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6, 2007

Let's celebrate!

A: I received a letter from Labour Department today.
B: so......?
A: ......SO!

07-06-21.jpg
Wah Wah Wah~ I did it!

Monday, June 25, 2007

欲令兩國同於此膠

頡利初嗣立,承父兄之資,兵馬強盛,有憑陵中國之志。 高祖以中原初定,不遑外略,每優容之,賜與不可勝計,頡利言辭悖傲,求請無厭。 四年四月,頡利自率萬餘騎,與馬邑賊苑君璋將兵六千人共攻雁門,定襄王李大恩擊走之。 先是漢陽公瓖、太常卿鄭元「王壽」、左驍衛大將軍長孫順德等各使於于突厥,頡利並拘之,我亦留其使前後數輩,至是為大恩所挫,於是乃懼,仍放順德還,更請和好,獻魚膠數十斤,欲令兩國同於此膠。 高祖嘉之,放其使者特勤熱寒、阿史德等還蕃,賜以金帛。

《舊唐書》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 「突厥」

要抄這段文字,全因個「膠」字。 看得人家寫「膠人」、「膠事」多了,不其然我對這粗口轉音字也敏感起來,於是我也來「魚膠」一番,以匡視聽。 很無聊? 我不否認。

頡利 - 一突厥酋長之名字
高祖 - 唐高祖

這段「同於此膠」的送禮事件,算起來也有千多年歷史。 突厥地處內陸離海很遠,魚膠對於他們當然似是天外之物,隆而重之。 不過他們送的「魚膠」是不是我們現在的花膠,這便值得研究,再甚者我懷疑他們的「魚膠」不是用來吃的。 我想他們之「魚膠」著眼只是煮起來黏在一起的視覺效果。 香、味何如? 就要問問 Adam 鄭好了。

Sunday, June 24, 2007

品牌管理 - 告佢啦~~



圖:文匯報
大公報訊】記者鍾麗明報道:著名畫家劉宇一繼一九九七年繪畫的大型油畫《良辰》後,再與女兒劉浩眉花兩年時間嘔心瀝血共同創製了巨作《盛世明珠》,以慶祝香港回歸祖國十周年,共繪畫了五百位香港各界別及各階層的人物,以讚揚他們十年來為香港作出的貢獻。

高2.8米長7.1米

這幅《盛世明珠》高二點八米,長七點一米,畫作中央由國家主席胡錦濤向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送贈一顆巨型珍珠為焦點,出現在畫中的人物由國家領導人、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商界巨賈到文化體育明星,以維港綻放煙花為背景,一片歌舞昇平的氣象。

畫家劉宇一昨日在畫作首展時表示,今次的創作,跟九七年畫的《良辰》不同之處,是新面孔、新景象。他說:「香港回歸十年以來,國家領導和香港政府官員也有所不同,同時,畫中出現的國際金融中心、迪士尼的米奇老鼠等,都是九七之後才有。」畫作中央,有舞獅、奧運福娃公仔、熊貓、米奇、太空人、芭蕾舞者,一同慶祝,反映香港中西合璧的特色。他說:「十年前,很多香港人打算移民海外,現在,米奇老鼠也移民來港了!」

我係迪迪尼的話,第一時間會告佢。 咁老土,咁品味低俗,唔好玩啦。

Monday, June 18, 2007

工地爛gag王

爛gag王者於工地名義上也屬膠椅之一。 與他開會是一件充滿歡樂的事,因為他反應快,在他腦中時時也有一大埋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大比喻,常常也可將一眾騙頭(至少在語言上)點得陀陀令。

以下是爛gag王的精選金句:

背景: 每次檢查,一眾騙頭都要走鬼,將不安全的人和事東收西藏,好不狼狽。
爛gag王: X! 家陣叫你收野仔呀! 收收埋埋好唔見得人咩! 平時做好D咪得囉X街!

背景: 工地衛生環境日差,飯盒四處是,沒人理,在一埋埋堆堆垃圾間,飯照食覺照睏。
爛gag王: X! 你估你地係城門河D金山「魚則」呀? 污穢辣撻都生存到? 我同你講你唔係條金山「魚則」,我lee 度亦唔會比你攪到似城門河!

背景: 工地表現失準,client 有壓力下來。
爛gag王: o拿! 我有壓力,你都有壓力o者! 正所謂鎚仔dup釘釘dup木,我就係支釘,你就係舊木,我比人dup,你都唔會好過。

背景: 他想推行些 mission impossible 的計劃。
爛gag王: X! 公司想我做死士都冇問題格! 不過都比幾個炸彈我綁係身上先啦~~ 比把十字軍刀我就叫我衝? 點X樣做呀?

Sunday, June 03, 2007

梁祝的事故

說起梁山伯與祝英臺,我會想起良久前徐克導演的電影《梁祝》,當然還有楊采妮。

梁祝的故事據說是發生在東晉(公元317-420年),浙江寧波一帶。 說是「據說」,因為我們已知的直接史料中,包括當時的官方文獻、文人詩文中都沒有發現相關記載。 直到宋朝開始才陸續出現一些間接的記載,例如在張津的《乾道四明經》中:

《十道四蕃志》云:義婦祝英臺與梁山伯同塚,即其事也。


張津看過這本《十道四蕃志》後把其中一段寫他的《乾道四明經》中,雖然《十道四蕃志》是唐代的書,但書至今已是失傳,通過張的轉述「梁祝」事跡才給我們讀到。 張的書是現存我們可以讀到的最早紀錄。

到了清代,在翟灝的《通俗編》中引出成書年代與《十道四蕃志》相近的另一資料,是晚唐張讀的《宣室志》:

《宣室志》云:英台,上虞祝氏女,偽為男裝遊學,與會稽梁山伯者同肄業。山伯,字處仁。祝先歸。二年,山伯訪之,方知其為女子,悵然如有所失。 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馬氏子矣。山伯後為鄞令,病死,葬鄮城西。 祝適馬氏,舟過墓所,風濤不能進。問知山伯墓,祝登號慟,地忽自裂陷,祝氏遂並埋焉。 晉丞相謝安奏表其墓曰義婦塚。


以上兩則引文便時「梁祝」故事的原始資料。 稱這二文為間接史料,因《十道四蕃志》與《宣室志》至今已是失傳,只有書目曾被記錄在官方的典籍,方為我們所知。

隨時代的推演,有關梁祝故事的記載數量漸多,描述也越來越細緻。 官方修編的地方志,亦開始收錄時人所寫有關梁祝故事的「典故」。

故事性較完整,情節為我們熟悉的,可以在清未所著的《宜興荊溪新志》中記載邵金彪的《祝英臺小傳》:

祝英臺小字九娘,上虞富家女,生無兄弟,才貌雙絕。父母欲為擇偶,英臺曰:兒當出外游學,得賢士事之耳。因易男裝,改稱九官,遇會稽梁山伯,遂偕至義興善權山之碧鮮巖,築庵讀書,同居同宿三年,而梁不知為女子。臨別梁,約曰:某月日可相訪,將告父母,以妹妻君。實則以身許之也。梁自以家貧,羞澀畏行,遂至愆期。父母以英臺字馬氏。後梁為鄞令,過祝家,詢九官,家僮曰:吾家但有九娘,無九官也。梁驚悟,以同學之誼乞一見。英臺羅扇遮面出,一揖而已。梁悔念成疾卒,遺言葬清道山下。明年,英臺將歸馬氏,命舟子迂道過其處,至則風濤大作,舟遂停泊。英臺乃造梁墓前,失聲慟哭,地忽開裂,墮入塋中,繡裙綺襦,化蝶飛去。丞相謝安聞其事於朝,封為義婦。此東晉永和時事也。齊和帝時,梁復顯靈異,助戰有功,有司為立廟於鄞,合祀梁、祝。其讀書宅稱碧鮮庵,齊建元間改為善權寺。今寺後有石刻,大書「祝英臺讀書處」。寺前里許村名祝陵。山中杜鵑花發時,輒有大蜨雙飛不散,俗傳是兩人之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