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4, 2010

孤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昨夜的六千幾萬六合彩,慘被五人瓜分 (慘的原因是因為冇我份去分),查實我們早有行動去 (預備) 命中每一個金多寶。 如每過三千萬即夾份重鎚追擊,奈何每次皆慘淡收場,紀錄是九個字的六合彩中不多過一個字。 真是擔沙填海矣。

六合彩的奧妙在於給你發夢,未中獎先興奮。 又以現今世界,如非外星人侵略地球或世界大戰,只要安排得宜,六千萬應夠一個家族永續發展,基本富裕生活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人生自古多歧路,要沒落仍不愁沒辦法。

不論如何,每隔一段時間再更新下個「虛擬洗錢 plan」都是過癮。

今次都唔知是 version 幾了。

Target: 紐西蘭買座山。

早前在紐國旅遊時,發現買座農莊連牲口都是HK$ 百零萬有交易,問之老婆,買下來如何? 答曰,咩都唔識,種菇咩?

思之,益覺拙荊言之有理,兼韻味深長。 他日成山大王,坐擁菇山,豈不是「孤王」? 閒來無事驅車登古原,讀讀書,每天睡到自然醒。 都是一些簡簡單單的生活吧? 算下來,花費還不上六千幾萬之零頭矣。

***
齋諗都樂趣無窮,怪不得連六合彩貼士都有人會買了。

Tuesday, March 23, 2010

早班火車

Plaque - Hong Kong Shatin Railway Station
沙田火車站 - 按圖放大

關於火車的文藝創作,陳雲、余光中等大師早有傑作,吾人沾不上邊,不過近日在沙田火車站前,重新細讀這石碑,回憶良多也。

首先,火車是個已絕後的名詞,小時候學英文,train 者火車也,tram 者纜車也,乎 MTR 者仿似不太流行,火車與地鐵之分野在於一行走於新界,一行走於市區。 又自西鐵東鐵馬鐵通車起,吾人之火車命名概念已見混亂,總是說不清,簡單的「火車」已不足代表究竟是指哪一條火車線了。

二,火車電氣化實是當年的大新聞,印象中我忘記了有沒有坐過香港的非電氣化火車,在「華界」就肯定有,深刻記得那裡的人可以在火車站的鐵路軌道上擺賣、走動,甚至由窗口直接爬上車。 香港第一代的電氣化火車(?) 車箱內是橙橙黃黃的,車箱內由前到後分左右,椅子打照面的排列,車箱與車箱間有一扇掩門分隔,當門鎖懷了的時候,掩門會隨火車行動時的搖擺晃動而開開合合,弄得啪啪作響。

三,署理港督夏鼎基。 港英政府公認政績之一,不是談政治經濟,而是高雅雋永的中文,包括替洋人高官作之譯名,Charles Philip Haddon-Cave,明明是山洞先生,變成鼎盛基業,又恰恰是當時香港經濟發展的寫照,可謂人名、時間配合得天衣無縫。

四,suburban,近郊地區,現配之沙田當然時格格不入,沙田不屬市區屬何歟? 又當年沙田乃新市鎮之初,仍是田野處處。 還記得初中時有篇英文課文,是一封寄自外國叔父的家書,說道剛回香港,驚見沙田發展迅速,滄海桑田,轉眼已是到處高樓大廈的「新市鎮」。 查「新市鎮」都是古老字啦,天水圍、將軍澳、東涌,後繼無人,況且立「鎮」之時都已是殖民地的時代了。

五,以碑論碑,字體刻得美,雖然我不懂怎樣去形容它的書法體,但感覺是優美,更有細節,如「典」字內不是只有六格,而是有八格。 石身顏色與字顏色配合,有點樸素 (舊亦是一個原因),適合火車站之實用性。 反之如果是黑石金字,金碧輝煌般,就未免有點俗氣了。

***

紀念火車......及 1993 年的 Beyond

Saturday, March 13, 2010

老病死疲

「老病死疲」人之不欲也。 雖心不甘、情不願,但徒也奈何?

Monday, March 01, 2010

馬拉蟲記 I

0301-00174-001j1head_410401gacov


跑之前有人撰文稱我城馬拉松辦得不好,由地點、時間、跑手(不論長短)、到氣氛都是不好。 跑完後,傳媒的頭條都是圍繞天氣有幾差,幾人死傷等等,雖然內文都有些勵志、歡欣的報導,但給人先入主的還是馬拉松的負面消息。 偽持平,實小啖沙糖,大啖X。

由香港市民看,大家真的好想它辦不下去嘛? 喂,香港稱得上盛事有全民參與的東西真的越來越少,沒有了它,實是自我邊緣化的蠢行。

又,有人死傷喎? 頂,睇寶珠姐都會死人啦! 要不要每次演唱會前找來些咩專家日夜對大家說「要量力而為,不要勉強」云云? 記住,參得賽的都是成年人(或在家長批准下參加),自身安全,自會貴客自理,要由傳媒 (或政府) 當終極監護人? 真是多謝都來唔切,兼覺嘔心。

又,氣氛差? 鬼咩,沿途都有牌叫人減低聲量,不要擾人云云,氣氛想熱都難啦。 家陣不是黑夜鬥偷渡,無聲無息的跑呀跑有什麼意思? 一味驚人投訴,一味驚接人投訴,無咩氣氛實理所當言。
DSC01227
又,氣氛真係差咩? 今年是第一年參加的我則覺人人都跑得起勁、精神、開心喎! 單是早上一起地鐵,都是志同道合人,已是興奮萬份。 不要說有份參加,就算每逢馬拉松前,看到晚上通街都有人練跑,都會覺得我城正有股朝氣在醞釀著,感覺是很好。

最後想說,我城的馬拉松活動 (應是「一年一度的跑步活動」)是個好的東西,覺得跑步噪音噪到你的人,求你包容下啦,一年一次啫;將馬拉松用災難模式報導的傳媒,求你包容下啦,我想五萬多參加者,應該都跑得很高興吧? 讓其他香港人感受一下五萬多跑手的歡樂,可以嘛?
***

馬拉蟲者,即「如馬向前奔的意志拉動懶如寒蟲的身軀」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