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0, 2007

老爸列傳 III

「在這近十年的小販生涯,我的生意真是很好。 你要問我什麼? 我想和當年的社會結構有關,那時在柴灣住有一批要早出晚歸的勞工家庭,父母要外出工作,返工廠、做泥工的也有,我賣的正好做他們的飯菜,所以生意好。」

「有麼娛樂? 反正於我錢賺來容易,又沒有家庭負擔,所以每星期都會一班人到灣仔去賭錢,亦有幾天到鯉魚門食海鮮。」

「有一段時間我亦攪過工會,主要原因時當時新成立了小販管理隊。 我們一向是有「派片」(給黑錢)給警察,亦會每星期交出一檔小販給警察交功課,有了這些「誠意」在前,警察也不會找我們麻煩。 當來了小販管理隊後,我們沒有「派片」,它就來捉我們,所以常有衝突。 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組織柴灣的小販對抗小販管理隊,我們透過介紹認識了當年專門幫助低下階層的葉錫恩(Elsie Elliott)及馬文輝,在他們的幫助下成立了「聯合國香港委員會柴灣小販委員會」,我當副主席。 後來我們更和小販管理隊打過官司,結果是我們贏了,柴灣就成為了第一個取消小販管理隊的地方。」

「當年葉錫恩及馬文輝都是我的朋友,在六七年時為幫助蘇守忠打官司,葉錫恩曾有過一個「一圓運動」,呼籲每人捐一圓給她,好讓她能買飛機票到英國尋找幫助。 至於馬文輝,他是先施公司的太子爺,但思想左傾,十分反對港英政府,那時在中環大會堂每逢星期五都會開放一個演講廳,仿效英國的海德公園,給市民去批評政府,馬文輝就是那裡的常客,每星期都會去罵政府罵過夠。 有一次我更和他一起帶著一個「鬼佬」記者到九龍城寨吃狗肉呢!」

2 comments:

sf said...

好看好看. 原來令尊翁來頭不小啊.

又, "我想和當年的社會結構有關"
社會結構 這四個真的出自你老爸的口嗎?

rm501 said...

船山老爺.... 經你法眼一照,我即該現形啦~~~ 的確,果四字隻係我塞落佢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