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7

11.18. 方向你要知

1118

你老闆「動員」你,你收到未?

愛國愛港機構點樣支援愛國愛港組織派出的愛國愛港候選人? 例子一,放工去派傳單,有 time off 。

我會點投? 我果區個民建聯地保已盤踞多年,上次仲因為冇人挑戰而直接當選。 今次有一個女教師忽然現身要挑戰佢,雖然女教師的海報呀、宣傳單呀都表現得很騎呢,例如係海報上鬼咁大隻字話自己廿九歲 (同地保工作有咩關呢?);海報是粉紅底,配迫爆鏡大頭相,仲要張相起格仔 (蓋 resolution 唔夠高也);至於宣傳品呢,上面印有好多張相,都係同一個format,影住一堆垃圾\公園爛櫈\樓梯轉角尿漬之類,扁起個嘴手指指咁,最過癮係張張相都係著同一條裙,可想言之張野有幾「即食」。

對於文宣品的切雞質素,單論海報而言民建聯就做得好喇! 起碼簡簡單單風格統一,禁絕左D 騎呢樣通街貼影響市容,已經係德政。 又,我好期待好似台灣的選舉廣告在香港出現,如無意外都應該係民建聯做lee 個香港第一啦掛? 因為得佢有錢,至於如果可以有台灣果D咁抵死就係 bonus 啦(民進黨本來有一批諷刺國民黨的廣告放在網上,是很抵死的,不過我找到,很可惜)。

係係係,至於聽日我係會選女教師,因為原本個阿伯地保真係睇到悶(兼除左攪吃喝團就冇料到,仲有佢坐地鐵時曾經最少兩次偷睇我份報紙),雖然女教師係輸梗,我個票就當投比佢個「娛樂性」同「啟發性」啦。

基於lee個邏輯,係兩個阿太之戰果日,我係好想投比我偶像柳玉成的。

最後我有d 奇怪係點解葉太唔賣下母女情? 都係時候啦喎!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你可能唔係好明個題目想講咩。 不過不打緊,先由今天的蘋果日報的娛樂版說起。 在鄒文懷的報道旁有這將賭噢噢噢噢......聖(仿周星星用語)的劇照,我覺得實在精彩,一定要 save 底。

賭聖
圖:06-11-07 蘋果日報

代表中國,sorry 係中華民國,出戰世界賭皇大賽的賭聖。

曾幾何時,當大陸仍是封閉,香港電影因為要賣埠到台灣,所以在選角或是意識型態上都要迎合國民黨政府的要求。 (這個我是聽回來的,未敢肯定)為保護本土電影工作者,台灣規定進台的港產電影都要有台灣影星參與,所以你看八九十年代 (80s 明顯些)的港產片都有或明或暗的台灣演員在內,出名的有張艾嘉啦,even 現在係無線「同事三分親」的金燕玲都係,男的要數小黑哥柯受良啦!

意識型態上,上圖就是一例。 無時無刻陰滋陰滋的總要你記中華民國四隻大字。

幾年前在 now TV 上看到一齣由曾志偉執導的電影《安樂戰場》正正就是集齊上述兩項原素。 電影內容,你可以按 link 去看,大概是說一班香港人到菲律賓旅行,途中被菲律賓土共(!!)擄走,困在荒郊的茅房裡。 但這電影不是我杯茶,原因不是它不好看,只是它的片種,是很壓抑的驚慄片 (嘩! 男的逐個殺,女的逐個姦,唔驚就假。),這是我最怕去看。 最記得有一幕土共要人質抽生死簽,抽中的就要死,用來向政府施壓,這時團走中竟走出一對操國語的光頭孖兄弟,自願從容就義,匪徒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說了一堆大義凜然的道理,最後喊了句「我們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然後就「拼o彭」比人攪掂左。 起初我是看不明白,但當想到過住港 ﹣台之間的電影寓政治的蜜月期,傾刻便明哂矣~~

從這個角度去看(閱讀)舊港產片,很是有趣。

當然,隨時代發展,這些「片」都已是流水落花一去冇回頭,現在只能有中港合拍電影。 早前到電影院,有時也會播「中港合拍電影」的宣傳片,叫人多多支持云云,每次看到我都會想,看過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從創意上怎會看得起現在的「合拍電影」? 為了市場,港產片過往的幽默、諷刺加創意,早已被閹割盡啦。 e + d 笑片邊樹好笑~ 國產007 ? e + 話你知必賺都怕扯無人敢拍。

Monday, October 22, 2007

高深理論土法煉成

看了電鋸的發文,挑動了我想跟風「懷舊」的心,特意翻閱往昔在實驗室工作時的相片簿,找來幾張頗有玩味,於我而言亦具感觸的來說幾句。

Reverberation Time Measurement

相片是在03年一個深夜於巴士站拍的。 左方站的正是小弟,手中所持的是汽球一個,中央的是一支咪(收音器),伴它於地上的也是一個汽球。 在深宵四野無旁人時,有咪、有汽球、有小弟,攪甚麼東東乎? 一人爬地(party)乎? 非也非也,蓋當時正進行一個科學測量,測度巴士站的「回音時間」(reverberation time),實當年敝公司一項收費服務是也。

甚麼是 reverberation time ?其數理內容,看官可以自行 click link 去看。 簡單來說在一個密閉的環境中,假設它是空盪盪的,其空間越大,它的回音時間就會越長。 即是如果你在這房裡大喊一聲「喂~」,這個「喂~」聲就會在房中彈來彈去,良久不散,真正繞梁三日。 有這樣的房間,對於在裡面活動的人在聽覺上是不會舒適的,所以在室內設計時是需要考慮它的回音時間,例如在房中加入合適的物料來吸收聲音。 日常例子有在地底地鐵站月台的天花板,黑色像發霉像積塵的,其實都是那些吸音物料。

說遠了,總之要測度回音時間,最簡單的方法便是吹汽球,然後刺破它,用噪音錶(sound level meter) 來量度出聲音消減需要的時間,再計算回音時間出來。

那時我在現場的主要工作就是吹波與及刺波。 簡單乎? 看似。 但要你在一個晚上連續吹六七十個汽球就是不簡單了。 到了現在我仍不忘吹波吹到肺部感到灼熱的感覺,很爆肺 feel。 在公眾地方「平白無事」吹波波,感覺亦是怪怪的,挺惹笑。

至於吹波的地方,除了巴士站,還有音樂廳、會議室、課室、辦公室、泳池(!)、體育館、酒店等等,很多很多。 不過最難忘一次是在銀行,雖然已是過了關門時間,但是仍有出納員在數銀紙加班埋數,而我有我在外邊吹波度數。 第一次刺波時,「啪」聲一出,出納員隨之大叫一聲,事後她說,還以為有人開鎗打劫,方有此驚叫云云。

不過在吹波的日子裡,我也見證了一點小事,就是小時候吹開的小丑波波(有紅橙藍黃綠四色,上面都是印著一個黑色的小丑面,小丑面有時是印得歪斜,有時是印得只有半邊臉)慢慢在文具店或士多中消失,最終是再也買不到了。

Monday, October 15, 2007

人生交匯點

從前我頗自詡我有一種材能,就是認人。 在街霎眼一見一個人,很是面熟,再想想,原來從前在某某地方見過他,或是某某次和他 say 過 Hello 說過 Hi。 總個來說我都是不認識他,我於他亦是一樣,但是我們都是曾經在某場景相遇過。 我的高興興奮源自我能起這些一面之緣的因由。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灣仔保肉戰

DSCN2664.JPG

因上星期攪一攪,成個灣仔治安即刻好左! 點解? 有公安專人日夜守街喎,聽D街方講佢地有張間諜椅成夜坐係各個街口度,目及到實一實,治安邊會唔好? 又又,D街方又講,公安咁緊張,因為驚個project 翻版皇后碼頭喎~~

DSCN2663.JPG

o拿o拿o拿~ 圍街上層一般都唔攪野,但比人爬左一爬後當唐紅左,封哂鐵網,仲出埋魚骨鐵線作保護,成條街咁封,一日完成,你話工程幾浩瀚呢~~

Sunday, October 07, 2007

閃咁快說

秋闈

朝廷開科取仕,信上都講 "I am pleased to invite you to attend ......." 咁鬼客氣,當然要準時出席啦! 考三科,一曰 IQ ,二曰中文運用,三曰英文運用。 每科一小時,連等連做,一個寶貴既星期六下午就沒有了~ 考的結果如何? IQ 卷一定全軍盡墨啦!

吾曰之 IQ ,其正確名子叫 Aptitude Test,考數理邏輯睇圖也。 其近似 IQ 題的原因是當中有近半都是「前面有三條門,得一條係出口。 ABCDE 五人各有表示,A說左面的是,B 說 C 是騙子,C 說 A 同 C 都是講真話, D 說中間和右面都不是,E 說只有 B 說的是真。 究竟邊條門係真呢?」或是 「數序 3,7,5,0,6 下個是什麼 」 之類的問題。 唉~ 得果一粒鐘邊夠做呀! 睇怕我個考試不敗既齋勃都要被打破了。

不過考時考,E+D政府工申請前先要整個試,仲要三科 PASS 哂先叫合資格,成績又只可有效兩年,數下手指夭折率同折舊率咁高,各部門篩選應徵者時輕鬆好多啦。 又又,考完個試我對考得合格的人真是有點佩服。

另一樣有趣是D考試題目,用街外料可能有版權問題啦,所以很多題目都是說回政府自己,還有一些像是官員的演講稿,於是三科卷都洋溢著愛國愛港的高尚情操,例如政府解釋房屋政策呀,議案的草議流程呀,經濟轉型之迫切呀,同我國經濟起飛帶來機遇之類。 這就令我想到從前禁鴉片時有「寓徵於禁」,現在居然有「寓愛國教育於考試」,你話妙唔妙呢!

又又又,隨回鶢,又有中文試要考,可以請得的公務員來都是根正苗之中國人啦! 非我族類之公務員只有減少,不會增多。 所以我成日都諗你果個什麼什麼「華員會」個華字幾時先會搣左佢? 個名令我勾起對港英殖民政府的記憶,有D正字不正確囉我成日覺得。

色戒

說色戒,倒不如說高陽的《粉墨春秋》,故事一書三冊,易先生的原裝故事就在 book 1 。 這書好看,不過也有很悶的地方,這高陽和李敖有些共通點,寫小說得來內容太豐富,作者很多時忍不住要走出來夫子自導說十幾頁大道理。 另《粉墨春秋》的人物又多,有些人真是沒興趣去理他啦,例如是金雄白, book 2 成本就是說他去了東北,美其名攪「戰時外交」 (代表南京汪記政府出訪滿州國),實質講他溝女之嘛! 所以想看汪記政府起落的,只看 book 1 & 3 就夠了。 看埋 book 2 會死好多腦細胞。 田園書店有售,好像是 $60-$70 三本,甚抵睇。

高陽

高陽的書有其吸引的地方,他寫歷史人物的城府及說話時的圓滑玲瓏寫得很透切,真係好似係佢肚內條蟲一樣,不過佢D書又衰,書底書面往往無簡介,得個書名。 本書係寫邊個呀,咩背景呀,咩都唔知。 買的時候真係要撞手神。 例如我有本叫「梅丘生死摩耶夢」,原來係講張大千的故事。 不過書就真係有D悶,成日用字來說畫,係好多好多超多的晝同石印,大哥無超人的幻想都唔知你講咩啦! 本書出本圖文版就差唔多。

NDS,書,媽媽

最近我阿媽除左玩 NDS 打麻雀外,還用極速消化我的書,《何東》是最近完成的讀本,時間為一個星期。 現在她在讀《東京鐵塔》...... 簡直係勁!

灣仔

保肉人事又係妙~ 棚又搭左,圍街版又起左,水電煤又斷左,E + 唔拆留來養蚊咩? E + 唔拆比番你都唔會住啦~ 不過想做攔路虎,等佢拆慢D,煩下個拆樓商都唔係冇辦法既...... 不過沙鹿滾滾,為免殺錯良民,都係不說了~~ 嘿嘿......

Friday, October 05, 2007

力屎鶴者不在山蔭路上

一家老少假日閒來無事,在家內你眼望我眼也不是辦法,讀報得知在鰂魚涌公園有陸上行舟「葛量洪」號新開張,特意走在自由行之前港燦一番。 但如何去? 不太甘心簡簡單單的乘巴士走啦。 最後由老爸定下路線圖,由柴灣到太古城,走山路去。

路不難行,全程不過是一小時多,兩小時不夠。 不過反高潮些是走到太古城城門前,老爸卻道有碎石入腳,甚痛,要回家處理,於是在下午茶過後便鳴金收兵打道回府了。

乎家庭樂者,不在結果,只在過程。 唯有如是說啦。 :)

在山蔭路上的末段,我們經過一個廚房的遺址,屋頂呀,牆呀,甚麼都沒有,獨留下來的是兩排灶孔,裡面都長滿野草。 媽媽說這是從前營房的廚房, 看起來也挺像。 再看看,在這排灶孔旁有幾塊紹介牌,可有端倪乎? 走過去看,原來只是附近植物的簡介。 這些爐灶是什麼,依然是個心裡心裡有個謎。 這時候我在想,如果有好事者能找出這些灶頭的歷史,例如說它們是從前英軍遠東第七兵團的飯堂呀,在日軍登陸港島時仍在明火煮食,英軍最後晚餐是薯仔沙拉之類,最後有人把這些故事都寫出來,再將介紹牌樹在原址...... 嘩! 咁就精彩囉~

躲在圖書館中左翻右索,或又像王慧麟曾經說過出入國家檔案館

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ET phone home~~

話說公司開了一個 gmail 來收信件。
這樣很正常啦。
不過他們又不懂在 Outlook 上安裝 gmail 的收件功能。
看極說明也不懂。
每次都要在 web mail 中收信。
他們覺得很煩很煩。
但又無奈。

後來老板知道他們的苦況。
很為他們著急。
於是他在想。
在想解決辦法。

想了一會。
他終於想到了。

說:

咁不如你打電話去 gmail 度問下佢點 set 啦。
......
............








***
地球真是很危險,(我)都係返火星好了。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黃昏釘板佬

三行中的釘板是一個很大的行頭,當中的分工最為細緻。

若是只看他們的行業正式名稱「木模板工」,特別是英文名 Carpenter ,很容易與我們印象中的「木匠」概念混在一起。 還是用他們的中文名字好解說,木模板工,即是「用木板做成一個模具的工人」 ( Formworker)。




圖中中間的位置是扎鐵扎出來的鐵框。 下方有黑色有啡色的是木板,是釘板師父釘出來的木模,在上面扎鐵後便可以落石屎,最後成為你的天花板。

釘板師父一般是對能夠看懂圖紙、懂得開木板料,再釘製出木模的工人的專稱。

在用鎚仔作工具的釘板工序之下有很多分工,首先是塔建鐵架(通架),做好承托才可以在上面釘板。 負責搭架的,我們有搭架佬。




這些通架的頭和腳都有一個可調節高度的支撐,各有一個有趣的名子,在上面的叫「馬騮頭」,底的叫「底掌/馬騮腳」。

當石屎凝固後,木板是要拆掉,拆板的人是拆板佬,用的工具是鐵筆。 拆下來的木板也好、木枋也好,越是完整越能再次使用,所以他們要懂得釘子的位置和木板的接駁位,考拆板佬的工藝就在於此。

Vertical formwork
正在蓋板的牆身。

在釘作企身牆的位置,由於在落石屎時,木模會因受重量而變型,使牆身在中間位置可能變闊 (工地謂之曰:大肚)。 為防止大肚的出現,所以直身的板模上要加上一些橫撐和用鏍絲穿過底面兩層木板作固定。 這些臨時支撐在拆板時會成為拆板的障礙,所以又會衍生出另一款工種,撞鏍絲。 他們要在拆板師父到場前,先把這些障礙除掉,工作便是把牆上一支支的長鏍絲用鎚打出來。

還有些零碎的工種,如上料工人 (將拆上來的木料運上施工層),起釘工人 (將木料上突出釘子撫平),打剪口 (把牆身因木模間的木板接駁不平而出現的石屎高底用鑿子打平)等等...... 都不能一一介紹了。

這些不同工種,有時一個工人可以覆蓋數項,但通常都是由一組游兵散勇來專門負責一項工種,有這分類蓋因成本效益也。 例如在一個小地盤,釘板中的各小工序會隨進度,每建高一層時便出現一兩天的工作需要,散工們完成工作,銀貨兩訖,豈不妙哉? 工人在餘下的時間還可多走地盤,努力賺錢。 當然在好境時候才有這樣的機會啦~ 在今時今日還是待在家中的多了。

除了因工程少外,釘板工作亦是一個萎縮中的行業,因為現在很多很多地盤都用上預製件,外牆好,天花板好,通通 made in China,運到工地吊上施工層便是,還要現場等工人釘釘拆拆麼? 雖然使用預製件不可能完全取代木模釘板的工序,但在建築過程中需要釘板的位置只會越來越少。




「飛翔」中的預製件

關於預製件,要參考下面的網,一個有關建築的blog,十分精彩之作:

地盤佬的狂想曲 之 預製件一
地盤佬的狂想曲 之 預製件二

對應木模的,還有鐵模,都是取代釘板工作的建築方法。 鐵模工人,叫「飛模佬」或「大力佬」,他們都是有趣的工種。 下回再說。

***
同場加演,黑色笑話一則:

在建築界的黃金十年裡的某一天,因為一件小事,一個釘板佬兜口兜面指著一個地盤寫字樓的大佬,用問候他家人的語氣說:「X! 你搵幾多錢一日呀! 咪X阻我時間。」

其時,一個釘板師父日薪乃大洋四千圓!!!! 真正是可以拿金鎚上班去!

當然,風流歲月總被雨打風吹去。 現在除了真正的師父級好像有七八百外,其餘都只有四五百圓一天矣。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民間絕活

回雞回雞又回雞,昨晚的電視都被悶到想死的回雞慶祝晚會霸佔了,於是打開now TV,按著遙控,意外的看了一段《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引起我一家人的熱烈討論,因這勾起我家的「集體回憶」是也。

先說說這段《地獄廚房》是做什麼,很簡單,阿大廚派給學員一人一隻帶毛死白鴿,要他們先處理後料理。 一眾洋人學廚見之,無不口中念念有詞,醫牙鬆弶狀,disgusting 呀,awful 呀,stink 呀等字都湧了出來,皆因只是一隻死鬼白鴿矣。 看到這畫面我和媽媽都在大喊:「有冇攪錯~ 真係冇鬼用。」

我們不約而同都是想起從前我讀小學時(大概是 84/85 年吧),每天要經過一段街市路,宰雞殺鴨每天都在路邊上演。 耳聞目睹的,處理死白鴿乃小毛毛至極,一眾洋人真是大毛未見也。

chai wan map

2007年的柴灣
Source: Google Map

就由那段路程所在說起,上圖是柴灣。 由怡順街的「怡」字畫出一條直線,穿過怡泰街的「泰」字,到 Chai Wan Road 的 Wan,便是我和妹妹和媽媽每天經過的地方,短短的兩個街口卻是現在想回來民間絕活處處的地方。

首先是賣鷓鴣鵪鶉的小販。 在怡泰街的右側從前是一個鐵皮頂的單層臨時街市,但市販仍是愛沿街擺放叫賣。 鷓鴣小販亦是一樣。 他的檔口很簡單,一個木箱豎直而立,上面放著兩個由鐵線扭結成的籠,籠是扁長的,高約是四五寸高,一邊是放鷓鴣,另一邊是放鵪鶉,鳥都是放得密密麻麻。 鐵籠旁結帶兩條幼麻繩,各有一個繩圈結在尾,用來宰這些小鳥。 顧客要買,販主便伸手至籠中捉,選好了便拿出來,將鳥頸套在繩圈,索好,再拿著鳥身往下一拉,便是鳥命嗚呼,再用小刀在鳥腹割開一刀,找到鳥毛下的皮層,用手指一拈一反一脫,整塊鳥皮便會脫出來,剩下來只有鳥肉一團,放在白膠袋就可交貨。 鵪鶉煲湯滋陰補氣,更可解小兒咳嗽,所以媽媽不時也會幫襯。

在秋冬日子在鷓鴣鵪鶉檔旁是蛇檔。 他的檔是這樣,一塊圓型厚膠布鋪在路上,一旁是放蛇的籠,膠布的中央是放著蛇皮呀或者是蛇內臟,都是宰蛇後留下的東西,所以每次走近這檔都會嗅到腥臭味。 不過也不緊要啦,小朋友的目光總是留在蛇王與他手中撚的蛇。 要是有顧客幫襯買蛇膽,他便會即場用手指在蛇腹上擠出蛇膽一副,放在小樽用酒養著交給客人,再不是便用小玻璃杯,放些酒,再放蛇膽,擠破,再混在一起,給客人即場乾杯。 媽媽常說,他是欺人的,他擠出的只是魚膽。

過了街市,是一段緊貼商場門外的街道,沿街都是小販。 我最記得那裡常常坐著一檔是幫人脫牙的。 「醫師」坐著一張矮木櫈,旁邊的一張總是空著,但就有一大包脫掉的牙齒放在他的地攤的正中央,彷彿就是他的商譽及工藝的證明。 我從未見過他向「求診者」施救,他怎樣從人家的口中脫牙,到現在仍是個謎,不過現在我想起他和他檔的佈置,便會想到余華。 (《靈魂飯》中有一篇是說他的「牙科大夫」生涯是很有趣。)

過了這街便步上天橋,讓記憶再往前撥多幾年,我記起在天橋上有像是賣藝的老伯,他養了一隻小馬騮,會打翻筋斗,打銅鑼。 他倆究竟是賣什麼? 我已記不起來,他的檔我只遇過一兩次,印象很是模糊。

我把這些都寫出來,純粹因為它們的不存在,亦不再會重生。 掌握這些技藝的人,相信現在都沒了 (死光了? :p),再重要一點,現在哪會再有人「夠膽」(夠蠢?) 去幫襯這些服務呢?
***
這文本寫於七一回雞夜,但寫了三分一便停下來,直至近日想寫其他題目時,意外打開它後才開始寫下去。 類似的「半製成品」,積存下來也有十來篇,我常有衝動把它們都上載出來,懶理是沒頭沒尾了。 當然,像這篇能得重光便是最好啦。

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扎鐵英雄傳III之銀包の悲劇

一切要由這張新聞照說起。 扎鐵工友正顯示他的工作證,很厚的一疊咭。


來源:21-08-07 蘋果日報新聞照
開 工 前 要 掏 200 元 造 卡

消 息 稱 , 大 部 份 在 澳 門 「 搵 食 」 的 香 港 扎 鐵 工 , 都 是 未 辦 妥 手 續 的 黑 工 : 「 只 要 示 威 者 一 到 , 佢 ( 香 港 黑 工 ) 就 唔 敢 開 工 」 。 有 工 人 透 露 , 部 份 在 澳 門 的 本 港 扎 鐵 工 近 日 被 「 強 迫 加 班 」 , 「 可 能 曾 燈 發 怕 佢 遲 早 罷 工 , 呢 幾 日 夜 晚 6 點 就 有 人 守 住 地 盤 唔 畀 走 」 。 過 去 兩 周 一 直 有 港 人 扎 鐵 工 由 澳 門 返 港 聲 援 。

罷 工 「 鐵 漢 」 昨 力 數 曾 燈 發 如 何 剝 削 工 人 。 工 人 鄭 先 生 昨 出 示 七 張 進 出 地 盤 的 入 閘 卡 說 : 「 每 張 都 收 我 100 至 200 蚊 , 係 扎 鐵 公 司 收 」 , 他 指 許 多 日 薪 僅 得 600 元 的 散 工 , 「 未 見 官 先 打 三 十 大 板 」 , 開 工 前 須 先 付 鈔 造 入 閘 卡 。 有 工 人 向 記 者 出 示 銀 行 存 摺 , 稱 今 年 1 月 在 曾 燈 發 的 天 和 工 程 做 散 工 , 日 薪 只 有 450 元 。

來源:21-08-07 蘋果日報新聞

這疊咭使我很感興趣,因為是工地常見現象,很多工人亦常常慨嘆著「咭就九千幾張,錢就賺不到來。」,或更具體點說,他們的銀包常因放滿這些証而出現飽滯情況,嚴重時連搭車用八達通也「o的」不到。

在討論扎鐵公司有否借工作証來「剝削」工人前,我們先要知道因為何事這位鄭先生滿身是証。

他手上的証可分作三類型:

1) 是法律的要求,需要他有特定的証件才可進入地盤工作,「建造業安全訓練證明書」(俗稱:平安咭/ 綠咭)及「建造業工人註冊證」

2) 是總承建商的要求,需要他在工作的地盤登記資料發出入閘証,用於承建商管理工人出勤記錄及防止非法勞工。

3)是合約的要求,需要他在工藝上的技術証明 (俗稱:師父牌)。 某些合約會要求從事某類工種的工人需要達到一定技術水平來確保他們的施工質素 (workmanship), 在 CITA 中有統一的訓練和考核基準,你是不是「師父」就看你有沒有師父牌了。 於安全管理上亦有相類似的考核要求。

數數手指,要集齊上述的要求,鄭先生最少都要有五張工作用的咭了。 而當鄭先生要在不同的地盤工作時,第二項的數目就會隨之增加,視乎他要走多少個地盤啦。

鄭先生手中的由右至左數,首四張都是地盤的入閘證。

扎鐵公司是否有「剝削」? 我想是言之過重。 因為承建商在向工人發咭時會向分判收取咭的按金及行政費。 承建商於分判商只是生意關係,有付出當然要收回成本;分判商於手下的游兵散勇(散工們),可常不是生意關係? 成本是要轉嫁。 二百圓? 都近成本費了。 工人是很無奈,也沒辦法,要說唯有是分判制的錯、社會的錯、散工制的錯啦~~

另一樣無奈的是,除了工藝技術証明外,其餘所有的咭都是要續期或更新的,工人們要平白在工作日抽空一天上課也是苦惱,除了是錢的問題還有是時間。

當然,趙先生的咭多也是代表他行頭門檻之「高」,總比阿豬阿狗也可入行搶飯碗好。

還要說明一點趙先生的咭多問題,不是扎鐵工人獨有,是普遍行頭的問題。

幫助建築工人解決咭多問題,減少一二三要求間的藩籬,這就真是所有工人的佳音了!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扎鐵英雄傳 I



今天開了一個新分類「大廈是怎樣建成的」(名字是玩食字」),屬「工友傳傳」之下,嘗試介紹一下我所見到的各建築行頭。

文中所提到的數字是在工作時搜集回來,工程背景(如大廈數目、層數等等)會在適當時候再說明,現階段要有的概念是,我將說的是由空地一片到大廈落成可以入伙的建築期間的所見所聞。

打響頭炮是近來鬧革命的扎鐵工人 (Bar Bender)。

***
在工地裡,扎鐵工人的工作在地點只有兩處,一處是在地面,第二處是在天面,分別進行兩種不同的工序。

先說在地面工作的,他們做的是「開鐵」,將一支一支粗幼各異的鋼根(或稱「鐵枝」)按需要裁剪成不同的長度及扭曲成不同的型狀。 扎鐵佬的英文名叫 Bender 就是這意思,他們是要將鐵來扭。



這像火車頭的東西,便是屈鐵機。 上面有不同的配置是用來裁斷或是屈曲鐵枝。



其中一款屈鐵機的圓盤配置。 操作前先把一個或兩個的短圓柱插在圓盤上的凹槽,再將鐵枝放在圓盤上以右方的兩個圓柱作支點,啟動時圓盤會轉動,圓盤上的圓柱便會壓到鐵枝上把它們扭曲。

相片兩旁放在地上的便是鋼根,絕大部份送來工地的鋼根都是作 12 米標準長度,未把它們扭曲前,先就要將它裁短。 雖然有機械幫助,但將鐵枝放上屈鐵機還是要用人力。 每天重複將鐵搬上搬落屈鐵機,便是勞累的來源。 鋼根有多重? 這和直徑有關,粗的鋼根(r=40mm)一條就有 120 kg;幼的雖然較輕,但工人可不會一條一條的開料,還是會一束的放到機上,總來說都是很重,非一人之力可完成。 所以開鐵的,最少也要二人一組工作。

開鐵完畢,就要到天面扎鐵的工序了。

「天面」好,「樓面」好,都是工地術語代表施工層(working floor),是大廈要繼續長高的一層。



裁好的鋼根由地面吊運到天面後,便由在施工層的扎鐵工人把它們鋪排(扎)成一個個的鐵框框,成為大廈的骨幹。 相片中的工友便是在扎樓面(地板)鐵,用鐵枝橫橫直直的排成一個中空立方,供日後落石屎。 鐵枝跟鐵枝的接觸點扎鐵工人都會鐵線打一個結作固定,扎鐵之「扎」便是說這扎縛的動作。

施工層在露天,地面開鐵要配合天秤作吊運,所以也得在露天。 工作時日曬雨淋可以想像,如下大雨或有雷暴更要停工,所以以日薪計的扎鐵工人,開工前都要望天打掛,晴天憂中暑,雨天憂休息呢!

***
從前我知道有「三行」這一種行業,但它究竟是做什麼? 我實在不知道。 到了工地後,我才明白。 「三行」是三個行業的總稱,即是釘板、紮鐵和落石屎。 由於這三行都是建築業的核心,所以做「三行」便漸漸成了做地盤(工人)的統稱。

三行與建築的關是這樣: 我們見到的牆呀、地板呀、天花板呀、窗台呀,都是用石屎做成,它們有不同的形狀是因為用上不同的板模灌注石屎而成。 紮鐵工先扎出鐵框,釘板工負責在外釘製板模,最後石屎工負責放石屎。 萬丈高樓便是將這工序重複又重複而建成了。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扎鐵英雄傳 II

扎鐵英雄傳 I 我是寫下停下,今天在新聞片段中看到幾個我認識的紮鐵佬,興之所至先來寫二。

新聞所云,今天集會人數目已經升至八百人,翻查紀錄在 2003 年時扎鐵職工會曾引述政府統計數字,稱業內工人有近5000人,按按計數機,有 16﹪的扎工人已經站出來,為數可不少,比例上比 2003年七一去遊行的人還多 (500k/6000k = 8.3%) :P。 不過我懷疑「800人」的水份很高,有心人實應考慮先查一查一眾集會者的身份,是不是已經滲入另外行頭的工人呢?

關於罷工事件,今天的蘋果日報有一篇特稿,「蛇頭」一段做過些少功課,值得參考:

10 年 來 日 薪 勁 減 600 元

扎 鐵 行 業 就 像 建 造 業 其 他 工 種 一 樣 , 是 本 港 少 數 擁 有 集 體 談 判 機 制 的 行 業 。 每 年 由 扎 鐵 商 會 、 承 建 商 及 香 港 建 造 業 扎 鐵 職 工 會 , 商 議 工 人 工 資 , 目 的 是 避 免 業 界 惡 性 競 爭 。 然 而 , 由 於 金 融 風 暴 令 本 地 建 築 業 開 工 不 足 , 扎 鐵 工 人 日 薪 由 97 年 高 期 1,300 元 , 10 年 間 勁 跌 至 現 時 約 700 至 800 元 , 工 人 累 積 的 怨 氣 到 今 次 如 火 山 爆 發 般 失 控 。

工 會 表 示 , 此 制 度 源 於 20 年 前 , 一 批 扎 鐵 工 人 為 免 同 行 自 降 身 價 搶 工 作 , 商 議 全 行 劃 一 工 資 , 所 有 工 人 同 工 同 酬 , 這 做 法 當 時 得 到 絕 大 部 份 工 人 支 持 ; 後 來 商 會 認 為 機 制 也 可 避 免 在 工 人 短 缺 時 承 建 商 為 搶 人 而 抬 價 , 於 是 同 意 每 年 8 月 由 扎 鐵 商 會 、 承 建 商 、 與 工 會 三 方 議 價 , 定 出 該 年 工 人 的 日 薪 水 平 。

雖 然 有 既 定 的 集 體 談 判 機 制 , 但 仍 有 扎 鐵 工 被 壓 價 。 據 工 會 人 士 表 示 , 全 港 目 前 只 有 約 20 名 「 蛇 頭 」 ( 找 工 人 開 工 的 工 頭 ) , 承 建 商 要 向 蛇 頭 支 付 蛇 頭 費 及 工 人 交 通 津 貼 , 部 份 蛇 頭 因 收 受 承 建 商 利 益 , 壓 低 工 人 薪 金 , 例 如 有 尼 泊 爾 籍 的 扎 鐵 工 人 日 薪 只 得 500 元 , 被 壓 價 的 扎 鐵 工 人 怨 氣 更 大 。 

本 報 記 者


要是將人工與 97 年相比,再推說現在人工怎樣怎樣不合理,都是算把啦,要藉此訴苦,人人都可哭得像梁天來。

文中「蛇頭」之說有些地方要再加補充。 有留意事件的話,工人是在紮鐵商會門外開始發難,首要衝擊便是商會中人,即他們的老板。 據工友甲稱,扎鐵業內有寡頭壟斷的情況,市場內的合約都是由六七個商會中人包攬,於是他們便有能力壓止薪金上升。 至於「蛇頭」,他們的角式像是分判,他們負責招攬工人到地盤開工,按開工人數向老板收取工資,再加類似管理費 (management fee) 的津貼。 有時「蛇頭」(或稱「打理人」) 會兼上工人的角色落場實地工作。 有時一個「蛇頭」會帶著幾個工人專門負責某一項工序,這樣一個分判合約就會由(半分判半工人的)幾個「蛇頭」帶領工人去完成。 更多時候是「蛇頭」會充當分判商,向幕後的大老板承包工程,老板借出的是公司牌頭(還包括會計、文書服務等等),「蛇頭」分判負責實地操作。

工人要爭取的日薪八百好九百好,應該是「蛇頭」向老板報數時的金額,到他們口袋一定沒有這數目。

至於尼泊爾籍工人的出現,甚至是外勞,應該是大勢所趨,除了是人工便宜外,客觀因素是本地扎鐵工人年紀老年化最常嚴重 (整體前線建築工人都是一樣,日後會再談多一點)。 就我接觸到的扎鐵工人裡,有這樣的統計發現:

年齡中位數: 49 歲
年齡平均數: 47.9 歲
年齡最大 : 62 歲
年齡最少: 25 歲
新移民比率: 0﹪

當然,這只是我接觸到的扎鐵工人 (n<60),十分不科學的統計。 數字裡有兩項比較有趣,可以補充,一)25 歲的那位不是「落力」的扎鐵工友,撇除他,數字便上升至 30 歲;二)如前述,基於「蛇頭」制是要帶人入行,這組人中約有十人都是(若親若疏)有親戚關係的。

Monday, August 06, 2007

草裙娃娃呼啦啦 (Hula Girls)

Hula Girls
圖是從 google 中找回來的

關於電影的名子,好到真是無話好說,甚得大唐遺風,七言律詩的模樣,所以站在售票處前我只是說,買「草裙舞」,售票姐姐醒爬爬,就知道我要甚麼了。

每年暑期,經電影公司的精心安排,總有日本校園勵志片安排在港播放。 看完這片後再一次加強我的信念,「拍AV,拍勵志片,日本仔總有一手」。 當然句子頭三個字我在戲院時不敢說出來,不過在工友面前我就可以以此立論,大做文章了。

故事我不多說了,不過因為它的故事背景太像《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很容易拿兩者互相比較。 我的想法是 Billy ElliotHula Girls 雖然背景相像,但勵志得來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英國的 Billy 故事很孤憤,很個人,包括他的爸爸兄長老師都是一樣。 他想掌握的是天賦的跳舞材能,使它得以發揮,為此他和他家人都在努力。

日本的 Hula Girls 說的是改變,整個社區在轉變前的決擇,是一個團體的故事。 故事有個人掙扎的描述,但最落力的最終失敗而回,雖然看得人愀然,卻增加了故事的層次感,現實都是一樣啦,不是你說努力過就保証成功嘛。 跳舞於這群女子是一個機遇(很可憐地,這亦可能是唯一的) 來改變自已的命運,但本質上和她們在煤礦工作的父母兄輩分別不大,都是大機構中的小鏍絲。

不過既然是出色的勵志片,Hula Girls 當然會看得人又喊又笑啦,比起 Billy 的寂寞孤奮,看班女當然輕鬆開心得多,特別她們步向成功的一刻,很 Swing Girls,都是賞心樂事。

***
評分時間,十條草裙為滿分:

故事:9 條草裙 (我很喜歡青春勵志片的)
節奏:8 條草裙
角色:8 條草裙 (典型的日本勵志片格局加人物分布)
音樂:8 條草裙
佈景/風景:7 條草裙 (因有安全標語+泛美手抽袋,獨家加一條草裙)
海報:6 條草裙 (港版的好唔靚)

整體:8 條草裙

***
說真 Billy Elliot 我還未把它完整看完,每次播到中段時才在肥豬台被我發現。 不過(看過了! 12/08/07) Billy 老豆偷偷背著工會坐在豬籠巴士去開工的一節,每次看到感覺依然震撼,命運既在我手,又彷似不由自主的感覺,久久不能令人釋懷。 加上 Billy 的舞動充滿能量,是看得出來的奔騰澎湃,非草裙舞的嬌柔可比。 打分的話 Billy 有 9/10,不過你可不要望片中有爆笑位了,因為它是嚴肅的勵志片。

***
最後加插無關痛癢史料一則,明代時有一位人兄叫王士性,在他的著作《廣志繹》中有一條寫西湖的旅遊業:
遊觀雖非樸俗,然西湖業已為遊地,則細民所藉為利,日不止千金。 有司時禁之,固以易俗,但漁者、舟者、戲者、市者、酤者咸失其本業,反不便於此輩也。

Well,可想言之發展消閒旅遊業乃經濟發展的硬道理,非一組織一政府之意願可改變。

Saturday, July 28, 2007

忽然的快樂

忽然我會莫名的感到快樂,例如:

在書展中的攤位裡擺著一個「Keroro軍曹」的背囊。 小男孩,大概是六七歲吧,踏步進來便發現了它,急步衝向前,回頭向母親興奮匯報,「媽咪! Keroro 呀! 」,拿起背囊在看,一邊在模仿卡通片中軍曹在思索侵掠地球時的吟沉,「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的呢喃超過半分鐘不斷,終於他媽媽忍不住,「Shut Up!」的叫了出來,孩子就立時靜下來。

每次想到這對母子的對話,雖未至笑出來,但總是會有些快樂開心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有一本教會的紀念冊。 翻開它,一邊是一句聖經,另一邊是相片。 其中一頁印著,「有情吃蔬菜,勝於無情食肥牛。(箴言15:17)」,寥寥數字,我卻是覺得非常有趣。 「食肥牛」,很有打邊爐把剛灼熟的牛肉送到口中,火熱燙舌,連連呵出熱氣的感覺。 很形象化的這三個字。

由於它實在有趣,於是急忙找出聖經英文版,非一窺它原文不何。 原文道,"Better to eat vegetables with people you love than to eat the finest meat where there is hate." (Good News Bible, Today's English Version)

Well,這就全沒「打邊爐」的感覺了,很平淡,還是中文版的有「神」來之筆。

基於我對「食肥牛」這相對市井的用字有出奇的興趣,這幾天我一有空便想到它,甚至要讀出來方才過癮,換來卻是妹妹說的,「阿媽,你個仔好煩呀!」。

快樂的感覺,就是如此,非常不可理喻。

Wednesday, July 25, 2007

童玩一

今期 Acoustics Bulletin Vol 32 轉載了 "The Journal of the New Zealand Acoustical Society Vol 19" 中的一篇文章 "A Brief History of the Speed of Sound - L. Hannah (2006)"。

很可惜這文在網上沒得看。 文的前半我看得津津有味,後半太深了沒心理去理解。

為找出聲音之速度,十五世紀有科學家做過這樣的實驗:

The first explicit mention of sound velocity appears to be by Francis Bacon. He discussed the possibility of comparing the velocity of sound with that of light (which he knew at the time to be immeasurably high) by comparing the time taken for the sound of a church bell to travel one mile (1.6km) with that taken by simultaneous light signal (an interrupted light taper) over the same distance, by using his own pulse as the timing mechanism......


讀到這裡我想起在兒時(大概是中一二吧)玩過的類似遊戲,計算行雷的位置。 玩法是以閃電的出現為基準,看到閃電後開始計時直至聽到雷聲為止,由時間的差距計算出地域的距離,用這距離作半徑在地圖上打圈,偉大的結論便是打雷的地方就是在圓周上發生了。 遊戲的構思便是這樣,但我總是算不來。

地圖的另一個玩法是坐標颱風的位置。 在沒有上網的年代,這些都是很好玩的。

Tuesday, July 24, 2007

大老遺事

近日江湖有傳部門大老將於月後解甲歸田,組織中人去人留本是常事,不過是次大老的傳聞令人倍感興趣,因為才不久前傳他是獲組織續約的。

由於兩個傳聞內容前後矛盾,兼事出突然,不禁使人聯想到大老之解甲會否和發生了「頭條新聞」有關。 問責乎? 為組織犧牲乎?

大老在江湖是有名堂的,業內開山第一代,從前在敵陣亦是攪得有聲有色,成為各派中的翹楚。 有傳他棄暗投明的使命之一,就是要移植過往成功的一套到組織裡去(這當然是組織領袖的order 及主觀意願啦)

上述說的都是傳聞,孰真孰假,暫無外人知曉。 但出於個人善良意願我是想將它們聯在一起。 這樣看起來聽起來像會壯烈些,一個落泊的改革者,總好過一個被炒的「打工仔」。

***
大老的故事使我想起軼事二則:

組織大佬曾說:「唔。 中國歷史實在太深厚了,你借用什麼制度來管理也不成,總要靠自己創一套出來。」

在石人的《七十年朝野異聞(1910-1980)》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康有為老了,他想回復青春活力,他又確信男人活力之源源自胯下之物,要固本者非動它不可。 想了又想,有什麼似人又整天都是雄糾糾的? 對! 是猩猩了。 於是便找來醫生為他換上牠的丸丸。 後來? 結果? 當然是康聖人一命嗚呼啦!

所以移植這東西,你說多恐佈呢~~

***
注:大老與大佬是不同的。

Thursday, July 19, 2007

進化多一千年都學不來

書展就來了! 可以想像是一堆新書又會買回來。 望到書櫃中的書,尤其是上年書展買回來又未有多看過的書,不無慚愧。 所以近日呢,盡下人事抽些時間揭揭它們啦。

昨晚看的是賈德.戴蒙的《第三類猩猩》,書的引言 (對! 用了一年時間,我只是看了引言和導讀部份) 指出人類的DNA 其實和非洲叢林中的兩款猩猩十分相似,作者斷然如果有外星人訪問地球,它們一定要把我們,人,和牠倆放在同一個位置。 「人」喎? 有甚麼高貴與巴之閉!

人是由猿猴進化而來,需要是機遇、時間與努力。 這是我說的。

經過戴蒙哥的點引,今天讀到一篇由國內發出的通告時,另有一番震撼與感想。 這東西其實幾好睇,因為好好笑,用上港式俚語便是「正」也。 現節錄一小段如下:
2007年是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保持國民經濟又好又快持續健康發展的關鍵一年。 也是黨和國家安全生產一系列方針政策措施的「落實年」,是重點行業領域安全整治的「攻堅年」。......

做詩般的引言,氣勢真是「含含聲」,但文章內容不過叫人注重安全,多檢查就等於會安全些 (按: 此乃組織 concept)。

每次讀到這些氣勢磅礡的通告,我便會想起《國產零零漆》司令的竹籮,上的文件。 阿漆與「含含聲」們都是籮上的滄海遺珠,一見你就笑。

Sunday, July 08, 2007

it feels so empty without me

回家後整晚也沒有看電視,卻是在看 youtube。 由「蚌的啟示」看起,關正傑、陳百強林珊珊小虎隊林子祥...... 看著想著按著,一看便看了三個多鐘,最後我 link 到的是 Eminem 的 「Without Me」。 有個時期我有個親戚是可以同步跟他 rap ,這樣我是覺得很型的。

五年過後仍是過癮。 一齊 rap 下啦。

Scratches]

[Beat Changes]

[Eminem]
Two trailer park girls go round the outside,
round the outside, round the outside.
Two trailer park girls go round the outside,
round the outside, round the outside.

[Eminem]
Wooo!

[Female Voice]
“Ooooohhhhh!”

[Eminem]
Guess who’s back, back again
Shady’s back, tell a friend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guess who’s back…
Duh da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uh da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da um,

I’ve created a monsta, ‘cuz nobody wants to
See Marshall no more, they want Shady,
I’m chopped liver.
Well, if you want Shady, this is what I’ll give ya
A little bit of weed mixed with some hard liquor
Some vodka that will jumpstart my heart quicka
Then a shock when I get shocked at the hospital
By the doctor when I’m not cooperating
When I’m rockin’ the table while he’s operating “Hey!”
You waited this long to stop debating
‘Cuz I’m back, I’m on the rag and ovulating
I know that you got a job Mrs. Cheney
But your husband’s heart problem is complicating
So the FCC won’t let me be
Or let me be me so let me see
They tried to shut me down on MTV
But it feels so empty without me
So come on dip, bum on your lips
Fuck that
Come on your lips and some on your tits,
And get ready ‘cuz this shit’s about to get heavy
I just settled all my lawsuits, “Fuck you Debbie!”

Chorus:
Now this looks like a job for me
So everybody just follow me
‘Cuz we need a little controversy,
‘Cuz it feels so empty without me
I said this looks like a job for me
So everybody just follow me
‘Cuz we need a little controversy,
‘Cuz it feels so empty without me

Little hellions, kids feelin’ rebellious
Embarrassed, their parents still listen to Elvis
They start feelin’ like prisoners, helpless,
‘Til someone comes along on a mission and yells “BITCH!”
A visionary, vision is scary, could start a revolution,
Pollutin’ the air waves
A rebel,
So let me just revel and bask,
In the fact that I got everyone kissin’ my ass
And it’s a disaster, such a catastrophe
For you to see so damn much of my ass, you asked for me?
Well I’m back (D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fix your bent antenna
Tune it in and then I’m gonna enter
up and under your skin like a splinter
The center of attention back for the winter
I’m interesting, the best thing since wrestling
Infesting in your kids ears and nesting
“Testing: Attention Please!”
Feel the tension soon as someone mentions me
Here’s my 10 cents, my 2 cents is free
A nuisance, who sent, you sent for me?

(Chorus 2x)

Verse 3:
A tisk-it a task-it,
I go tit for tat with anybody who’s talkin’ this shit, that shit
Chris Kirkpatrick, you can get your ass kicked
Worse than them little Limp Bizkit bastards,
And Moby?, you can get stoned by Obie,
You 36 year-old bald-headed fag blow me
You don’t know me, you’re too old
Let go, it’s over, nobody listens to techno
Now let’s go, just give me the signal
I’ll be there with a whole list full of new insults
I been dope, suspenseful with a pencil
Ever since Prince turned himself into a symbol (knife scrapes)
But sometimes the shit just seems,
Everybody only wants to discuss me
So this must mean I’m disgusting,
But it’s just me I’m just obscene
Though I’m not the first king of controversy
I am the worst thing since Elvis Presley,
To do Black music so selfishly
And use it to get myself wealthy (Hey!)
There’s a concept that works
20 million other white rappers emerge
But no matta how many fish in the sea
It’ll be so empty without me

(Chorus 2x)

(Sung twice:)
Chemie-la-la-la-la, la-la-la-la-la
La-la-la-la-la, la-la-la-la

“Kids!”

Sunday, July 01, 2007

拾年

漫天長雨,是這樣才使我忽然有了些「回歸」的感覺。 十年前的天氣,就是如此,連綿不斷的雨下個不停。

十年前的回雞,有兩件事印象是很深刻。 第一件是買電視。 不記得是96年何時,我家的電視就是懷了,但是一直沒有去買,主要原因只是一日推一日,沒有買到。 所以很長時間我家都是沒有電視得看,很多香港大事,鄧小平死呀、江握手呀、董健華當選呀,我都只是在沒有動態畫面的媒體中聽到看到。 直到回雞前夕(30/06),我家才立起決心買電視去。 到了電器鋪,選好了型號,卻沒得立即送貨,電視還是我抬回家的,還記得店員見狀說的一句:「咁趕? 睇回歸乎?」

第二件事發生在暑期工的地方。 那年我在一家冷氣工程公司工作,負責沒有什麼,每天只是伴著小小工程師或是冷氣師父行行企企。 那年頭,公司接了很多大學的維修工作,我得出入科大的臨海圖書館。 在長梳化上睡覺,或在把弄電動圖書櫃,那裡彷彿是我的大遊樂場。 還有公司出了一部傳呼機給我,我一生也不會忘記從褲襠裡 call 機傳來的第一次顫動,真是會嚇人一跳的。 另外還有荃灣的「家樂福」,我在那裝修地盤留了整個月,每天流離浪蕩的不知如何打發時間。 有時老板會駕車來,把我們接到另一個工作地方去,我最記得便是在車上跟他朋友說的一句:「依家洗「一餅野」(一萬圓)真係好似洗「一餅野」(一圓)咁。」

還有還有,是梨花帶雨的彭麗思(雅思?) 。 十年,真的彷如彈指。

***
慶回雞,有《香港始於有你》,還有《福佳始於有你》,兩者聽起來都沒什麼特別感覺,後者於我而言更是有點奄悶。 要唱愛國歌,為可不能有星加坡的水準? 在右旁 radio blog 中的「We will get there」 便是 sing for singapore 2002 的歌,好聽很多呢! 歌詞於萬里之外的香港還是應境兼實際得多。



We Will Get There

Singer: Stefanie Sun
Music & Lyrics: Dick Lee

Remember the days we sat out together with faith?
Remember the times so fine
When we thought that nothing could stand in our way?
Then things weren't the same. The life that we knew had to change
We've struggled through the darkest storms.
We thought we couldn't tame
Together we've tried as we stood side by side
I knew we'd build a new world, a world of hope forever after

(Chorus)
Deep in my heart I just know right from the start we will grow
Look where we are we've come so far
And there's still a long long way to go
All of my heart I will care. I'll play my part, I will share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together we'll stand
And in the end, hand in hand, we will get there

So now we begin, working together to win
Believing in trust, it must be possible to overcome anything
There's so much to do. There's so much we can contribute
By sharing just a little love we will start again a new
So why don't we try? If we stand side by side
I know we'll build a new world, a world of hope for ever after

(Chorus) (Repeat)

***
還要感謝 Youtube,讓我可完整重溫這幕:



阿超齡王子個樣...... 真係好似食左酸梅乾咁。

***
雞者,可解作「炒」、「被終結」也。 所以回雞,即回復被雞前的狀況,中國翻閹香港是也!

Tuesday, June 26, 2007

Let's celebrate!

A: I received a letter from Labour Department today.
B: so......?
A: ......SO!

07-06-21.jpg
Wah Wah Wah~ I did it!

Monday, June 25, 2007

欲令兩國同於此膠

頡利初嗣立,承父兄之資,兵馬強盛,有憑陵中國之志。 高祖以中原初定,不遑外略,每優容之,賜與不可勝計,頡利言辭悖傲,求請無厭。 四年四月,頡利自率萬餘騎,與馬邑賊苑君璋將兵六千人共攻雁門,定襄王李大恩擊走之。 先是漢陽公瓖、太常卿鄭元「王壽」、左驍衛大將軍長孫順德等各使於于突厥,頡利並拘之,我亦留其使前後數輩,至是為大恩所挫,於是乃懼,仍放順德還,更請和好,獻魚膠數十斤,欲令兩國同於此膠。 高祖嘉之,放其使者特勤熱寒、阿史德等還蕃,賜以金帛。

《舊唐書》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 「突厥」

要抄這段文字,全因個「膠」字。 看得人家寫「膠人」、「膠事」多了,不其然我對這粗口轉音字也敏感起來,於是我也來「魚膠」一番,以匡視聽。 很無聊? 我不否認。

頡利 - 一突厥酋長之名字
高祖 - 唐高祖

這段「同於此膠」的送禮事件,算起來也有千多年歷史。 突厥地處內陸離海很遠,魚膠對於他們當然似是天外之物,隆而重之。 不過他們送的「魚膠」是不是我們現在的花膠,這便值得研究,再甚者我懷疑他們的「魚膠」不是用來吃的。 我想他們之「魚膠」著眼只是煮起來黏在一起的視覺效果。 香、味何如? 就要問問 Adam 鄭好了。

Sunday, June 24, 2007

品牌管理 - 告佢啦~~



圖:文匯報
大公報訊】記者鍾麗明報道:著名畫家劉宇一繼一九九七年繪畫的大型油畫《良辰》後,再與女兒劉浩眉花兩年時間嘔心瀝血共同創製了巨作《盛世明珠》,以慶祝香港回歸祖國十周年,共繪畫了五百位香港各界別及各階層的人物,以讚揚他們十年來為香港作出的貢獻。

高2.8米長7.1米

這幅《盛世明珠》高二點八米,長七點一米,畫作中央由國家主席胡錦濤向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送贈一顆巨型珍珠為焦點,出現在畫中的人物由國家領導人、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商界巨賈到文化體育明星,以維港綻放煙花為背景,一片歌舞昇平的氣象。

畫家劉宇一昨日在畫作首展時表示,今次的創作,跟九七年畫的《良辰》不同之處,是新面孔、新景象。他說:「香港回歸十年以來,國家領導和香港政府官員也有所不同,同時,畫中出現的國際金融中心、迪士尼的米奇老鼠等,都是九七之後才有。」畫作中央,有舞獅、奧運福娃公仔、熊貓、米奇、太空人、芭蕾舞者,一同慶祝,反映香港中西合璧的特色。他說:「十年前,很多香港人打算移民海外,現在,米奇老鼠也移民來港了!」

我係迪迪尼的話,第一時間會告佢。 咁老土,咁品味低俗,唔好玩啦。

Monday, June 18, 2007

工地爛gag王

爛gag王者於工地名義上也屬膠椅之一。 與他開會是一件充滿歡樂的事,因為他反應快,在他腦中時時也有一大埋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大比喻,常常也可將一眾騙頭(至少在語言上)點得陀陀令。

以下是爛gag王的精選金句:

背景: 每次檢查,一眾騙頭都要走鬼,將不安全的人和事東收西藏,好不狼狽。
爛gag王: X! 家陣叫你收野仔呀! 收收埋埋好唔見得人咩! 平時做好D咪得囉X街!

背景: 工地衛生環境日差,飯盒四處是,沒人理,在一埋埋堆堆垃圾間,飯照食覺照睏。
爛gag王: X! 你估你地係城門河D金山「魚則」呀? 污穢辣撻都生存到? 我同你講你唔係條金山「魚則」,我lee 度亦唔會比你攪到似城門河!

背景: 工地表現失準,client 有壓力下來。
爛gag王: o拿! 我有壓力,你都有壓力o者! 正所謂鎚仔dup釘釘dup木,我就係支釘,你就係舊木,我比人dup,你都唔會好過。

背景: 他想推行些 mission impossible 的計劃。
爛gag王: X! 公司想我做死士都冇問題格! 不過都比幾個炸彈我綁係身上先啦~~ 比把十字軍刀我就叫我衝? 點X樣做呀?

Sunday, June 03, 2007

梁祝的事故

說起梁山伯與祝英臺,我會想起良久前徐克導演的電影《梁祝》,當然還有楊采妮。

梁祝的故事據說是發生在東晉(公元317-420年),浙江寧波一帶。 說是「據說」,因為我們已知的直接史料中,包括當時的官方文獻、文人詩文中都沒有發現相關記載。 直到宋朝開始才陸續出現一些間接的記載,例如在張津的《乾道四明經》中:

《十道四蕃志》云:義婦祝英臺與梁山伯同塚,即其事也。


張津看過這本《十道四蕃志》後把其中一段寫他的《乾道四明經》中,雖然《十道四蕃志》是唐代的書,但書至今已是失傳,通過張的轉述「梁祝」事跡才給我們讀到。 張的書是現存我們可以讀到的最早紀錄。

到了清代,在翟灝的《通俗編》中引出成書年代與《十道四蕃志》相近的另一資料,是晚唐張讀的《宣室志》:

《宣室志》云:英台,上虞祝氏女,偽為男裝遊學,與會稽梁山伯者同肄業。山伯,字處仁。祝先歸。二年,山伯訪之,方知其為女子,悵然如有所失。 告其父母求聘,而祝已字馬氏子矣。山伯後為鄞令,病死,葬鄮城西。 祝適馬氏,舟過墓所,風濤不能進。問知山伯墓,祝登號慟,地忽自裂陷,祝氏遂並埋焉。 晉丞相謝安奏表其墓曰義婦塚。


以上兩則引文便時「梁祝」故事的原始資料。 稱這二文為間接史料,因《十道四蕃志》與《宣室志》至今已是失傳,只有書目曾被記錄在官方的典籍,方為我們所知。

隨時代的推演,有關梁祝故事的記載數量漸多,描述也越來越細緻。 官方修編的地方志,亦開始收錄時人所寫有關梁祝故事的「典故」。

故事性較完整,情節為我們熟悉的,可以在清未所著的《宜興荊溪新志》中記載邵金彪的《祝英臺小傳》:

祝英臺小字九娘,上虞富家女,生無兄弟,才貌雙絕。父母欲為擇偶,英臺曰:兒當出外游學,得賢士事之耳。因易男裝,改稱九官,遇會稽梁山伯,遂偕至義興善權山之碧鮮巖,築庵讀書,同居同宿三年,而梁不知為女子。臨別梁,約曰:某月日可相訪,將告父母,以妹妻君。實則以身許之也。梁自以家貧,羞澀畏行,遂至愆期。父母以英臺字馬氏。後梁為鄞令,過祝家,詢九官,家僮曰:吾家但有九娘,無九官也。梁驚悟,以同學之誼乞一見。英臺羅扇遮面出,一揖而已。梁悔念成疾卒,遺言葬清道山下。明年,英臺將歸馬氏,命舟子迂道過其處,至則風濤大作,舟遂停泊。英臺乃造梁墓前,失聲慟哭,地忽開裂,墮入塋中,繡裙綺襦,化蝶飛去。丞相謝安聞其事於朝,封為義婦。此東晉永和時事也。齊和帝時,梁復顯靈異,助戰有功,有司為立廟於鄞,合祀梁、祝。其讀書宅稱碧鮮庵,齊建元間改為善權寺。今寺後有石刻,大書「祝英臺讀書處」。寺前里許村名祝陵。山中杜鵑花發時,輒有大蜨雙飛不散,俗傳是兩人之精魂。

Thursday, May 31, 2007

打不開の悲劇



今天收到政府的宣傳品,非常令我羨慕的 5天工作周..... 不過細心一看,月曆做成這樣子,完了七月怎樣轉八月呢? 難明。

Wednesday, May 30, 2007

三毫子的罰落醫得

值三毫子的不是失去學說本身。  真正值三毫子的是工友甲理解的部份,當然,憑藉這對佛洛依德學的道聽途說,一分閱讀九分想像,足夠工友甲在工地上任渠中縱橫,聞者無不丈八金鋼,嘖嘖稱奇,繼而雞飛狗走。 好了,引言到此為止。

話說,工友甲看家本領一是宣揚他看書盜回來的「快樂有三個層次」學說。 其出處已不可考。 內容大概是指世間生物源於自我的快樂/開心/高興/快慰/滿足(都統稱作快樂)有三個層次,分高中低。

第一級的快樂,來自本能的滿足,例如饑餓:食飽後便有源自肚子充實的快樂;便急:到廁所,從排泄中獲得快樂;隨身體冷暖作出合適溫度的調整,都可獲得快樂。 簡單來說便是:急泄、餓吃、愛啜、想抓...... 諸如此類,按最原始最直接的途徑,填滿本能上的需要。

第二級的快樂,來自願望的實踐,雙向的溝通,努力後的回報等等,是需要經思考後獲得的心靈滿足。

第三級的快樂,

Thursday, May 24, 2007

「溏心風暴」(別人家事版)

每次我在看我阿媽在看「溏心風暴」時,我總常常會想到工友茂的家事,又是有關大細廠間的角力。

工友茂有時會為二頭家事顯得甚為憂鬱,這時候一些與他私人世界毫無關係的人反而成了他的傾訴對象,當然這些對象是以「群」作單位的。 皆因聽得多,值得思考的問題總有一兩個。

工友茂成立大廠多年,子女皆是高高等學府畢業,二廠者也有近十年多。 聞說工友茂與一廠間有協定:1)二號廠要留在大陸,不得來港;2)二號廠不得生子。

但因二號廠眼見自己昭華漸去,決心要留有一手,縛緊男人心,苦苦相迫下協定2號終被秘密打破。 因要本港出世紙,協定1號亦是如此,破了。

就在「喜事連連」時,工友茂因病進了 ICU,徘徊生死邊緣時,大廠與子兒擔心萬分,病房門前哭個不停。

大難不死過後,工友茂身光頸靚,因子女要更愛爸爸,他的禮物收不停。 至於二廠來港之事,當然時 under table 繼續陳倉暗渡。

我的問題有二:
一) 早在求學時期便知道父親有二廠的子女,是如何看他的父親,工友茂呢?
二) 這不是問題,只是我的想法。 查實在 ICU 時是拆炸彈的好時機,借機將二廠攜子曝光。 難道是想等到出殯日靈堂前,才來個兄弟重逢,爭認老豆麼? 好老土呢! 博一博嘛! 總好過現在尾大不掉,拖拖拉拉。

Wednesday, May 16, 2007

I love YouTube in this way

07-05-14.jpg

好好睇,由其是說到:
There is only one Government since 1945 that can say all of the following: more jobs, fewer unemployed, better health and education results, lower crime, and economic growth in every quarter - this one.

Tony Blair's resignation speech》

個樣好得戚,眼眉還要是剔起一下,洋洋得意咁款。 好正!

近來係 bbc 睇返佢 97年封相的照片,唔...... 真係幾有型
去片
睇稿

Saturday, May 12, 2007

It is not good (but funny)

Then the LORD God said, "it is not good for the man to live alone. I will make a suitable companion to help." So he took some soil from the ground and formed all the animals and all the birds. Then he brought them to the man to see what he would name them; and that is how they all got their names. So the man named all the birds and all animals; but not one of them was suitable companion to help him.


《Genesis 2:18》

我的分析是,當阿上主發現得男人一支公時,原來唔係幾好,寂寞難耐嘛!  (我的疑問是,阿男人究竟做過些什麼,覺得有必要幫他?)

你說怎麼辦?  不如弄些禽獸出來陪他?  對!  還有雀。 男人愛撚雀,早有歷史因由。

一批新玩伴造出來後,噢! 又是看不對眼(究竟是阿上主覺得自己做出來的不匹配,還是男人自己眼角高唔收貨?)。

這兩條問題都幾有趣,值得想想。

Thursday, May 10, 2007

老爸列傳 III

「在這近十年的小販生涯,我的生意真是很好。 你要問我什麼? 我想和當年的社會結構有關,那時在柴灣住有一批要早出晚歸的勞工家庭,父母要外出工作,返工廠、做泥工的也有,我賣的正好做他們的飯菜,所以生意好。」

「有麼娛樂? 反正於我錢賺來容易,又沒有家庭負擔,所以每星期都會一班人到灣仔去賭錢,亦有幾天到鯉魚門食海鮮。」

「有一段時間我亦攪過工會,主要原因時當時新成立了小販管理隊。 我們一向是有「派片」(給黑錢)給警察,亦會每星期交出一檔小販給警察交功課,有了這些「誠意」在前,警察也不會找我們麻煩。 當來了小販管理隊後,我們沒有「派片」,它就來捉我們,所以常有衝突。 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組織柴灣的小販對抗小販管理隊,我們透過介紹認識了當年專門幫助低下階層的葉錫恩(Elsie Elliott)及馬文輝,在他們的幫助下成立了「聯合國香港委員會柴灣小販委員會」,我當副主席。 後來我們更和小販管理隊打過官司,結果是我們贏了,柴灣就成為了第一個取消小販管理隊的地方。」

「當年葉錫恩及馬文輝都是我的朋友,在六七年時為幫助蘇守忠打官司,葉錫恩曾有過一個「一圓運動」,呼籲每人捐一圓給她,好讓她能買飛機票到英國尋找幫助。 至於馬文輝,他是先施公司的太子爺,但思想左傾,十分反對港英政府,那時在中環大會堂每逢星期五都會開放一個演講廳,仿效英國的海德公園,給市民去批評政府,馬文輝就是那裡的常客,每星期都會去罵政府罵過夠。 有一次我更和他一起帶著一個「鬼佬」記者到九龍城寨吃狗肉呢!」

Tuesday, May 08, 2007

老爸列傳 II

「我在荷理活道學師時,一個月有九十圓,我在那裡做了三年。 到了1960 年我算是學滿師了,有人介紹我到另一間在銅鑼灣的店去工作,它給我是一佰八十圓一個月,不過我只時做了一個月,因為又有另一間店請我,有二佰四十圓一個月,可以賺多些當然要走啦! 我在那裡做了一年多,認識了一班好朋友。 到了 1961 年左右,在一個白牌司機朋友的聳恿和介紹下,我就索性連工都不打了,自己出去做生意,在街邊當小販賣柚皮和牛雜,那時生意好得不得了,一天可以有百多圓的收入呢!」

「後來又有朋友介紹我來到柴灣攪生意,大概是 1962 年吧。 那年時柴灣還未填海,現在的永利商場住外的地方也是海來。 近山的地方還有菜園,我認識了菜園的老板後就借得地方搭了一個燒臘工場,當小販去。 早上到海旁叫賣,下午便到在十七座(按:政府的七層公屋)去。 如是者,直到 1973 年才在十七座派得鋪位,開自己的店。」

「基於地理問題,柴灣在六十年代時還是很荒蕪,公共巴士只到筲箕灣,柴灣道的「長命鈄」是沒有車到的。 柴灣裡邊樓宇少,石屋、臨屋多,卻有白粉檔、鴉片煙檔等。 那時的柴灣真是九反之地,但因有黑勢力的保護,治安反而很好。 至於商業則以小販居多。」

Sunday, May 06, 2007

老爸列傳 I

07-05-05.jpg

真的,如果不是因為要做功課,又無計可思,才會找到老爸出場。 他說的,很多故事都是第一次聽到,更是第一次有系統的聽他說他的大前半生。 聽完他的自述後,我都不禁打了一個突,真是人生如戲,過程曲折離奇,卻又機遇處處。

為集中處理功課,內容濃縮在五十至六十年代在香港的時段,以下是第一稿。

***

「我來香港的經過很曲折,首先是由大陸到澳門,正式來香港是在 1952 年。 我首先由親戚介紹到了元朗橫州的農場打工,日常工作有養豬、養雞、養鴿、種菜等等。 工作上沒有什麼培訓,都是人做什麼,跟做什麼,慢慢的就會懂。 那時我的專長是養白鴿。 除了農務外,有時也會騎單車到元朗市去買些菜種、肥料之類。 我在農場大概做了兩年 (1954 年),便走了,因為工作是沒薪水,只包食宿。」

「離開後,我和哥哥一起住在他的宿舍,在那裡我認識到一班走私客,是專門把手錶、藥品等東西帶回廣州去賣,於是我便和他們一起當起走私客去。 後來有一個走私客說,你倒不如去學一門手藝,總好過跟著我們。 在他的介紹下我便到了「南洋沙廠」去學師。」

「當年的南洋沙廠在土瓜灣,是前國民黨高層的產業。 要學師也要考試,人們說裡面最好的部門是機械部和織布部,結果給我考上了,被派到織布部當學師。 考上的第一個三個月是臨時工,往後才是正式員工,有住宿供應。 我是負責操作織布機,是按製成品多少而收工錢。 工作分兩班,一班工作十二小時,我是負責晚上七時到早上七時的夜班。 那些是半自動的織布機,每部機有十多二十個經緯線芯帶著線不停的穿插,將布織出來,只要其中一條線斷了或是沒線,整部機械就會轟隆一聲然後停下來,我要做的便是要為每部停下來的織布機再去穿線,使它盡快回復工作。 開始時我是一個人看十多台機,每天就像馬騮般在織布機間爬來爬去。 後來有工友和我說,看織布機的最高境界是一個人看管四十七台,但都是整天爬來爬去,沒什麼用。 我想他的說話也有道理,所以我在南洋沙廠做了一年多便走了。 大概是 1955 年吧。」

「之後我到了大欖涌水塘做地盤工,主要是負責大壩的泥水工作,人工本是四圓半一天,但經過分判及扣掉食宿費,到我們工人手中才只有一圓。 這份工我只做了幾個月,之後我又和走私客朋友一起,再次帶貨往來香港與廣州。」

「到了 1956 年,有一次我因私走被大陸公安捉了,幸運的卻沒有需要勞改,只需要罰款就能回到香港,那時我認識到一位同鄉的太太,她介紹我到她丈夫位於荷理活道的燒店去學燒臘......」

Friday, May 04, 2007

隊長列傳 II

甲: 「那時大型製衣廠很多為什麼你要做山寨廠? 大型製衣廠與山寨廠的分工是如何?」

隊長:「那時的大型製衣廠旗下都有一些相熟的山寨廠,每逢是旺季或是要趕訂單時,大廠都會將訂單分給山寨廠去做,但那年頭一年四季都有訂單要趕,所以山寨廠是很蓬勃。 我選擇在山寨廠是因為假期比較多。 我們是專車牛仔衫褲的車工,薪金都是按「件頭」(製成品)而定,大廠每天都有工開,但件頭酬金較少,山寨廠的件頭酬金較多,雖然開工的日子不穩定,但平均起來薪金和做大廠的還是差不多,一日大概可以賺到八至十圓。 新蒲崗一帶的製衣廠,不論大少,往來得多後,我們都懂了,哪裡有工作都是透過朋友互相介紹,反正山寨廠亦懂得我們。」

「到了 1964 年左右我和哥哥亦自己開了一間山寨廠專做牛仔衫褲,亦是依靠接大廠的訂單來維持。 這個創業的經驗就不好玩了。 我們投資二千圓,買了十部衣車,租了政府的七層大廈地鋪作工場,為方便工作,我們在鋪內向電話公司的前身「大東電報局」申請了電話,費用要七百圓呢。 訂單是靠我們兄弟二人走訪各大廠招來,我們做的是將已裁剪好的布料,加工縫合成製成品。 廠給我們是有七圓一打牛仔褲,我們會將工序再分給給車衣女工拿回家做,工序分工是很細緻,舉例有腳管、拉鍊、皮帶位、前口袋、後口袋、招牌等等,而每人只會專責製作一個的部份,較複雜的部份如拉鍊位,車一打是有一圓。」

「我們的山寨廠做了四五年,卻又沒有大錢賺回來。 我想原因是那時大廠已各有相熟的山寨廠,我們新加入的只有靠關係取得零碎的訂單,自己的角色其實是車衣工兼管理,忙死人了,實不是營商的生存之道。 至於我們的廠為什麼會結束? 原因是一次機遇,那時有一間叫「永達」的大廠,這廠在它廠房頂設有電報室,能和歐美的廠家直接聯絡,人家要什麼款式尺碼的衣褲都可馬上訂貨,十分利害。 我們與永達關係不錯,從它手上拿回一批新款牛仔衣的訂單,永達只給我們布料與「嘜卡」,餘下的便是我們負責了,這是我們開業以來接到的最大大生意。 起先我們收到「嘜卡」時,已發覺長闊比例有些奇怪,但基於是大廠生意,又以為是人家的歐美新款,於是照「嘜卡」起貨版。 貨版收了去,回覆沒問題,於是便全廠加班趕貨了,進不知到等到第一批交貨,臨上船出口,廠方向歐美廠家覆實資料時才知道尺寸真的是錯了! 永達將尺寸弄錯的責任推給我們,一則不給我們貨款,更要我們賠償布料錢。 於我們而言,「嘜卡」是永達給的,貨版是永達收的,我們是沒錯。 這麼問題出在那裡? 原來是永達的老闆,他的女婿是主管電報部,尺寸在電報部收回來時譯碼出錯,但當年廠中各部門主管都是一家人,貨版層層檢查,層層出錯,要保護自己人,責任當然是推向我們山寨廠好了。 我們的工錢被扣了,更要賠款,實在沒有辦法,只有找它對質,希望可以將問題解決。 最後永達同意放棄追討賠款,餘下的布料要收回,工錢當然是沒有啦! 經此一役,我們廠的名聲都賠上了,街外的人總會是相信大廠,再沒有廠給我們訂單,我們的山寨廠只有結業。 那時大概是1969年吧。」

甲: 「說完你的製衣生涯,不如說說當年的生活? 那年頭有很多大事發生,說說吧?」

隊長:「做山寨廠的幾年,每天都是忘於工作,期間雖然經歷了幾次銀行風暴,又有六七暴動,但說起來對我真是沒有什麼影響,所以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回憶與印象。 工作時間最多是聽收音機,餘閒看看報紙,記得好看的有在成報連載的漫畫「大官」,又有在商報連載的金庸小說。」

甲: 「時間不早了。 我要的資料也差不多,多謝你的幫忙! 」

隊長:「不用客氣。」

***
訪問歷時兩小時。 終。

Wednesday, May 02, 2007

隊長列傳 I

因功課關係需要找兩個經歷過五六十年代的人作口述歷史,環顧身邊,可以邀請得到的,第一時間我想起我工作地方的保安員,平時與他也算老友,找他幫忙應該不難。 如是者訪問便好完了,但卻沒有什麼時間來整理,以下是初稿第一版。

***
訪問日期: 04.2007
對象: 隊長(匿名)

甲: 「隊長,不如說說你的家庭,你的童年生活?」

隊長: 「我是生於 1944 年廣東惠東, 1945 年來港。 一家共四口,對上有一個哥哥。 我爸爸早於三四十年代已來港工作,我哥哥也是在香港出生,我在大陸出世原因是母親懷有我時正值「日本仔」佔領香港,一家人避難回到父親家鄉惠東,和平後才回港。 」

「我的童年回憶很模糊,那時我們住在鑽石山,印象只是通山跑呀跑的,也沒有什為幫助母親作活,直到開始讀書,懂事過後,記憶才鮮明起來。 我七歲 (1951年)開始讀書,學校是在大磡村的一間私校,老師是來自廣州,教我們的是《千字文》、《三字經》等書籍,我在那裡讀了兩年,學費是五圓一個月。」

甲: 「說起學費,不如說說當年你家庭的經濟環境? 你父母當年是做什麼的?」

隊長: 「那年代在鑽石山上是有幾個大牧場的,我記得的有「安利牛奶公司」、「原原牛奶公司」,我父親在其中一個牧場打工,母親則是在附近山邊割草然後賣給牧場作飼料。 那時割一百斤草才賣得一圓半,母親連同父親一個月大概有五十圓的收入。 原山上有建有員工宿舍,但只是分配給單身的員工,所以我們在鑽石山山腳便搭了一間木屋供一家居住。」

「我在大磡村私校大約讀了兩年,到十歲(1954年)轉到一間正式的小學讀書,那間小學是政府註冊的,名叫「培光小學」,我在那裡讀三年級,因為學費貴,要二十五圓一個月,所以讀了一個學期便走了,之後回到大磡村的另一間私校就讀,讀了兩年。 前前後後的我共讀了五年書,我的學生生涯便完結。」

甲: 「書讀完後就開始工作? 過程是怎樣?」

隊長: 「我讀完書時,大概是十三歲左右 (1957年),剛開始時是留在家中幫助母親打理家務、養豬、種菜,後來跟隨哥哥到深水涉的山寨工廠去學師,學習製牛仔衣褲。 美其名是學師,實則是讓工廠使用童工。 那時有的學師制度是很苛刻,如在我學師工廠旁的打鐵工廠,學師前先要有人(作擔)保,也要鋪(作擔)保,簽定合約工作三年只包伙食住宿,沒有薪金。 三年限期前若要離開,便要向工廠賠償伙食住宿的費用。 我在牛仔褲廠學了一年師,跟隨過兩位師父。 第一位師父是上海人,他與工廠老闆的乾兒子是好朋友,由於老闆膝下猶虛,所以對他的乾兒子很信任,接洽生意,聯絡洋行買辦等工作他都能參與。 透過這些經驗,他認識了一批洋行買辦 ,能直接從他們手上取得外國訂單,最後他由老闆的工廠請走一批師父,包括我的師父,自立門戶去,於是我便有另一位新師父了。 我的新師父就不好了,他是一個醉酒鬼,白天不見人,到晚上才會開工。 白天我要做工廠的庶務,晚上又要跟他做製衣,忙到每天十一二點才可睡覺,辛苦到不得了,後來才發現每天晚上要開夜班是因為新來的師父實在是功夫差勁,不懂開「嘜卡」(marker, 即製衣用紙樣),每天都要等人家用完「嘜卡」才輪到他用,怪不得要日夜顛倒了。 最後因學不到東西,工作又辛苦,我還是回到鑽石山幫助母親。」

「到了1959年,我十六歲,政府要開發慈雲山,連同鑽石山一併收地,我們住的木屋被收回,被派往黃大仙下村二十六座居住。 父親因牧場搬遷,到了製衣廠作雜工,母親則在地盤作水泥雜工,而我自己便在新蒲崗一帶的山寨製衣工廠作車衣工。」

Monday, April 30, 2007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兩忘煙水裡,偷得浮生,泛舟湖上,甚會不是孕育愛情的好地方?

看完電影後,我有頗強烈的感覺,故事與電影都是要為政治服務,愛情是感人的 by-product。

故事發生在1925年的中國,男主角 Walter Fane 是駐上海英國租界的實驗室主管 ,因要調查及控制發生在長江上游的霍亂,被派往該處,負責控制疫情。 Well,租界與千里之外長江上游小村莊所爆發的瘟疫有何關係? 若是瘟疫失控,沿長江而下便會影響到大英帝國在長江各租界及內河運輸的利益,最重要還要保衛大上海區的「繁榮與安定」,所以 Walter Fane 是任重道遠。

電影因要在大陸拍攝,劇本不免要經重重審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電影中的中國事物及中國人物都顯得浮光掠影,沒有什麼深刻描寫,落墨很避重就輕。 所以說黃秋生因要專注說好英文而導致演技發揮不來,這實在不公平,因為電影中從來都沒有一個機會給中國角式們去發揮,可以演的都是些跑龍套式的陪襯。

故事一個吸引我之處是它的歷史背景,電影中聰明的用了「五卅慘案」作為中國青年排斥洋人的楔子,使之男女主角不論去到那裡都會變得危機四伏,鬼子滾蛋不絕於耳。 黃秋生演的軍官兼通英、俄,是因為孫中山的「聯俄容共」 政策,國民黨中有接受過蘇共培訓的精英。 法國孤兒院中有收賣回來的兒童,要自少培養她們成為天主教徒,是受當年流行的「基督教救中國」說所影響。 軍閥之屈服於國民黨軍官的恐嚇,「這裡的地方這麼好,我們的軍隊來了就不想走啦」,是國民黨北伐前軍閥割據與政府互相猜疑的情況。 當然那些排洋急先鋒,隱約間像是受了共產主義薰陶的愛國青年。 型型式式的都豐富了電影在故事及畫面外的內容。 不過這都是我們自家的家事了。

對於 Fane 氏夫婦,最重要還是要在尋回愛情之時,最好還有解決霍亂擴散的方法。 於觀眾而言,後者可能是無關痛癢,動蕩的世情作用是要烘托出不朽的愛情。 當愛萌芽及植根在遙遠的附近後,便是功德完滿,愛是永恆,其它? 正如 Walter Fane 所云: Well, it doesn't matter now.

***
評分時間,十個愛為滿分:

故事:8 個愛 (有背叛,有掙扎,有反省,有再愛,有分離。 愛情片原素集齊啦!)
節奏:7 個愛 (沒有什麼起伏,頗平鋪直敘)
角色:8 個愛 (城府很深的男主角)
音樂:8 個愛
佈景/風景:9 個愛 (廣西實景拍攝,要風光壯麗有幾壯麗)
海報:8 個愛

整體:8.5 個愛 (The Painted Veil (愛在遙遠的附近) ,片名頗有詩意,私人加多半分)

Monday, April 23, 2007

四月二十二日

在小巴上她忽然問,今天是幾多號?
她這樣問我怎能不會意呢?

日子我是記好了! :)

Friday, April 20, 2007

衰廿七

《逃學威龍》中「奪命鉸剪腳」有「善良之鎗」,陀之廿年,未出一發。 同出一轍者,為弟細佬的「善良之(車)牌」,陀之近十年,未扣一分(錢亦可)。

但,終在今天,被隱形交警伏擊,中之一票名曰「沒有遵從道路標記」,盛惠四百五。

在燈口前,我在右 (只可直去) ,他在左 (可轉左),我正猶豫向前或轉左時,他停了車看著我車,見其身穿反光衣又有對講機,還以為是工友甲乙丙之流,正「親切」的讓我轉左去,如是者我便腳踏油門連切兩線去...... 結果可想言之。

此乃「善良之牌」的幻滅經過,記之。

Saturday, April 14, 2007

"PROVERBS" 之品紅

夜蚊來襲,昨晚曾經在深夜醒過來。 在打蚊與打發時間間,拿了本《聖經》來看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選它來看),是次使我讀得拍案叫絕的發現有:
Do not gaze at wine when it is red, when it sparkles in the cup, when it goes down smoothly!

PROVERBS 23:31

"it goes down smoothy!" ? 莫非是說搖晃紅酒時的「掛杯」狀?! !

再來上網查看,先看英文版,不同版本對這一句有不同的演繹,有的會在 "smoothly" 後加 full stop 或嘆號作斷句用;有的則在 cup 或 glass 後作斷句, "smoothly" 一節是連接 PROVERBS 23:32 一起作解讀, "down smoothly" 是指嚥在喉嚨時而不是在杯上。 中文版的便是用上後者的解法。

當然,我總是覺得我的解說是最為高妙,理應如此啦!

是誰搬走我的玉手

記得從前有一集 David Letterman 的 The Late Night Show ,他訪問了一位男模特兒,此男乃阿叔一名,其貌不揚,那麼他所賣何物也? 答曰,僅玉手一雙,作拍攝產品特寫時的模特手,手錶呀,鑽戒呀,筆呀之類,找他的手作陪襯就對了。 節目中 Letterman 更中找來一張平白的咭紙,要他用其玉手耍出看家本領,試試烘托一下這件「東西」。 如是者,見其蘭花手,作彈琴跳躍狀的、情深撫摸狀的、沿邊承托的式、直豎母指hard-sell式的...... 操弄著這咭紙。 頗無聊,但有趣。

想起這畫面,原因有二。 一,從一張照片中我看到這:

13-04-071.jpg
二,看到了《尋找快樂的故事》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Will Smith 在未發達前是一個Sales,每天都要拿著一個「超高科技的」古怪大膠箱四處走。 記得類似的大盒子,我從前都有一個,也是要不時拿著走呀走。

說到這裡,我的總結是,有一天我應該要像 Will Smith 般去發達,可喜! 但在尚未有發達的跡象前,我已失去玉手一雙,咁就可悲些了。

Sunday, April 08, 2007

魔間迷宮 (Pan's Labyrinth)

故事緊湊,是一浪接一浪的驚嚇。 恐怖感非來自單純的觀能刺激,而是誘自心底的戰慄。

Pan's Labyrinth

這電影使我想起從前讀過的一篇《唐人傳奇》﹣ 杜子春。 兩者有一點是很相似。

小說「杜子春」結構可分為兩部份,頭一部份與電影無關所以不提。 第二部份說杜子春應邀與仙人一起煉丹,仙人叮囑他說,一會兒你將看到很多凶險情景,有戰爭、有猛獸、有雷電交叉、有地獄、有惡魔,你會經歷到自己與及至親的肉體被受煎熬,但你要知道一切都是幻象! 只要你不作聲,一切便會過去!

如是者杜子春入定後,經歷了仙人所言的種種驚嚇痛苦,但試煉並未完畢,最後杜被化作一婦人,生有一兒,一天他的丈夫威脅杜說,如果杜還是不作一聲,他便會當面把兒子摔死。 就在兒子被摔死一刻,杜終於忍不住,喊了一聲出來。 就在呼喊聲還未完前,幻象盡去,杜驚覺他依舊是坐在煉丹爐旁。

最後仙人對杜說(引原文):
「吾子之心、喜怒哀懼惡慾、皆忘矣。 所未臻者、愛而已。 向使子無噫聲、吾之藥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難得也! 吾藥可重煉、而子之身猶爲世界所容矣。 勉之哉!」

仙人給杜子春的試煉是人間種種的苦痛與恐懼,要是杜能成功通過考驗便能擺脫塵離,與苦痛及恐懼絕緣,唯人間有愛,要人莫失莫忘。

小說原文很精彩,杜子春在不同試煉中的經歷都有深刻描寫,影像豐富,有的更是血肉淋漓,其苦痛及恐懼,讀者是很容易投入及理解。

電影與小說一樣,影像豐富,有些是血肉淋漓。 故事背起是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西班牙,小女孩 Ofelia 的繼父是一個小村的獨裁軍官,他們住的行營面對一片山林,在旁有一座掉落的迷宮。 Ofelia 熱愛魔幻故事,有一天她在迷宮裡遇到由地下來的使者,牧農神 (即海報中的羊角怪),它說 Ofelia 是誤上凡塵的地下皇國公主,只要她能在月圓前通過三個試煉便能返回地下皇國,永遠遠離人間的痛苦。

Ofelia 眼前的人間世是有仇恨鬥爭,軍官與山上游擊隊的戰爭;有疾病痛苦,身體虛弱的母親;有無奈接受,母親與軍官的婚姻;有殘虐迫供,被虜獲的游擊隊隊員;有饑餓、有背叛,林林總總的都不是好東西,正好是杜子春的虛幻試煉的現真版。

電影的女主角是當然是 Ofelia ,男主角是獨裁軍官,很多血肉淋漓的畫面便是由他帶出來。 電影將 Ofelia 追尋重回地宮的經過、為母親康復的施願與和行營女管家的接觸,與獨裁軍官的興亡交疊一起,構成一個現實與魔間同樣令人戰抖不安的處境。

Ofelia 最後的結局如何? 按下不表啦! 不過和杜子春一樣,要 Ofelia 莫失莫忘的,還是叫愛。

***
學下人玩評分,十個魔為滿分:

故事:9 個魔 (減一個魔,純因為我怕鬼,同好得人驚)
節奏:9 個魔
角色:9 個魔 (牧農神有些《魔介》咕嚕 feel,再奸D會好睇D)
音樂:8 個魔
佈景:8 個魔 (非荷理活式的狂玩 CG,動畫與實景故事比重平衡)
海報:8 個魔 (氣氛很好)

整體:9 個魔

***

link

Thriller : Pan’s Labyrinth

***
後記:

使我戰慄不安的其中一幕是游擊隊隊員被擒,被縛在密室中要接受迫供。 軍官自傲的摺起衣角,準備要施展他的迫供酷刑。 在出口術嚇那個游擊隊隊員時,他拿起一個鎚,說當他用到鎚時通常囚犯都會聽聽話話。 跟著他又拿到一個鉗,說當他用到鉗時囚犯都會願和他作親兄弟。 到最後他拿起一個像冰插的「銳」,說當他用到這個時囚犯都要叫他皇帝了!

畫面中的游擊隊隊員被嚇得身體發抖,滿面是汗。 心想換作是我,我想他還未說完這堆話前,我就已經急不及待要和盤托出了,怕痛,及 win win 雙贏嘛! 所以千祈唔好打仗或捉我去打仗。

Thursday, April 05, 2007

Yeah!

回到家,收到組織的萬里來函,組織終於接納了我! 總算是一個階段的完成,值得高興。

Yeah!

Thursday, March 29, 2007

為藍天曲線打氣

即係咁,雖然我係孫燕姿的忠到實fan屎,但都不能不為買了新碟「逆光」而激氣! 全因係係HMV買貴左成廿銀嘢!  我頂~ 唔抵囉~ 比D誠意起碼都要送返隻MV啦! 攪到依家要上youtube 睇......

《我懷念的》,歌當然好聽,MV有些《無痛失戀》feel,不過不失啦。 不過有一幕於我而言就有些礙眼,忽然觸動了我的飄忽神經。 如圖所示,孫燕姿於海灘怒燒前度的「遺物」,一把火露天燒垃圾,即所謂 open burning 也,如此舉動已觸犯香港的第311O章 《空氣污染管制 (露天焚燒) 規例》了!
MV���念��

我知道佢唔係係香港燒,但 I don't care la. 各等緊失戀的大小朋友千祈唔好學呀~~

Sunday, March 25, 2007

阿太列傳

乎阿太者,恆居於工地旁之屋苑。 其趣有異,獨看望窗,觀工地各項操作,見其不順旋即發難,各路衙門皆作熟客應之。 伸訴有門,高層招呼,不亦樂乎也。

某日,見數點污水沾於窗前,點點斑駁,甚為礙眼。 勤勤來電,據理力爭,城下之盟條件二三,語調激昂,情緒亢奮,誓言不處之以誠,定必發圍,宣召各大文媒電媒朝廷大吏不在話下。

蓋數役巴根,假以代為擦窗作團圓和解之啟也。 工地口舌之徒,不勞而謗,成也足填滿垃圾池者,皆論委於精壯流汗筋肉男負約,其怨可解,骨肉可舒,誠解困之不二法門也。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為組織壯烈犧牲者,定必他日天國再重聚矣。

工友甲曰:「吾聞阿太良久矣,觀其眉宇總帶怨忿燥動之色。 或其身份有別,青眼白眼有所不同,工地之徒,早納之於偷雞摸狗不共戴天之列矣。 其有名言:「窗外昭華,誠得貴司之暴,山崩樂壞,鳥語花香化於灰飛,良辰美景夢中追思。 臨窗眺覽,悲慟不已,淚暗自流,沾濕兩襟。 不日刻定,告之最高決策,索其風水賠償是也。」 風水賠償,奇哉怪也。 藉此妙論,阿太之名區內響矣。 吾曾作擦窗監,伴工匠充阿太之勞。 觀其家中,與常無異,妙者有一半翻之亦舒致於几上,另一言情小說亦致於目及可見之處。 阿太之結婚照於牆上,蓋因年代久遠,已泛暗黃。 觀之,年青阿太容貌不易,唯光陰荏弱,乃見鬱結愁悶之氣質,實照上所無。 悲乎,媳婦熬成婆想必如此。 憶成婚之後困於四壁,生活磨煉,冀待日遠。 心靈之窗或僅可逃寄於各大才女筆下,及於現實之窗,則熟所稱黃沙萬里,落差如此,感性反彈,尋得宣泄,奮力並發,其光怪陸離則可理解矣。 」

Tuesday, March 20, 2007

I teach you how to flirt a girl in a "construction" way

situation 1

女西醫見到咸豐年前的自己的工作証,說:「換過張相啦! 宜家做左負離子,個樣靚D嘛!」
工友甲接道:「嘩! 咁樣我要做多好多野喎。 我見你日日都靚D,你張咭咪要日日換?」
聽之,一室默然,隱約有二三烏鴉在天上飛過,女西醫則飄飄然矣。

situation 2

工友乙與女友調情,已經不玩「你讚我叻啦!」「嘩! 你好叻呀!」等套語。
他們玩「你讚我勁啦!」「嘩! 你好勁呀!」
工友乙云,每次聽之都好係 high 也。

situation 3

「你唔好成日望住我對眼。 (停一停)你會賴野kar!」

situation 4

「激情放係手裡會化為灰燼,反而放係心會歷久常新, 你都係走啦~~」

Monday, March 19, 2007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電影海報 (內有電影情節)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由左至右,中港台版的電影海報。 香港版算是最踏實的了。

因為有周潤發,宣傳重點難免要放在他身上,受這影響我在進場時還以為是老女人遇著情場騙子的荒誕喜戲。 觀乎電影海報,後有繁華都市作背景,前有兩名主角的半卡通樣子,伴以妖俗的大紅大黃,花、人、雨傘、大都市,七拼八湊,密密的鋪滿整個畫面,我的觀前感之育成,不無道理也。

再說,原以為「姨媽」是指一群徐娘半老的大娘們,無伴,獨居的,一群的住在一個社區裡,雞毛蒜皮之事,亦可吱吱喳喳,嘮叨半天。 這樣的電影最好是給傷過你心,或是你想親近她們的 961:1000 港女看,珠玉在前啦喂!走了寶,遲早像她們。

有這一大堆「本想」、「以為」在前,最後電影當然不是我所想的(那麼簡單)。

電影以外甥寬寬探訪住在上海的姨媽作開始,亦以他探訪遷往東北的姨媽作結束。 「姨媽」之所以姨媽,是因為她是寬寬的姨媽,就是那麼簡單。 整個故事就是發生在這兩次假期間。

故事,我不懂說太多,總之我是不喜歡看一些人物夢想破滅,暗自凋謝的故事。 這全是個人偏見,與電影無由。

姨媽之上海,是她自主自如的地方;姨媽之東北,是她無可奈何的終結。 電影到了未段,滿是啾唧稀噓,留下來的都只有壓抑情感,無奈的習慣及接受一切,唯一例外是可以到「澳大利亞」的寬寬。 解脫的只有離開。

不忘一說,發哥在片中不是騙子,是情賊。 十分精彩! 尤其在床邊等持姨媽一幕,簡直是「用愛將心偷」的典範! 另,姨媽與水太太初次見面的幾場戲,很有「樣板戲」的感覺,肢體動作頗生硬造作,值得留意。

***
學下人玩評分先,十個姨媽為滿分:

故事: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節奏: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有幾下我是想睇錶)
角色: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情賊再加兩個姨媽)(寬寬減一個姨媽)
音樂: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雖然久石讓的音樂是好聽,但有些與畫面各有各去的感覺)
佈景: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我鍾意姨媽間上海單位)(火車站減一個姨媽,真果個邊有咁乾淨)
海報: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
(港版加一個姨媽,香蕉咀的發哥太浮誇了)

整體: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媽姨

Monday, February 19, 2007

外星人同你拜個年

放假前的幾天,因不同的理由晚上都去了銅鑼灣,和很多很多的人迫在一起。

好像從前都說過,在香港「常見」之人頭湧湧的情景,如用動物物種作單位,以單一物種龐大數目洶湧出現,我相信除了在 BBC documentary 中的非洲水牛大遷徙外,不會有另的情況在地球上出現。 當然,這只是我的舉例矣。

最近我對人潮,用於形容人多的情況,多了一重新的理解。 在電影中的 UFO,如果是俱侵略性的,它們的圓形飛碟中央,必定有一個如相機快門的柵閘,用於天火焚城的死光亦好,會吸人上飛碟供外星人作研究的真空波也好,都是由那圓心發放出來。

所以如果我是外星人,要向地球人施個下馬威的話,我一定會選銅鑼灣,用死光由 World Trade Center 開始,經 Sogo ,尾站是 Time Square, 在地上燒出一條來! 人咁多,必定震撼! 怎會還要選白宮呢! 到時看你們地球人還怕不怕! 嘿嘿!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不知所謂

今天的新聞: 新浪網轉載成報新聞
長洲搶包山擬用假包 (2007-02-13 05:35:00)

長洲太平清醮的一項盛事,今年當局計劃以仿真包取代傳統的真包,以避免在下雨時,令真包變壞及令參賽者滑倒。有議員支持有關建議,認為仿真包可以保留,更有紀念價值。議員同時希望能盡快得知仿真包的樣本,以便參賽者能清楚所用物料。

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活動自2005年恢復以來,再次成為長洲居民及遊客十分重視的一項活動。由於以前搶包山活動曾發生意外,故當局在恢復此項活動時,十分關注安全措施。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昨日在離島區議會會議上,提出使用仿真包來取代真包,以避免真包由於下雨而變壞,及令參賽者滑倒。

與會的離島區議員都贊成有關提案。民建聯區議員李桂珍認為,用仿真包代替真包,參賽者就可保留仿真包作留念,比用真包更有意義。她同時指出,使用仿真包更為環保,有長洲居民亦反映,真包搶完後也不能吃,會糟蹋食物。此外,李桂珍認為包山仍然會存在,故不會影響傳統問題。

會上亦有議員關注仿真包的製作物料,而康文署則表示,或會考慮用膠製作,至於外形、大小、重量等都會盡量製作成真包模樣。不過,康文署稱現時仍未決定物料、製作廠商等,故未能確定何時能做出樣品。

過去為包山製包的師傅郭錦全表示,使用仿真包相信是時代的趨勢,他也無可奈何。「我(們的)包冇用防腐劑,始終唔留得,所以用仿真包都未嘗不可,不過就失(去些)傳統意義。」他續表示,其店舖主要收入來自門市零售,故即使用仿真包代替真包作包山,相信對其生意影響輕微。

事實上,去年參與搶包山的參賽者曾經表示,包山由於已製作一段時日,令包變質,參賽者爬上去時要忍受異味,搶完後更要馬上洗澡。且在爬的時候,部分包會掉下來,令爬包山變得更為困難及或會出現危險,故也曾建議改用仿真包。

關於李「議員」“認為包山仍然會存在,故不會影響傳統問題。” 的問題,東方日報社論已有評論,論點我舉腳讚成,所以不多說了。 不過除了要「柄」做官的屎橋外,「香港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表示,歡迎署方有關的建議」,這直頭是內鬼。 自己埋葬自己的傳統,還懵然不知。 不知所謂。

搶包山的參賽者說包臭、包滑,你慊棄的話完全可以不參加,沒人請你來。 如果今年有人說爬辛苦,難道明年要搭部電梯給參賽者去摘包? 不知所謂其二。

最匪夷所思是用膠包比真包「環保」的
用膠包可以環保些完全是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在南京歷史裡的「高爾夫球」

最近在看《鐵蹄下的南京》,作者在一幅插圖下寫著: (P.230) 1940年4月23日,日本特派“大使”阿部信行登岸前在鹿島丸號上玩高爾夫球。........

07-02-12-1.jpg
大圖
07-02-12-21.jpg
細圖: 其球桿成扁平,甲板上畫有內外兩圈,「球」是圓餅狀。 看圖想像,玩球的人應該是想把球撞擊至中央的小圓裡。

很明顯他不是在打玩高爾夫球,但他在玩什麼?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我實在是找不到。

另一張寫著:(P.267) 1940年4月,阿部信行在南京的日本“大使館”內寬闊的草地上玩高爾夫球。

07-02-12-3.jpg
大圖
07-02-12-4.jpg
細圖:草地上有一小框,玩桿成槌狀,明顯就是在玩槌球(Croquet),怎會又是高爾夫球呢?

一向我很愛看秦風編的民國圖片書,但似乎這次有點失準了。 圖片中歷史背景的說明,我抱著認真學習的心態去讀,但在「常識」處理上,出現上述的漏洞,我真是有點失望,不過這還是小問題,我覺得最大問題是作者行文時過於「激情澎湃」,例如有時還用「日酋」來形容日軍,真的給我些時光倒流七十年之感。

如此「激情澎湃」是已往秦風的書所未見的。 秦氏在這書只負責編輯圖片,文字說明交由另兩位作者處理。 有這樣的結果,唯一解釋是這組合不夾檔。 我想說的就是這。

Monday, February 12, 2007

《波叔出城》

《波叔出城》


圖片與預告片:http://www.apple.com/trailers/fox/borat/
電影《波叔出城》的全名都幾繞口。 《Borat: Cultural Learnings of America for Make Benefit Glorious Nation of Kazakhstan》港譯: 《波叔出城:哈薩克鄉下佬去美國搵著數》。 港譯只譯出原名的長度,我想如果把它直譯作《波叔:為偉大國度哈薩克出力,向美國文化學習之旅》,這樣電影的主題會明確些。 「搵著數」三個字在背靠偉大祖國的香港人心中,應該代表另一種東西,這種「意境」在《波叔出城》中是沒有的。


電影好看,原因是它夠無厘頭,夠cheap,玩得夠盡,只要你相信「負負得正」,在充滿 s*h*i*t 與 f*u*c*k 的對白中,便會找到笑位。


故事背境: 波叔是哈薩克的記者亦是一個鄉下佬(土佬,或簡稱叫一個「佬」亦可),奉命要作「美國文化之旅」,探索什麼叫 American Life。 他到了紐約,在酒店裡他看到「沙灘拯救隊」,被主角彭美拉(的身材)深深吸引,誓要娶她回來,所以便由紐約駕車去加州。 途中除了因有奇人波叔而產生奇遇外,還因為要拍攝特輯訪問了不同的人,很多的笑料便是在這些訪問裡出現。


夠無厘頭:波叔的訪問很像從前的軟硬天師玩電話,很九唔答八,一個二個都被波叔激到吹鬚碌眼,這些樣子都很好笑。


夠cheap:玩屎、玩阿媽、玩打飛機...... 夠cheap 了沒有?


玩得夠盡:很認真的玩屎,成袋屎,拍得住周星星在《回魂夜》的恐懼特訓。 當然還有兩男赤裸肉搏,是經典!! 全院是一起在踏地狂笑。


有些評論說電影是在諷刺美國文化,我又不覺得是,反正波叔這個角式設定去到那一個國度結果都是一樣:「笑料百出」與「勁想打他」,他頂是一個有很多對白的 Mr. Bean。 面對美國文化,波叔導演及編劇是留有很多餘地才對,例如玩猶太人和教會,不像玩彭美拉般去得盡,實在是留有很多手。


電影要諷刺的、要挑戰的反而像是每一個觀眾的尺度,突破我們對 s*h*i*t 與 f*u*c*k 在電影院中可以有的想像。 俗而不令人生厭,是高難度動作。


電影我是一個人去看的,想帶人去看的,可要小心,新相識的就不是帶他去看了,萬一真是唔受波叔一套的話,一定會黑面,我相信。


要認識波叔,可以先到 Youtube 找他的短片看。 最後我發現波叔原來是讀歷史出身,再一次証明讀歷史的人是有內涵的。...... pause...... Not~~~

Sunday, February 11, 2007

及第joke

�第joke

酒樓點心紙

我想他們是改漏了些,應該叫「狀元(目及)弟粥」,這樣整個意境即時多了三分斷背味,足夠轉「特點」賣了。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Raw vs Recycle

看了 nikita電鋸兄 的 post,我也來湊湊熱鬧,說幾句。

我想問題在於再造紙的製造過程,原材料需要額外處理,方可獲得相對質量統一的原材料,來製造出質量統一的製成品。 例如要先分出廢紙中的垃圾 (膠面呀釘裝呀),再分質料(咭紙呀a4紙呀),再打碎(統一size) 才可放到生產線再去造紙。

當然用原生木來造紙一樣要有「淨化」過程,但其複雜程度是可預算。 但市面回收而來的「百鳥歸巢」紙卻是難於控制質量,需要額外的分類工作。

加上用原生木材來造紙的多是作一條龍生產,由樹林到工廠都在同一區域,不似得回收工作要「聚沙成塔」,方可滿足一間工廠對材料的需要。

RECYCLE

回收商在屋村收廢紙:「百鳥歸巢」「聚沙成塔」就是如此

綜合各樣理由,再造紙的戰線咁咁咁咁長,成本貴自然在所難免。

想令回收工作做好些,首要就是細類分類,例如膠都有n種,細心的話你可以看到在不同塑膠上的 回收三角 label 都有不同的數字,要再分類其實可以。 問題是你與我有沒有這樣的公民意識及社會配套,不過這亦是有雞先定有蛋先的問題了。

Tuesday, January 30, 2007

《生日快樂》

攝影給人很潔淨寧謐的感覺,是柔化了的白,就像電影海報中透過了窗紗的陽光。


一兩年前,在書店中打書釘時第一次讀到這故事,那時它只是在劉若英的「我想跟你走」中其中一個故事,故事很短,才十多頁,不消十分鐘便可讀完。



故事被拍成電影,母憑子貴,改版過的「我想跟你走」用了電影的場景作封面,另一個變法是乾脆用了「生日快樂」作書名,統領各篇,封面亦是用上電影的場景。

由文字原祖版變到電影故事,加工點綴必不可少。 在加工製成品裡,我最感強烈的是書中未有湧現過的「中產味」與「文藝腔」。

在愛情電影中也看到物質世界,男女主角各有社會上升通道,名牌大學畢業代表人生一帆風順,十年之後有車有樓(只欠番狗)。 不錯的,人生最美好的十年,應該如此。

不過將故事的背景放在香港,有先天的說服力不足,因為編劇中有胡恩威,所以有這樣的童話生活我實在不滿,胡氏怎麼忘記了小南小米的黃金十年會遇上董建華?

雖然如此,在細微處我們可以看到在道貝上經營的時間感,用手提電話的款式交代時間的推進, Nokia的蕉到冇得撈啦的 Startac ,看到了都是使人會心微笑的設計。

雖然愛看劉若英,但不能否認是劉已踏到尷尬年齡了,要她演一個年齡跨度有十年的角色,有些近鏡真是騙不了人。 歲月確是不饒人呢!

至於書,當年我是猶疑著買它的正體版還是簡體版好,但最終還是一本也沒買過。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We’re all part of the masterplan

閱讀前請先啟動 radio blog 中的音樂,齊來「葉榮添」一番。


***


因為畢彼特的《巴別塔》從書堆中尋回《聖經》看看。 讀下去,與巴比倫塔的沒啥趣味,偶爾間在其後章節中讀到一個的地名,於我而言卻是趣味沛然,因為和工程有關。


Genesis 13


....... And Lot lifted up his eyes and saw that the Jordan Valley was well watered everywhere like the garden of the LORD, like the land of Egypt, in the direction of Zoar. (This was before the LORD destroyed Sodom and Gomorrah.) So Lot chose for himself all the Jordan Valley, and Lot journeyed east. Thus they separated from each other......


在書的注釋中,"garden of the LORD" 解作是 "Eden Garden" ,伊甸園是也。


在 Lot 的眼中 Jordan Valley 是有如伊甸園般,水草肥美,可給子孫安居樂業的好地方。 Lot 的 Jordan Valley 是否如此壯麗我不知道,但咫尺間在香港,我們也有一個 Jordan Valley ,即佐敦谷,此時正是黃土片地,積極發展中



Bird's eye view of Choi Wan Road and Jordan Valley Development


我在想,佐敦谷的建築同仁如每天都有開發出一個人間伊甸的「壯志」,嘩,整個意境即幾何級提昇,提昇,再提昇矣!

Tuesday, January 02, 2007

排污與用水

政府建議陸續減少對排污費的補貼,落實污者自付的原則。 計劃中會每年定額增加 9.4%,十年後務求收回80﹪的排污成本 。錢是一定要收,怎麼也逃不掉,問題是錢收了已後當真可以達到減少污染的大方向? 有環保團體就說,與其每年濕濕碎碎的加都不覺,倒不如一次過的加個夠,如在消費者身上擲下「環保震撼彈」,有勢些,反而更達至減污的實效云云。

想少付些排污費,方法只有二: 一.是少開水喉少用新水;二,是想辦法用盡用過的水。 二者互有關連。 關於二號方法,政府還要可做更多。 記得看過一本書是訪問梁從誡的,他是內地其中一個環保組織的發起人。 他的家中的洗手盤是連著廁所水箱,洗完手的水便用來沖廁所。 類似的設計,政府絕對可以帶頭推介。 當然,有得有失,環保得來,某些習慣亦要改變,例如不能在洗手盤中再嘔吐了。~~~~

另一個在設計有再進的間空的,我會想是煤氣熱水爐,每次等待水由冷到熱,白白看著水長流實在無奈。 如果在爐中有空間可以將水先煲熱再送到花灑頭,一出來的水便是熱的,扭水喉後多等一會又何妨?

其他方面我想到:

1)早上洗頭時調低熱水爐的水溫 (同節省用水都算有少少關係)。

2)用沖涼水洗頭水(洗過頭的水)拖地。

第二項好像有少少心關理口要過。

關於用水,香港後有靠山,水好像有錢便有,沒有什麼危機感。 新加坡就不同了,強鄰環立,不停要為食水開源,有海水化淡、Reverse osmosis污水再生、水塘儲水,最後是買水。 我們所談的排污,水最終還是排到海裡,一去不復返。 論效益,當然是可以喝回肚裡最為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