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會議紀錄

背景: 話說這晨咁早的會議出席率已經不高,數數手指僅七八人矣,在會議的最後部份屬 A.O.B.,對話紀錄如下:



******
工友甲:「我想問問其他人,有沒有其他安全問題需要幫手或討論下?」
工友乙:「之前我在C公司建築地盤的判頭會中說過,地盤的廁所有需要加強清潔! 但說了多次都是沒用。」
工友甲:「我之前也和他們的安全部提過有關問題,或者我下次再和他們的管理層說說。」
主席:「唔。 有要求先有進步,怎可這樣? 工友甲,下次你到地盤時再跟進跟進。 安全部再沒反應,就向他們的更高層反映。」
工友甲:「會會會! 」
主席:「唉! 你要知在C公司裡的安全部層次是比較低,不似我們是 saf......」
全體:「Safety First!」 (雖然有人個 beat 是慢了,但口徑總算一致)



嘩! 做戲咩! 身為C公司前僱員的我,此刻卻是啞了,兼想找窿捐。



******

最抵死是坐在我旁的頂頭經理,口號喊完後,再拍拍我的背脊。 名乎其實,鬼拍後尾枕是也。 我沒有轉面看他的表情,但想必是閹閹嘴笑啦。



******

說從前,這些每月的判頭會,又名「騙頭會」或「爛仔會」。 「爛仔」者,因出席的都是分判主理人,多是粗聲粗氣之徒,「爛仔會」因而得名。 我們處理「爛仔」的手段多是襯人齊,會上自家公司人佔多,老板又在場,量逐行計,打單赴會的判頭也不敢發圍,所以不論是進度或安全會,大判大都是以砌判頭的態度對之,實制效果何如? 不知道,但即場可收消消氣之功效也屬不錯。



對於自家有理據的議題,當然是即場做大佢,相反自家鞭長莫及幫你唔到的,則要輕輕耍過,如說:「這些...... 會後再同你夾」,會後? 判頭仲早閃過你啦,夾個鳥來。 從前這些廁所污糟呀,門口雜物亂放呀,在C公司中什九都是屬於這些「有講冇做時光隧道」的勞什子。



從前耍人多了,留給人的印象便是如此。 是日一席話,豈不是現眼報乎!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三行佬信箱

好了,現在是解答來函時間,我們收到一位讀者梁巔巔君來信,問現在的樓宇用料是不是很偷工減料云云? 我想他的問顯主要是針對樓宇的裝修外觀吧。



問題分三個層次答,首先對建築物料的要求,例如要達到什麼結構強度呀,合乎什麼國際標準呀,對安裝時的手工要求呀,在發展商給予建築商的合約中已清楚列明,建築商只要在市場上找到合乎要求的材料就可以向業主及建築師樓提議使用,除非在特別的要求下,一般的發展商都會給予建築商選擇材料的自由。 在競爭激烈的市場裡,供應商都會是價低者得,每有新工程都要從新報標,都沒有什麼長期合作之類的童話了,不過重申雖是價低者得,合乎合約要求仍是前題。



第二是在實際施工時的監管,蓋因有施工時沒嚴緊的監管,將材料的生殺大權交予工友自由發揮,按他們多快好省的精神,就如用Benz去耕田一樣,浪費也是哉。 至於什麼因素會影響監管的鬆緊? 一曰是工期長短,二曰是資源投放。 現在的本地建築一般由混凝土結構完成到收樓賣貨只有半年到九個月,整個項目發展亦只有兩年左右,前期施工時或許發出過預警,但到驗收時才可引證預警是否正確,限於工程死期將至,問題發現時難免只可使用臨場的補救措施,雖則效果會是近乎標準,但總不免給人施工粗糙,有偷工減料之惑。 至於要加將施工監管,對應的則師樓與業主代表同樣要增加工作,成本一則上升,二者亦會拖慢進度。



第三合約上列明要求,若果真有偷工減料之事,必有人把關不嚴;有人把關不嚴,就必有人收左著數。 這一點據個人觀察,對「偷工減料」的影響應是最少,蓋香港勝在有 ICAC,加上建築利錢十分不厚(術語所稱「個價好咸」,但就從未聽過有人說「個價係甜」),即使是貪污的機會存在,上下兩家亦不會傻到冒坐牢的風險去競逐區區的蠅頭之利(之便)。 所以影響建築質量的「漏規」大多不存在,但小格局的「漏規」如飲飲食食去威等則依然存在,有的更成趣聞,值得另組題目再探視一下。



***
工程質量及合約管理仍博大精深更非我所職,以上評論全屬個人感想,有粗疏淺漏內容不實者本人全部負責。 建築同仁背後之努力實值得我們鼓掌啊。

Friday, November 07, 2008

石屎田園


女工友在剛剛落好的石屎面上工作,石屎還是濕漉漉,大燈光鈄照下彷彿夕陽,配以水靴草帽長長身影,劃多劃少都有些田園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