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0, 2012

外公

老家中找到一張外公N年前的照片,一副自我感覺十分良好(顧盼自雄) 的樣子。 無它嘅,在自己開的舖頭中拍照,好歹都是老闆一名,擺擺鋪屎又如何?

外公,再見你已有三十年了,你好嗎?

聽婆婆說,你曾經一夜之間輸掉一個舖位,又如何? 來到柴灣又可以重新開始。 又有說,你曾當過民安隊,一次被流彈所傷,報紙還有報導過呢。 聽說,你的洋服店中還有徒弟跟你學師,媽媽出閣穿的裙掛是你的針線作品。

我時常在想,外公你們一輩人的經歷,物質上就像是由石器時代走向現代的急速濃縮。 媽媽尚常常說,兒時住的石屋是你自己起的,她要負責山邊拾柴煮飯,阿姨要在溪邊洗衫,怕鬼時,還要念天主經壯壯膽。 對對對,婆婆說,你有一回聽了洋人神父說道,回家便將家中的神主牌燒了,自始天主教便成你的「家教」,教理雖不大了了,倒是非常虔誠。 兒時在你家還見到有一個被袋,是由麵粉袋縫紉而成,因為上面印有「美國人民捐贈」的字樣。 大舅父說,他小時候會由柴灣行到灣仔,one dollar one dollar 的找美國水兵合照。

現在媽媽舅父阿姨都有你的年紀了,我想起你時,我還是從前的大頭仔模樣。 和你一起的時間,九成九都忘記了,你的聲音是怎樣? 你的氣味是怎樣? 只記你是高高的,每次見你都要高高的抬起頭才可以看到你的臉。 婆婆現在的身體還可以,一個月總有一兩次去找她喝茶。 你們的事,不忘記的,我還是會說給兒女們聽,要他們知道,生命倒不是只有活在當下,前人走過很多,做了很多,才有你。 莫失莫忘。



Tuesday, October 23, 2012

好好笑咩?

書名忘記了。 這是從一本免費刊物找出來的 FUNNY STUFF,這是一本介紹本地樓盤給日本人的免費刊物。

按圖放大

這說明一件事,不論你是愛一個人,或是敵視一個人,都是要全方位去做。 報導完畢。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Smartphone is suck!

朋友們見到它,比見到埃瘋六更驚奇。


國民教育


早前有十二萬人在政府總部集會,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 查實推「國民教育科」這一行動,先有內容偏頗的「中國模式」建議教材,後有港人對共產黨的失望與恐懼,加上梁振英政府的不濟,天時地利人和都沒有,哪有成功的希望?

國民教育,你問我,我覺得是絕對需要,但不是現在政府為配合阿爺的那種愛國愛黨的教法。 叉開話題說遠點,現在政府欲將「國教」包裝成「德育」教育,但現實正正說明,共產的國情 (環境),是真善美的沙漠,種不出「德育」的果實。 例子太多,可以不談。 所以,「德育」是要教,但請離「認識中國現今國情」遠點,否則只會是白攪一場。

要認識中國,一定要獨立成科麼? 政府要推銷「中國模式」,放進去「通識科」就可以,在議定試題時染紅它,即可。 再者,以行政手段去將之結合基本法,使它成為公務員或中資機構招聘的必考科或基準試,這樣不怕當下年青人,不就祖國近三十年的豐功偉績,好好努力一番。 當然,認不認同就是別一回事,反正政府連都說沒有「洗腦」這回事。

就別一個崇高的理念,要人愛黨,其實歷史科是好好的工具,千萬不要教1949件後的事,由夏商周談到1949年開國就可。

佈局是簡古而詳今,特別是1840年後的近代史。 先是滿清的反應遲鈍,庸碌無遠見,帝國主義如狼似虎;旦至民國,百廢待興,卻是軍閥割據,舉步為艱;適才北伐成功,全國統一,又遭日本侵華,國土慘被鯨吞蠶食;最後抗戰勝利,民國再起,竟是無力管治,經濟崩潰,民心盡失。 總括1949年前的中國,恍惚不見前路,其時的中國共產黨在不少中國人的心內,確是無私、進步、團結的政黨,希望光明之所在。 歷史說到這裡就夠了。

要配合學生認識這種中國共產黨在是天命所歸的時代氣氛,適當的課外讀物是需要的,現試舉三本︰電影「讓子彈飛」原著小說《夜譚十記》、舒巷城的《艱苦的行程》及瓊瑤的《我的故事》。

   

不過,如果有學生在看完《夜譚十記》後,問為什麼作者的生平是那麼命途多舛,一書要重寫多次,又或是問為什麼作者在民國時寫的故事是靈光活現,但到了後半卻是獨孤一味,寫的盡是地主官紳欺壓貧農淫人妻女呢? 那就不好回答了。

Saturday, July 14, 2012

《一路向西》


這書在我樓下的七仔見了很久,每天都是放在同一地方,都是得一本,孤伶伶般,煞是可憐。 書的名字是聽過,內容則是不甚了了,好像是很受歡迎的咸故,少少咸多多趣,有點反諷,有點內涵的。

書放上手,隔著膠套,看看封面,看看封底,又是放回去,如是者幾個月了。 每天它出現在同一位置,仿佛是在等我。 最終,抵不住好奇,書還是買了。 或許,這書就是等待我這種,另具慧眼的讀者。 不竟好東西,總是知音難求。 遺世之作,都給我淘去,豈不快哉?


殊不知,八小時後,翌日早上七時,當我走進七仔買報紙時,同一位置,又是一本新的《一路向西》。 它不過是一件熱門商品,捕捉的就是一些感情氾濫,想得多了的都市人。


******


《一路向西》一書,分成四部份,頭兩部份是散文,後兩部份是兩篇小說。 「性」當然是書常常會提到的東西,但「性」不一定就是「性行為」的描寫  (這方面的比重是極少),相反書中常有的反諷與自嘲才是精彩之所在。

散文的內容很廣泛,從父子情到存在主義都有,微言裡見大義,樂而不淫,不少篇章更令人抱腹大笑。

小說兩篇,或許是期望之作,都是尋歡手記。 一篇是「尋到記」,另一篇是「尋不到記」。 我認為在內容上 「尋不到記」 比 「尋到記」 精彩,當然「尋到記」的獵奇性則較高。

散文與小說,我喜歡散文。 沒有人知道向西村上春樹是誰,但如果他真是一個新進作家,則小說的篇幅或許真是「太長」,明顯的自白,塞進很多其他的天馬行空聯想。 當然,這也可能是作者才情橫溢的表現。

小說另一特點是明顯模仿村上春樹的作品,《東莞的森林》(我稱之「尋到記」)的結尾就是《挪威的森林》的起始。 圍繞著空虛與孤單的氾濫感情,都是想得多了的都市人才寫得出。


最後有趣的兩點:

 1) 我不知道在高登的原著中有沒有像書一樣的 footnote,有的話,可推想作者心中的高登爸打之水平,實是有趣。 因為有些 footnote 真是好 note 唔 note,畫公子唔駛畫出腸嘛?

2) 兩篇小說
作者說是中篇小說
實是不然啦
每篇小說佔的頁數雖多
但字數就很少
本來四五句就完
硬是分開它成一段段
像這樣的 presentation
又是高登原著風格乎
書頁連上下的空白位
如果重新用殷實的排版方法
這書可由270頁減至100頁了
到時就十分環保矣

總括而言,書是好看。 不用看兩集 cctvb 劇集的時間,就可看畢,兼有所獲得,何樂而不為?

Saturday, July 07, 2012

《香港關機》



很暢快的閱讀,雖然兩三個鐘就看完,但書是好看。 很喜歡頭幾章所設定的懍異空間,尤其是宅男適應關機世界、古惑仔怕差人,都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拍案叫絕的安排。


傳書於妹妹,她說書看到後半像看電影「古惑仔」般,經她一提,又好像是。


不過我想「關機」的絕境,除了斷水斷電斷食物外,最殺人的還有公共衛生系統的崩潰,屎尿垃圾老鼠甴曱,香港的炎夏,應是另一層的地獄異境。 如果有第二次關機,這是必要的一筆。

有一個問題是,如果你都在「關機」下該如何自處?  也許「嘉道里農場攻防戰」、「漁排流浪記」都是出路。 不過想到吾兒,食遲少少都會咿嘩鬼叫,真係頭痛矣。

Friday, June 29, 2012

等待果陀

在將掛八號風球的一刻,我們沒有離開,還在等待果陀。 究竟果陀來不來? 沒有人知道。 只知道個多月的努力、汗水金錢,果陀不來就一切付諸流水。

電話不時傳來訊息,預算出風暴何時來何時去,很精準的樣子,人人都是電視中的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但是誰也說不定果陀何時來,同樣不忍心說果陀其實不會來。


我們都在等待果陀。

Tuesday, April 17, 2012

編輯大人睡著了


按圖放大 - 尾三一段開始
2012年4月17日 信報》副刊

信報真係成日都執漏野。

Sunday, April 08, 2012

來者何人? 來者水上人。

建築業欠新人入行乃不是新聞,故主事者近年開始新一輪的宣傳功勢,香港電台早前有「總有出頭天」,建造業議會有「build 升」,有五千一萬的企劃,連新廣告也登場了,如「讀書不成」者不入建造業,笨驢也。

不過怎樣都好,論及建造業,人工仲哈哈哈,仍是經典中的經典,不得不重溫。



論過去建築業的發展,現在流行一種「三段論」,稱建築業的工人來源,由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代代有新人入行,乃國內人移民香港的結果。 50s 有恐共同胞,60s 有逃共同胞, 70s 有抵壘政策的尾班車。 新移民,精強男兒學歷低,如何快速融入香港社會? 「建築業」,門檻低,前途有,誠出路也。 但自本埠對國內移民政策的收緊,建築工人來貨斷然減少。 自80s 起,歲月如梭,昔時二十少年,現都有五十打外,故建築業從業員老化,乃必然之事。

這「三段論」,唯不足者,實鮮有提及一工人來源,乃水上居民,蜑家人也。 七八十年代,香港補漁業開始衰落,加上港英政府實施艇戶登記,不少水上人開始上岸工作,亦充實了本地的建築業,影響至今。 不少現在的建築用語亦滲有水上人的用詞,實互為影響之表現。 例如有「躉船」(DERRICK)、「機房」(MECHANIC SUBCON)、「漕口」(石矢吊運區)、「大偈」(MECHANIC)都是和水上\ 海上有關的用詞。 而水上人常擔當的建築行業有「鐵模」(LARGE PANEL FORMWORK)、「扎鐵」與「天秤裝拆」。

所以論及對香港建築業,水上人之努力,不應忘也。




Wednesday, April 04, 2012

阿爺是主 (?)

真係靈到腳震.......

話說上主日,有一篇讀經,話耶穌預言佢個愛徒阿PETER (伯多祿) 哥會係天光前,三次唔認主耶穌。 阿PETER 哥一聽到佢老闆咁講,當然係誓神劈願話自己唔會咁做啦,自己精誠可昭日月的這樣那樣。 於是當耶穌比人捉了後,門徒四散,PETER 哥都無例外,他老人家躲在後巷時,就有以下既精彩故事:

********

伯多祿三次背主 (MARK 14:27)

伯多祿在下邊庭院裏時,來了一個大司祭的使女,看見伯多祿烤火,就注視他說:「你也是和那個納匝肋人耶穌一起的。」

伯多祿卻否認說:「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你說什麼。」他遂走出去,到了門廊,雞就叫了。

那使女看見他,就又給站在旁邊的人說:「這也是他們中間的人。」 伯多祿又否認了。

過了一會兒,站在旁邊的人又再對伯多祿說:「你確是他們中間的,因為你也是個加里肋亞人。」

伯多祿就開始詛咒,並發誓說:「我不認得你們說的這個人。」

立時雞叫了第二遍。伯多祿遂想起耶穌給他所說的話:「雞叫兩遍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就放聲大哭起來。

******

左一句「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你說什麼。」,右一句「發誓說:「我不認得你們說的這個人。」」,真係聽到我咧一聲笑出來,不禁說,嘩! CY 呀!

報告完畢。 阿門。

Saturday, March 17, 2012

都市的童話 - 浪漫唐唐篇

我有一個幻想,如果八日後,唐唐可以攬住唐太太* ,大唱 - 輸了你~~~~~ 贏了世界又如何~~

塵世間最浪漫,莫過於此。








* 「泛泛之交」亦可

Sunday, February 12, 2012

特級校對《食經》





最近在看特級校對一套五本的《食經》。 此乃五十年代香港星島日報飲食版,陳夢因(特級校對)的專欄結集。 書是有趣,因為除了寫食,還側面描寫出六十年前香港的社會風情。 由於從前《食經》是專欄,有讀者來函,往往有妙問妙答,舉一例 (剛剛坐地鐵時看到)︰

羣添先生問的四個菜,其中三個是宴會筳席的熱葷,茲答覆如下:
(一) 如意鴨掌不是炒的,而是扒的菜。 鴨掌脫骨,多是以口咬著有鴨骨的一邊,用手將鴨掌脫出。 也有人以小鉗夾著去鴨骨,一邊又用手將鴨掌脫出。 ......


《食經 - 叁》p.14


有時作者還會將來信原文刊出,那時的讀者來函往往用字很直接,沒有用上什麼看似很禮貌的語調,反而似是 order 作者就某某題目提供答案。 作者又像是沒所謂般。 此乃另一妙也。

要看出這書的趣味,我建議跳來看,不要由第一本開始讀。 因為編者將專欄中近似的題目編成獨立的單元,而 book one 一起始就多次討論食狗肉與吃綠豆能否並容的問題,真是趕客矣。

書尾中不足是沒有登出每篇文章,原來的見報日期。 如有多話,能對應當時的社會新聞,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