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弊傢伙玩大咗?

NewZealand Trip 2009-2010

埋藏雪櫃有近年多的車牌,將受到嚴峻考驗。 (好)有緣的話我們會在綿羊與草地的國度再見~

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石頭他朝成翡翠 - 貳

[caption id="attachment_1039" align="alignnone" width="1600" ]北角聖猶達堂[/caption]
位置: 北角聖猶達堂
內文重點: 用字洗鍊 (按圖放大)

新張大吉,當然要用精選來酬賓啦﹗ 上圖的紀念碑,十六隻字,字字洗鍊,句句鏗鏘,箇中意義,一目了然。 中英對講,更顯中文之美,逸靈雋永也。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髮輪功與白鴒黨

髮輪功的號稱要「天滅終共」「法辦肛擇聞」,辦法之一是裡應外合,在國外爭 sound bite,於是乎歐

石頭他朝成翡翠 - 壹

[caption caption="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caption]

位置: 香港半山堅道,天主教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入口車路旁
內文重點: 以光榮天主福利人群之旨於一九六四年所奠 (按圖放大)

每當在街上看見什麼什麼學校、什麼什麼會堂的招牌,總會留心一下它們所用的字體,是電腦植字? 還是手寫書法?若是用上電腦字,再加上下邊一行寫著什麼什麼先生總理夫人「題」的話,總有種新不如舊,文教失宣的慨嘆。

要彌補思緒上的失落,我想到昔日的記念碑或奠基石,特別是在建築物外上開幕記念碑,裡面所載的訊息,像是一張用文字寫出的照片,把時空景物都凝固了。 或許像電影特技,只要你用手摸著它,電光幻影,腦海便可浮現出此地當時的模樣。

我愛石碑上的斧鑿痕,是工匠的功架;不同的文體與字體,有執筆寫字者的自信。 能寫能書配能鑿,香港還有嘛?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精衛難為無海填

昔時和工友甲乙丙閒聊,他們大都有個錯誤的理解,香港會用垃圾來填海。 若垃圾能填海,香港政府早可奪諾貝爾獎矣。 從前說的「移山填海」都是把山移平,得來之沙沙石石便用來填海造地。 填海用料,要求是結構堅固加狀態穩定,開山劈石得回來的合用,拆樓起樓餘下的廢石屎 (混凝土) 又何妨? 況且後者得來較易,用作填海又可收減少堆填區之負擔,二樂也,這也是香港垃圾分類中最重要的一環。



垃圾歸堆填區,泥沙石混凝土歸填料庫。 就以將軍澳做例,一地設兩區成 Google Map 中的「地標」。




[caption id="attachment_924" align="alignnone" width="497" caption="將軍澳一角"]香港垃圾區[/caption]



將軍澳環保大道的盡處,上方箭頭是堆填區 (SENT),下方箭頭是填料庫 (Public Fill)。 尤以下方的填料庫面積浩大,可以與對岸住滿人的小西灣比美,近年更有庫滿之患。 為何填料聚而不散? 原因很簡單,香港找地方難,找地方去填海更難,從前(90年代) 的大型填海規劃:如青洲填海、啟德填海、維多利亞港填海等都給叫停,多入少出便有此成果。 為尋出路,早前政府便提出考慮將填料(貼錢)轉運至廣東台山,名符其實為建祖國倒錢落海。



日前閱報得悉鄰埠馬交將大規模填海,這會否是我城填料之出路? 套用一陳皮語作收尾,實拭目以待也!




澳門填海

澳門新填海區







Wednesday, December 09, 2009

女人呀﹗女人......呀﹗

Marriage in Cana of Galilee



  • 若望福音.第二章 - 初行奇蹟






      第三天, 在加里肋亞加納有婚宴,耶穌的母親在那裏;耶穌和衪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婚宴。

      酒缺了,耶穌的母親向衪說:「他們沒有酒了。」

      耶穌回答說:「女人,這於我和妳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尚未來到。」

      衪的母親給僕役說:「他無論吩咐你們什麼,你們就作什麼。」

      在那裏放著六口石缸,是為猶太人取潔禮用的;每口可容納兩三桶水。

      耶穌向僕役說:「你們把缸灌滿水吧!」他們就灌滿了,直到缸口。

      然後,耶穌給他們說:「現在你們舀出來,送給司席。」他們便送去了。

      司席一嘗已變成酒的水──並不知是從那裏來的,舀水的僕役卻知道──司席便叫了新郎來,向他說:「人人都先擺上好酒,當客人都喝夠了,才擺上次等的;你卻把好酒保留到現在。」

      這是耶穌所行的第一個神跡,是在加里肋亞納匝肋行的;衪顯示了自己的光榮,衪的門徒們就信從了衪。






  • ***


    「加納婚宴」,瑪利亞跟耶穌同場出現,對話精彩,兼有耶穌初行神跡,幫助婚宴順利進行,因此長久以來這篇聖經都是教堂婚禮儀式中的熱門讀經。


    神父說這篇聖經說明瑪利亞關心他人,兼具「神喻」,知道自己的兒子身懷大能;耶穌雖時辰未到,但因瑪利亞的話而初試啼聲,是尊重與愛母親的表現。


    好酒者說這篇聖經說明耶穌不反對他人飲酒,所以耶教徒也不需滴酒不沾。


    我說這篇聖經最過癮的地方,在耶穌叫瑪利亞作「女人」,自然得來又草根,就好像尋常兒子聽到母親的喃嘸後總會說句「阿媽唔好煩我啦」一樣。 「女人」和「阿媽唔好煩我啦」在意義與語氣上是一致的。 耶穌在瑪利亞面前都是一個會駁嘴的好兒子。



    p.s. - 不同譯本的聖經,對這「女人」一詞有不同處理,有的索性用「這於我和妳有什麼關係?我的時刻尚未來到。」作始,不見「女人」之影蹤,英文版亦復如是。 不過論閱讀趣味性,當然是有「女人」好好多啦。

    Sunday, December 06, 2009

    陳以培

    [caption id="attachment_942" align="aligncenter" width="281" caption="陳以培年青時"]陳以培年青時[/caption]

    我對陳以培的認識和現在你看到的相片一樣,都是形象模糊。 我初認識他時,他已是一個要人攙扶的老人家,再過不久他每次出現都是坐在輪椅上。 和他沒有幾句說話,每次見到他總是在一大班人圍在飯桌前的時候,我叫他作叔公,是太太家裡爺爺的弟弟,住在老人院裡,沒有老婆兒女,只有太太一家的親戚。

    最近他死了,八十有五,在沒有甚麼的痛苦下在醫院的急症室裡離去,適時還有我太太一家人在身旁。

    有人離去,自然會勾起對他的懷念,聽回各故事,才交織出我對他過去的了解。

    從前叔公是個鞋匠,起居工作生活都是在鞋鋪裡。 鞋鋪生意結束後才搬回和爺爺一家人住,因此他與爺爺的子女們 (即我岳父) 的關係又是緊密些,他們的成長時不少都是伴著叔公。 現在問起太太,問起岳父,有關叔公的事,聽回來都是一些細碎的記憶,如岳父記起叔公會從街邊的公仔書店把他捉回家,太太會想起叔公帶她坐兩亳子電車由上環到筲箕灣,吃一杯7-11的雪糕,再坐電車回到上環,這樣的一個下午,又或者想起在爺爺家中的一個昏暗房間,三叔躺在床上看小說,叔公也躺在床上抽煙,消磨時光。

    爺爺死後,叔公便轉到老人院居住,岳父一家每週都會和他吃一次飯,到他離開前的幾天亦是如是。 總算完成了爺爺的爸爸臨終前對爺爺的叮囑,要他照顧這弟弟。

    聽說大象會為同伴之死為之悲傷,象猶如此,人何以堪? 藉此小塊文章,為叔公留點記述。

    ***
    後記: 我和叔公應該還剩一面之緣,蓋因此刻他還在殮房中。 近年離開的親戚往往都要雪上個月才排得火葬檔期,「再見」之時更是面目全非,眼窩深陷,皮膚乾枯。 每次想起他們,那可憐、無助、恐怖的模樣總是揮之不去。

    Saturday, December 05, 2009

    夢魘

    每逢身體抱恙,睡覺時總是惡夢連連。 有發惡夢與否彷彿成了是真病或是假病的重要指標,實準過醫生。

    就一般的惡夢而言,通常是一晚一個,普通的「墓場迷路記」已是習以為常。 病中的惡夢卻是一晚連續幾個,配合身體的反應,一晚多醒,開始終結又開始,濛瀧與現實實在分不開,這話何解? 以下試說明之。

    前幾天在病夜中發了一夢,細節已忘,只留大概。 我回到老家,媽媽正在煮飯炒菜,忽有一陌生人闖入,不知如何被媽媽的鑊鏟撞到,見著他由肉到骨慢慢往碟的菜裡鑽,最終成了一碟炒得出煙的小菜放在桌上。 實在太怪異了,我想,死了人,屍骨無存,可以如何處理? 報警? 說出來有誰信? 荒誕不經到連自己也不信,猶疑了一會還是報警了事。 警察到來,我便一五一十將所見的說出來,一邊在想他會信我的說話嗎? 另一邊在想如果我被判殺人,這便大件事了...... 兩難間忽爾想起,我應該是在夢境裡 (不是在做夢),倒不如打開眼看看?

    著力掙開惺忪雙眼,在昏暗的房間裡找來時鐘看看,時為早上六時,沒多久便要再上班了。

    DSC00033

    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中華古醫藥保存協會 - P.S. 不包保存腦袋

    公司傳真機傳來的「警世妙文」

    [caption id="attachment_912" align="aligncenter" width="208" caption="奇文一則,按我放大"]奇文一則,按我放大[/caption]

    不用陳雲上身,此文讀起來也妙趣橫生,尤其中間四段所引的「所謂歷史」。 究竟是梁啟超主診醫生之腎給割掉,還是梁的腎給割掉﹖ 此乃文字學之謎。 北京協和醫院原來是兼任法院,可判人死刑,此乃政治之謎。 孫中山死得冤枉更是歷史之大謎。

    古稀中醫,國學根底應有其份量與寫作章法,寫出如此上文下理需要互相推敲的奇文,實屬奇哉怪也。

    最後身為十三萬萬同胞之一份子,當然要響應文中的一句「凡我炎黃子孫,都有責任廣為印發這一文稿向各親友展示,群策群力,保此國粹。」,上載此文,同樂也。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增大延時丸

    想來想去,兩單新聞都是有關係的。





    ***

    香港政府新聞網 - 劉吳惠蘭今天(11月4日)回應上海興建迪士尼主題樂園時表示,本港迪士尼的擴展計劃已有定案,年底會動工,未來兩三年會有新園區落成。

    ***

    【明報專訊】一名78歲老翁上月服用一種名為「增大延時丸」壯陽產品後,不適入住瑪麗醫院 ,經衛生署 跟進調查,發現此產品非法含有壯陽西藥成分「昔多芬」,署方籲市民立刻停用,並將產品銷毁。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威叔闖情關

    用我善良意願去想,威叔因溝不遂,再而炒人,做得乃相當撇脫也,我是欣賞的。 難到把她還留在身邊,測試自制能力麼? 萬一把持不了,擒之,仲大鑊也。 女的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膽,疑神疑鬼。 連威太算,實三嬴之策也。


    再論各媒體常引威叔評與威太關係的一句「佢飛唔出我手指罅」,真無聊之極致。 男人日常吹水,此類豪情壯語多的是啦,換來是口頭快感矣。 如果連這精神勝利的話都不可說,相信十之六七已婚男士都要跳樓死了。


    計我話「威叔門」乃生果大陰謀,經精心計算,先起民主黨尾注,再破社民計公投之勢,最後由公文袋一統泛民山河。 造神者肥佬神萬歲!!!!!

    Sunday, October 04, 2009

    柴灣新生地「白沙灣」

    這兩張賬單的收款地點指的是同一個地方,是我兒時在柴灣白沙灣「臨時房屋區」的地址。 查「臨時房屋區」這個名稱在我腦海中有幾個不同叫法「徙置區」、「木屋區」亦可,正確名稱應是怎樣? 這待考。



    兩組地址中可留意三件事,1) 出現了已經在地圖上找不到的地名「白沙灣 (Pak Sha Wan)」,2) 從英文中的 "Resite Area" 與 " Licensed Area",隱約地指出這裡是個「臨時的地方」,3) 裡面的 blk (block) 不是指一座樓的 building,而是 "area bounded by four streets in a town or suburb" 指一個被街道分割成的小區域,這用法現在應該較少見,它的 Rm 就是我們當時住的小木屋。 如想看當年「白沙灣」的模樣,可參考「柴灣誌」中較前期的文章。




    按圖可看全張單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450" caption="1981年香港電費單"]1981年香港電費單[/caption]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450" caption="1983年香港電話費單"]1983年香港電話費單[/caption]

    Thursday, October 01, 2009

    柴灣童軍山

    Chai Wan Scout Hill


    這照片有三十年的歷史了。 照片中的背景建築物是柴灣的張振興伉儷書院,據張振興的官方網頁指出其校舍建於1971年,而照片拍攝的時間應是1977年左右了,半山上還是木屋滿佈。


    照片中的孩童是我表哥,腳踏位置是童軍山,現屬於柴灣公園的一部份。 查維基資料,童軍山是從前港英政府於二十年代借予童軍總會的童軍營地,在舊檔案照片中可看見,未發展時的柴灣(1950s) 童軍山是臨海的小丘,往前是海濱,往內是淺灘,日後都給填海築地,前者成白沙灣(即現在的 VTC 位置),後者成了柴灣公園、永利等等。


    chaiwan in 1920s?
    圖片取自網絡

    早前由老家找到一批兒時照片,背景都是從前的柴灣街境。 用它們對照檔案照片,應是一個不錯的習作。

    ***
    網絡資源

    1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軍槽

    [caption id="attachment_850" align="alignnone" caption="excavation"]excavation[/caption]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蔡鍔與小鳳仙

    有人曰康港乃是一個沒有歷史的地方,學生不喜歡讀歷史,新學制下歷史科都給隱沒了,連大學裡的歷史科與歷史系都如王小二拜年般。

    為何如此? 吾觀之扼殺港人對歷史之興趣者,cctvb 應記一功也,汝觀肥皂劇「蔡鍔與小鳳仙」, 其人物設定求乃其之極至,古之蔡鍔,雄姿英發,死時才三十有三,怎可找來花甲松仁哥飾演? 再論小鳳仙,實乃十年前「大鬧廣昌隆」中小芙蓉之翻版也。

    如此耆英配搭怎可挑動觀眾之興趣呢? 照我計,近史實(年紀)者,近氣質者,應找來林峰配周秀娜方是正道,兼可開觀眾之耳目,欲收視愈40點者,醫時也。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All you need is love!

    今天是我離開501的日子,爸爸媽媽妹妹,我愛你們。

    Monday, August 17, 2009

    柴灣環翠村街市



    柴灣環翠村街市現貌

    各位龍友,牛頭角都影得差不多吧? 今天介紹一個新地方,就是柴灣環翠村街市,領匯將於今年年尾收回街市內的所有鋪位再作改建。

    查有關的計劃已說了多年,街市內超過九成的店鋪,因感時間有限,意興闌珊,在幾年內已陸續遷出或結業,但因經濟波動,改建計劃卻遲遲未進行。 餘下的租戶,早已明瞭結業只是遲早問題,到今個月終於收到正式通知了。

    柴灣環翠村街市是環翠公屋村內的街市,這個街市亦有革沿,值得說說。

    現在的柴灣環翠村街市位置正正就是柴灣第一代七層高公屋,十七座街市的位置。 我不知道從前的柴灣公屋村的正確名字,但當年村中的分座是沒有獨立命名字的,只按編號叫,「十七座」便是第十七座樓的意思。

    [caption id="attachment_832" align="alignnone" width="720" caption="柴灣十七座街市,中間通道位置,背景是當時新蓋的環翠商場"]柴灣十七座街市[/caption]



    另一個角度看 (圖片來源︰ 網上照片)

    柴灣環翠村分三期,第一二期建於八十年代初期,第二期上樓時候約是82-83年吧,主要是用作安置因清拆「柴灣公屋村」的居民用。 同一時間,十七座街市的商戶不是遷往永利的鐵皮屋臨時街市,便是遷到柴灣環翠村第二期的地下繼續營業,但這街市也屬臨時性質,其時所謂的街市只是設在公屋的地下,與居民只有一層樓之隔,名副其實是下鋪上居 (雖然街市中的店主十之八九也是同村居民)。 到了柴灣環翠村三期的街市建成後,約87-88年吧,二期公屋村下的街市檔便遷出,到現址繼續營業了。

    數數手指由第一代十七座街市到2009年領匯結束環翠村街市,共歷近四十個年頭,街市中不少商鋪都是一代傳一代的,不少姻緣也是在濕澀澀的通道兩旁開花結果,不少所謂「太子爺」與「老板女」的小孩亦在這裡奔跑嬉戲,唯筵席要散,柴灣環翠村街市就此再會了。

    ****
    前往路徑

    柴灣地鐵站步行五分鐘即可。

    way to wan tusi estate market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尹天仇與左頌星

    在不同的處境裡我們有不同的角色,正如《喜戲之王》中的死茄喱啡是尹天仇,《賭聖》中的阿星是左頌星。 當外賣仔被捍匪圍困時,你不會想到他會突然變身賭聖阿星用異能將賊人打敗。 從來阿星與死茄喱啡都是涇渭分明的角色。


    當日尹天仇在達哥手上連飯盒都拿不到一個時,可曾說過「喂! 我還是阿星啊! 小心我轉頭打X你! 」 ,何曾如此?


    如果你硬要將所有東西混在一起談,電影裡的賬倒不如都算在真身周星馳的身上好了。


    周星馳在《賭聖》中代表中華民國出賽


    中華民國方,周星馳用偽國旗,國體有損,應要查辦。
    中華人民共和國方,周星馳傳揚兩個中國,分裂祖國,大大不諱。


    有血性、為正義的網民起來吧! 齊來追殺他! 一打再打三四五打又如何? 反正我向來討厭周星星,看他不順。 他不拍戲,要潛水?你有損失? 與我何干! 吾感快慰,最為實在是也!

    Tuesday, August 04, 2009

    呻一口冷氣

    話說冷氣壞左喎~

    哎喲~ 關我鬼事咩? 你把來「呻」咪算囉,仲發我皮四添,你冇事嘛? 有事睇醫生啦,留係寫字樓係好危險呀! 熱Q死你就唔好啦。

    整個部機幾草野都要申請百Q幾日,要什麼什麼DIRECTOR 來貓問,點解今年部機壞左咁多次喎,大哥講左九萬幾次啦,部機十幾年啦,唔懷食電都食死你。

    正如一個心臟病人,應該要換心,唔換都通下波仔啦,結果? 執劑當歸田七茶你飲喎~ 嘩多謝﹗

    即係點? 等爆鑊囉,最緊要唔好煩我。 若然我有錢,部十九冷氣幾十萬之嘛,我送比公司又點話,用之前你班 PK 仲要高呼501萬歲三遍,方顯世上萬物、金融海嘯、所謂跨國企業之荒謬也。

    Friday, July 24, 2009

    繁簡煩簡煩煩簡

    早陣子中華民國馬總統說過一輪有關「正體簡體字」的言論,挑動起幾三四千萬(我估)正體字使用者的情緒。 馬總統說什麼,可參考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的專文,在此不表。

    文中使我最感興趣是它連結的一個「台灣大陸日常用語對照表」,或許台灣人接觸的大陸人和香港接觸到的大陸人有所不同吧,表中所引的大陸用語,部分真是聞所未聞,有的更像是香港用語多於國內用語。 由這表可看出一個有趣的文化對照,不信? 試讀乎?

    ***
    問題︰
    big5


    台胞們叫 "7-11" 和大陸人會有什麼分別? 難道會是「七減十一」「七一一」麼? 何列舉之意義哉?

    Wednesday, July 22, 2009

    大明皇朝在公司

    明太祖

    記得讀黃仁宇的書談到明朝政府,各部門間聯繫鬆散,分工不明,導致政府中每部門,區域上每軍團,中央好,地方好,主持人都要為自己的組織張羅衣食,仗靠自己的關係與勢力,在政府部門裡或地方政府間爭取資財,各有自己的補給蜘蛛網。 用圖表示補給線,則重疊的有之,迂迴曲折的有之,一點養多方的有之,頗有亂點鴛鴦譜的味道。 這情況到大陸時代的民國政府仍然有之,誠黃大師所言,皆是未能數字管理及現代化中央政府未育成之例證也。

    忽爾為什麼想到大明皇朝? 蓋在新公司工作過半年,它的組織及運作似乎也像大明模式。 簡單來說,公司下有三大部,銷售部、行動部及服務部,名義上三大部門應要分工,但在部門要各自交數,為增取最大回報,同一部門下三者職能往往同時出現,兼各有專屬行政、會計人員協助。 同一合約,三個部共同爭逐,時有所聞。 仿佛部門是諸侯,老板是共主。

    當然,身為甚麼甚麼跨國企業,總有她有別封建皇朝之處,最突出一點就是成功緊握全公司的財政,鐵桶江山,滴水不漏。 現金流、銷售額、存貨量必須定時上報,並努力緊縮開支,借環保之名,借金融海嘯之聲,營造一種「公司好窮,要共渡時艱」的氛圍。 如幾百塊錢的開支,老闆共主亦不能一人決定,必須要事前三司會審,報價並陳,方有定奪。 雖然,各高層的時間心力「行政成本」常常都比僅值幾百圓的貨件來得高,但因強政厲治,此舉依然樂此不疲。

    公司一則稱年年雙位數增長,季季近億盈餘,但卻同時喊窮,益說明二事: 一)企業都有精神分裂,二)毛主席之言,美帝國主義資本壟斷集團是我們的敵人(今年凍薪),果卓見也。

    Thursday, July 16, 2009

    《搜神記》

    晉朝干寶的《搜神記》是一本專紀錄怪力亂神的書,一說是「」

    Thursday, July 09, 2009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floorplan

    有人話︰「金融海嘯第二第三波還未到,大家小心」
    有人話︰「成左啦,U左啦,$33呀 」
    有人話︰「睇定D,信我,六月一定會跌」
    有人話︰「我識個朋友,一睇就睇左廿年」
    有人話︰「冇盤睇啦! sorry!」
    有人話︰「成左啦,唔賣啦,sorry!」
    有人話︰「依家六點,你七點上來簽約好嘛? 剛剛先對到數,好趕呀!」
    有人話︰「好忙呀! 一日做成十幾單摩基廚」
    有人話︰「最衰係你,拖到咁遲,買貴左」
    有人話︰「嘩,一個月唔夠,已經升左10%啦」
    有人話︰「裝修,呢樹拆呢處拆,窗口仲要搭個棚」
    有人話︰「改隻門,少少錢之嘛。 改廚櫃,少少錢之嘛......(下刪改少少四百項)」
    有人話︰「日後再換間大少少既,好多人都係咁啦」
    有人話︰「恭喜哂」
    有人話︰「發達啦你」
    有人話︰「你估做業主冇負任?」

    I said "This is not fun."

    Saturday, July 04, 2009

    不許人間見白頭

    MJ 未死前我都喜歡在 youtube 找他的 mv 看。 近來當然是看得更多啦。

    人死了,忽爾覺得有點可惜。 在生時,大家都把焦點放在他的臉、銀包、小童朋友上,令他成名的歌與舞,光芒都給蓋掉。

    也許這叫受盛名所累,後勁不繼的無奈吧。



    人死了,現在什麼都轉過角度看。 他的孤獨、無奈(尤其對著自己張臉)、與家人的疏離,逆地而處思之想之益覺可憐。

    真的,我開始放寬對人的看法,認真由 MJ 想到成龍,笑他之餘,我都會記得嘉禾年代,一家人齊進戲院看他的亡命演出,雨傘鈎巴士、人力車衝街市等等。

    [mp3_embed blog_plyrs="2"]禁毒歌 1995

    一切,都是離不開一句「不許人間見白頭」。 我你他都是一樣。

    Monday, June 29, 2009

    四九十一

    當八九六四二十年過去,另一個更重要的四九十一 is coming。 對比往年起悲精噢淵鋪天蓋地的宣傳,甲子紀念在本埠反而還未見什麼,零零星星的廣告文宣當然是有,但總是欠些氣氛。

    誠然,六十紀念有兩面睇,共產黨是一統山河,對照是國府是播遷(敗走)台灣,成王敗寇顯然而見。 「成王」的對我沒有什麼感覺,我有興趣的還是敗寇的一邊。

    觀之於出版界,目前見到只有時報出版的兩本類似紀錄/紀念這六十年前政權逆轉的專書,一本紀人,一本紀事,都是同一位作者
    1949浪淘盡英雄人物


    1949石破天驚的一年

    買還是不買﹖ 還是猶豫中,蓋因內容實不太吸引,加上上回中了「宋子文日記」(大概名字)一書的計,唯望未來幾個月會多些選擇吧。

    Tuesday, June 16, 2009

    與表弟的真情對話

    前言

    話說處於青春期之少年也好,過左青春期之成年都好,一般都不太喜歡向父母談自己,週不時自己個仔發生左D咩事都係靠人家口耳相傳,所以和他身邊的人攪好關係乃是重要,蓋因有料收也。

    大概如此,昨天我親愛的阿E 又來交付我要多多與我親愛的表弟溝通溝通。

    why not?!

    ***
    501 says: (下午10:47:52)
    你阿媽尋晚交帶我要同你 MSN 多D
    :-O Psays: (下午10:48:05)
    點解
    501 says: (下午10:48:07)
    你一定係有D 古怪
    :-O Psays: (下午10:48:26)
    有鬼
    501 says: (下午10:48:26)
    嚇親你阿媽
    501 says: (下午10:49:34)
    你有咩事唔怕同我講
    501 says: (下午10:49:42)
    不過講好啦
    501 says: (下午10:50:00)
    幫就未必~~ kakakakaaa
    :-O Psays: (下午10:50:21)
    我無事喎
    501 says: (下午11:38:30)
    你有咩好同我講
    501 says: (下午11:38:56)
    我再同我阿媽講
    501 says: (下午11:39:07)
    我阿媽再同佢阿媽講
    501 says: (下午11:39:22)
    佢阿媽再同你阿媽講
    501 says: (下午11:39:39)
    咁先有溝通嘛
    :-O says: (下午11:39:55)
    無聊
    501 says: (下午11:40:16)
    我地做個實驗啦
    501 says: (下午11:40:30)
    你事旦爆D 野我聽
    501 says: (下午11:40:57)
    睇下要用幾多時間 transmit to you
    501 says: (下午11:41:19)
    then we can calculate the transmission rate of mother speech 
    501 says: (下午11:41:31)
    that's A level physics question
    :-O P says: (下午11:41:46)
    physics + psychology
    501 says: (下午11:42:05)
    講啦講啦
    :-O P says: (下午11:42:29)
    無野講喎
    :-O P says: (下午11:42:36)
    無事無幹
    :-O P says: (下午11:42:39)
    又無感情事
    501 says: (下午11:42:59)
    我幫你諗一個啦
    :-O P says: (下午11:43:08)
    咁又唔好喎
    :-O P says: (下午11:43:19)
    要我慢慢解釋,太花力氣喇
    501 says: (下午11:43:45)
    咁你諗個LA
    501 says: (下午11:45:34)
    一係我話你生治瘡啦
    :-O P says: (下午11:45:49)
    咪玩我啦你
    501 says: (下午11:46:27)
    到時你除條褲咪解式到
    501 says: (下午11:46:33)
    幾方便
    :-O P says: (下午11:46:35)
    我唔要做白老鼠呀.
    501 says: (下午11:47:20)
    我覺得我地今晚D對話可以用來寫篇 BLOG
    :-O P says: (下午11:47:26)
    點解呢
    501 says: (下午11:47:35)
    夠好笑
    :-O P says: (下午11:47:56)
    你… Filter 下先啦
    501 says: (下午11:48:01)
    一於話你生治瘡先
    :-O P says: (下午11:48:09)
    唔要呀!!!!!
    :-O P says: (下午11:48:14)
    訓先…
    早抖!

    Wednesday, June 03, 2009

    不作咸魚﹗




    我答應你那一點 不會變

    *「你」包括:火、良知、記憶、夢想等等。

    Tuesday, May 19, 2009

    是十郎扶你呀

    開簾風動竹,疑是故人來
    開簾風動竹,疑是故人來


    早陣子公司發生了一宗上報紙的不幸事,數數手指,累計下來好像個個部門都有「快勞」在身,流年彷彿甚為不利也。 一天就在各人努力在做文案之際,忽然由鬼佬老闆引來風水大師一件,在寫字樓看東看西﹗ 其風水佬者普通大叔扮相,獨臉上一雙黑眼圈最為耀目,看他一手拿著一張摺得起毛的草稿紙,上面畫了幾組九宮格,都是填滿數字;另一手則拿著他的搵食架撐羅庚,不過他的羅庚是有蓋的,不看時便關蓋,故作神秘,十分孤寒是也。 每當他走到某角落停下來時,他背後的一堆人(二三人啦) 便會追問「師父,點呀點呀﹖」 他的答案不外是沖呀、顏色不利呀、加盤植物呀、關窗呀之類,他的殺著是叫人在死角密室加串風鈴。不論如何,秘書小姐每聽到由大師口中擠出的每一個字,都會小心謹慎的記下來,蓋因老闆在後監督也。

    經大師指點後,如是者,在我的桌上便多了盤花,身後的死角位掛了一串風鈴。 樣子甚為老土。 每見之便會想起在《紫釵記》中小玉妻的一句口白「開簾風動竹,疑是故人來」

    為何開簾風動不是「燭」而是「竹」﹖ 這按下不解,但忽爾風鈴壓頭頂,滿有壓力,主要我是怕它真的無端端會響起來,那就真是「疑是故人來」萬事大吉了。

    至於點解風鈴會是這麼的「七..... tradition」,秘書小姐的解釋也妙,她說這是一個工具,不是玩具,不是來談美醜的。

    Well,身為賽先生信徒的我,加上有串咁爆的傢伙在頭上,給公司一眾靚女同事誤以為是我掛上去的話,要我怎樣 walk 出去﹖ 唯有自聊道:「看﹗ 在這廿一世紀中國人已經飛到太空之際,在這西洋大行,在這看似摩登時髦的辦工室,掛著這串和這裡氣氛格格不內入的東西,像什麼? 似什麼? 代表什麼呀? 代表是荒謬呀﹗」 這是多麼慷慨的豪情壯語呀﹗

    Friday, May 15, 2009

    真係X到冇朋友


    唉~
    原來兩代特首都係攪曲線「愛國愛黨」教育之能手,真係冇得頂。

    每個人心底都有個陳振聰

    每個人心底有座斷背山之餘,會唔會都有個陳振聰﹖



    ********

    夜店裡坐著兩個人,甲與乙。


    甲:「靚唔靚仔呀﹖ 下星期我就同佢去荷蘭結婚。」

    乙:「Carson,你鍾意男人既咩﹖」

    甲:「我唔得男人呀,不過你知唔知佢有幾多身家呀﹖」

    乙:「佢係男人來喎」

    甲:「我理得佢男人定女人,佢有幾千億身家,我同佢簽左合同,同佢去荷蘭結婚,佢先會比一千億我。 結完婚之後,我會再同佢簽多份合同,無論佢同我離婚好,佢突然死左都好,我都可以分到佢最少一半既身家,有五千億。 阿正呀,你投胎一千萬世都搵唔到咁多呀。」

    乙:「但係你係基督徒來喎﹖」

    甲:「正正我係基督徒,我有左一千億,可以做善事,捐錢去起學校啦、起教堂啦、起醫院啦,攪獎學金幫D窮人等佢地可以有讀書。 錢好重要呀,阿正,有錢可以幫自己,可以幫人地。 冇錢呢,頂「隆」可以晚晚唱K,發洩內心既痛苦」

    乙:「但老實...... 佢係男人,可能......好臭喎」

    甲:「合同寫明啦,齋吹,唔準打車輪,唔準奶屎忽,仲要帶兩個套添,冰火另外加錢,LEE D 正謂賣藝不賣身,我咪當食雪條囉。 仲有呀,佢唔洗乾淨沖,我唔會吹 kar」

    乙:「o拿,佢男人離架,你老豆老母知kar o拿﹖點同佢交代呀﹖」

    甲:「合同上寫明,我可以同女人結婚生仔。 阿正,你一定覺得我好無恥啦,其實我睇得出你心裡有D羨慕我。」

    甲:「你諗世界上邊有咁大隻夾「拿」隨街跳啦,你一定以為我呃你,當初我都係咁諗,但係今日打簿,我戶口真係多左一千億。 arm arm 呢匯豐同恆生既CEO 打電話比我,話同我做個投資理財組合喎,我宜家開心到都唔知點形容,不吐不快,你係我最好既朋友梗係講比你聽啦」

    乙:「係喇,我同你咁好朋友,拿拿臨比住一百億我喇」

    甲:「冇問題,阿正,最初我收到一千億既時候,我都諗左好耐,雖然我大學畢業,又arm arm 「羅」埋 MBA,但你知啦,我最怕係返工,最憎係返學,最鍾意呢係簡簡單單、舒舒服服既生活。 每日下晝兩點鐘起身,食 D 野,做下 GYM ,到中環行下街買下野,休息一陣,睇場戲,唱下歌,咁就簡簡單單舒舒服服過一日囉。 我宜加份工呀,每日朝七晚十一都係得二萬零蚊,仲要處理埋 D office politics,難得有人咁愛我,肯比錢我洗,又可以滿足我想簡簡單單舒舒服服過生活既理想,我理得佢係男人定女人,大人定細路哥啦,錢係最重要。 其實佢好愛我 kar,佢付出咁多,換番來既,只係我每個禮拜陪佢食下飯呀、唱下歌呀、齋吹兩次咁多。 你話啦,咁既條件我都拒絕,我仲係人離既﹖」


    ********

    榮耀歸於「搵食男女」VCD

    [caption id="attachment_713" align="alignnone" width="1046" caption="飲食男女"]飲食男女[/caption]

    Tuesday, May 05, 2009

    BCP 與 十二生肖流感

    [caption id="attachment_706" align="alignnone" width="1664" caption="林村許願樹"]林村許願樹[/caption]

    人型豬流感侵入我城(之前),人人自危,彷彿沙士重臨,挑動各人世界未日之神經。 首當其衝者實我司之用紙量,忽爾飛機局呀地車公司呀暨各大企業傳來一疊又一疊的二手資料,抄自世衛、本埠衛生署之瘟疫資訊,亦作夜行人吹口哨狀宣揚自家已怎樣怎樣的提升防疫工作,與此同時「貴司作為本公司的重要商業伙伴,為確保工商活動的正常進行, 現請貴司提供應付流感爆發的應變程序已供備案」,就這樣一大批罐頭的BCP (Business Contingency Plan) 便隨電郵傳真四散矣。


    乎所謂BCP者,有其革沿,始見於非典之後,後見雞加雞,見豬追豬,今已三代。 整體而言,乃萬變不離其宗,復處理非典之框架矣。


    按我司之PLAN,應與官府公佈之危機級別掛勾,當紅燈亮起時,應執行出入探熱、謝絕探訪、罩不離口等工作,其中最具挑戰性者乃分寫字樓辦工之措舉,員工可於我司各區貨倉內設的臨時柯乏士繼續上班,有關措施欲因危機級別於假期時有如火箭升空,雖見巴頂仍未見病毒之威力,外因金融海嘯,我司早曰「咭哥史」,在吹響一片漠財之聲下,搬人搬傢俬等工作便給掃進地氈底矣。 不孰空談者,我司執行有口罩提供、自願探熱及加密清潔等工作,為全面落實領導的八字真言「減底恐慌,生意如常」而努力也。


    ***
    加國有聞,有豬感染人型豬流感,新病毒可曰「豬型人型豬流感」乎﹖ 隨病毒嬗種,不知我國十二生肖可有共聚一天? 如「雞型虎型蛇型牛型豬型.......流感」即可。

    Sunday, May 03, 2009

    台灣遊

    難得有假,全家總動員去了台灣五天,

    行程大概: 高雄入,經嘉義上阿里山,再由嘉義到台北離開。

    使用了的交通工具有: 飛機 x 2、的士 x n,火車 x 1,無牌出租車 x 2,阿里山森林火車 x 6,高鐵 x 1 及渡海小輪 x 2。

    第一天於十一時多到達高雄,機場有捷運接駁市中心,十分方便。 高雄捷運有兩條線,成十字型,但打橫的一條還未接通,結果我們要在高雄火車站站下車轉計程車到酒店了。


    高雄火車站 ﹣我的台灣市區第一印象

    我們要住的酒店叫喜悅商務大飯店,裡面所見住的人有大有小,

    Tuesday, April 28, 2009

    回家的路上

    piece of memory


    我時常都有個奇想,就是找個晚上或是平白無事的白天走路回家,由港島的西面一直用走呀走行呀行的方法回家。 沿途的景物地標,經過每天的巴士行程,我都是熟悉記得,每個點與點間,彷彿都是走過,只欠是連貫的一次把它走通走完。


    試試合上眼想像這段路程上會遇到什麼? 什麼會是你的地標? 你念得出它的名字嘛﹖ 還是由它令你想到在哪裡發生過什麼? 吃飯、買書、補習、上班、看戲、無聊、迷失路...... 一段路程,時間跨越十數載。 細碎的回憶片斷,組成物理上長短的距離。


    我試過用幻想的方法完整的走過這段路,當然是要用快速搜畫的方法,像晚上極速行駛的電車,在記憶中的港島裡飛馳。 為什麼是電車﹖ 因為快得來都有個譜,找記憶都要用神,若然要快而忽略細節,那倒不如去幻想乘地鐵好了,漆黑中一個站,漆黑中又一個站,話咁走就到,想想這是多無聊。


    誠然電車與地鐵之間,論無聊程度,分別又有多遠呢﹖

    Thursday, April 09, 2009

    中華民國~~ 我又來啦

    1st 2000年跟團同同學去 - 台北。
    2nd 2001年跟團同家人去 - 台北。
    3rd 2002年跟團同學去 - 台北。
    4th 2004年跟團+自由行同同事去 - 台北 - 墾丁 - 台北
    5th 2008年自由行同家人去 - 台南 - 嘉義 - 阿里山 - 台北
    6th 2009年自由行...... 真係我要做 model

    希望識路去慈湖啦。

    Tuesday, April 07, 2009

    破落戶

    自更新 wordpress 版本後,舊相全不見,連封面的相片都消失了,弄得吾家伍零壹號房一遍破落,與這本應朝氣勃勃的春夏之交顯得格格不入。

    又近日事忙事忘事事忙,事忙的原因是一般香港男人之通病: 空有計劃在心中,欠缺實踐的能力,又懶,結果迫死自己,抵死也。

    雖則如此,閒書(下述所有的書名都是大概名子)還是看了些,最近在讀唐德剛的《張學良(失敗口述歷史)》,書像電話簿般厚,實好看的只有序與附錄評論,真正屬張學良的口述故事部份,結構鬆散又細碎,去日亦遠,真有不知他所云什麼之慨。 至於口述故事既是唐大師所長瓣數,嘉賓更是歷史遺珍張少帥,兩者合壁未見協同效應,卻只作草稿收場咁可嘆? 這便留給諸君自己讀讀唐之序文好了。

    另一本是《何世禮》,本來我在《何東》裡知道會出他的兒子傳記時實是十分期待,但當書在手中時卻感冇乜料到,相都唔多張,炒老豆本書的冷飯多於新料,可惜二也。

    雖則《何東》比《何世禮》好,但《何東》其實也不是太好,尤其我討厭它每章之篇名,用上「什麼什麼之謎」的格套,所以有「出生之謎」呀「發達之謎」呀「長命之謎」呀之類,但內文又不是以探秘揭謎式的寫法,名文不一甚怪誕,頗有受同期電視Adam 鄭與怡興 Cheng 之影響。

    不過自《周壽臣》起這系列的封面設計卻成體例,兄弟班的《何世禮》《何東》如是,連不相干的《魯迅》和《十姑娘(與魔鬼同行》都跟,這就有趣了。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莫太生氣

    乎於寫字樓上班族之究義,曰穿得起件恤衫著得條西褲者,總要裝出一文明人之扮相,什麼吵罵叫囂等激烈情緒反應都因四週的環境與氣氛而被抑壓,當然箇中是有階級的差異,身為高層者向來都是可以理所當然的向下屬直接宣泄心中所想,好不快意。


    我要說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平常的早上,辦公室裡的經理甲正與他的屬下進行賽後檢討,由於這是一個開放式的寫字樓,所以旁人看見的是一圈人坐著圍在經理甲的寫字桌,經理甲正繞著他的圈圈逐個逐個的「質」與「問」。 其他人對此皆習以為常,私底下更匿稱這堆「圍圈人」作「燒野食」,看起來又是相似,大伙人在圍爐夜話般。


    相信每個高層都是像醫生吧,主攻胸肺科,探診必殺一招乃「照肺」,我們的經理甲也是一樣。 「燒野食」是節省時間的群診,首階段的門診時間完畢後,便到專診時間,驅散了一般普通科病友,留下病情比較嚴重的工友繼續探求病源欲醫斷尾者,即加重劑量的「質」與「問」也。


    在其他人眼中這都是每天上演的肥皂劇,收視率的高低是與經理甲的情緒起伏情況掛勾,他情緒高漲時便像警匪片,他是把匪徒扎在椅上,再用檯燈照著犯人,盤他,問他「認唔認」的神風幹探;當他能量值低落時則像一個嘮叨老人,細細碎碎,重重複複的問「咁係咪錯呀﹖咁係咪錯呀﹖咁係咪錯呀﹖」,而工友們的反應永遠都是保持一貫,木然不語,留著長長一張撲克臉。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工業革命說安全

    工業革命使大英帝國國運昌隆,同時也帶出嚴重的社會問題,特別是童工的安全與勞工福利問題。 蓋因童工身體靈巧,適合在狹窄的空間工作,如在織布廠的車間作維修,穿插於礦洞作煤炭工人,或作煙囪清潔工等等,全屬是高危的工種。

    適齡兒童不在學校讀書,倒在工廠礦洞埋頭苦幹,這會否動搖國本呢? 不知道啦。 不過卻因為童工的待遇惡劣,死病傷枕藉,引起英國政府的關注,於是制定了第一代的勞工 (童工﹖)法例,名曰 Factories Act,時為 1802 年。

    Factories Act 1802

  • Factory owners must obey the law.


  • All factory rooms must be well ventilated and lime-washed twice a year.


  • Children must be supplied with two complete outfits of clothing.


  • Children between the ages of 9 and 13 can work maximum 8 hours.


  • Adolescents between 14 and 18 years old can work maximum 12 hours.


  • Children under 9 years old are not allowed to work but they must be enrolled in the elementary schools that factory owners are required to establish.


  • The work hours of children must begin after 6 a.m., end before 9 p.m., and not exceed 12 hours a day.


  • Children must be instructed in reading, writing and arithmetic for the first four years of work.


  • Male and Female children must be housed in different sleeping quarters.


  • Children may not sleep more than two per bed.


  • On Sundays children are to have an hour's instruction in the Christian Religion.


  • Mill owners are also required to tend to any infectious diseases.


  • 由此觀之,當年英國童工之生活與在集中營的真是相差不遠。

    香港曾是英國的殖民地,法律當然是借鏡宗主國啦,這二百年前的英國《工廠法》在現行香港的《工廠及工業經營規例》中仍留有一鱗半羽的模仿痕跡,頗具玩味,至少於我而言。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越說越遠話郵差

    昨日和友人說起各自親戚的近況,原來她有好大部份的親戚都已移民海外,在她成長時期親身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親友移民潮,而她自已亦差點點成了黑市海外移民,她媽媽是想用「跳飛機」的方法,二人上機一人回程,把她留在外國的親戚裡。 恐共,成為一時一地的集體回憶。

    相反在我一方就沒有什麼親戚去移民,倒是在八九九零的年頭,一年轉了幾次班主任,蓋因都趕作當異鄉客矣。

    異邦創新局,人地生疏,起始總會想到香港的人與事,於是書信往來不絕,算是聊以自慰吧? 當然時日一久隔閡漸生,書信消息來少了,彼此印象漸漸模糊。 故事應該是如此吧?

    現在要聯絡遠方友人方法多如牛毛啦,說回我小時候都是以書信為主,很記得從前我一位親戚的哥哥剛剛移民,他又懶於動筆,於是寄回來是一餅餅的錄音帶,帶中的生活描述可算是包羅萬象,由家中到唐人街的方法,到洋人欏柚大到嚇死人都有,誠如新一代的華工闖舊金山記。

    至於在外國打工的爸爸,就由媽媽起草書信,我照字抄寫,成書一封作聯絡橋樑。

    又想到從前與巴基斯坦 Ali 共事的日子,他每天總要和家中老少傾上句鐘的電話,用來增值的電話咭是作一張張的啤牌設計,幾年累積,他已集齊幾副啤牌。 我問他,有時間怎麼不去寫信呀? 他似是不明我所問,支吾以對。

    回憶有憑藉,可以是眼淚沾濕信紙角,亦可是滿紙甜絲絲,泛黃信件總會在櫃通的角落與你不期而遇。 寫字寫信的感覺仍然是好。

    獻給郵差先生。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快餐車

    查實在我的 wordpress 中有二三十篇「草稿」,都是不得善終(收筆)之作,有的只有標題加張相,有的是二三百字沒頭沒尾,這篇考古之作便屬前者。


    圖中叉腰者便是工地現場主腦總管大人

    早已想不起這篇東西的元祖構想,只記得這專來地盤賣飯盒的貨 VAN 和從前洪金寶(?)成龍第一部賣西洋的電影名字一樣,都叫「快餐車」。

    從前的地盤坐落半山富豪地區,交通不便,附近又食肆欠奉,快餐車之不請自來當然是工友福音。 咱們工地雖小,只有三四十人,但每逢午飯時間門外都有兩三檔小販在賣飯盒汽水香煙麵包等等。 後來留意多才知道這些快餐車會沿山路上上落落,段段有checkpoint,主顧乃山區的建篠工友、裝修師父及家宅護園等。

    雖則工地人少,不過擺賣位置要地利先佔,所以趁工地施工高峰期未至就要早劃勢力範圍,檔與檔間的位置訂下來後就不會越界,非常自律。

    快餐車出,衍生問題即有二: 一是賣飯時兼酒,遺害工友,打酒(打擊賣酒)自然是「安全大隊長」與生俱來之重責啦,怎樣執法? 定期站出來喝之叱之,交代立場咁話啦。

    二是阻塞行人通道,結果招來四週尊貴居民之猛烈投訴,有一回甚至驚動BD在午飯時間前來巡倉,弄得吾家「袋鼠」震震騰,快餐車呀小販呀在官大人面前依舊將行人路阻塞,官見狀面有慍色,望望「袋鼠」,「袋鼠」又望望個官,場面尷尬。 此時「袋鼠」唯有向各小販當場發炮,口中念念有詞,要趕他們離開,阻止工友買飯云云,不過環顧四野,自家人者只有「大隊長」在場賞他的戲,何其落寞。 其中幕他指著一盛滿飯盒的發泡膠箱喝道:「說這裡不可阻塞行人﹗ 你們還要來? 「大隊長」你叫雜工來把這些東西全掉走﹗ 掉落山﹗」 很強的氣﹗ 戰鬥力仿佛十九幾千。

    不過「袋鼠」與「大隊長」都知道其時他口中的雜工應是酒過三巡,已經飯後打呼呼去了。 獨留兩無兵司令於門外「演戲」娛賓者,無可奈何感慨萬千也。

    Thursday, January 01, 2009

    貳零零玖 2009

    打這篇東西時還有半小時便要踏入2009年。 這一年來我覺得自己很懶,萬事提不起勁。 希望來年可以做得好些,客觀上也不容我做得不好。

    願努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