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14

永遠的beta


「主場新聞」今天結業。

柴灣戲院大廈的後門

柴灣戲院大廈的後門

翻查紀錄才知道,柴灣戲院大廈樓齡原來未夠四十,不是想像中的老。  圖中照片是最近拍的,在方型佳寶的招牌下是「戲院」的後門,從前電影散場後走出來的地方。 「戲院」早在廿年前就結業,但在後門就有兩三檔流動小販車仔檔,依舊留下來,直至兩三年前才不見。

依靠這個凹位,最久的是一檔車仔麵,由一對年齡相約的男女經營,有堂食有外賣,一張摺枱,兩個梘水桶,就可開檔。 另一檔是賣粥加炒麵。 最後一檔是不定期出現,多在黃昏時間,由一個灰頭短髮阿叔處理,賣沙嗲串燒,在長方型的鐵炭爐上,出力的把葵扇撥,使人老遠也聞到燒烤的香。

拿著阿媽給的十五圓,買五蚊炒麵,三分鐘吃完,餘下的錢往對面的電子神童進貢,是讀書時中午放飯的不二之選。 說起來是廿多年前的事了。

Saturday, July 19, 2014

兩本有張大千的書

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 - 張國立
梅丘生死摩耶夢》 - 高陽

高陽的張大千,昔時在台灣買下,都有七八年了。 高陽寫這書,寫得很雜蕪。 如果純以想知道張大千的生平,把它當成「張大千傳」來看,會很辛苦。 原因一是這書像高陽對張大千的藝術評論或是導賞似些,寫張的生平也不是按時序而寫,跳來跳去的;其二是用了很多典古,旁觸的字、畫、印璽、紙、墨資料很多,單以文字描述,很多時都有不知他在說什麼之嘆。 所以書看看放放就是多年了。

最近心血來潮,總算把它看完。 就在看到最尾幾章時,正藉鬥志高昂之際,在書局看到張國立的書,給他的書名吸引,於是一併買回來讀個夠。

張國立的張大千是本小說,故事很簡單,也流暢,所以看了幾天便 KO 它了。 故事背景是八十年代初的台灣,談兩張飯局前一個月內發生的茶杯裡的風波。  雖然張大千在書名中行頭牌,但他在故事裡只是大配角;張學良僅是二號男角。  在這裡不作劇透,很簡單的,把書看成是張國立的《那些年》,看過你就會懂我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