒中掉出來,他們求籤的工具與步驟和我們的有些不同。

首先他們要先摘「聖杯」(筊杯),「聖杯」由兩塊半月形的木頭組成,木的一面是平的,為反;另一面是圓弧隆起,為正。 心中想著求的東西,然後摘,聖杯摘出來的是一正一反,代表神仙知道你有事所求,第一步通過後才可以去簽筒取籤。

他們籤筒中通常放在祭壇桌子旁的左右兩邊,是一個很大的座地木筒,籤子很長,長差不多有半米多。 求神者通過「聖杯」測試後就可以來抽籤。 抽籤的盡頭有一個號碼,籤木筒身上有所有號碼的小抽屜,按號碼打開抽屜就可以拿到籤文,很自助。 看得明籤文內容的就可以自己解籤,絕無解籤佬壟斷「神喻」解釋權的事情。

左圖是我夜半未到三更時(大約九時多吧)在士林廟宇中抽出來的籤。 沒有摘「聖杯」,只是好奇隨心的抽了一支,當然抽的時候也是心有所想的。

回港第一天收到總公司的 email,公司管理層出現大變,一些同事口中很「金枝慾孽」的事情即將發生。 異(二)獸戰加點金成鐵,很到題,勁呀!


Friday, October 08, 2004

我愛「大陸妹」

08-10-04
我愛「大陸妹」

我公司在高雄有一位生意伙伴,老莊生,他在高雄做機械生產。 在高雄的兩天就是由他作東,帶我們到墾丁遊覽,同行的還有另一個人,co co,他是香港人,在東莞設廠。 我們三方各自認識,也相熟。

老莊生年近六十,已有到弄孫為樂的時間了。 co co 則是中坑一名。 但這一老一少合起來卻是妙事百出,笑料十足,彷彿一超齡版的大少不良。

首先 co co 原名是 Micheal,一回老莊生拿起他倆的合照給孫兒看,說他叫 Micheal,他的小孫卻是 Mic 不出來,只懂 co co co co 的喊著,從此老莊生就叫 Micheal 作 co co。 名字那麼可愛,我們當然是跟著喊呢。

墾丁在台灣的是最南端,所以在它山頭常常也會見到不同軍方部門的雷達站,無遮無掩的座落於風景點旁。 每次老莊生見之都會把 co co 喚到身旁,笑呵呵的指著雷達站,說「co co,想做生意麼? 來,拍兩張雷達站的照,寄回大陸,叫他們不要打錯啊!」 co co 聞之,必會回應道「你想我回不了香港麼?」

又一回在墾丁沙灘旁,co co 看見了兩個大大的圓頂塔,於是用他的廣東話高八度的偽國語問老莊生,「這兩個波波是什麼來?」老莊生答道「這是我們的核電廠呢!」co co 說「那麼近? 那麼中共一顆飛彈打來,你的高雄就什麼都沒有了。」老莊生聽了,比著手「不會吧,水泥牆有把尺厚呢。」 co co 道「那麼近,我們一輛旅遊車撞進去也可以弄破它呢。」 老莊生聽了「那麼你又來拍兩張照,寄回大陸好了,叫他們不要打錯啊!」


墾丁的兩個波波

是夜,老莊生請我們吃火鍋,坐下點菜,他忽然問我們要不要「大陸妹」。 ?? 這就聽得我們出神了,席上有老有少,怎麼來「大陸妹」? 追問下,原來「大陸妹」就是生菜的意思,如他們叫油麥菜作 「A 菜」,這是台灣本地叫法,沒得什麼解釋,他們就是這樣叫。 co co 聞之「大陸妹」,連聲讚好,道「大陸妹好呀! 大陸妹快熟,不用煮(攪)那麼久,好吃呀!」 我們在旁聽得為之抱腹,淚水也笑得出來。

Thursday, October 07, 2004

去中國化唔化

07-10-04
去中國化唔化

遊台灣,我時常用也在玩一個小遊戲,統獨標籤遊戲。 目下所見,一段文字,一句說話,一個構圖,都悄悄的在我心中品味細嘗。

台灣的獨立運動,據傳其中一個方向是「去中國化」。 但台灣文化歷史師承中國大陸,有多少部份真的可以做到「去中國化」?

台灣的「去中國化」最重要打擊 icon 是蔣介石。 廣佈台灣各地的蔣光頭銅像則首先遭殃。 故宮博物院門前的笑盈盈蔣介石立像,噢! 在擴建工程下,消失了。


消失的蔣光頭

但台灣有些地方其實是中國化得不得了,舉例一,環顧全世界,保存中國文學傳統、文章用字、結構文法等最好的地方,就是在中華民國在台灣。
試看一則今天由台灣總統府發出的官方文稿:

褒揚令-梁肅戎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明令褒揚總統府前資政、立法院院長梁肅戎,褒揚令全文為:
  
總統府前資政、立法院院長梁肅戎,性行耿介,才識閎通,早歲卒業長春法政大學。曾參與抗日民族運動,履危蹈險,堅貞不屈,凜凜勁節,群流共仰。民國三十七年膺選第一屆立法院立法委員,復獲選立法院副院長、院長;出任立法委員凡四十餘載,致力保障人權,維護言論自由,推動政治改革,促進民主法治,宣勤議席,建立法制,調和鼎鼐,卓著功績。民國八十一年奉聘總統府資政,襄贊樞機,勳猷益懋。綜其生平,公忠體國,盡瘁國事,碩望景行,允垂世範。茲聞溘逝,軫悼良殷,應予明令褒揚,以示政府崇念耆賢之至意。


先不要說理解整篇文章在說什麼,單要正確讀出那些四字成語也夠考人了。 這些文體接近八古駢文的中文,真是瀕臨絕種了。

台灣人也喜歡拜廟,台灣的廟更是「生廟」,是有生命力的,不像大陸和香港的廟宇,只是骨董。 何解? 在台灣每一區也可以找到一所有代表性的廟宇,內裡都是香火鼎盛 ,兼很有政治觸覺。

就在淡水街角的天后廟中,便有奇景:




踏入廟中,天井抬頭,正中央高高懸著一塊牌匾,在它左右各有一排兩塊牌匾對面而立。 看清楚一點,正中央寫著「慈雲濟度」的題字竟是陳水扁,在它右旁第一塊是呂秀蓮的字,再旁邊是李登輝! 對著它倆左邊兩塊便是由連戰和宋楚瑜所書。 如此巧妙的配對,政治味道不言而喻。 相反台獨份子口中,國民黨時代外來政權的大小蔣總統,他倆都是忠誠的基督徒,才不會做這種在廟宇中題字搶位置的東西,本土化後的台灣政客原來更具 chinese tradition。 奇怪。

Wednesday, October 06, 2004

來台七天兮歸港去

06-10-04
來台七天兮歸港去

人在工作間,但卻是精神散漫,整日魂遊太虛中。 七天假期匆匆而去,吃喝玩樂不事生產的生活實令人又愛又恨。 可以忽然來個「不是生產」,前題是有一份工作在港等著你回來,可以說它是一張安全網,也是一環金鋼圈。

好,不要悲風秋雨了。 談我的台灣七天遊,實在精彩, 上天下海,台北台南走透透,有官能刺激的(不要急,只是談遊主題公園吧),有風光如畫的(遊覽墾丁國家公園),有火藥味濃的(遊二二八紀念館),有傾心折服樂而忘返的(遊故宮博物院),有有自唔在的(乘高雄到台北的通宵火車事件),有文化交流的(與的士司機的數席話),有夜生活的(錢櫃KTV夜遊酒吧街),有吃喝的(士林、華西、永康、六合的掃街運動),有賣力的(書局街抬書記),有瀕臨絕種一個中國的(遊國軍文史館)....... 雖然到了人疲力竭錢財散盡不能不還的地步,但,真是令人回味。 好玩。

實物可以忽然灰飛,記憶也在不停被沖淡。 還是在它未被淡忘時,不停複製,當是製作記憶的標本吧。

今天先記錄旅行的流程,細節有趣的部份會令闢文章討論之。

29-09-04 第一天

人物: 公司大旅行,有老有少,一行二十人
遊覽地: 六福村主題公園、士林夜市

小記: 每次要去旅行,人在機場看到鐵翼飛翔,腦中閃出都是梁朝偉的名曲《一生一心》:

"瀟瀟灑灑的 給我瀟灑的上機......"

要命!



30-09-04 第二天

人物: 公司大旅行,有老有少,一行二十人。 午後,二人離隊,看中華職棒。
遊覽地: 忠烈祠、士林官邸、新莊球場

小記: 記住! 記住! 記住! 忠烈祠的主角應是烈士們,不是門口的雜耍。 雜耍過後,內祠參觀的人群忽然全不見了,兩旁一文、一武烈士祠則依舊門堪羅雀。 哀我中華先烈。



01-10-04 第三天

人物: 五人離隊,驅車南下高雄
遊覽地: 劍湖遊樂場、六合夜市、高雄河畔

小記: 三支公同房,兩床而合,三人同睡。 我就在兩床合攏的裂縫上睡了一晚,哪有他倆的大字型睡法?



02-10-04 第四天

人物: 高雄一家人
遊覽地: 國家水族館、墾丁國家公園

小記: 墾丁國家公園,美得不得了。 是夜通宵火車由南返北,畢生難忘。



03-10-04 第五天

人物: 只剩下三人
遊覽地: 中正紀念堂、總統府、二二八公園、西門町、新光觀光塔、永康街、誠品書店

旅遊警告: 中國人香港人國語流利者在決定步入二二八紀念館前請三思,紀念館內的綠營超級台獨份子導賞員「攻擊力」不是說笑,一場統獨省籍情仇大激辯時刻也在準備為你而開始。



04-10-04 第六天

人物: 港燦三人
遊覽地: 淡水、故宮博物院、華西街夜市

小記: 故宮在改建中,展覽館面積大縮水,不過依舊精彩,當然你是需要一個訓練有素,對古物熱忱非常,熱誠有加的導賞員在旁為你講解。 有幸那天我遇上了!



05-10-04 第七天

人物: 港燦甲乙丙
遊覽地: 國軍文史館、西門町

小記: 國軍文史館就在西門町旁,喜愛軍事、歷史的人實在不能錯過。 國軍文史館門口詢問處的當值女兵姐姐,年青貌美,看上更有點像全智賢呢! 離開前不忘走去搭訕一下,她得知我們來自香港,忽然說了句,「香港? 好呀! 我也很想學廣東話呢!」 奈何,我只懂揮手說再見。 本應
該打蛇隨棍上,拿一個 email address 也好。 這方面反應總是慢人八拍。 真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