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7, 2006

步步高昇

或許是應了新年時大家愛用的恭賀說話,或許是體現經濟學名詞「需求帶動供應」,總之公司最近就升了一批人,由安全主任(SO)升至安全經理(SM)。 消息傳來,詫異的居多,尤以茶客甲的反應最為抵死。

茶客甲:「xx 升了SM? 玩果隻呀?」

安全如是。 走環保線的不妨也冀待「需求帶動供應」的一刻,說不定他日環保經理的職位會一分為三,作 Air Manager、作 Noise Manager、作 Waste Manager。 Waste Manager,垃圾經理,一詞兩義,由 Waste Office 開始,捨我其誰呢?

***
油價急升,對垃圾主任來說是喜事。 因為地盤的爛木材終於有買家了。

爛木材回收

在從前的「風光十年」裡,這樣的畫面很難想像。 一個工人跳進垃圾池裡把爛木材板方挑出來,分到車裡,然後運走,作為新界豆腐廠/豬油廠的燃料。 經濟好時,何需于尊降貴的在垃圾堆中淘生活? 爛木掉了便算。 廠家又可需貪平買欄木去燒?

現在爛木有市,地盤亦樂於協助,因為木頭挑了出來可減少建築廢物量,名則環保,實可減省來回堆填區的運輸費用。

一車爛木可以賣多少? 那垃圾佬說才是四百圓多,連油費人工,乃艱難經營云云。

說起爛木頭,問他除了地盤外,還可收什麼? 他說是「卡板」。 即人家用唧車運貨,放在底底的那一塊木材。

卡板

卡板才算「上料」,那似地盤爛木,沙泥石屎塑膠飯盒樣樣沾些? 加上尺寸相對統一,不像地盤的長短不一,名乎其實是爛柴咸薑。


從第一張圖裡,亦可看到一個垃圾主任面對的困境,即垃圾源頭分類沒有妥善做好了。 放在垃圾池中的都是待垃圾車運走的垃圾,綜合起來,在臨上垃圾車前一刻,才有第三者跳進去作篩選,怎不淘神廢力效率低?

看來,爛木佬仿似是垃圾主任的救星? 也不一定,因為爛木佬在地盤的風評一般都不好,說其手腳不乾淨也。 另一原因是在地盤的分判制下,木材應該是釘板佬的財物,同樣是木料,是工料還是廢料,是有灰色地帶。 工料與廢料,街外的收買價也相差很遠呢。 所以爛木佬來釘板佬又是不太高興。 爛木佬不來垃圾主任又是不太高興。 垃圾主任叫爛木佬來,爛木佬又是不太高興,因為欄木不夠,空車來,半滿走,油費也蝕掉。 但誰又會有心機為垃圾主任把欄木先分類,再儲起呢?

***
要數 holiday mood ,農曆新年的威力可算最大,初四說開工,換來是工地水靜河飛,工人們尚在大陸,管理人員則躲在寫字樓大賭「三公」,殺得天昏地暗。 再不是就 call meeting,召判頭開會,兼收紅包。 恭喜發財。

天天數紅包,日子樂透,很容易令人幻想,如果日日如是,豈不快活像神仙?

還是我們的垃圾主任來得清醒,說:「若日日如是,明年大家都要一起在赤柱掛隊領雞翼、橙了。」

垃圾主任也不是全垃圾。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