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14

2014年度對話

對話一

場景: 巴士車箱內

巴士駛至金鐘,車上一男童問他的家長,說:「D 哥哥姐姐呢?」

車上另一男童甲居然搭訕回應,道:「佔中呀嘛!」

男童甲在往下的言談間,說到「我要真普選」、「爭取民主自由」等潮語,十分熱血般。


對話二

場景: 被窩內

女的說:「阿仔點解會講 D 咁既說話? 佢得果四歲人仔,年幾咁細,唔識分別是非,根本唔應該咁講囉。」

「近排佢扭計,成日話我地管佢,佢要自己決定 D 野,仲成日賴人呢樣果樣,我唔想佢變成咁呀!」

男的隔了一會,回應說:「首先,這不是獨獨阿仔的問題啦。 個男仔係金鐘問 D 哥哥姐姐去左邊,即係佢心中都知金鐘係發生左 D 事。 」

「呢排圍繞佢地的人、收音機、電視,個個都講政治,佢地知道,佢地模仿,好正常喎。 你想下,你細個時有六四,果陣不是男女老少人人都掛平反六四係口? 這只不過是時代的風氛。 隨時間的推展,這些東西都會給淡忘,不用擔心啦。」

「至於賴人呢家野,只是階段的問題吧,我們留意些,說多些道理就沒問題吧!」

女的說:「......」

男的就已經 ZZZzzzZZzzZ 了。


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基本法。紅樓夢。五十年不變

這篇有TIME DELAY,今天才考古般找出來寫埋佢。
******

一直都沒機會說,本《白皮書》查實我一早看完~ YEAH~ 好似好威咁。 《白皮書》內有值得討論的有趣地方,不過現在不談。 近日康講最熱是講緊普選,正苦說普選就是A方法,因為是有根有據,《基本法》是有寫的。 於是大家就拿起《基本法》逐句逐句的去讀,去研究,答案得回來又好像不似是A。

 即是我想說什麼? WELL,看《基本法》不是看內容,是看弦外之音的,就像看《紅樓夢》一樣,以索引的方法,以推敲的方法,才可理解到故事真正想表達的東西。

最抵死是《紅樓夢》正書流通後,作者曹雪芹也怕讀者睇唔明 (技癢?) ,自己再出個點評本,也不怕畫公仔畫出腸矣。 誠《基本法》正文動不得,附件呀,解釋呀,出完又出,作者親自落場規劃你的閱讀方向,豈不《紅樓夢》乎?

沒書在手,但記得唐德剛說過,大陸說的五十年不變,是有個前設,50年的起點不是1997,而是簽聯合聲明時的1984年。 試想想又似係,以當年港英政府的架構,民意咨詢乃花瓶一個,行政主導,政府具權威,在這基礎上,要再發展民主政治,大把牌打,路長遙遠,不怕也,也有自信會攪得掂,基本法寫鬆點又如何?  至於1984至1997年間,英國佬全速發展民主政治,主動與民分權,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又《基本法》咁基本,一兩句一條,一方面可以說他夠簡潔,但每條條文都充滿想像空間。

這可以點解讀? 早前讀高馬可的香港簡史,記了一則有趣小故事,說在草議聯合聲明時,英方希望寫到百科全書般,中方則想權威簡潔,不要婆婆媽媽,一兩張A4紙便夠了。 阿爺這種文風有帶到《基本法》去嘛? 我想是有。

綜合唐與高的故事,只可說世上沒有最聰明,只有更聰明。 奸有奸輸也是千古定律。

Saturday, July 26, 2014

永遠的beta


「主場新聞」今天結業。

柴灣戲院大廈的後門

柴灣戲院大廈的後門

翻查紀錄才知道,柴灣戲院大廈樓齡原來未夠四十,不是想像中的老。  圖中照片是最近拍的,在方型佳寶的招牌下是「戲院」的後門,從前電影散場後走出來的地方。 「戲院」早在廿年前就結業,但在後門就有兩三檔流動小販車仔檔,依舊留下來,直至兩三年前才不見。

依靠這個凹位,最久的是一檔車仔麵,由一對年齡相約的男女經營,有堂食有外賣,一張摺枱,兩個梘水桶,就可開檔。 另一檔是賣粥加炒麵。 最後一檔是不定期出現,多在黃昏時間,由一個灰頭短髮阿叔處理,賣沙嗲串燒,在長方型的鐵炭爐上,出力的把葵扇撥,使人老遠也聞到燒烤的香。

拿著阿媽給的十五圓,買五蚊炒麵,三分鐘吃完,餘下的錢往對面的電子神童進貢,是讀書時中午放飯的不二之選。 說起來是廿多年前的事了。

Saturday, July 19, 2014

兩本有張大千的書

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 - 張國立
梅丘生死摩耶夢》 - 高陽

高陽的張大千,昔時在台灣買下,都有七八年了。 高陽寫這書,寫得很雜蕪。 如果純以想知道張大千的生平,把它當成「張大千傳」來看,會很辛苦。 原因一是這書像高陽對張大千的藝術評論或是導賞似些,寫張的生平也不是按時序而寫,跳來跳去的;其二是用了很多典古,旁觸的字、畫、印璽、紙、墨資料很多,單以文字描述,很多時都有不知他在說什麼之嘆。 所以書看看放放就是多年了。

最近心血來潮,總算把它看完。 就在看到最尾幾章時,正藉鬥志高昂之際,在書局看到張國立的書,給他的書名吸引,於是一併買回來讀個夠。

張國立的張大千是本小說,故事很簡單,也流暢,所以看了幾天便 KO 它了。 故事背景是八十年代初的台灣,談兩張飯局前一個月內發生的茶杯裡的風波。  雖然張大千在書名中行頭牌,但他在故事裡只是大配角;張學良僅是二號男角。  在這裡不作劇透,很簡單的,把書看成是張國立的《那些年》,看過你就會懂我說什麼了。

Saturday, June 28, 2014

《褪形者的告白》

褪形者的告白
米國翻譯小說,農曆新年讀畢。 介紹上說,作者是當代美國小說名家,however 真係未聽過也。 不過書好不好看才是重要,書中描述一個美國家庭由三十年代至今的故事,譯名叫「褪形」的,即是我們常說的「隱形」也。 書中的家庭,每代都會出現一位具隱形能力的子弟,故事就由此開展。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設計,他們的隱形,經練習後可控制自如,不似衛斯理中的《隱形人》,一經隱形,便終其一生不能回頭。 有此能力者,是喜或是悲? 作為一本有深度的讀本,作者當然會寫成後者。 有一主腳是欲求甩脫這能力而求不得;另一主腳沉淪於此技而不能自拔,由人變魔。

書是有趣,敘事手法尤見特色。 書中有三位主角,分別是家族的三代成員。 A是元祖代,B是叔父代,C是現代。 故事是以 A-C-A-B-C 的型式,由他們自述,需要讀者自行將故事串聯起來,頗具玩味。

《木衛二》- 佘宗明


這書讀了一個星期,文字密度很高,故事尚算順暢,有點像「等待果陀」。 這書可以看成是《當我還年輕的時候》的擴充本,但卻少了前書的幽默與自嘲。

Saturday, May 31, 2014

抬頭望天空一片靜


這不是甚麼大吉利事的意外照,只是一名工友在拆地盤臨時寫字樓時遭偷拍的照片。 他抬頭是一片藍天,清朗,深邃。 他閉起雙眼,大字型的躺著,這一刻彷彿萬賴俱寂,像有涼風相送,浮沉在碧海藍天中。 又或許,他是落入凡間的天使,正拍翼翱翔,以一雙蠟做的翅膀,迎向太陽。

酷熱天氣警告下,如此脫俗出塵;男人的浪漫,你又識條蔥咩?

起身啦仆街,嚇死人了。


Tuesday, February 04, 2014

記家族靈異事件

Well,事件要由兒時拜山開始說起。 每逄年初六與清明,外婆家都是上午到鑽石山拜外公的父母,下午回柴灣拜外公。 說是拜山,但實是家庭野餐大旅行,由外婆帶隊,舅父阿姨,一眾表兄弟,加上外圍親戚四五人,一行近有廿人,將一堆食物由甲地方搬到乙地方,攤出來,操作一輪,大家便圍起來吃吃吃,斬雞吃鴨,汽水甜蔗,好不豐盈。

到我們十歲多的時候, 鑽石山又不用去了,改到一佛堂裡拜祭,還要焚香燒衣的。 傳統一直維持到現在。

問題來了,外婆一家一直都是信耶穌的,怎麼會來拜神這科?

據阿姨今年的解密,說在良久良久以前,外公的爸媽是葬在沙嶺。 有一年接到政府的通知,說仙人金塔要搬,但阿公三兄弟卻無人牽頭處理,結果太公掛山就不了了之,給政府KO了。

如是者,怪事便來,外婆每逄清明重陽都會病到七彩,醫生無符,出動埋神父都無符。 病了幾個 cycle 後 ,一回外婆病中夢到太公太婆,申訴沙嶺之後無家可歸,冇啖好食喎。 於是乎,外公火速上訪殖民政府各部,查得沙嶺遺骨皆被收至鑽石山公墓去,此乃每年要去鑽石山之原委。

又何以在鑽石山搬至佛堂? 據兒時觀察,這也是與怪病有關。 某年舅父病了,久不能癒,結果亦是已求神問卜作終。 去問米,問得太公不安,要覓地再遷,經神婆推介,最後來到佛堂,歷十多年至今。

事過境遷,以「理性」分析,蓋太公沙嶺掛山被拆遷,外公未有盡孝處理,種下外公外婆心中的愧疚。 遇事不解,總將問題牽回此處,成為問題的源點。 至於佛堂者,神婆當然是物業代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