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2, 2016

1987年的吉之島代表是什麼?

商業機構的收購\ 重組,名字改變了,連同它的歷史也得改寫。 1987年在康怡開幕的百貨公司,明明是「吉之島」,到現在要慶祝三十週年的,卻叫 AEON

如果由一個七十後出生及居住柴灣的老街坊角度出發,「吉之島」三十年,代表什麼?

這個問題,先要由地方說起,「吉之島」與太古城都是八十年代中的產物,其時柴灣是個草根市民的居住地方。 有徙置區,有避風塘,有七層大廈的公屋,有鐵皮屋熟食中心 (消防宿舍原址),都是一遍庶民風味。   其時,父母帶我們到麥當勞是屬獎勵級*的活動,而離柴灣最近的麥當勞也要到北角。 放假的活動多是上午外出,回程時在北角吃頓麥當勞,再轉巴士回家。 太古康怡是時髦的地方,有美式的室內樂園 (歡樂天地) ,有主題餐廳 (出奇老鼠),有康橋西餐廳,也有芭蕾學校 (毛妹芭蕾學校)。

吉之島與太古城是一個較近的地點,讓香港東區居民體驗經濟向上\ 都市化\ 購物樂\ 社會昇平的一個場所,當然這裡有麥當勞了,而裡邊的日式百貨超級市場,可將平常由電視卡通片或「日本風情畫」獲得的日本印象,得到初階的見證。

吉之島與太古城的出現亦可與港島地鐵的通車連結在一起。 現代香港的基礎,在這時亦已建立得七七八八,格局已定,運作至今,又三十多年矣。

我們社會,下一站的提升,又會在哪裡呢?

北角英皇道麥當勞 (source: google map)

吉之島開幕的廣告 (SCMP 1987-11-20)


*這個觀點亦影響至今,當兒輩覺得麥當勞是家常便飯,我仍想起是兒時感恩的心態。

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工地裡的SCREENSAVER


抬頭望不會見雨絲,蓋因在室內,現在我見到是黑色一條條上上下下的水管 (正確點說是排水渠),縱橫交錯,像從前電腦 WINDOWS 中的水管 SCREENSAVER,不過這是真實版。

公屋要實而不華,所以設計者也不介意將管通 (食水管\ 排水管\ 消防喉\ 煤氣管,但電線喉除外) 放在當眼的位置,盡量減少牆身內藏喉,以方便日後的維護及保養。 這也是公型房屋的特色。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信報》的回憶

來源: 網上圖片

我是《信報》的長期讀者,看著它慢慢的轉變,像是個老朋友變了別一個人,當然滿不是味兒。 

我由十幾歲起看《信報》,當時在讀 HIGH DIP,課堂的自由度比中學大,只要不騷擾他人,堂上做什麼也是沒人理會。 (時代背景,當年手提電話尚未流行,叻極的都只有 CALL 機,沒有薯嘜瘋可督也)

上堂發夢如何打算,當時我鄰座的同學阿福就會刨報紙,其中一份會刨的報紙便是《信報》。  將報紙中間打開,摺成四份之一,看完一角,靜靜的,偷偷的,再翻別一面,繼續看。 《信報》的文字密度高,廣告少,肉多菜少,每一角都耐看,是上堂看報的佳選。 坦白說,自己的求知慾是有點,分析類的文章,政經的新聞,文化歷史味濃的讀物,確是賣飛佛。

在同學的薰陶下,我也開始成為《信報》的讀者。 早上泡圖書館,也會等管理員將報紙上架,要先睹為快的是《蘋果》及《信報》。

畢業後,真金白銀買的亦是《信報》,也有些時代背景在後,一是工作的地點遠,交通時間長,二是工作時間中,idling time 亦多,讀本是重要的。 那時,每天早上的一程車,足夠刨完一份《信報》,有時間的話還可在日記內寫埋 comment,很文青吧~~

《信報》陪我渡過很多歲月,有幾單新聞,好有印象,如九鐵塱原濕地環評報告、人大第一次釋法、廿三條及03七一。《信報》的角度也深深影響著我,我認識到社論、時評原來是好好睇。 這是政治方面。

財經方面,當然有老曹教我見識金融風暴、打大鱷、地鐵\ 盈富基金上市、科網泡沫,還有行山客與木宰羊。 

我對《信報》是有感情的,我記得從前尊子 (還是馬龍?) 的漫畫專欄,有一天不見了,於是我試過打電話給《信報》問下原因。 又試過一兩次,《信報》有資料用錯,我打email 去給編輯。 有點煩膠? 也是吧。 但至少這是情。

如今,看得過癮的練SIR (不是練老)、言簡意賅的一木 (還有幾年前未變國師的陳雲),都走了。 剩下的《信報》,就如沒有得叫麻辣的譚仔記,怎會是好味兒呢......




Wednesday, July 20, 2016

藍詩玲的《鴉片戰爭》

藍詩玲的《鴉片戰爭》 

我記得早四五年前,藍女士來過香港宣傳過這書,當時書出版了不久,只有英文版。 大約是年初吧,台灣也出了正體譯本,忠於原著,不經一刀,是賣點之一。

書是有趣的,有幾點可以談談,一,英國人是為錢而來,是侵略,這是無可置疑的。

 二,對於道光皇帝,由頭到尾也攪不清幾個基本問題,是什麼人來打我們? 為什麼來打我們? 他們想要什麼? 聖上英明都要給屬下文武百官弄得團團轉,因為奴才們對於世界地理、貿易經濟、異國言文實也不懂;但對於聖上不喜歡看到什麼,實太懂。 沒有基本認知,也沒有一覽全局之可能,只有消息紛亂,地方官又好,欽差大臣也罷,人人都說攪得掂 (只要在我手不爆煲),如此大清皇朝又怎會有運行呢? 英國人攪下攪下都知你中國山高皇帝遠,被你地方官拖拖拉拉也不是辦法,只有沿海打上北京,找領導人直接談判。

書中談到,廣州戰事前夕,皇上下旨要全國動員,集中兵力到廣州抗敵。 由發公文,到各省動員,行路到廣州,兵來了,仗也早打輸了。書中引述,大清國由鄰省調兵,要費三四十日, 英國人的兵是由幾千公里的印度來華,也不需要這麼久。 用一個現代化的用詞,這是一個綜合國力的問題,也是一個文明級別高低的問題。

三,為何中國人需要鴉片? 在缺乏現代衛生及醫療技術,對付慢性病,例如頭痛\ 牙痛\ 炎症等,鴉片確實有其舒緩病狀之功效。 客觀上在大清國有鴉片蔓延之土壤。 這點,書有詳細從病理與藥理分析鴉片之用處及效能。 從科學角色去看鴉片。

四,中國人的務實,作者在書的末段說到她來華找資料寫書時的經歷,她稱每當討論到鴉片戰爭時,熱血青年就會出現,洋洋灑灑的由侵略說到帝國主義害我中華之心不死等等,但最後亦會問到作者申請出國獎學金之門徑。 讀之也令人莞爾。

要作延伸閱讀,可以有幾點:一,由鴉片戰爭起可看到清政府對地方管治的廢弛及八旗軍事體制的崩潰,團練的興起 (如後來對付太平天國之湘軍淮軍) 有其歷史背境,這也是後來民初軍閥割據的前因。

二,黃仁宇 (這歷史門派近年來好像 OUT 了),他說不能在數字上管理,皇朝政府的補給線重複又過長 (即無效率啦),在鴉片戰爭中也具體的表現出來了。

三,最後我想起余光中寫的林則徐小腸氣

Saturday, July 02, 2016

潤物無聲之明愛馬登基金

明愛柴灣馬登基金中學

我讀中學時,學校是沒有禮堂的,學校要攪大型活動,如歌唱比賽,都要向外借地方。 其一個穩膽場地便是明愛的馬登基金中學了。 柴灣人都叫它作「馬登基金」,讀書時頑皮的會叫它「馬騮疴金」。

 這學校的特色是高、斜和遠。 它是建在斜坡上,從前要到它的校門,先要走過一段大斜路。 它的設計也不似一般的屋村中學,它的走廊通道比較開揚,有點像「逃學威龍」中的中學。

昨天去完柴灣泳池游水,途經馬登基金,影了張相 whatsapp 給中學同學看,大家都認得它。 

朋友們還帶出一點我忘記的東西,這學校從前有夜校部,有夜間成人課程,教人電腦呀,普通話呀,英文呀等東西,初中生也可報讀。 暑假裡,也有暑期班,給學生預習一下來年課程。 

每季度,大家都會收到它的課程表,窄窄摺起的 leaflet,我們原來都會看,都會自己安排善用餘閒的 :) 。 大家數下數下,原來在過裡曾學過英文、普通話、倉頡輸入法、倚天文書系統、lotus 1-2-3、basic 等等...... 

說起來,原來又是廿多年的事了。

Monday, June 20, 2016

讀唐魯孫

唐魯孫是個故人,他生於大陸,49年跟隨國府遷台,七十年代中在望七之年,開始在報紙寫專欄,談的多是民初的故國風情與歷史掌故。 計算一下,他筆下的東西距今都有七八十年,但他寫的東西實在有趣,算起來家中也有六七本他的書了。

與唐魯孫一樣,寫生活,寫飲食,寫北平風光,寫故國風情很出色的當然要有梁實秋,梁的雅舍散文系列也很精彩。

唐梁的書,雖然只談風月,但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門,他倆的文章不時也會 (也要?) 對「反攻大陸」作善頌善禱。 我談過去的山河美麗,你在不久之將來也可看見。 唐梁的書,現在也有簡體字版在大陸出版,不知道那些「時代烙印」會不會給「被消失」呢?

現在香港本地意識抬頭,如用這角度看這批老人家的書,他們不難會被批成「堅離地」矣。

Anyway,現節錄一段我認為有趣的東西,再來作一小研究︰

...... 有一年時屆中伏,火傘高張,林詩人一再嬲我找個地方暫避塵囂卻暑消夏,以遣長日,我忽然聽到門口吆喝賣老菱角的,靈機一動想起了什剎海,拉著他們三位直奔後海會仙堂吃河鮮冰碗喝果子酒去。
河鮮冰碗水晶肘荷葉粉蒸一把抓 - 《唐魯孫談吃》
文章的林詩人是林庚白,一代神算子,我好像在《粉墨春秋》或是《沈鑒治回憶錄》見過他,不過有趣的不是他,而是一字「嬲」。

因唐下筆用這字,於是我查了一晚字典,發現嬲字不是常見字,不少字典是沒收這字的,字典裡「嬲」作「發怒」解的,多不是第一解,也不常見,而「嬲」多作「擾亂」、「糾纏」解,作「勾搭」解,也可。 借唐之用法,反而是近似粵語中的「摟」、「」[niu4] 之用。

所以話,開卷幾有益呢。


Saturday, May 07, 2016

返工的道上

由家到工地主要有三條路線可選擇,一巴士轉火車再轉小巴,二是港鐵轉小巴,三是巴士轉的士。 以價錢算,一最平,三最貴。 以時間算,三最快,約45分鐘便可到達地盤門口。

入行時,前輩說過,工地上班,工時雖長,但工作的自由度大,心掛掛下仍是可以閃出工地去作秘密行動,當然,前題是閃出去後不要出亂子。 例如,忽然老闆落地盤,不見人,望望錶是兩點幾,哪就不好說了。 所以,要去飲茶灌水,黃金時間是早上九時前,下午四時後,這是針對朝九晚五寫冷氣房人的閃避策略。 星期六可再自由些。

也有些公司對準時值勤很有要求,遲到大王會金榜題名,公諸於世。 也有的比較鬆散,嚴重的才會作出口頭提示。

事源,過去的日子遲到實在多,被列入觀察名單,於是也得要收拾心神,認真處理值勤問題。 路線三雖貴,但能打張7點幾的咭,感覺是良好,早上個人也會積極起來。 起碼一回公司已經做對一件應該要做好的事。 快樂幾簡單。

Saturday, April 23, 2016

終生學習

老爹,陪他看醫生,醫生在 review 他的病歷,結尾補充了一句,何先生今年都七十九歲啦可? 忽爾,再次醒覺起,爸爸都近八十了。 他是真老,no matter in what standards.

舅父,在短短四個鐘內,由在家中與他真人對話,到在 ICU 內找來神父為他作臨終敷油。 過程中,醫生幾次向家屬匯報病情,都是說舅父情況向差\很差,難過這關。 過程中最觸動,是我要多次向其他親戚轉述醫生的說話,每聽醫生說一次,每轉述一次,我都深深感受到舅父正離開我們。 死亡,不是關一個制,啪一聲的事。 人來的時候,走的時候,也是要步向,是個旅程。

姨丈,在舅父的亡者彌撒後,問到爸爸的身體情況,他說,阿五,像你的年紀就最辛苦,上又要擔心,下又要擔心。 我想,有得擔心總好過無得擔吧。

我問老婆,舅父出殯帶不帶小朋友去? 她說,帶,生命教育嘛,小朋友總要認識什麼是死亡。

大舅母在年初一說過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她說:「世界上除了奶奶外,就沒有人派利事給我了。」

這是終生學習,終生都有不同的體會。






Tuesday, April 05, 2016

走了

舅父昨天走了。 近年他進進出出醫院多次,為了是氣管與心臟的問題。 他今年才65歲,對比起香港人的平均壽命,他的確是短了些。 生命不在乎長短,在乎內容。 如果由這點出發,他的一生雖是平凡,但處處見到人性的光輝。 昨天道別時,我在他耳邊說了一聲「舅父多謝你」。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