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09

回家的路上

piece of memory


我時常都有個奇想,就是找個晚上或是平白無事的白天走路回家,由港島的西面一直用走呀走行呀行的方法回家。 沿途的景物地標,經過每天的巴士行程,我都是熟悉記得,每個點與點間,彷彿都是走過,只欠是連貫的一次把它走通走完。


試試合上眼想像這段路程上會遇到什麼? 什麼會是你的地標? 你念得出它的名字嘛﹖ 還是由它令你想到在哪裡發生過什麼? 吃飯、買書、補習、上班、看戲、無聊、迷失路...... 一段路程,時間跨越十數載。 細碎的回憶片斷,組成物理上長短的距離。


我試過用幻想的方法完整的走過這段路,當然是要用快速搜畫的方法,像晚上極速行駛的電車,在記憶中的港島裡飛馳。 為什麼是電車﹖ 因為快得來都有個譜,找記憶都要用神,若然要快而忽略細節,那倒不如去幻想乘地鐵好了,漆黑中一個站,漆黑中又一個站,話咁走就到,想想這是多無聊。


誠然電車與地鐵之間,論無聊程度,分別又有多遠呢﹖

3 comments:

sf said...

如詩.

BTW, 漆黑中一個站又一個站:
走進去, 走出來, 已經換了時空, 真魔幻.

rm501 said...

sf:就有 如倪匡衛斯理小說「大廈」般

收買佬 said...

我試過由柴灣地鐵站行到西環電車站, 沿途想了好多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