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06

自肥龍癱在地上時開始說起

「真是見鬼!」
「要你不信也不可以。 幹嗎救護車還未到?」
的確,x主任與工程師已經站在路邊等待救護車已經五分鐘了。

六分鐘前,x主任發現肥龍癱在地上倚著從地上伸出來的鐵枝,面青唇白,旁邊還有一部挖泥機。 一看而知,他是被旋轉中的挖泥機機身撞倒,失卻知覺倒在地上。

在安全主任的意外報告中有這樣的描寫:
受傷者肥龍,在意外發生前正在用紅白帶圍封挖泥機的旋轉範圍,防止他人闖入。 期間懷疑是走得太近機身,被挖泥機撞倒,坐在地上。 正在現場的x主任發現並立即通知正在巡查中的安全主任,安全主任見狀立即召喚救護車,將傷者送院......

x主任為什麼會是第一個發現傷者的人? 六分三十秒前,肥龍與x主任各人手持一圈紅白帶站在挖泥機前,肥龍叮嚀x主任要幫他一起圍封挖泥機,他圍路面,x主任負責圍樓面。 方才分手,四分之一圈後,就見肥龍倒在地上。

紅白帶圍得趕急事出有因。 數天前地盤才中了勞工署告票一張,乃高空工作沒有安全措施。 當日勞記將再次幸臨巡視,比面派對也好,裝飾門面也罷,各項安全守則都要做足一百分。 判頭肥龍受到感召,對自家生意 - 挖泥,也提高警戒,乃圍紅白帶去。 誰不知主動出擊換來是率先倒地,乎惡運交纏也。

往後安全主任談起此事時,常常用數日子的方法,說連星期天一起算他來了才是四十多天,只覺地盤天天精彩,節目源源不絕,先是要應付殺手Auditor,再不是有業主代表到場指教檢驗。 當一切的「大袋」(地盤術語) 都出現過後,又有判頭失驚無神去報警,說有人偷他的生財工具,欠物僅一電器矣,弄得鐵馬三數輛到場,地盤才有人知道。 蔚為壯觀,騎呢,亦引得四方地盤之捧腹。

如是者,整個部門怎能不瀰漫一片「力挽狂瀾於既倒」的悲情呢?

又有一說,安全主任的價值在於事發後要打點一切,要慎定冷靜有錢剩。 肥龍倒下,x主任手舞足動的喚來安全主任,一看,他便決定電召救護車,跑到壁報板前,按著「緊急應變程序」致電最近的救護站。 這一幕很確切、迫真,也深刻,這天晚上x主任在夢中便重複這畫面多次,但 punch line 卻是他在壁報板上怎麼也找不到救護站的電話。 一覺醒來,更覺身心俱疲。

距離勞工署到場與肥龍躺在白車離開只有五鐘多。 官員在場時,不難發覺場面嚴肅得很,部門超高層也在場歡迎。 看似一切風平浪靜,卻很難令官人們相信五分鐘前這裡是怎麼樣。 肥龍的意外當然沒有和他們說,經過巡查,他們亦認為咱們工地安全水準已有大幅提升。 最後嘻嘻哈哈的歡送他們離開。

肥龍經醫生檢驗,是肋骨碎裂,雖沒有大礙,但在復活節前還是要在醫院受苦。 若以一貫地盤的粗鄙術語來形容肥龍的「沒大礙」,曾經一說傳來,說肥龍細佬在意外翌日已經起床,要騷擾護士小姐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