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基本法。紅樓夢。五十年不變

這篇有TIME DELAY,今天才考古般找出來寫埋佢。
******

一直都沒機會說,本《白皮書》查實我一早看完~ YEAH~ 好似好威咁。 《白皮書》內有值得討論的有趣地方,不過現在不談。 近日康講最熱是講緊普選,正苦說普選就是A方法,因為是有根有據,《基本法》是有寫的。 於是大家就拿起《基本法》逐句逐句的去讀,去研究,答案得回來又好像不似是A。

 即是我想說什麼? WELL,看《基本法》不是看內容,是看弦外之音的,就像看《紅樓夢》一樣,以索引的方法,以推敲的方法,才可理解到故事真正想表達的東西。

最抵死是《紅樓夢》正書流通後,作者曹雪芹也怕讀者睇唔明 (技癢?) ,自己再出個點評本,也不怕畫公仔畫出腸矣。 誠《基本法》正文動不得,附件呀,解釋呀,出完又出,作者親自落場規劃你的閱讀方向,豈不《紅樓夢》乎?

沒書在手,但記得唐德剛說過,大陸說的五十年不變,是有個前設,50年的起點不是1997,而是簽聯合聲明時的1984年。 試想想又似係,以當年港英政府的架構,民意咨詢乃花瓶一個,行政主導,政府具權威,在這基礎上,要再發展民主政治,大把牌打,路長遙遠,不怕也,也有自信會攪得掂,基本法寫鬆點又如何?  至於1984至1997年間,英國佬全速發展民主政治,主動與民分權,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又《基本法》咁基本,一兩句一條,一方面可以說他夠簡潔,但每條條文都充滿想像空間。

這可以點解讀? 早前讀高馬可的香港簡史,記了一則有趣小故事,說在草議聯合聲明時,英方希望寫到百科全書般,中方則想權威簡潔,不要婆婆媽媽,一兩張A4紙便夠了。 阿爺這種文風有帶到《基本法》去嘛? 我想是有。

綜合唐與高的故事,只可說世上沒有最聰明,只有更聰明。 奸有奸輸也是千古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