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0, 2010

中國的推土機

中科院否認錢老研製場被拆 2010-07-26 23:52:00

中國科學院就日前中科院力學所懷柔基地遭暴力拆毀一事稱,被拆毀的建築物並非錢學森的研製場。

中新網引述聲明稱,暴力拆毀事件的發生是由於中科院兩個下屬單位具體工作部門對拆除時間與進度協調不當造成的。建於50年代末的中國第一個火箭研製場地位於被拆除建築物以西約1.7公里處,已計劃對該場地遺址按原貌修葺後,作為珍貴歷史文物及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網上有不同版本,應要保護的文物被拆與否,是不值得討論的東西,因為在中國的堆土機前,不此於帝國主義是紙老虎,不管是什麼文化、歷史、自然、風土人情,甚至是賴以為生的河道、田園,都是摧枯拉朽,一擊即倒。

是什麼使中國的推土機變得天下無敵? 我想是中國人除了用汽油來灌注堆土機外,還有其他。 昔時是用上三分理想加七分虛妄,現在是百分百的貪婪,童叟無欺。

觀照新聞,發生在同一部門,不同單位,因要拆遷,也要用上暴力、禁錮等手段。 堂堂中國科學院一大文化機關門下,都是如此,換轉其他地方,手無寸鐵的黎民就更不用說了。

最近在電視又看到一段電視訪問,對象是梁思成的遺孀林洙,說道當年北京古城牆在拆時,拆到其中一個明代建的城門,發現裡邊還包裹著元代的結構。 專研究中國古建築的梁思成當然十分興奮,但他當時已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實地觀察無望,於是央求林洙可否代為到場拍攝些照片回來看看。 林洙說,要是給人發現你這樣做,後果會是不堪設想。 梁的要求給拒絕了。 林洙表示,這亦成了梁的遺憾之一。

兩單過期的「時事」,都只可化作「無奈接受」作終。 蓋他們都遇上了中國推土機。

Tuesday, July 06, 2010

工友甲的星期一

早上工友甲少有的準時回到公司,實在是早了十多分鐘。 坐在他前見的穌哥已在座位上,埋頭苦幹的在寫支票。 GOOD DAY! Is monday, a new week again! 穌哥說道。 工友甲放下背包,打開,將功課讀本都放在書角,打開電腦,在網上溜達了一會,桌邊的電話就響起。

拿起聽筒,遠端是工友乙的聲音,淡然的問,「有沒有性趣?」
「當然有啦!」
「現在?」
「現在? 好!」
電話便掛斷。

工友甲望到房中的人還未出現,於是便問穌哥,「有沒有空出去闖闖?」
「不啦,我算過下個月的預算,不得不調整下。」
也是,穌哥小兒子下月便出世,更添一名外傭。

於是只得工友甲乙出外吃早餐。 在落樓梯時,碰到經理碎步回來,一手還拿著麵包。

在公司樓下,不見工友乙,想必已自行出發了。 過馬路,見到公司貨車停在路邊,不知在等什麼,工友甲在想究竟要不要和司機打招呼? 探頭看看,司機正陶醉於探勘鼻孔,也不理得誰在他車旁走過了。

工友甲邊行邊看,左邊的建築地盤都已平頂,又想從前有份參與的地盤也剛剛完工,還賣上上萬圓一呎,不知他們下一個工程將又會起什麼呢?

走進餐廳,工友乙還未到,選了個座位,看著電視。 心想又是一個星期一了。

Saturday, July 03, 2010

性善.性惡.性賴

閱報得悉:


保安報警不救人

【明報專訊】3年前屯門蝴蝶邨一男童墮進水池,保安員被指「只報警不救人」,男童最終溺斃,昨日又發生類似事件。深水埗公園一名持拐杖的八旬婦疑在水池邊歇息時,不慎跌落水深僅及膝的水池,保安員得悉後疑沒有即時落池救人,報警後等候消防到來,老婦由消防員到場救起,送院證實不治。


在此不妨又重溫一下,二千多年前孟子的說話: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孟子以上一番話,是「性善論」或「四端說」之源來。 孟子認為人與禽獸有所不同,在於人內心中有「四種善端」,「仁」、「義」、「禮」及「智」,一端萌起,善行油然而生。 乍見孺子將入於井,下一步要做就是擴「四端」化成行動,即去救人也。

讀過新聞,你可能會氣憤,為什麼保安員不去救人,才區區一呎水矣。 但推而廣之,為什麼一定要責難保安員? 其他圍觀者\ 發現者又如何? 也是才區區一呎水矣。 當大家都要說「程序」時,「程序」就是容不下你有所造次,人人都化身成大機構下的小齒輪,只可活在自我軌跡中。

為何只可按「程序」辦事? 因為「程序」恐嚇過你,如何不按「程序」辦事會帶來很多麻煩,所以「幫你是人情,不幫你是「程序」所至」。

另一位古人荀子又說過「人性乃惡」,見:

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順是,故爭奪生而辭讓亡焉;生而有疾惡焉,順是,故殘賊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聲色焉,順是,故淫亂生而禮義文理亡焉。然則從人之性,順人之情,必出於爭奪,合於犯分亂理,而歸於暴。

但不論是孟或荀,旨認為「天生之性」如不用後天的教育作管束宣導,都是會以向惡的方向演進。 而最想不到是,人在學校學到向善後,社會教授的又是另一套,一切按程序而行,自然會泯滅「善端」化行動的因子。

又有人說,「何謂之惡? 有善不為謂之惡」,這解釋可能更切合現今社會的需要。 「程序」與「人性」間的對錯應如何抉擇? 在一個公義有彰顯的地方,後者應是受保護及讚揚。 相反,在一個血肉叢林,搵食、工作大過天,每天像生死決的地方,自然是前者為先了。

記得捉緊每刻的小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