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06

自肥龍癱在地上時開始說起

「真是見鬼!」
「要你不信也不可以。 幹嗎救護車還未到?」
的確,x主任與工程師已經站在路邊等待救護車已經五分鐘了。

六分鐘前,x主任發現肥龍癱在地上倚著從地上伸出來的鐵枝,面青唇白,旁邊還有一部挖泥機。 一看而知,他是被旋轉中的挖泥機機身撞倒,失卻知覺倒在地上。

在安全主任的意外報告中有這樣的描寫:
受傷者肥龍,在意外發生前正在用紅白帶圍封挖泥機的旋轉範圍,防止他人闖入。 期間懷疑是走得太近機身,被挖泥機撞倒,坐在地上。 正在現場的x主任發現並立即通知正在巡查中的安全主任,安全主任見狀立即召喚救護車,將傷者送院......

x主任為什麼會是第一個發現傷者的人? 六分三十秒前,肥龍與x主任各人手持一圈紅白帶站在挖泥機前,肥龍叮嚀x主任要幫他一起圍封挖泥機,他圍路面,x主任負責圍樓面。 方才分手,四分之一圈後,就見肥龍倒在地上。

紅白帶圍得趕急事出有因。 數天前地盤才中了勞工署告票一張,乃高空工作沒有安全措施。 當日勞記將再次幸臨巡視,比面派對也好,裝飾門面也罷,各項安全守則都要做足一百分。 判頭肥龍受到感召,對自家生意 - 挖泥,也提高警戒,乃圍紅白帶去。 誰不知主動出擊換來是率先倒地,乎惡運交纏也。

往後安全主任談起此事時,常常用數日子的方法,說連星期天一起算他來了才是四十多天,只覺地盤天天精彩,節目源源不絕,先是要應付殺手Auditor,再不是有業主代表到場指教檢驗。 當一切的「大袋」(地盤術語) 都出現過後,又有判頭失驚無神去報警,說有人偷他的生財工具,欠物僅一電器矣,弄得鐵馬三數輛到場,地盤才有人知道。 蔚為壯觀,騎呢,亦引得四方地盤之捧腹。

如是者,整個部門怎能不瀰漫一片「力挽狂瀾於既倒」的悲情呢?

又有一說,安全主任的價值在於事發後要打點一切,要慎定冷靜有錢剩。 肥龍倒下,x主任手舞足動的喚來安全主任,一看,他便決定電召救護車,跑到壁報板前,按著「緊急應變程序」致電最近的救護站。 這一幕很確切、迫真,也深刻,這天晚上x主任在夢中便重複這畫面多次,但 punch line 卻是他在壁報板上怎麼也找不到救護站的電話。 一覺醒來,更覺身心俱疲。

距離勞工署到場與肥龍躺在白車離開只有五鐘多。 官員在場時,不難發覺場面嚴肅得很,部門超高層也在場歡迎。 看似一切風平浪靜,卻很難令官人們相信五分鐘前這裡是怎麼樣。 肥龍的意外當然沒有和他們說,經過巡查,他們亦認為咱們工地安全水準已有大幅提升。 最後嘻嘻哈哈的歡送他們離開。

肥龍經醫生檢驗,是肋骨碎裂,雖沒有大礙,但在復活節前還是要在醫院受苦。 若以一貫地盤的粗鄙術語來形容肥龍的「沒大礙」,曾經一說傳來,說肥龍細佬在意外翌日已經起床,要騷擾護士小姐了。

Tuesday, January 17, 2006

任志剛‧新銀紙‧大明寶鈔

說說一單舊聞。 早些日子前咱們的金融管理局局長任志剛在他的每週專欄《觀點》中,呼籲市民在封利是時應考慮使用「新淨」的舊銀紙,因為在印銀紙的過程耗用大量資源,乃十分不環保也。

據商台新聞報導:
任志剛在網站文章觀點中指出,去年三家發鈔銀行,用左四百公噸棉花來製造特製紙張,在農曆年前額外發行三億張新鈔票。 新鈔重三百公噸,足以填滿二十個廿呎長貨櫃,並要保安公司分五百次,護送到各銀行分行。任志剛表示,希望市民為了環保,能逐漸改變用新鈔封利是的習慣。


我同意「濫」印製新銀紙是不合乎環保原則,政府兼無義務為市民提供新紙幣來封利是,不過新銀紙的作用是在市場上取締 (phase out)那 些溶溶爛爛的舊銀紙,維持市民對流通貨幣的信心,這就必定是政府的責任了,而農曆新年就是提供一個明顯的銀紙舊換新的過程。 碰好印銀紙的需要與索取新版銀紙的習慣重疊在一起,站在環保高地上自然可以做文章。 要說環保,倒不如說那個利是封呢。

每逢收到新銀紙,新版,畢直,還滲滿油墨味,總想到從前讀到的大明寶鈔的故事。 中國紙幣的歷史可追溯至唐朝,當時出現過一種屬「信用狀」的東西,名曰:「飛錢」,直到宋代才出現由官方監督,流通地域相對廣泛的紙幣,曰:「交子」。 往後每個朝代都出現過官印紙幣,不過都是失敗告終。 可以說,在中國自宋朝開始,到一九四九年前,所有的紙幣制都走不出一個死胡同,濫發 - 缺乏保證金 - 急速貶值。 當然,四九年後的人民幣與新台幣都只有近六十年的短暫歷史,相對以往幾百年的失敗經驗,所謂的成功在歷史時間上是不成比例的,不過套用共產黨的述語,現在的紙幣制「勢頭」是好的,總不會走回頭路吧。

對比起歷代的失敗經驗,明朝的「大明寶鈔」除了是前述的三步曲死因外,還有一項是獨家轉播的,也引證著出為何我們要對新銀紙有著需要,就是「大明寶鈔」沒有改版,即寶鈔設計終其一朝從未改變,為的就是守那祖宗家法。 另一致命傷是沒有為寶鈔設更換限期,強制於限期前要以舊換新,否則鈔票便會變廢紙。

大明寶鈔
大明寶鈔。 十分形象化,畫給你看,一貫即十吊錢也。

可以想像,往昔印刷技術簡陋,鈔票不作定時更換設計(即更新防偽特徵),必定引來假銀紙充斥市面。 二,純以新舊比較,明朝承繼元朝的辦法,使「倒鈔法」,百姓可將用舊的寶鈔到行用庫,給予油墨手續費,便可舊銀紙換新銀紙,由於鈔票款式(有不同面值)只有一種,濫發、假錢加上舊鈔囤積,做成倒鈔的困難,得使市場上就新鈔與舊鈔,價格已經出現差異。 為保鈔票的價值,人民常以「堪用之鈔」去換新鈔,更甚是「揉爛以易新」。 千瘡百孔匯集一起,結果就是貨幣市場混亂,「大明寶鈔」制度快速敗壞,最後形同廢紙。

對照「大明寶鈔」的故事,用新銀紙封利是,對維持社會(及本人)金融體系的穩健,還是極具有積極性和重要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