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香港蘋果電腦維修中心

香港蘋果電腦維修中心

地址及辦公時間

Brilliant Ascent Development Ltd
Room 1703 Hang Lung Centre, 2-20 Paterson Street, Causeway Bay, Hong Kong Business hours: 11:00 am to 8:00 pm Monday to Sunday (except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s)
TEL: 3426-2288 FAX: 3571-8228

****
總之就是撞鬼,在網上尋找這個鬼地方的地址及辦公時間難過登天,大哥,秘密組織咩? 收得咁埋。

打:applecare hong kong 死link
打:香港蘋果電腦維修中心 一大堆不是地址的東西

打電話去 hotline 又係妙,都未講完問題就開始推銷 applecare 。 我連問題都未說清,你就巴啦巴啦一輪咀講你個 care 有幾把炮,Who's care your applecare! 你醫好左我先講啦! 真係滾呀,火滾個滾呀。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06

啞了!

mac mini 啞了! 原來是個全球問題! 我的問題洋人們都說過了,軟件上的洋辦法亦試過,奈何藥石無靈,真想點播呂方首「聽不到的說話」應應景,可惜,一切和聲音有關的 program and file 都不能執行。 :(

不能播出聲音的 mac mini

不能播出聲音的 mac mini

你說怎樣辦? 你說怎樣辦? 你說怎樣辦?

冀望諸君高抬貴手,指點指點。

Monday, December 18, 2006

從環保法例中尋找失落的鐘樓

在停止清拆鐘樓的抗議中,有人質疑地盤為何可以在晚上開工,有否持有有效的噪音許可證云云。 真是使我耳前一亮,有些水準喎!

在公眾假期或晚上地盤要使用機動工具開工需要向環保署申請「噪音許可證」都是大家的常識了。

為增加閱讀這新聞的趣味性,有兩條環保法例可給有興趣人士參考。

第一條是《噪音管制條例》第9條。 要質疑該地盤在該夜上開工的合法性,可在環保署網頁中查詢「有效建築噪音許可證」,在「持證人名稱」輸入「LEIGHTON-CHINA STATE-VAN OORD JOINT VENTURE 」(該工程的承建商),工程名稱是「中環填海」,就可以看到它們持有的噪音許可證。 在每一張的許可證中都有列出什麼機動工具在什麼時段加上什麼條件獲批準使用。 大家只要數數在晚上新聞片中地盤使用過的機械數目及款式,再對對各噪音許可證中的細項,如有不符,便有違法之虞了。 當然這只是最簡單的對照法,有些細項中還會規定機械的使用位置...... 這些那些還待大家自行研究。 不過不過,這網頁不會是最update 的,最準還是要參考天星門前地盤貼出的那一張許可證。

第二條是《廢物處理(建築物處置收費)規例》。 拆掉的鐘樓去了那? 我頗肯定它不會被棄置在堆填區,因為人家的地盤有環保計劃,鐘樓是混凝土之物,必會被敲碎,作惰性廢物處理,未來作填海物料,送到填料接收設施。 按這線索,如果鐘樓在即日便作敲碎處理,那便極有可能在16/17/18 這三日的 「工務工程拆建物料棄置記錄」中找到鐘樓的入閘記錄。 該工程的合約編號為:HK12/02 ,但記錄一般都會 delay 三數天才會上載。

Enjoy!

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中國海外用

李時珍的《本草綱本》 金石部 - 金類中,談到鉛礦的開採:
鉛生蜀地平澤,今日有銀坑處皆有之。 燒礦而取之。 【時珍曰】鉛生山穴石閒,人挾油燈入,至數里,隨礦脈上下曲折砍取之。 其氣毒人,若連月不出,則皮膚痿黃,腹脹不能食,多致疾而死。

在《本草綱本》 石部 - 石類中,談到石炭的開採:
【時珍曰】石炭南北諸山產處亦多。 昔人不用,故識之者少,今則人以代薪炊 、煅煉鐵石,大為民利。 土人皆鑿山為穴,橫入十餘丈取之。 有大塊如石而光者,有疎散如炭未者,俱作硫黃氣,以酒噴之則解。

〈氣味〉甘辛。 溫。 有毒。 【時珍曰】人有中煤氣毒者,瑉瞀至死。 惟飲冷水即解。

在同時代的另一科技巨著宋應星的《天工開物》中,亦有談到煤炭的開採,見「煤炭」一節:
凡取煤經歷久者,以土面能辨有無之色,然後掘挖。 深至五丈許,方始得煤。 初見煤端時,毒氣灼人。

輯錄上述三節,主要是想點出在中國古代,人們已認知到開挖礦物時會遇到危險,主要來自礦洞中的有毒氣體,吸入對身體有害。 套用現代用語,這些都可歸類作工業安全問題,與時有所聞的山西煤礦爆炸及前陣子本港的奪命沙井意外性質一致,都是由於在「密閉空間」工作時未有做好安全措施,吸入毒氣或者發生爆炸。

「密閉空間」一詞亦是現代用語,在本港法例中有明確定義,不過在此不談了,有興趣的可自行繼續研究。 總之,李時珍及宋應星所提到的鉛礦、石炭礦及煤礦就是密閉空間。

對於密閉空間的毒氣,古人除了是有認知外,還有解決方法,他們用的是「溝淡」法,用中空的竹管插入礦洞中將毒氣排走。 在《天工開物》中,見插圖「南方挖煤」:

天工開物﹣ 南方挖煤

圖取自:鹽井的問題
有將巨竹鑿去中節,尖銳其未,插入炭中,其毒煙從竹中透上,人從其下施钁拾取之。 或一井而下,炭縱橫廣有,則隨其左右闊取。 其上支板,以防壓崩耳。

宋應星《天工開物》「煤炭」一節

用現代的概念,可以這樣理解上段文字,1)宋所見之煤礦是平地煤礦,要先直向挖掘到達某深度再向橫發展,和我們看記錄片中的常見的山谷礦洞不同,不可以在礦洞的出口直接修築棧道到達開礦點,開採難度較高,所以要有人在地面作接應; 2)「其上支板」是對礦洞結構穩定的保障措施;3)開礦工序分為地下及地面兩部份,亦是減低工序風險的方法。

我比較有興趣是如何確保「巨竹排毒」的成效,及有沒有另的方法來保障洞內礦工的安全,兩者都是書中未有提及的。

對於礦洞內毒氣之有無,最直接影響到的當然是礦工們,因為關乎他們的生命安危。 於現代,我們可以用電子儀器探測礦洞有毒氣體之多少。 在往昔科技未發達之時,用的卻是金絲雀(Canary Bird),金絲雀的呼吸系統對一氧化碳比人敏感,在一氧化碳濃度較高,但尚在人類可接受水平時,金絲雀便可嗅出來,用鳥命嗚呼來作警示。

金絲雀在世紀仍是礦工出入礦洞的必備之物。

Bio-carbon monoxide detector

source: Small cage with canary bird used in testing for carbon monoxide gas.

在英國用金絲雀測毒的「傳統」,到1986年才正式取消。 在日本,到1995年日本警方大戰沙林毒氣時,金絲雀還是警方裝備之一。 但於山西的煤礦工人,就可能連雀都冇一隻了。

礦工與金絲雀,令我想起的是人與動物能在工作上結合的年代,就像是獵人與獵犬/鷹,漁夫與白鸛,農夫與水牛,白馬與王子,陳伯與金鷹。 相輔相成,和諧共處,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