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1

舊記憶講不出有多重


是日《信報》

由這篇文章想到幾件無關痛癢的事。

一) 幾個幾個月前,讀了佘宗明的書《在我還年輕的時候》,輕輕鬆鬆的文章,有的情意綿綿,有的鬼鬼馬馬,書中的故事是作者的創作還是親身經歷? 頗惹人遐思,相信這也是作者想營造的效果吧。 讀這書是愉快的。 最使我記得是他說,青春是過去式,沒有會感到自己是「正在」青春中,青春是在緬懷裡存在,是記憶裡發生過的事。

二) 關於工作。 想起從前讀過的課文《敬業與樂業》,梁氏從個人的責任心出發,呼籲要個好每份工。 但,時代的改變,工作的表現與工作的機會有時不會再掛上關係,即是做得好也不代表有的做。 當然,這是古今一樣,但今天尤見嚴重。 而然,當一個人不想求上進,只想穩定平淡的做一份普通的工一世,這機會放於今天,仿佛不再。 每個崗位每個人都是replaceable,人要單向付出感情,的確是幾無奈。

三) 無三不成幾。 但打到三時已沒貨,只好作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