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閒讀拾趣


信報 c8 版 - 2011年12月31日





***
這 post 不是給他人找碴,是為自己還會\肯\想知多一點點而高興。 願 2012年亦要繼續,求知的心不老。

Friday, December 30, 2011

《生命裡的家常便飯》


《生命裡的家常便飯》 - 方任利莎

這書是方太的口述自傳,讀起來很流暢吸引。 書買回來,用了一天便讀完,傳之家中婦女 (阿媽 -> 老婆-> 妹妹),人皆讚賞。 近年喜歡看傳記,人家幾十寒暑,濃縮成幾百頁紙,又有如一煲湯,有「努力」加「機遇」兩味藥膽座陣,焉有不精彩乎?

全書最領我意想不到的是方太做事的潑辣和那一份「得人恩果千年記」的人情味,書中一次又一次的多謝「李錦記」給她的機會,實不假也。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1

花園街大火的 sidetrack

剪了出來,一直忘記post。


2011-12-03 信報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大舅父奇妙的一生

你是我心中永遠的海員、皮草工人、泥車司機、酒徒、大哥與舅父。 隔著玻璃看你,我仍覺得你是會突然伸個懶腰,喊句粗口,然後醒來。

雖然你將化作飛灰,但你是會與我們一起,一世的。 好好睡一會吧。

Saturday, October 08, 2011

飆升

乎飆升者不止血壓也。


政府吸引年青人加入建築業的宣傳 - 「Build 升」計劃

打開「Build 升」的網頁,一片前程錦繡的模樣。 查現在不少公務工程,任務除了要建築起東西外,亦要肩負吸引新人入行的使命。 至少官大人是這樣想。 於是乎,不少惠澤工友的措施出現了,例如有飯堂啦、沖身室啦、制服啦、個人locker啦、冷水機啦、避暑亭啦、身體檢查啦等等。 對比起往昔工友們的自生自滅式工作環境,確實有不少改善。

環境改善,入息改善,年輕人為什麼仍對建築行業卻步? 撇開辛勞的工作性質不說,我想最令他們不習慣的是生活模式的改變。 建築要重紀律,最重要是守時,準時開工,大都要早上七時多便要開工。 先是無得蒲,無得夜睏。 再來是工作期間,勞動作業,無得 iphone ipad FB,稱得上是斷六親也。 身心確是要慢慢調節才可以。 窮,或許是叫人努力、改變的最大動力。 不過香港人普遍都不窮,幹嗎要自尋辛苦呢?

最後,也談些相關又不相關的事。 最近一班讀建築的天子門生參觀我司公屋地盤,其中問得最多的一題問題是「我可以怎樣申請公屋」,誠然我相信發問者相當都是因為「童言無忌」,但聽下來總覺一點悲哀、一些怒憤也。

Tuesday, October 04, 2011

士多啤梨卡拉OK

最近在網路上找到一個十分百分千分精彩的網頁 - 香港在消失ing


70年代的環翠道 - 圖片取自「香港在消失 ing」

圖片沒有標出拍攝年份,但從未拆的柴灣村看來,這照片應是1970s時的產物。 中間位置的21座(?) 是現在的福翠樓,遠些的27座(?)是澤翠樓。

中間有些亭台樓閣的東西是仁樂大廈下的酒樓,在八十年代初是「大三元酒樓」,連地下的一層,共有兩層高,正門口設於連城道的一邊。 酒樓結束後,鋪位空置了幾年,近連地道的一邊成了「恆生銀行」,幾年後,銀行搬走了,現在是教會;轉彎位則有過「中國銀行」,每當十月一日便會在亭台樓閣上的小平台,懸起五星旗,但最後也是搬走了。

舊照片中右面有個「廣」字,是「廣東省銀行」。 在連地道仁樂大廈的外牆上,至今仍見「廣東省銀行」招牌的字跡。


「廣東省銀行」的舊招牌

而「廣東省銀行」亦是本文重點,「廣東省銀行」結束後,原址開了一間叫「士多啤梨卡拉OK」的東西,不夠一兩年的光景便關門了。 在九十年代初,卡拉OK方興未艾,但在柴灣都開卡拉OK,其市場策略真是匪疑所思,不過對於自己家的附近有間卡拉OK,雖然不會幫襯,但感覺上仍是一件新潮有趣的事。 卡拉OK走了,跟著來了一間叫「福記」的雜貨鋪,雜貨鋪結束後再換作網吧至今。

如果舊照片的鏡頭再擺後一些,或許會拍到右邊再高些的環翠道,其時那裡有幾檔路邊的大牌檔,每檔都是一兩張桌子放在路旁,晚上賣粥賣雲吞麵。 小時候和爸媽去街,晚上回來,試過在那裡吃宵夜,至今仍有印象。


檢視較大的地圖
環翠道現況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1

舊記憶講不出有多重


是日《信報》

由這篇文章想到幾件無關痛癢的事。

一) 幾個幾個月前,讀了佘宗明的書《在我還年輕的時候》,輕輕鬆鬆的文章,有的情意綿綿,有的鬼鬼馬馬,書中的故事是作者的創作還是親身經歷? 頗惹人遐思,相信這也是作者想營造的效果吧。 讀這書是愉快的。 最使我記得是他說,青春是過去式,沒有會感到自己是「正在」青春中,青春是在緬懷裡存在,是記憶裡發生過的事。

二) 關於工作。 想起從前讀過的課文《敬業與樂業》,梁氏從個人的責任心出發,呼籲要個好每份工。 但,時代的改變,工作的表現與工作的機會有時不會再掛上關係,即是做得好也不代表有的做。 當然,這是古今一樣,但今天尤見嚴重。 而然,當一個人不想求上進,只想穩定平淡的做一份普通的工一世,這機會放於今天,仿佛不再。 每個崗位每個人都是replaceable,人要單向付出感情,的確是幾無奈。

三) 無三不成幾。 但打到三時已沒貨,只好作罷。

Tuesday, August 30, 2011

數字歌


孫戲祖母圖

我阿媽教個孫數字,曰︰

鉛筆一,
鴨仔二,
耳仔三,
啞叉四,
秤勾五,
煙斗六,
士的七,
葫蘆八,
魚網九。

最後,聽眾只有我。 似曾相識的,但都有二十多年未聽過了。 當中的有很多ITEMS 都是已絕種或是瀕臨絕種的東西,幾乎是現今小孩在生活中不可能見到的東西。 想,現在還有小朋友這樣學數字嗎﹖


Saturday, August 27, 2011

搜神記



第一次聽到這歌便想到干寶的《搜神記》,這書成於東晉,可謂我國第一本鬼故事叢書。 搜是搜集,神是神奇的事 (不是單指神仙鬼怪事)。


至於這書的分類,有人說它是小說類,有的說似傳記多。 現代人觀之,十居八九都會說它是「小說」,這想法實離古人所想遠矣。 今之小說,要創作,要有虛構。 古之文人,文章千古事,豈容遊戲文章弄虛作假? 他們所寫的,都是他們真心所信,哪管它們是神怪鬼魅。 如此推想,古代社會文風保守,寫作類型壁壘分明,十分正經。 另一方面是民間對天地自然事,抱有好奇,加上接觸緊密,可解與不可解之事扭結在一起,才可孕育出這麼多采多姿的經歷來 (或稱之故事亦可)。

Saturday, July 02, 2011

不合時宜


我兒首次坐於購物車圖

當媽媽要努介紹這是檸檬那是橙時,我卻說這就是現代社會,物質看似充裕,more than we need.

Monday, June 20, 2011

繁華盛世人人浪費




這是最近尋回的一張1998年9月10日剪報。 二十八隻屎露脾,構成一代香港人的集體瘋狂回憶。 比較好彩是我居然在這換狗瘟疫中免疫,一隻也沒有買過,這件事的瘋狂也是臨到終結時才得知曉。

那時才剛剛開始工作,要通宵工作。 有天深宵回家,見到樓下商場大排長龍,不知所謂何事,第二朝問媽媽才知道是為了買狗。 這是第一次的見識。 第二次在灣仔的老麥附近,一個躺於路邊睡覺的乞丐,身旁有四五個老麥外賣,還有一塊紙牌稱「不要食物,只要錢」。 每人每日都為如何消滅一包 (或多包) 老麥食物而苦惱。

從來食物與玩具,都是食物是主,玩具是副,方下才第一次來個角色轉換。 彷彿是繁華盛世,物質豐盈,但其時正值金融風暴,將有一段艱苦歲月等大家漫漫捱呢。

現在看回這二十八隻狗,特別是集齊一套的群,無不驚訝於自己的瘋狂,這就是青春的一段落。

Monday, June 06, 2011

Hangover Part II 醉爆伴郎團2



觀後感,認真一般。 電影意識不良,令人搖頭輕嘆。

Hangover I,我沒有看過,看 II 純粹是想看笑片矣。 電影以旅遊特輯的方法包裝泰國,將鬼佬想像中的亞洲 (泰國)拍攝出來。 他們的泰國是夜生活,是人妖,是僧侶,是毒品,是罪惡之城。 最令人惡頂是伴郎團在泰國可以胡天胡帝,如取如攜,毫無道德常理可言,而一眾亞洲角色,只是在白人身邊陪笑,打哈哈。 最後男主角是女又攞埋,彩又贏埋,直可高呼大美國萬歲作結尾了。

Friday, May 27, 2011

廿八蚊的僱傭關係 I

最近公司熱話是如何填Time Sheet,由從前的打咭,發明到打手掌,再退回填 Time Sheet 加打手掌,整個考勤系統,累贅又擾民,笨實加個箍是也。

公司一向政策是月薪超過萬五圓的便沒有加班錢。 孰不知,廿八蚊的偉大政策,保護到最低收入階層之餘,還有一干相對中等收入人士,填 Time Sheet 的目的就是要他們自我申辯超時原因,是否和工時有關,最後交由主管定奪 (潛規定是,一律不當與工作有關)。

如是者,雖是自願當義工,卻要在文件上被當成 hea\ 磨爛蓆,真是無人性至極。 當然,做員工的可以據理力爭,但按薪酬看,這群灰色地帶的傢伙都算是略有身份,厚著面皮去爭一千幾百? 反而對仕途有害無益也,所以亦只有默然接受,無奈加無聊。

又由於偉大政策的計算方法深過迷債,為杜絕風險,公司下令不理職位月薪是多少,Time Sheet 都係要填,擾民程度達百份之百矣。

不過,大家都相信,人事部\ 會計部在月尾收到有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的 Time Sheet 時,也捱不了多久,整個安排都是睇下邊個死先,睇下邊爆先的格局。 有關安排幾時淪為一紙空文,真是拭目以待了。

Sunday, May 22, 2011

樓市文學

和朋友談起電影3D 肉團團,再談到原著小說,中國古典小說一個常見現象是書很出名,但作者是誰卻是不知道 (即使是中國四大小說,作者是誰,還要經清代民初的學者考據一番才得確切答案)。

為何這樣? 成為一個讀書人,在古代是一種身份,亦是一種壓力。 讀聖賢書,當然要考取功名,匡時濟世,當官去也。 考不成,再考,終身只有在試場內鑽,總望鑽得出頭天,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所以有孔乙己,所以有范進。 識字後,難道要去擔泥,去耕田? 自己的期望不是這樣,社會對你的期望亦不是這樣。

當官寫大塊文章,立人生不三朽。 當小說作家乎? 文章千古事,豈容娛人娛己,作這遊戲文章? 有負聖賢所托,九流都不入,淪為小說家者,不是失敗就是失意。 書中不留名,亦是留予自己的一條後路。 文章身後事,是偉大作品橫空出世或是垃圾紙一堆,當世人是明白不來的。

另外每時期的小說作品,都有特式,如清代的「言情小說」中有「才子佳人式小說」,男的多是落難書生,女的多是青樓女子,最後給始亂終棄。

說半天,其實我是想說,香港的文學成就,其中一項必定是「樓市文學」。 其特點之一是,樓盤在哪裡,世界中心就在哪裡。 而與中國古典小說走得最近者,是謎之一樣的作者。 下圖是樓盤介紹書的一頁,我嘗試前揭後揭,始終找不到幕後文字處理的高手或編輯的資料。 思之令人索然。

Monday, May 16, 2011

阿媽找眼鏡

在老家,我的床是貼著窗,臨睡時,總會把眼鏡放在窄窄的窗台上 (ps: 舊式公屋是沒有窗台的)。 記得在小學四五年班的時候,一朝早醒來,要上學,卻發現眼鏡不見了,唯有告訴媽媽。

媽媽先看看床下底,沒有;再看看窗戶,打開了;便想到應該是掉落街了。 於是連忙帶著我下樓,問問掃地阿嬋,有沒有見過一副眼鏡? 阿嬋回答,好想是有,不過你要自己找找。 在掃地阿嬋身後是兩三個滿滿垃圾的竹籮。

媽媽看見便將垃圾倒在地上,在一堆堆垃圾中找眼鏡,我則不知所措的站在看。 最後眼鏡找到了,她又拿了掃地阿嬋的掃把將垃圾掃回竹籮。 跟著她拿著眼鏡,到附近的廁所洗淨,交回給我。

過程中她沒有怎麼的罵我,我也記不清楚,倒是那著緊認真幫我找眼鏡的表情與動作,不時也在心頭憶起。

Friday, May 13, 2011

老豆教落

有一晚睏睏下都要落床,蓋醒起床尾有一電線拖板忘了關掣,弄得電視下方的小紅燈長亮,心中煩擾由此而生,非滅不可。

昔時在老家,特別在讀書時代,總愛和老爸鬥嘴,挑起他口中所謂的「無謂爭端」。 長期戲碼有廁所關燈及開熱水爐問題 (老家熱水爐控制不在廁所而在廚房),老爸總是習慣一沖完涼便把燈爐關上,都不理隨後有沒有人跟隊 (雖然大多數時間,我兄妹都會說將去沖涼,不要關,但事實則繼續打機,任燈爐長明)。

但當我們真的緊隨其後沖涼去,衫褲脫掉卻發現熱水不至時,總會嘮叨老爸,好做唔做,阻人發達云云。

老爸持的觀點是,有手尾,省用資源,省錢,中你太多計,等都 side 氣。

我們持的觀點是,不近人情,又開又熄增加損耗,有笨無精。

為表反抗,有時我們沖涼在先,雖知老爸隨後而來,亦是一出門口,關燈關爐,添其麻煩,謂之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又或,觀其開燈開爐一段時間還未動身沖涼,必出言揶揄諷刺一番,更甚者出口對曰﹕「關燈關爐省錢耶﹖ 汝輸馬票一場,足亮數年矣。」

頂心杉,一言九頂,少不更事至極致。

Anyway,老爸教誨,現在都收成正果了,此少係關燈關掣上。

Tuesday, May 10, 2011

冇交租自然就要走

原來這間「私人」樓已經住了五年,結果還是要搬回「公屋」。

Saturday, March 05, 2011

《最愛》是誰?



在roadshow 見到毛毛(富貴迫人中盧冠庭的名字),才知道有一種稱謂叫作「環保衛仕」,好不偉大。 不過我還是喜歡毛毛作「音樂人」的時候。

電影《最愛》,主題曲是林子祥主唱的「最愛是誰」,作曲人正是毛毛。 歌一定好聽,不過今日談的是電影。

電影上映時候為1986年,導演是張艾嘉,主腳有張艾嘉、繆騫人和林子祥。 如果你只是看了 youtube 的電影預告片,或許你也會如我般想,電影應該是很藝術,很兒女情長的故事。 但事實卻不是,一則它「江湖味」濃,對白棉裡藏針,要互揭陰私,用廣東話形容這是「互片」,用白話是「白刃相見」,何解愛情片變作武俠片﹖ 這按下再表。 二者,故事在後段,頗為閹悶,有欲斷難斷之感。

電影故事是用倒敘法表達,片一開始張與繆已作徐娘打扮,靜坐於郊外鄉村俱樂部 high tea,忽爾兩姝碎步前來,同聲喚「媽咪」,此張女與繆女也,而飾其女兒者,乃羅美微與李麗珍矣。 單看李麗珍片中的青春扮相,對比之前「蜜桃再熟時」的廣告,時光荏弱,歲月滄桑之感應運而生。 哦! 十年一嘆,廿五年兩嘆半,先加十分。

說回正題,張與繆乃昔時好姊妹,兩人聚首,談及當年,回到未嫁時,而林子祥就在回憶中的場景出場,夾在張繆兩人間。 林與繆早有婚約,面對婚期日漸,林有所動搖,考慮到繆有繆的溫柔,張有張的爽朗,一場魚與熊掌、情義兩難的決擇就此展開,同時間張又不想破壞姊妹請誼,欲拒還迎,不知所措....... 總之就是很言情小說(老土)的橋段。

Thursday, February 03, 2011

再見藹寧園

雖未見田雞地產的血紅招牌,但藹寧園的重建已成事實,明年今日原址應是空地一片矣。

牆上有「一九六四年六月 - 九十七歲老人盧湘父」的題字,可知大廈落成距今最少有四十多年。 盧湘父乃清末百日維新要員康有為之弟子,網上有兩則盧氏之紀錄,一是百度百科,記盧氏生於1868 - 1970,另一則在香港教育城,記盧氏生於1888 - 1970。 由藹寧園之題字得知,後者記述應該是錯。 網上另有一文記盧氏墨寶,值得一看。

藹寧園鎮守柴灣長命斜後近半世紀,兒時每當乘車經過,總被它的獨特外型吸引,紅磚外牆,疏落佈局,有矮牆圍繞 (當年還未裝上圍牆上的鐵欄柵),彷彿有點英倫apartment 的風味。 除了近柴灣道的一邊,整個屋苑都被青山綠樹包圍,前望有柏架山,後有鯉魚門兵營,站於大廈天台還可遠眺鯉魚門海灣。 才是五層高,怪不得被地產商看中了。

時代巨輪在轉,唯有在它未被輾碎時留點光影回憶。 去相。












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讀書生活

雖然新工作的工時超長,但想不到可以讀書的時間卻長了,蓋因上班的路程轉乘地鐵,每天換來近小時的可讀時空,幾月過來,山大斬埋有柴,竟得每月讀完一兩本的進度,實在高興。

除新購書外,連一些陳年 display 於書櫃的書也讀了些。 如 Lily Franky 的《東京鐵塔》,這書在老家時,妹妹看過、媽媽讀完,就是欠我。 是什麼驅使我去讀它? 也許近年身邊的長輩開始走了,病塌床前,老病交纏的情景看多,自然想找些慰藉,於是找來《東京鐵塔》。

如果是做一個對照,年輕人對自由、放縱、率性有所幻想與期望,《挪威的森林》敘述出是一個探索青春的歷險故事。 《東京鐵塔》則是一個自省、「一絲一縷,恆念物力維艱」、everything will flow 的故事,細碎,但情真,實有一定年紀才能讀懂箇中苦樂。 前者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後者是「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 拼在一起想,讀這兩書的層次又好像高了點點。

好~ 來對照的另一組,是劉以鬯的《酒徒》與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書評曰,《酒徒》的實驗性很強,很多內心與意識流的描寫,實開風氣之先。 同意,不過要將書放回六十年代的華文圖書界。 《酒徒》有好看的,如寫香港當年的物價市況,從過角度讀,有點像黃仁宇「從「三言」看晚明商人」一文的味道。 書的主角,常怨賣文格調低,又賺不到錢。 實況如何? 據書中形容,大作家預支一兩百圓的稿費,足夠他去食飯、飲酒、交租及購買廉價愛情 (即係召妓啦) 有餘,實何苦之有? 不好看的是夫子自道太多,借同文藝熱血青年的對話,說了一大埋文學評價,悶。

論兩書的相同,都是談「爛泥扶唔上壁」的故事,但從「爛泥」之成份,則《人間失格》的故事,奇遇情節較多,略勝一籌矣。

人間失格
曾幾何時,我家竟分別購入兩本一模一樣的《人間失格》。

Friday, January 07, 2011

這一個夜

DSC02432

這一個夜和友人們吃火窩,喝得醉意八九分,夜深人靜,獨自回家。 先坐巴士,卻睡倒了,到終站才下車。 轉地鐵,又搭錯線。 拖著發水的腦袋,步履似踏著雲端,回家的路,仿佛困阻重重。 沿途說著英文,自言自語。 終於都到達家門前的電梯大堂,按制,最右的一部電梯打開門,留下中間本應該關機休息的一部電梯獨自繼續向上衝...... 68...69...70...,臨進電梯時它已經到 72/F,足足是本大廈的兩倍高度,有多。

不知道這一夜,這電梯,關上門後會帶我到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