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讀書生活

雖然新工作的工時超長,但想不到可以讀書的時間卻長了,蓋因上班的路程轉乘地鐵,每天換來近小時的可讀時空,幾月過來,山大斬埋有柴,竟得每月讀完一兩本的進度,實在高興。

除新購書外,連一些陳年 display 於書櫃的書也讀了些。 如 Lily Franky 的《東京鐵塔》,這書在老家時,妹妹看過、媽媽讀完,就是欠我。 是什麼驅使我去讀它? 也許近年身邊的長輩開始走了,病塌床前,老病交纏的情景看多,自然想找些慰藉,於是找來《東京鐵塔》。

如果是做一個對照,年輕人對自由、放縱、率性有所幻想與期望,《挪威的森林》敘述出是一個探索青春的歷險故事。 《東京鐵塔》則是一個自省、「一絲一縷,恆念物力維艱」、everything will flow 的故事,細碎,但情真,實有一定年紀才能讀懂箇中苦樂。 前者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後者是「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 拼在一起想,讀這兩書的層次又好像高了點點。

好~ 來對照的另一組,是劉以鬯的《酒徒》與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書評曰,《酒徒》的實驗性很強,很多內心與意識流的描寫,實開風氣之先。 同意,不過要將書放回六十年代的華文圖書界。 《酒徒》有好看的,如寫香港當年的物價市況,從過角度讀,有點像黃仁宇「從「三言」看晚明商人」一文的味道。 書的主角,常怨賣文格調低,又賺不到錢。 實況如何? 據書中形容,大作家預支一兩百圓的稿費,足夠他去食飯、飲酒、交租及購買廉價愛情 (即係召妓啦) 有餘,實何苦之有? 不好看的是夫子自道太多,借同文藝熱血青年的對話,說了一大埋文學評價,悶。

論兩書的相同,都是談「爛泥扶唔上壁」的故事,但從「爛泥」之成份,則《人間失格》的故事,奇遇情節較多,略勝一籌矣。

人間失格
曾幾何時,我家竟分別購入兩本一模一樣的《人間失格》。

Friday, January 07, 2011

這一個夜

DSC02432

這一個夜和友人們吃火窩,喝得醉意八九分,夜深人靜,獨自回家。 先坐巴士,卻睡倒了,到終站才下車。 轉地鐵,又搭錯線。 拖著發水的腦袋,步履似踏著雲端,回家的路,仿佛困阻重重。 沿途說著英文,自言自語。 終於都到達家門前的電梯大堂,按制,最右的一部電梯打開門,留下中間本應該關機休息的一部電梯獨自繼續向上衝...... 68...69...70...,臨進電梯時它已經到 72/F,足足是本大廈的兩倍高度,有多。

不知道這一夜,這電梯,關上門後會帶我到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