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09

回家的路上

piece of memory


我時常都有個奇想,就是找個晚上或是平白無事的白天走路回家,由港島的西面一直用走呀走行呀行的方法回家。 沿途的景物地標,經過每天的巴士行程,我都是熟悉記得,每個點與點間,彷彿都是走過,只欠是連貫的一次把它走通走完。


試試合上眼想像這段路程上會遇到什麼? 什麼會是你的地標? 你念得出它的名字嘛﹖ 還是由它令你想到在哪裡發生過什麼? 吃飯、買書、補習、上班、看戲、無聊、迷失路...... 一段路程,時間跨越十數載。 細碎的回憶片斷,組成物理上長短的距離。


我試過用幻想的方法完整的走過這段路,當然是要用快速搜畫的方法,像晚上極速行駛的電車,在記憶中的港島裡飛馳。 為什麼是電車﹖ 因為快得來都有個譜,找記憶都要用神,若然要快而忽略細節,那倒不如去幻想乘地鐵好了,漆黑中一個站,漆黑中又一個站,話咁走就到,想想這是多無聊。


誠然電車與地鐵之間,論無聊程度,分別又有多遠呢﹖

Thursday, April 09, 2009

中華民國~~ 我又來啦

1st 2000年跟團同同學去 - 台北。
2nd 2001年跟團同家人去 - 台北。
3rd 2002年跟團同學去 - 台北。
4th 2004年跟團+自由行同同事去 - 台北 - 墾丁 - 台北
5th 2008年自由行同家人去 - 台南 - 嘉義 - 阿里山 - 台北
6th 2009年自由行...... 真係我要做 model

希望識路去慈湖啦。

Tuesday, April 07, 2009

破落戶

自更新 wordpress 版本後,舊相全不見,連封面的相片都消失了,弄得吾家伍零壹號房一遍破落,與這本應朝氣勃勃的春夏之交顯得格格不入。

又近日事忙事忘事事忙,事忙的原因是一般香港男人之通病: 空有計劃在心中,欠缺實踐的能力,又懶,結果迫死自己,抵死也。

雖則如此,閒書(下述所有的書名都是大概名子)還是看了些,最近在讀唐德剛的《張學良(失敗口述歷史)》,書像電話簿般厚,實好看的只有序與附錄評論,真正屬張學良的口述故事部份,結構鬆散又細碎,去日亦遠,真有不知他所云什麼之慨。 至於口述故事既是唐大師所長瓣數,嘉賓更是歷史遺珍張少帥,兩者合壁未見協同效應,卻只作草稿收場咁可嘆? 這便留給諸君自己讀讀唐之序文好了。

另一本是《何世禮》,本來我在《何東》裡知道會出他的兒子傳記時實是十分期待,但當書在手中時卻感冇乜料到,相都唔多張,炒老豆本書的冷飯多於新料,可惜二也。

雖則《何東》比《何世禮》好,但《何東》其實也不是太好,尤其我討厭它每章之篇名,用上「什麼什麼之謎」的格套,所以有「出生之謎」呀「發達之謎」呀「長命之謎」呀之類,但內文又不是以探秘揭謎式的寫法,名文不一甚怪誕,頗有受同期電視Adam 鄭與怡興 Cheng 之影響。

不過自《周壽臣》起這系列的封面設計卻成體例,兄弟班的《何世禮》《何東》如是,連不相干的《魯迅》和《十姑娘(與魔鬼同行》都跟,這就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