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9, 2006

「果然」不是茶

要是維他奶公司的出品,「菓然系」當然會是「茶」,即飲品也。
圖乃取自維他奶公司網頁

但除去草花頭的「果然」便不再是茶,卻是一怪獸。 見《本草綱目》中的「果然獸」:

果然獸

《本草綱目》中有關動物的插圖,每一幅都逗人喜愛,非常卡通。 果然獸屬《本草綱目》中的「寓怪類」,其狀大概如猴子,最特別時牠面上的鼻孔朝天,有一條長長的尾巴,下雨時尾巴會塞進鼻孔去擋雨!有趣是圖中的果然獸,尾巴像是用錯了來遮蓋眼睛,害得牠要摸黑而行。
案南州異物志云。 交州有果然獸。 其名自呼。 ...... 其體不過三尺。 而尾長過頭。 鼻孔向天。 雨則挂木上。 以尾塞鼻孔。 其毛長柔細滑。 .......

場面很滑稽是吧? 或許你會想到,一尾如何塞兩個鼻孔? 李時珍是有補充的:
....... 白面黑頰。 多髯而毛采斑斕。 尾長于身。 其末有歧。 雨則以歧塞鼻也。......

牠們的尾巴原來是開叉的。

時代所限,明朝的人對於傳說中出現過的異獸,仍未能用上科學的方法,去考證異獸存在的真偽。 既有概念是前人應是有文必錄,「真偽」不屬問題,要考究反而是前人紀錄之準繩,方法就是在古籍、時人筆記上作對照,再博引旁搜的修訂文案。

由於缺乏實物考證,在「寓怪類」中常見都是一些現在看來有違常識的臆測。 這是《本草綱目》的缺憾,但卻增添了書作為消閑讀物的趣味。

「果然」從字面上給人一種果斷、終結的意義。 雖然「果然獸」沒有這些特質,但為對應「果然獸」,書中引出第二種猴類動物「猶豫」 來:
猶豫之猶,即狖也。 其性多疑。 見人則登樹。 上下不一。 甚至奔觸破頭折脛。 故人以比心疑不決者。 ......

猶豫不決,蓋出於此,真是意想不到。

***
據網上資料,「果然獸」原來是金絲猴 (1,2)。 當然現實中的金絲猴決不會於雨天用尾塞鼻,難道牠們都鼻孔鑲金麼!

***
其他有趣插圖
猩猩 狒狒 猴獮

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恭祝大壽

五大叔:

雖然遲了兩天,但是祝福還是要送上的。我生日的時候,朋友曾送過我一句話,我覺得說得極好,現在也送給你。

Getting older isn't about withering away, it's about statrting new journeys. 最後,恭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一隻魚

2006年8月23日凌晨

picture from openrice

Monday, August 21, 2006

談婚.論嫁

由我來寫這個話題,會不會太年輕?我這樣問自己。或許先講兩個故事吧


故事一:舊同學在一媒體裡面實習,她部門的一高層是個37,8歲的女人。雖然將近四十年華,但她卻依然保持著三十歲的顏容,而且頗有姿色。除此之外,她還精通各國語言,不僅學歷高,人工更加高。更難得的是,聽說她是個十分隨和人。這樣的女人,連我聽了都會動心,理應是早就被人追回家呵護著的吧。但事實卻不然,她還沒有結婚,甚至好長一段時間都是單身,連男朋友也沒有。同學說,每天看著她的生活只在家中跟公司遊走,真替她覺得孤單。她說,在她身上看到一種很深的孤獨感。同學說看著她,提醒著自己要在三十歲前就結婚。聽罷,我笑了。


一個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女人,一個打破了「三十歲還未婚的女上司就是心理變態」說法的女人,到底是嫁不去還是不去嫁?


故事二:另外一個舊同學H是福建人,比我大兩三歲,性格很溫和,人也長得漂亮。當年因為考不上大學,於是比我早出來工作若年。有一天跟她一起飲茶,她無奈的跟我說,家中福建鄉下有人托人來問她有沒有男朋友,說有個印尼華僑要介紹給她之類的。我喝在口中的茶差點噴出來。因為她的年齡實在不足以需要急著結婚的地步。於是我問:「怎麼這個年代還有說媒這回事?而且你的年紀離結婚年齡也還遠著吧?」她嘆了口氣說因為福建人有這樣的傳統,如果有人到了一定的年齡還沒有著落的話,親戚朋友之間就會自動幫他們找對象介紹,而她父母又是那種很傳統的福建人,也很想她早點找個對象。當然,最後,舊同學H沒有接受傳統的安排介紹,而是選擇了一個正在追自己而自己卻不喜歡的男人。我問:「其實你根本就不喜歡他,為甚麼還要接受呢?」她告訴我她只想要有人陪而已,再加上父母親戚的壓力,所以就算自己不喜歡也選擇了接受。


天底下的愛情,婚姻,有多少其實只是「想要有個人陪而已」從而結合的呢?


記得讀預科上地理課的時候,講到一課關於人口統計的。當年的地理老師給過我們一組統計數字,那組數據顯示了大部分女性在28歲之前都是單身的,但是一到28-30這個位置,唰的一下大部分單身女性都紛紛變成已婚。當時我的地理老師笑稱為之「慌恐性拋售」,接著還說了句 「通常過左這個高峰位,條線會平穩返,因為過左30歲後,要結的都結左,剩低的通常都無咩變動的了」


最後,想起一位先生曾對我說過:“「嫁出去」就天下太平了嗎?以現今十對結婚四對離異的比例看,婚姻是否一個靠得住的目標?”



一隻魚


2006年8月21日凌晨

Sunday, August 20, 2006

貝阿提絲

一個像魚的女子突然感覺某種奇怪憂鬱
屬於灰藍加上淺綠
整個屋子冷得像水族箱
裏面只有一隻孤單的魚

突然感覺某種無聊頹廢
好像喝水也會喝醉
待在屋子裏悶悶地寫日記
日記裏那條魚遊來遊去

整個春天你的擁抱
讓我像隻溫暖的貓
冬天來了你的離去
我又變回冷血的魚

整個春天你的來去
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像水被魚穿過自動縫合
像魚感覺自己快樂過

可是爲什麽還是聽見你喊我的名字
貝阿提絲 貝阿提絲
水滴般滴著的
氣泡般消失的名字
貝阿提絲 貝阿提絲

是誰在這個名字裏 愛過你
是誰在這個名字裏寫日記
是誰將在這個名字裏老去

主唱/合音 黃小楨
詞 李格弟 曲/編曲-陳建騏
弦樂編寫-李欣芸 吉他-鍾成虎
小提琴-李宜錦 中提琴-侯勇光
大提琴-連亦光 旁白-夏宇/黃小楨
收錄/陳建騏-微笑的魚原創音樂專輯

************************

在阿麥書房聽了這首歌一個下午。一把很低沉的女聲 ,跳動的小提琴,悠揚的大提琴。有時候有些音樂撥動的不是琴弦,而是心弦。聽說,這是一個有著秘密心事的神秘女人。貝阿提絲,一個在夢里變成魚的女子。那個捧著魚缸的男子,愛上的到底是那個像魚的女子,還是自己的夢?那個活在水中的女子,害怕冰冷,卻又永遠離不開水。

P.S.本想把歌放在radio blog上播放的,可是發現自己不會用。

一隻魚

2006年8月19日黃昏

Saturday, August 19, 2006

遇上巴士癲客

如果有看前段時間早上免費派發的報紙的話,應該會看到繼巴士啊叔事件後的巴士刀客事件。大概一個多月前我看到這段新聞的時候,還在想誰這麼倒楣遇到,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真的覺得離自己很遙遠。沒想到,事隔不久,自己也會遇到類似的事件,遇上巴士癲客。


今天早上搭巴士上班,巴士在上環附近的一個站停下沒多久,就聽見樓下有人狂拍玻璃的聲音。樓上的乘客都四處張望,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期間,有一老伯很好奇的走到樓梯口窺探,被一阿婆拉住,表情暗示他不要多事,很明顯,他們是兩夫婦。沒多久,樓下上了一個男人,坐在電視機前面的第一排座位。接著,就看見他很大聲的在吼叫些甚麼,然後繼而狂拍玻璃。(還好巴士玻璃是強化的,不然分分鐘被他拍爛)見他一邊狂吼著些甚麼,又一邊拍玻璃,之後更變本加厲的拍打電視機,想把電視給拆下來。而且表情十分肉緊,滿臉通紅,一副咬牙切齒狀。


有見及此,坐在巴士癲客隔壁的男人第一個溜掉,跑到樓下去。(該男子有六呎高,身材魁梧)接著坐在他後面一排的一個正在吃東西的女人見到形勢不對也拔腿就跑。而我,則是坐在他後面第三排位置。他們兩人走後,巴士癲客還在繼續發狂,這時候,樓上的乘客紛紛的都跑到樓下去。我見到他似乎還會有進一步行動的時候,也隨著其他乘客下樓去。到了樓下,才發現,下面早已逼滿了人,連站的位置都沒有。


唉,今天是我最後一天上班,所以還特地的裝扮了一番,沒想到一大早就遇到這樣的事情。當時我心底是挺害怕的,因為看了巴士刀客的新聞,真的怕他會從包里拿把刀出來。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是怕死的,至少覺得,就這麼死掉也太冤枉了吧。


在這件事上領悟了兩個道理。一是,原來英雄救美是絕對work的!我當時就在想,如果這個時候有誰出來制止他,我會崇拜得他五體投地。現在總算明白電車男怎麼會追得到愛瑪仕了!二是,以後遇到同類的突發事件,一定要保持鎮定,不要緊張也不要看對方,保持自然,這樣子他不覺得你在留意他,也就不會傷害你。


最後,我發現好像三次巴士事件的主角都是中年男人。到底是男人的生活壓力真的很大,還是女人的忍耐力強?



一隻魚


2006年8月19日凌晨

Friday, August 18, 2006

美女版501.號外篇

引言:受501兄之託,特來客串一下。先交代一下前因後果吧,失蹤了一段時間的501想要重出江湖的時候,發現家中電腦癱瘓了,於是只好又擱淺。跟他閑聊之中提及讓我來幫他充版面。

首先,他要我跟大家說他一切安好,你們的留言他都有看到,謝謝各位的關心。至於這段失蹤了的時間有些甚麼事情,就讓他自己來交代吧。最後,他要我跟你們說:"I will be back!"

所以,這段時間如無意外,都會是由我來寫,直到他家電腦恢復正常。

BTW,此title是他要我命題的,我說自稱美女會被人扔雞蛋,他說只要我不post相片,就沒人知道我是不是美女=_=",於是者,有了這個title。所以,各位看倌就暫且發揮點想像力吧。

一隻魚

2006年8月17日

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柔軟的神殿》

柔軟的神殿

張曼絹 - 《柔軟的神殿》
麥田出版,2006年夏

張曼絹的書從前我讀過,今次買回來讀了,原因有兩個: 一) 它和我前先修的學科有關;二)它的印刷、封面、插圖吸引。

張是在大學教中學古典小說的,引言中她說,寫這書的目的之一是把中國古典介紹給讀者,因為有人說讀不來文言文,所以她就在不同時期的中國古典小說原文節錄某些精彩部份,用白話寫再出來,附上些背景資料及導賞文字,為讀者打開欣賞中國古典小說之門。

書易讀,因為作者在提煉材料上下過心思,為保書歸類作流行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