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6

藍詩玲的《鴉片戰爭》

藍詩玲的《鴉片戰爭》 

我記得早四五年前,藍女士來過香港宣傳過這書,當時書出版了不久,只有英文版。 大約是年初吧,台灣也出了正體譯本,忠於原著,不經一刀,是賣點之一。

書是有趣的,有幾點可以談談,一,英國人是為錢而來,是侵略,這是無可置疑的。

 二,對於道光皇帝,由頭到尾也攪不清幾個基本問題,是什麼人來打我們? 為什麼來打我們? 他們想要什麼? 聖上英明都要給屬下文武百官弄得團團轉,因為奴才們對於世界地理、貿易經濟、異國言文實也不懂;但對於聖上不喜歡看到什麼,實太懂。 沒有基本認知,也沒有一覽全局之可能,只有消息紛亂,地方官又好,欽差大臣也罷,人人都說攪得掂 (只要在我手不爆煲),如此大清皇朝又怎會有運行呢? 英國人攪下攪下都知你中國山高皇帝遠,被你地方官拖拖拉拉也不是辦法,只有沿海打上北京,找領導人直接談判。

書中談到,廣州戰事前夕,皇上下旨要全國動員,集中兵力到廣州抗敵。 由發公文,到各省動員,行路到廣州,兵來了,仗也早打輸了。書中引述,大清國由鄰省調兵,要費三四十日, 英國人的兵是由幾千公里的印度來華,也不需要這麼久。 用一個現代化的用詞,這是一個綜合國力的問題,也是一個文明級別高低的問題。

三,為何中國人需要鴉片? 在缺乏現代衛生及醫療技術,對付慢性病,例如頭痛\ 牙痛\ 炎症等,鴉片確實有其舒緩病狀之功效。 客觀上在大清國有鴉片蔓延之土壤。 這點,書有詳細從病理與藥理分析鴉片之用處及效能。 從科學角色去看鴉片。

四,中國人的務實,作者在書的末段說到她來華找資料寫書時的經歷,她稱每當討論到鴉片戰爭時,熱血青年就會出現,洋洋灑灑的由侵略說到帝國主義害我中華之心不死等等,但最後亦會問到作者申請出國獎學金之門徑。 讀之也令人莞爾。

要作延伸閱讀,可以有幾點:一,由鴉片戰爭起可看到清政府對地方管治的廢弛及八旗軍事體制的崩潰,團練的興起 (如後來對付太平天國之湘軍淮軍) 有其歷史背境,這也是後來民初軍閥割據的前因。

二,黃仁宇 (這歷史門派近年來好像 OUT 了),他說不能在數字上管理,皇朝政府的補給線重複又過長 (即無效率啦),在鴉片戰爭中也具體的表現出來了。

三,最後我想起余光中寫的林則徐小腸氣

Saturday, July 02, 2016

潤物無聲之明愛馬登基金

明愛柴灣馬登基金中學

我讀中學時,學校是沒有禮堂的,學校要攪大型活動,如歌唱比賽,都要向外借地方。 其一個穩膽場地便是明愛的馬登基金中學了。 柴灣人都叫它作「馬登基金」,讀書時頑皮的會叫它「馬騮疴金」。

 這學校的特色是高、斜和遠。 它是建在斜坡上,從前要到它的校門,先要走過一段大斜路。 它的設計也不似一般的屋村中學,它的走廊通道比較開揚,有點像「逃學威龍」中的中學。

昨天去完柴灣泳池游水,途經馬登基金,影了張相 whatsapp 給中學同學看,大家都認得它。 

朋友們還帶出一點我忘記的東西,這學校從前有夜校部,有夜間成人課程,教人電腦呀,普通話呀,英文呀等東西,初中生也可報讀。 暑假裡,也有暑期班,給學生預習一下來年課程。 

每季度,大家都會收到它的課程表,窄窄摺起的 leaflet,我們原來都會看,都會自己安排善用餘閒的 :) 。 大家數下數下,原來在過裡曾學過英文、普通話、倉頡輸入法、倚天文書系統、lotus 1-2-3、basic 等等...... 

說起來,原來又是廿多年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