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06

墨魚.肚兜‧哈巴狗

昨夜在看新一期的《紫禁城》月刊 (2006.2|135),忽然看到這東西,精神為之一振,以為執到寶。

肚兜?
這是什麼? 給你一點貼士,是布造,穿上身的,是古物。

當然,我立刻想到它是肚兜。 充滿幻想性的東西。 我拿書給妹妹看,問它似什麼? 她卻道是像一只墨魚! 多掃興。

喂! 肚兜喎! 第一時間當然是翁虹的《滿清十大酷刑》,再不便是潘金蓮夜洗肚兜色誘武松(西門慶?),總之都是這些香艷的畫面吧。

Ok! Ok! 哥仔,不要那麼色了。 乎肚兜者,不一定是紅當當,絲質者,穿在女性身上。 非這香艷型的,現實見更多,如年畫中的「年年有餘」圖,那條死肥仔身上通常都是(只)穿肚兜。 腥堪堪的魚,有什麼好攬? 簡直是臭。

年年有餘

胃口沒了? 也不。 在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中,有另一個穿肚兜很出名的角色。 可相比的只有把底褲當外褲著的超人了。 此君是誰? 乃牛魔王與鐵扇公主的兒子,紅孩兒也。 《封神演義》中的哪吒好像也好此道。 紅孩兒的真人版會怎樣? 是如此?

真人版紅孩兒

這樣的才算是真正倒胃。 肚兜夢至此也該醒醒了。

唔,抖擻精神,究竟張「墨魚肚兜」是什麼? 書中云:

綠地緞海棠菊狗衣
清代 - 綠地緞海棠菊狗衣 故宮博物院藏

清代對於養狗的管理十分嚴格,一些名貴的品種僅限於貴族馴養。 清宮內務府設有養狗處。......
養狗處由事務大臣監管。 狗的用具、如狗衣、佩戴的鈴鐺等也極為豪華奢侈。 此件綠地緞海棠菊狗衣,色彩素雅,做工考究,為晚清時的狗用具。


OH SHIT! 原本是狗肚兜! 說得不好還可能是狗公用的。 WTF!

Monday, February 20, 2006

Prime - 《隔著阿媽說愛你》

Prime
Prime - 《隔著阿媽說愛你》

有些電影不能說它不好,但看下去總是有點背若芒刺,你明白它在說什麼,卻不能一條直路的去想,要邊看邊為它尋找解釋,找參考,它這樣這樣,原因是那樣那樣,蠻腦筋急轉彎。

Prime 就是這樣的電影。 不是說它的故事情理不通,只是那種文化差異,要邊看邊消化。 片中談到猶太人的生活習慣、文化、傳統、兩代關係、戀愛節奏等等,真是有可能看得你不明不白。

要分析內容, 猶太人的一 part,先可率先放棄。 兩代關係 - 如果你單看電影的海報及中文譯名《隔著阿媽說愛你》,很容易想到電影是說一對戀人隔著阿媽,兩人愛得火熱,卻有阿媽從中作梗,於是便成一齣錯摸攪鬼的愛情片了。

結果當然不是這樣。 實在人家的家庭關係不像我們的緊密,兒子升大學,搬了出來後,就是一個獨立個體。 完整的一個獨立個體,獨立情度遠超想像,根本就是沒有空間製造我們的先之假設。 誠然,片中的阿媽就是面對這樣的困局,想介入也沒辦法,一切要留待後生們自己解決。 亦由於如此,母親的角色在電影中似是花瓶,功能只是去完成幾幕可預計的笑位。

故事中最大的戲軌來自二十三歲的 Daivd 愛上三十七歲的 Rafi (奧瑪花曼),愛起來男仍是大孩子,女卻有點在「不倫之戀」的心魔。 感覺有些像 nn 年前的《畢業生》The Graduate 。 兩者相遇,女的有意無意間將大男孩帶到「失樂園」,情慾交纏,男初嘗放縱,容易迷失。 片中的 Rafi 雖然不像羅便臣太太,只有需索,但 Rafi 也不諱的承認,與 Daivd ,屢創情慾高峰。 箇中的男女關係也像《20.30.40》中,張艾嘉與任賢齊的一對。 只是張吃不消,奧瑪花曼卻可笑著面對。

很功能「性」吧? 真是有少許。 另一方面令人難以明白的是,既然愛得如膠似漆,怎麼男的母親是誰,女的心理醫生是誰,怎會不知道? 苦了只有阿媽,暗地受煎熬。

至於他們的戀愛...... 能否稱之為太快? 還是我太 out 不明白什麼叫 recreational sex ? 還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云云。

就是在戲院中,我想到這些。 要明白電影,需要明白它故事後的文化背景。 要想。 有些明,有些要想完後才可理解。 這些名曰「文化差異」,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我大鄉里,外邊世界就是這樣。 視乎你的看法。

而最令我欣賞的是回憶鏡頭的處理手法,是特色之一,尤其是最尾一幕,回憶片段伴隨音樂而起,拍得很細膩。 電影另一特色是收音咪常常被攝入畫面,侵佔銀幕上方。 像要提醒觀眾,我們是在拍戲,是假的,假的,假的。 據本人觀察,大配角收音咪只少出鏡三次。 邊看邊數邊期待,甚令我驚喜。

最後一說,片是愛情片,只是我把慾的一 part highlight 出來。

***
若按我從前「國情不同」的「偉大構想」,這張香港版的海報裡也應有文章:

Prime - 《隔著阿媽說愛你》
細心看,為加強角色衝突,中間是多扇門啊!

***
見識少,看不明。 是原因。 要解決,方法一是要見多識廣,方法二是 time will tell,死等。 像從前希治閣的《》,如看到今天的新聞,如電影橋段般,希治閣都沒我們的驚。

Monday, February 13, 2006

記一則咸豐年前的愛情

在電影《方世玉》裡,蕭芳芳演方世玉的媽媽,母子都是練武之人,一樣淘氣搗蛋,他倆唯一害怕的只有朱江演的木訥父親。

記得一幕,方世玉問他媽媽,為什麼會愛上朱江? 媽媽說,仔,這些是你不明白的了,他一唸詩,我就...... (不可言狀)。

片中,朱江的殺著是李白的《怨情》:

美人捲珠簾,深坐顰蛾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每次蕭芳芳聽到他在念,便有莫名的興奮陶醉,繼而再次迷倒。

電影的手法是誇張,或許是在諷刺一種愛情內歛、情感壓抑的關係。 不過,不論背景如何,愛情總會找到一個滋長的空間。 方世玉父母間的所謂「愛情」,是叫「細水長流」,還是「虛無縹緲」不存於世?

***
忽然,耳機傳來是周杰倫的《龍捲風》,徐若瑄在寫:

愛像一陣風 吹完它就走
這樣的節奏 誰都無可奈何
沒有妳以後 我靈魂失控
黑雲在降落 我被它拖著走......

愛情來的太快 就像龍捲風
離不開暴風圈 來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 我不能再想
我不 我不 我不能

愛情走的太快 就像龍捲風
不能承受 我已無處可躲
我不要再想 我不要再想
我不 我不 我不要再想你


是一種風起雲湧、威力澎湃的愛情。 但揮一揮衣袖後,不會只帶走一片雲彩。 留下的是要驚天動地,滿目瘡痍。

徐小姐有一點是很對,愛情是有一種節奏,是要摸索,配合。 一曲天籟,不能獨奏。 愛情或許更像舞曲,一聲 "May I ?" 後,要有眼神交換,要依臂輕扶,方可隨韻律起步。 太快了,太慢了,錯步難免,卻不可因此放棄。

愛裡有力量,愛裡有冀盼。 愛情也是學習過程。 怎忍不給他一點提示呢?

Saturday, February 11, 2006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今天隨垃圾車到了一個洪荒世界。 車程不遠,就是將軍澳的垃圾處置設施。

將軍澳填料庫

將軍澳填料庫。 收集100% 的隋性廢物。

將軍澳篩選分類區

將軍澳篩選分類區

將軍澳篩選分類區

有輸送帶的地方是填料庫,前方的欄木堆是篩選分類區。 輸送帶下邊是躉船,將傾瀉下來的隋性廢物運走,作填海用。 篩選分類區的作用是將混合的建築垃圾分類,把惰性與非惰性廢物分開,隋性的再用,非隋性的則送到堆填區。

先前出現的罷駛抗議,其中一個爭議就是如何界定隋性與非隋性垃圾的標準,政府向外宣傳時重點在於「超過50%是隋性廢物」的就要到篩選分類區,反之就可以使用堆填區。

當政策執行時,矛盾卻在於「50%」的只是肉眼的估計,到了垃圾處理設施時則用上「重量比例」的絕對標準。 凡「垃圾重量/車輛最高荷重」超過 0.2,則界定為「隋性廢物比例高於50%」要使用篩選分類區。

問題是公務地盤預設的垃圾處理設施,堆填區在打鼓嶺,篩選分類區在將軍澳。 地北天南。 倘若「重量比例」在閘前才發現估計錯誤,則需再走一趟。 再者,這個「重量比例」的絕對標準也有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地方。 一般貨車的最高負重是24噸,照政府的標準,不論車是載甚麼,只要不超過 4.8 噸者 (24 x 0.2),便是堆填區接受的廢物,超過便是篩選分類區。 所以你載運 5 噸的木板到堆填區是有問題,反之它卻接受你運 3 噸石頭。 聽起來有些本末倒置,但事實上這樣的問題是天天發生。

問題落在地盤也有執行的困難。 垃圾車來沒理由給它盛個半滿走,想盡辦法也要將它塞滿,如是者垃圾密度變高,很容易墜入這政策的漏洞,爭執由此起

就此曾經詢問過環保署,他們說超過「重量比例」是因為地盤的分類工作做得不好,因為標準是參考外國經驗,亦向業界作過商討而達成的。 二,法律的演繹如此,所以想進堆填區,不如考慮每車少盛一些。

第二點尤足怪論也。

Tuesday, February 07, 2006

步步高昇

或許是應了新年時大家愛用的恭賀說話,或許是體現經濟學名詞「需求帶動供應」,總之公司最近就升了一批人,由安全主任(SO)升至安全經理(SM)。 消息傳來,詫異的居多,尤以茶客甲的反應最為抵死。

茶客甲:「xx 升了SM? 玩果隻呀?」

安全如是。 走環保線的不妨也冀待「需求帶動供應」的一刻,說不定他日環保經理的職位會一分為三,作 Air Manager、作 Noise Manager、作 Waste Manager。 Waste Manager,垃圾經理,一詞兩義,由 Waste Office 開始,捨我其誰呢?

***
油價急升,對垃圾主任來說是喜事。 因為地盤的爛木材終於有買家了。

爛木材回收

在從前的「風光十年」裡,這樣的畫面很難想像。 一個工人跳進垃圾池裡把爛木材板方挑出來,分到車裡,然後運走,作為新界豆腐廠/豬油廠的燃料。 經濟好時,何需于尊降貴的在垃圾堆中淘生活? 爛木掉了便算。 廠家又可需貪平買欄木去燒?

現在爛木有市,地盤亦樂於協助,因為木頭挑了出來可減少建築廢物量,名則環保,實可減省來回堆填區的運輸費用。

一車爛木可以賣多少? 那垃圾佬說才是四百圓多,連油費人工,乃艱難經營云云。

說起爛木頭,問他除了地盤外,還可收什麼? 他說是「卡板」。 即人家用唧車運貨,放在底底的那一塊木材。

卡板

卡板才算「上料」,那似地盤爛木,沙泥石屎塑膠飯盒樣樣沾些? 加上尺寸相對統一,不像地盤的長短不一,名乎其實是爛柴咸薑。


從第一張圖裡,亦可看到一個垃圾主任面對的困境,即垃圾源頭分類沒有妥善做好了。 放在垃圾池中的都是待垃圾車運走的垃圾,綜合起來,在臨上垃圾車前一刻,才有第三者跳進去作篩選,怎不淘神廢力效率低?

看來,爛木佬仿似是垃圾主任的救星? 也不一定,因為爛木佬在地盤的風評一般都不好,說其手腳不乾淨也。 另一原因是在地盤的分判制下,木材應該是釘板佬的財物,同樣是木料,是工料還是廢料,是有灰色地帶。 工料與廢料,街外的收買價也相差很遠呢。 所以爛木佬來釘板佬又是不太高興。 爛木佬不來垃圾主任又是不太高興。 垃圾主任叫爛木佬來,爛木佬又是不太高興,因為欄木不夠,空車來,半滿走,油費也蝕掉。 但誰又會有心機為垃圾主任把欄木先分類,再儲起呢?

***
要數 holiday mood ,農曆新年的威力可算最大,初四說開工,換來是工地水靜河飛,工人們尚在大陸,管理人員則躲在寫字樓大賭「三公」,殺得天昏地暗。 再不是就 call meeting,召判頭開會,兼收紅包。 恭喜發財。

天天數紅包,日子樂透,很容易令人幻想,如果日日如是,豈不快活像神仙?

還是我們的垃圾主任來得清醒,說:「若日日如是,明年大家都要一起在赤柱掛隊領雞翼、橙了。」

垃圾主任也不是全垃圾。

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我的農曆新年電影筆記

年廿八《最愛女人購物狂》

1. 中國星實在有需要執執個經理人部門,費事年年都係劉青雲/張柏芝啦唔該。
2. 電影的主題就和蘋果日報漫畫專欄名子一樣,曰「我們都有病」。
3. 韋家輝看來還未有足夠功力去拍出一個完整的電影故事,電影的上半部還好,到了下半部搶親戲就顯得太牽強及累贅了。
4. 對比起來,更加想起幾年前杜sir 的《叻咕叻咕新年財》,高低手一比易明。
5. 甘草比主角好,冬叔同家英哥都好正。

***
年初二 《春田花花同學會》

1. 的確故事係有 message ,但與以往《春田》系列一樣,故事同樣鬆散。
2. 有些小段落確是拍得精彩,令人捧腹不絕,連聲叫好。
3. 不過那些「硬銷」位、迫你要感動、迫你要諗嘢的拍攝安排,就很醃悶了。
4. 經典例子有夏春秋的「你啲大便點呀?」、齋滷味歌舞、鄭中基的食外賣、「多謝支持民歌」之類。
5. 草根味、粗鄙味、集體回憶,三樣東西應有所不同,但看《春田》時卻覺得是粗鄙味日漸坐大,更害怕是有喧賓奪主之勢。
6. 拿捏失準。 齋滷味有什麼值得歌頌? 想只是謝立文喜歡食吧。 上次用「蛋撻」就高幾皮啦。

***
年初三 《藝伎回憶錄》

1. 看完後只想起《城市獵人》的海怪。 「海怪十年計劃」呀大佬!
2. 你說董事長與金魚佬有什麼分別? 豢養於家,只為他日享用。 真是意識不良。
3. 中國的妓女故事是求埋街飲井水,日本的伎女故事是想被人包,但不是「全包」的那一種。 何苦呢!
4. 一杯雪榚愛你一世。 係咪真係咁純情呀?
5. 曾江好型。
6. 希望荷里活唔好再篇埋啲懶係有東方玄妙的對白了。 對著小百合的一雙桃花眼,搬那些五行出來胡扯,什麼水剋火又生木又斷金。 洋人們! 我們的「五行」笨唔係同兩句英文就講得明呀! 不過愈係聽唔明愈係懶有嘢,搵食啫。
7. 未發現故事是「海怪十年計劃」的變奏前,我其實是想用一個「轉型」的角度去觀賞電影。 「轉型」是一眾大陸演員,努力學好英語。 給我的感覺不是陳慧琳的 "That's right!" 職務英語運動,而是更早的一個兒童節目的主題曲,「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那一個要人轉毛巾鬥多的節目呢!
8. 「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你話幾勵志呢!


***
年初四 《霍元甲》

1. 想不到上年寫的兩篇「霍元甲」雜文因為電影上映成了本網 hot search,所以不妒多寫兩句。
2. 電影不成呀! 故事平淡沈悶。 是一個浪子回頭,忽然愛國的故事。
3. 刻意淡化歷史背景。 霍元甲打死秦老爺的一年是1900年,時值八國聯軍侵華,天津得鬼閒給霍元甲攪事咩!
4. 留意一下,其中一張生死狀寫著宣統元年即1909年,故事中的霍元甲應在流浪。 乃破綻也。
5. 中國人口於清朝暴升,人均土地佔有急速下降。 對於農村經濟,土地上增加的勞動力並未能使糧食生產量對應上升,人口只有趨向均貧,乃有所謂「人地矛盾」說。
6. 甚麼地方上見到「人地予盾」? 在霍元甲流浪到廣西的鄉村便見到了。鬼咩,九千幾人耕個「弗仔」田。 他們每餐邊可能有白米食呀!
7. 對於早期霍元甲熱衷的私鬥,另一個解讀是清未真是無皇管,啲官唔知去哂邊。
8. 對於片中鬼佬日本佬都說國語,只有兩個字,難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