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高深理論土法煉成

看了電鋸的發文,挑動了我想跟風「懷舊」的心,特意翻閱往昔在實驗室工作時的相片簿,找來幾張頗有玩味,於我而言亦具感觸的來說幾句。

Reverberation Time Measurement

相片是在03年一個深夜於巴士站拍的。 左方站的正是小弟,手中所持的是汽球一個,中央的是一支咪(收音器),伴它於地上的也是一個汽球。 在深宵四野無旁人時,有咪、有汽球、有小弟,攪甚麼東東乎? 一人爬地(party)乎? 非也非也,蓋當時正進行一個科學測量,測度巴士站的「回音時間」(reverberation time),實當年敝公司一項收費服務是也。

甚麼是 reverberation time ?其數理內容,看官可以自行 click link 去看。 簡單來說在一個密閉的環境中,假設它是空盪盪的,其空間越大,它的回音時間就會越長。 即是如果你在這房裡大喊一聲「喂~」,這個「喂~」聲就會在房中彈來彈去,良久不散,真正繞梁三日。 有這樣的房間,對於在裡面活動的人在聽覺上是不會舒適的,所以在室內設計時是需要考慮它的回音時間,例如在房中加入合適的物料來吸收聲音。 日常例子有在地底地鐵站月台的天花板,黑色像發霉像積塵的,其實都是那些吸音物料。

說遠了,總之要測度回音時間,最簡單的方法便是吹汽球,然後刺破它,用噪音錶(sound level meter) 來量度出聲音消減需要的時間,再計算回音時間出來。

那時我在現場的主要工作就是吹波與及刺波。 簡單乎? 看似。 但要你在一個晚上連續吹六七十個汽球就是不簡單了。 到了現在我仍不忘吹波吹到肺部感到灼熱的感覺,很爆肺 feel。 在公眾地方「平白無事」吹波波,感覺亦是怪怪的,挺惹笑。

至於吹波的地方,除了巴士站,還有音樂廳、會議室、課室、辦公室、泳池(!)、體育館、酒店等等,很多很多。 不過最難忘一次是在銀行,雖然已是過了關門時間,但是仍有出納員在數銀紙加班埋數,而我有我在外邊吹波度數。 第一次刺波時,「啪」聲一出,出納員隨之大叫一聲,事後她說,還以為有人開鎗打劫,方有此驚叫云云。

不過在吹波的日子裡,我也見證了一點小事,就是小時候吹開的小丑波波(有紅橙藍黃綠四色,上面都是印著一個黑色的小丑面,小丑面有時是印得歪斜,有時是印得只有半邊臉)慢慢在文具店或士多中消失,最終是再也買不到了。

Monday, October 15, 2007

人生交匯點

從前我頗自詡我有一種材能,就是認人。 在街霎眼一見一個人,很是面熟,再想想,原來從前在某某地方見過他,或是某某次和他 say 過 Hello 說過 Hi。 總個來說我都是不認識他,我於他亦是一樣,但是我們都是曾經在某場景相遇過。 我的高興興奮源自我能起這些一面之緣的因由。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灣仔保肉戰

DSCN2664.JPG

因上星期攪一攪,成個灣仔治安即刻好左! 點解? 有公安專人日夜守街喎,聽D街方講佢地有張間諜椅成夜坐係各個街口度,目及到實一實,治安邊會唔好? 又又,D街方又講,公安咁緊張,因為驚個project 翻版皇后碼頭喎~~

DSCN2663.JPG

o拿o拿o拿~ 圍街上層一般都唔攪野,但比人爬左一爬後當唐紅左,封哂鐵網,仲出埋魚骨鐵線作保護,成條街咁封,一日完成,你話工程幾浩瀚呢~~

Sunday, October 07, 2007

閃咁快說

秋闈

朝廷開科取仕,信上都講 "I am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attend ......." 咁鬼客氣,當然要準時出席啦! 考三科,一曰 IQ ,二曰中文運用,三曰英文運用。 每科一小時,連等連做,一個寶貴既星期六下午就沒有了~ 考的結果如何? IQ 卷一定全軍盡墨啦!

吾曰之 IQ ,其正確名子叫 Aptitude Test,考數理邏輯睇圖也。 其近似 IQ 題的原因是當中有近半都是「前面有三條門,得一條係出口。 ABCDE 五人各有表示,A說左面的是,B 說 C 是騙子,C 說 A 同 C 都是講真話, D 說中間和右面都不是,E 說只有 B 說的是真。 究竟邊條門係真呢?」或是 「數序 3,7,5,0,6 下個是什麼 」 之類的問題。 唉~ 得果一粒鐘邊夠做呀! 睇怕我個考試不敗既齋勃都要被打破了。

不過考時考,E+D政府工申請前先要整個試,仲要三科 PASS 哂先叫合資格,成績又只可有效兩年,數下手指夭折率同折舊率咁高,各部門篩選應徵者時輕鬆好多啦。 又又,考完個試我對考得合格的人真是有點佩服。

另一樣有趣是D考試題目,用街外料可能有版權問題啦,所以很多題目都是說回政府自己,還有一些像是官員的演講稿,於是三科卷都洋溢著愛國愛港的高尚情操,例如政府解釋房屋政策呀,議案的草議流程呀,經濟轉型之迫切呀,同我國經濟起飛帶來機遇之類。 這就令我想到從前禁鴉片時有「寓徵於禁」,現在居然有「寓愛國教育於考試」,你話妙唔妙呢!

又又又,隨回鶢,又有中文試要考,可以請得的公務員來都是根正苗之中國人啦! 非我族類之公務員只有減少,不會增多。 所以我成日都諗你果個什麼什麼「華員會」個華字幾時先會搣左佢? 個名令我勾起對港英殖民政府的記憶,有D正字不正確囉我成日覺得。

色戒

說色戒,倒不如說高陽的《粉墨春秋》,故事一書三冊,易先生的原裝故事就在 book 1 。 這書好看,不過也有很悶的地方,這高陽和李敖有些共通點,寫小說得來內容太豐富,作者很多時忍不住要走出來夫子自導說十幾頁大道理。 另《粉墨春秋》的人物又多,有些人真是沒興趣去理他啦,例如是金雄白, book 2 成本就是說他去了東北,美其名攪「戰時外交」 (代表南京汪記政府出訪滿州國),實質講他溝女之嘛! 所以想看汪記政府起落的,只看 book 1 & 3 就夠了。 看埋 book 2 會死好多腦細胞。 田園書店有售,好像是 $60-$70 三本,甚抵睇。

高陽

高陽的書有其吸引的地方,他寫歷史人物的城府及說話時的圓滑玲瓏寫得很透切,真係好似係佢肚內條蟲一樣,不過佢D書又衰,書底書面往往無簡介,得個書名。 本書係寫邊個呀,咩背景呀,咩都唔知。 買的時候真係要撞手神。 例如我有本叫「梅丘生死摩耶夢」,原來係講張大千的故事。 不過書就真係有D悶,成日用字來說畫,係好多好多超多的晝同石印,大哥無超人的幻想都唔知你講咩啦! 本書出本圖文版就差唔多。

NDS,書,媽媽

最近我阿媽除左玩 NDS 打麻雀外,還用極速消化我的書,《何東》是最近完成的讀本,時間為一個星期。 現在她在讀《東京鐵塔》...... 簡直係勁!

灣仔

保肉人事又係妙~ 棚又搭左,圍街版又起左,水電煤又斷左,E + 唔拆留來養蚊咩? E + 唔拆比番你都唔會住啦~ 不過想做攔路虎,等佢拆慢D,煩下個拆樓商都唔係冇辦法既...... 不過沙鹿滾滾,為免殺錯良民,都係不說了~~ 嘿嘿......

Friday, October 05, 2007

力屎鶴者不在山蔭路上

一家老少假日閒來無事,在家內你眼望我眼也不是辦法,讀報得知在鰂魚涌公園有陸上行舟「葛量洪」號新開張,特意走在自由行之前港燦一番。 但如何去? 不太甘心簡簡單單的乘巴士走啦。 最後由老爸定下路線圖,由柴灣到太古城,走山路去。

路不難行,全程不過是一小時多,兩小時不夠。 不過反高潮些是走到太古城城門前,老爸卻道有碎石入腳,甚痛,要回家處理,於是在下午茶過後便鳴金收兵打道回府了。

乎家庭樂者,不在結果,只在過程。 唯有如是說啦。 :)

在山蔭路上的末段,我們經過一個廚房的遺址,屋頂呀,牆呀,甚麼都沒有,獨留下來的是兩排灶孔,裡面都長滿野草。 媽媽說這是從前營房的廚房, 看起來也挺像。 再看看,在這排灶孔旁有幾塊紹介牌,可有端倪乎? 走過去看,原來只是附近植物的簡介。 這些爐灶是什麼,依然是個心裡心裡有個謎。 這時候我在想,如果有好事者能找出這些灶頭的歷史,例如說它們是從前英軍遠東第七兵團的飯堂呀,在日軍登陸港島時仍在明火煮食,英軍最後晚餐是薯仔沙拉之類,最後有人把這些故事都寫出來,再將介紹牌樹在原址...... 嘩! 咁就精彩囉~

躲在圖書館中左翻右索,或又像王慧麟曾經說過出入國家檔案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