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0, 2007

《生日快樂》

攝影給人很潔淨寧謐的感覺,是柔化了的白,就像電影海報中透過了窗紗的陽光。


一兩年前,在書店中打書釘時第一次讀到這故事,那時它只是在劉若英的「我想跟你走」中其中一個故事,故事很短,才十多頁,不消十分鐘便可讀完。



故事被拍成電影,母憑子貴,改版過的「我想跟你走」用了電影的場景作封面,另一個變法是乾脆用了「生日快樂」作書名,統領各篇,封面亦是用上電影的場景。

由文字原祖版變到電影故事,加工點綴必不可少。 在加工製成品裡,我最感強烈的是書中未有湧現過的「中產味」與「文藝腔」。

在愛情電影中也看到物質世界,男女主角各有社會上升通道,名牌大學畢業代表人生一帆風順,十年之後有車有樓(只欠番狗)。 不錯的,人生最美好的十年,應該如此。

不過將故事的背景放在香港,有先天的說服力不足,因為編劇中有胡恩威,所以有這樣的童話生活我實在不滿,胡氏怎麼忘記了小南小米的黃金十年會遇上董建華?

雖然如此,在細微處我們可以看到在道貝上經營的時間感,用手提電話的款式交代時間的推進, Nokia的蕉到冇得撈啦的 Startac ,看到了都是使人會心微笑的設計。

雖然愛看劉若英,但不能否認是劉已踏到尷尬年齡了,要她演一個年齡跨度有十年的角色,有些近鏡真是騙不了人。 歲月確是不饒人呢!

至於書,當年我是猶疑著買它的正體版還是簡體版好,但最終還是一本也沒買過。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We’re all part of the masterplan

閱讀前請先啟動 radio blog 中的音樂,齊來「葉榮添」一番。


***


因為畢彼特的《巴別塔》從書堆中尋回《聖經》看看。 讀下去,與巴比倫塔的沒啥趣味,偶爾間在其後章節中讀到一個的地名,於我而言卻是趣味沛然,因為和工程有關。


Genesis 13


....... And Lot lifted up his eyes and saw that the Jordan Valley was well watered everywhere like the garden of the LORD, like the land of Egypt, in the direction of Zoar. (This was before the LORD destroyed Sodom and Gomorrah.) So Lot chose for himself all the Jordan Valley, and Lot journeyed east. Thus they separated from each other......


在書的注釋中,"garden of the LORD" 解作是 "Eden Garden" ,伊甸園是也。


在 Lot 的眼中 Jordan Valley 是有如伊甸園般,水草肥美,可給子孫安居樂業的好地方。 Lot 的 Jordan Valley 是否如此壯麗我不知道,但咫尺間在香港,我們也有一個 Jordan Valley ,即佐敦谷,此時正是黃土片地,積極發展中



Bird's eye view of Choi Wan Road and Jordan Valley Development


我在想,佐敦谷的建築同仁如每天都有開發出一個人間伊甸的「壯志」,嘩,整個意境即幾何級提昇,提昇,再提昇矣!

Tuesday, January 02, 2007

排污與用水

政府建議陸續減少對排污費的補貼,落實污者自付的原則。 計劃中會每年定額增加 9.4%,十年後務求收回80﹪的排污成本 。錢是一定要收,怎麼也逃不掉,問題是錢收了已後當真可以達到減少污染的大方向? 有環保團體就說,與其每年濕濕碎碎的加都不覺,倒不如一次過的加個夠,如在消費者身上擲下「環保震撼彈」,有勢些,反而更達至減污的實效云云。

想少付些排污費,方法只有二: 一.是少開水喉少用新水;二,是想辦法用盡用過的水。 二者互有關連。 關於二號方法,政府還要可做更多。 記得看過一本書是訪問梁從誡的,他是內地其中一個環保組織的發起人。 他的家中的洗手盤是連著廁所水箱,洗完手的水便用來沖廁所。 類似的設計,政府絕對可以帶頭推介。 當然,有得有失,環保得來,某些習慣亦要改變,例如不能在洗手盤中再嘔吐了。~~~~

另一個在設計有再進的間空的,我會想是煤氣熱水爐,每次等待水由冷到熱,白白看著水長流實在無奈。 如果在爐中有空間可以將水先煲熱再送到花灑頭,一出來的水便是熱的,扭水喉後多等一會又何妨?

其他方面我想到:

1)早上洗頭時調低熱水爐的水溫 (同節省用水都算有少少關係)。

2)用沖涼水洗頭水(洗過頭的水)拖地。

第二項好像有少少心關理口要過。

關於用水,香港後有靠山,水好像有錢便有,沒有什麼危機感。 新加坡就不同了,強鄰環立,不停要為食水開源,有海水化淡、Reverse osmosis污水再生、水塘儲水,最後是買水。 我們所談的排污,水最終還是排到海裡,一去不復返。 論效益,當然是可以喝回肚裡最為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