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0, 2015

平手盤

寫完這一篇,今年的寫 BLOG 的產量便與昨年一致。 起碼可以停止跌勢,止跌下一步可不可以回升? 這是後話了。

這一年牛奶糖三號出世,圓圓大大的一雙眼睛,一抱離手便會哭的傢伙。 二號是牛王妹,愛指點江山,卻也可愛。 一號,每天與功課博鬥,是道理王,每件事也有他的解說。 我時常在估算,他們仨的將來會怎樣? 我的退休生活如何?

叮噹可否不會老? 我已是一個要提供答案的人,太多的疑問,或許不太合適,對嘛?

Tuesday, December 08, 2015

呆滯

書,係未溫。 試,係下星期考。 業,係復活節先畢。 工程,係要出年年中先完。 日子如常向先推動,唯有人總是配合不來。

說幾句陳冠中本新書《建豐二年》。 陳氏 style 的預言書,在之前的《盛世》也用過,所以看來也不甚新鮮。 相反這書有趣的地方在於每個角色的前半生傳記部份,如孫立人之籃球隊,包玉剛的海上大學,平時涉獵不到的民國人物豆知識,看一本書就可補充下。 不錯。

最近的鉛水事件,倒也像對應了《盛世》的內容,頗具黑色幽默,而「佔中」呢,就像書出呼喚巨靈的一章。 從這兩點看來,陳氏之預言力又幾勁喎。

Saturday, December 05, 2015

十二月

十二月了,今天還下著雨,終於也帶點冬意。 星期初的晚上,還是要開冷氣去睡,原因是要驅蚊。 蚊子在耳邊嗡嗡飛的聲音真是討厭。 我時常也說,給血你吃,不緊要,為何飽了仍要苦苦癡纏呢? 有時看見你腹大便便,血吸得脹爆身體,飛也飛不起時,仍在床頭纏繞,何苦? 啪的一聲,你就變成一點血星。

你之前的努力,我之前的痛苦,都白忙過一場了。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15

Saturday, August 29, 2015

尾彩

高可寧先生像贊,攝於澳門 - 按圖可放大

此物最玩味是碑文的落款「清 賜進士及第 頭品頂戴 南書房行走 翰林院編修 朱汝珍拜書」。

這二十五字,仿佛像是說:「嘻嘻,你高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好叻。 但我朱某也是如何如何大樹菠蘿,亦不賴也。」

Thursday, July 23, 2015

我兒病了

我兒病了不肯吃藥,整天沒吃東西。 為要他吃藥吃東西,出動了壽司、橙汁、扭旦、阿婆、老婆與老豆。 老婆在哄他張開口喝藥水,他不肯。 這次動氣的不是我。 我不是說我叻,老婆脾氣壞。 從來夫妻生活都像二人三足,有事半功倍的時候,也有拖後腿的時間,但方向、目標總是一致,向前。 生活上要一個紅面,一個白面。 我知道是妳在我困難時站在身邊,明白與否也支持我,這就是愛,這就是一個家。

我兒病了,願你早點康復, 繼續追趕跑跳碰。

Saturday, July 18, 2015

《烈佬傳》- 窺探式小說

《烈佬傳》- 黃碧雲 
(圖: 三聯書店)

乎黃碧雲者,近期炙手可熱。 馮京馬涼間,我確實攪錯過一陣,這屬個人無知,與書無關。 從前也讀過黃的書,不過是那一本? 忘記了。 買書這東西,很講緣份,同一本書之前在不同的書店見過翻過放底過,草草看它的書名、封面及內文,也不知它說什麼、佬烈在哪裡。

Anyway,書買了來讀,斷斷續續兩星期便看完。 現在看書沒記性,人名是記不來,故事內容倒有個大概,但邊個打邊個,有時也得翻前去探究。 不過這書只有一名男主角,主線是捉得緊的。

我說它是窺探式小說,因為黃寫的男主角是個吸毒者、監獄常客,他的生活圈,是常人陌生兼害怕的。  為什麼會害怕? 怕是人生的沉淪? 健康的凋零? 可以諗下。

黃對男主角不殘酷,沒有一件事是可歸納為社會的錯,都是主角順其自然的選擇。 不去選擇也是決擇的一種,不是現實在逼迫他。 主角最後的結尾像《心經》的幾句,五蘊皆空,渡(過了)一切苦厄、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是個GOOD ENDING。  烈佬之烈,在於大千世界打不倒他,雖然他不是已勝利者的姿態站出來,但至少當其他人已倒下,他仍是站著。


Friday, July 03, 2015

一團喝醉的肉

回想我讀小學的時候,每逢星期六日多是待在外婆家中。 已成家的舅父阿姨也會襯假日回來探望母親。 當時外婆家在街市還有一間小鋪,阿姨舅母們多數會到那裡談天說地,或借機會重溫各類衣車的使用,於是家裡留下來的便是百無聊賴的舅父呀姨丈呀等男角。  他們是如何打發一個等開飯的下午及黃昏? 答案是打開雪櫃、飲啤酒、躺在梳化上睡覺。 看著他們,我總覺得他們也幾無聊,飲啤酒睡覺飲啤酒睡覺,又是一個星期天了。

我為什麼會想起這些往事? 因為我發覺我現在回到老家,所做的和往昔舅父們做的是一模一樣。 歷史在重演中。

Wednesday, April 15, 2015

養兒方知父母恩

今天中午打電話回家,接電話的是小女,我向她招呼也未打完便聽到一輪咀的匯報哥哥在家的頑皮情況。 她匯報完畢,我也未問得切她的起居飲食出入平安,她便要掛斷電話拜拜去也。 她芳 齡兩歲多少少矣。

晚上回家也近十一點了﹐看見哥哥剛走出房﹐原來方才才寫好明天要交的習作。 媽媽匯報,這篇習作足足幾個人跟他磨了四五小時,他就是不肯寫。 不肯寫什麼,一個數字「9」。 她說哥哥不喜歡 9 字,因為他總是先寫一戙才打圈,所以給人改完又改。  我說,數字也有筆順? 有? 啊。 原來這樣,要是我早回來問題可簡單啦,我會倒轉本簿,叫他填滿 6 字,再倒換回來,BINGO ,攪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