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8, 2008

工地蜘蛛人II

一般的樓宇建築地盤裡,搭棚的工作都是由底層做起,棚的高度是隨大樓的石屎結構而增高,搭棚的工序是幅蓋整個大樓的建築期,逐層而上,向街的一方雖然會陸續增高,但近施工層的一面則是維持一定距離,竹料的寄存、棚架工友的上落都借此作依靠。 但當要拆棚時則便是相反的故事了。

「上山容易落山難」,拆棚一樣比搭棚危險,首先拆棚是由最高位置開始,亦是一次過的工序,因為棚架結構由原整到要拆竹,穩固性會轉弱,加上棚架經使用後總會有耗損,所以拆棚工作除了會因天氣而停頓外,大方向都是希望越快拆完越好。

拆棚的分工,最基本的方法是一組人分佈在棚架的不同位置,站在最頂的會割斷扎緊竹子的竹搣(音:滅),再執著竹子的一端將竹子向下傳,傳給在下層的工友,重複動作,竹子最後傳回地面。

負責用刀割斷竹搣的工人有一個有型稱呼叫「刀手」,他需要憑觀察了解棚架的結構,確定由哪裡開刀,亂割竹搣可會使棚架倒坍呢! 負責傳竹的也不簡單,除了是體力外,也要考細心,一不留神滑手的話就會高空飛竹了,你可想像棚架腳下可以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鬧市,後果嚴重可想而知。 所以話工業安全係幾重要呢! 像以下三名工友,開工前先有 briefing ,再會檢查個人安全裝置,儒子可教,誠工友之模偕也。



如除了全身式安全帶外,工人還要用防墜扣 (fall arrestor),將安全帶扣在獨立救身繩上。 黃衫者腰間銀色的一舊鐵便是防墜扣,他們會叫它作「雞」或「墜落雞」。 所以下次你有機會見到竹棚工友時,不妨問問他們「你隻雞呢?」,一出聲便知你有料到矣。

Tuesday, June 17, 2008

工地蜘蛛人 I

若要在工地選舉健美先生的話,日日托鐵的扎鐵佬只屬第二,因為偶有都見大肥佬。 論身裁均一,體態纖瘦,健美首選的,就是搭(竹)棚工人 (Bamboo Scaffold Worker) 了。 很容易理解,一個肥仔怎能應負日日在棚架上爬上爬落的工作? 況且搭棚亦是團體工作,一伙人跨下是同一個棚架,怎能讓伙伴的體重成為自己工作時的風險呢?

建築地盤裡使用竹棚架,環顧世界好像是只留下中港兩家吧? 連華人世界的台灣都棄而不用了,蓋因竹子乃天然之物,粗幼長短軟硬柔韌各支不同,質量難於量化,結構的安全系數又如何計算得到? 所以同樣的施工,外國都用上金屬棚架 (台灣稱作「鷹架」)了。

不過基於本地竹棚業的固有勢力、成本考慮及施工方便,竹棚還是在香港留下來,不過屋宇署及勞工署都有不同的條例及指引來監管棚架的用料、結構、裝拆使用時的過程、監管人員的責任與資格及棚架工人的培訓。 至於棚架在工地的用途是怎麼? 不妨借用國內網頁的圖片試作說明:

棚架

結構上香港的棚架與上圖的大致相同,不過香港用料必定會多些,即是用上多點、密點的竹子。 另外在香港的棚架外會加上棚網,用作防止沙埃飛揚 (環保要求) 及防止高空墜物 (安全要求) 。 上圖所示,棚架分內外兩層,兩層間有短的橫竹作連繫。 這類外牆棚架主要是提供工作平台給予工人做外牆泥水工作 (如批盪、貼紙皮石)、裝飾工作 (如油漆) 及安裝工作 (如安裝水喉、燈光) 等等。

維修用的竹棚
圖片來源。 維修用的竹棚。

除此之外,地盤常見的棚架還有天花棚,供工人安裝天花板上的冷氣水喉管道等設施。 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也會搭棚,例如在水缸內的水缸棚及升降機槽內的機槽棚。 總之在環境狹窄又需要高空工作的地方,很容易便會找到竹棚架的蹤影。

Sunday, June 08, 2008

書擇 - 醫者父母心




最近在家中尋得一來歷不明的食療養生書,作者是中醫師,出版日期為1983年,足廿五歲了。 書分作十章,每章專門討論一類身體毛病與問題,再介紹對應的中醫食療餐單。 書最使我感興趣是在每款食療餐單後的「驗例」一項,即某某本來身體如何如何,吃過餐單後就身體健康了,在「驗例」裡透露的病人資料足可獨立成為一個個的小故事,反映出二三十年前的社會觀念與狀況,「古」今對照,趣味橫生。 下舉數列。


淮山、蓮子、荔枝乾粥
驗例: 我住在大角咀必發道福和大廈時,管理員黃伯,六十多歲,身體瘦弱,胃口欠佳。 他十分節儉,有病不願去看醫生,加上工作時間太長,憔悴疲乏,自是難免。 某夜,業主聯誼會開會檢討大廈事務,有人指責黃伯躲懶,每天凌晨五時至六時一段時間,例不看見黃伯在大廈大門電梯附近值勤,主張革除他的職位。 於是主席召他到席解釋理由。 黃伯情詞懇摯地表白並非故意偷懶,而是因為患了五更瀉,在這段時間前後,必須跑到洋松街公廁大便,因為瀉後疲乏,加上來回需時,才擅離職守。 於是大眾議要他調在日間值勤。 但黃伯日間在大角咀一家手袋工廠兼職,如調日更,等於失去一份兼職,影響收入。 (醫治過程省略......) 隔一個月,黃伯恢復再值夜更,不再失職。 日間又可兼職掙多點入收了。



木瓜鮮奶昔
驗例: 陳小姐,芳齡三十,是某銀行高級職員。 身裁容貌平庸,不喜化粧修飾,位高及自視過高,工作十年,仍未有深交男友。 其父母很是憂心。 兩老規勸多些,陳小姐亦漸漸領悟,開始薄施脂粉,略事修飾。 但她秉性內向,面施脂粉反自覺侷促不安,何況胸前細小,更有自卑感覺。 蹉跎歲月,仍是隻影形單。 她的母親常來我的診所看病,漸漸談及女兒狀況,余亦只有隨和略予同情而已。 過了幾天,陳太竟然偕同陳小姐到來求診。 (醫治過程省略......) 後來,陳小姐有恆飲用木瓜鮮奶昔每天一次,兩個月後,臉龐潤澤雍容很多,胸部也覺得較前豐滿。 她繼續吃了半年餘。 聽陳太愉快的告知,她的內向女兒最近已和男友「拍拖」了。



四鮮煲鴨湯
驗例: 一九六七年五月,九龍市區暴動,一日數驚。 余應故友張和兄邀講,避居粉嶺軍地的農地半個月。 某日黃昏時分,農場佃丁陳福,年約四十餘歲,突然鼻孔流血 (下略)



豬肝枸杞菜湯
驗例: 前任南海縣參議會參議長張啟端兄,今春病逝瑪麗醫院,百日脫服後,偶於彭家遇見他的遺孀曾麗英嫂夫人,見她不停用手帕抹眼淚。 (下略)



***
除了是古今之趣外,「驗例」的寫作文體使我想起從前流行的「詛咒信」,為了加強說服力,都是羅列資列某人的背景作始。 某某收信而不發者,閤家富貴;反之轉寄六七份者,則身體健康富貴迫人來。 不過隨科技演進,人與人的聯繫早已棄書信不用,而email 者 forward email 都收到習以為常,其恐懼性都怕殆盡矣。 相信這類當年的童年回憶現在都不流行吧。

書擇



最近在家中尋得一來歷不明的食療養生書,作者是中醫師,出版日期為1983年,足廿五歲了。 書分作十章,每章專門討論一類身體毛病與問題,再介紹對應的中醫食療餐單。 書最使我感興趣是在每款食療餐單後的「驗例」一項,即某某本來身體如何如何,吃過餐單後就身體健康了,在「驗例」裡透露的病人資料足可獨立成為一個個的小故事,反映出二三十年前的社會觀念與狀況,「古」今對照,趣味橫生。 下舉數列。


淮山、蓮子、荔枝乾粥
驗例: 我住在大角咀必發道福和大廈時,管理員黃伯,六十多歲,身體瘦弱,胃口欠佳。 他十分節儉,有病不願去看醫生,加上工作時間太長,憔悴疲乏,自是難免。 某夜,業主聯誼會開會檢討大廈事務,有人指責黃伯躲懶,每天凌晨五時至六時一段時間,例不看見黃伯在大廈大門電梯附近值勤,主張革除他的職位。 於是主席召他到席解釋理由。 黃伯情詞懇摯地表白並非故意偷懶,而是因為患了五更瀉,在這段時間前後,必須跑到洋松街公廁大便,因為瀉後疲乏,加上來回需時,才擅離職守。 於是大眾議要他調在日間值勤。 但黃伯日間在大角咀一家手袋工廠兼職,如調日更,等於失去一份兼職,影響收入。 (醫治過程省略......) 隔一個月,黃伯恢復再值夜更,不再失職。 日間又可兼職掙多點入收了。



木瓜鮮奶昔
驗例: 陳小姐,芳齡三十,是某銀行高級職員。 身裁容貌平庸,不喜化粧修飾,位高及自視過高,工作十年,仍未有深交男友。 其父母很是憂心。 兩老規勸多些,陳小姐亦漸漸領悟,開始薄施脂粉,略事修飾。 但她秉性內向,面施脂粉反自覺侷促不安,何況胸前細小,更有自卑感覺。 蹉跎歲月,仍是隻影形單。 她的母親常來我的診所看病,漸漸談及女兒狀況,余亦只有隨和略予同情而已。 過了幾天,陳太竟然偕同陳小姐到來求診。 (醫治過程省略......) 後來,陳小姐有恆飲用木瓜鮮奶昔每天一次,兩個月後,臉龐潤澤雍容很多,胸部也覺得較前豐滿。 她繼續吃了半年餘。 聽陳太愉快的告知,她的內向女兒最近已和男友「拍拖」了。



四鮮煲鴨湯
驗例: 一九六七年五月,九龍市區暴動,一日數驚。 余應故友張和兄邀講,避居粉嶺軍地的農地半個月。 某日黃昏時分,農場佃丁陳福,年約四十餘歲,突然鼻孔流血 (下略)



豬肝枸杞菜湯
驗例: 前任南海縣參議會參議長張啟端兄,今春病逝瑪麗醫院,百日脫服後,偶於彭家遇見他的遺孀曾麗英嫂夫人,見她不停用手帕抹眼淚。 (下略)




***
除了是古今之趣外,「驗例」的寫作文體使我想起從前流行的「詛咒信」,為了加強說服力,都是羅列資列某人的背景作始。 某某收信而不發者,閤家富貴;反之轉寄六七份者,則身體健康富貴迫人來。 不過隨科技演進,人與人的聯繫早已棄書信不用,而email 者 forward email 都收到習以為常,其驚懼性恐怕都殆盡矣。 相信這類當年的童年回憶現在都不流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