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7, 2017

醉酒灣上的醉酒佬


 近日多看香港保衛戰 (1941-12-08 至 1941-12-25) 的資料 ,更跟導賞團行了轉黃泥涌古戰場,確實是值得一看。 從前只懂去軍人墳場,為何他們會為港捐軀,在哪裡捐,現在總算有個大概。

為防守香港,英國佬在葵涌醉酒灣起,自西至東,築了一條防線,有戰壕、有碉堡、有機槍堡等等,萬一日軍犯境都希望抵禦番個零兩個星期,但結果打兩天,就打散了。 英軍退到港島,在黃泥涌又血戰了四五天,前前後後,香港保衛戰只打了 18天,最終在 1941-12-25 港府扯白旗向日本投降,結束了港英殖民政府的管治。

2017 年的醉酒灣
2017年的醉酒灣

Gin Drinkers Bay 乃醉酒灣之英文名,Gin 是琴酒 (氈酒),此物揚名於18世紀的英國,其時倫敦街頭男女老少皆好此道,引起的社會及國民健康問題,幾乎可比美晚清鴉片之害。

而言我最感興趣是這灣出現的醉酒佬,是洋人還是華人? (看名似是鬼佬)  這灣的醉酒佬又是幾時出現? 他們做了什麼不凡之舉使醉酒佬之名可在地名留下印記? 這些都是待考的有趣問題。

考一︰
據 http://www.bl.uk/onlinegallery/onlineex/maps/asia/zoomify137289.html

1908年出版的地圖 - 醉酒佬已在 (醉酒灣與垃圾灣是兩個不同的地方)
考二︰
據 http://www.hkmaps.hk/mapviewer.html

1899年出版的地圖 - 1898年中英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英國開始租借新界,醉酒灣已經出現



Friday, March 03, 2017

開始到終點


由今天開始,工作的地點不再稱地盤。 雖然在行內已有十多年,但這一個工程才是真真正由第一天收地盤做到所有大廈入伙,總計有一千四百多天。 今天回來,已見辦事處外排滿膠櫈,準備迎來不知是第幾批的住客了。

此處由最初茂密叢林,炸成一座禿山,發展放下,禿山又變回叢林,發展再來,叢林又成了禿山,最後起了近二十棟的樓宇,滄海桑田是三十多年的故事。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下一站又會在哪裡出發呢? 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