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0, 2010

Tuesday, April 13, 2010

電車上

飯後和太太乘電車回家,街上很寧靜,人也不多,和我們一同等車的只有一名少女。

電車來了,輪子磨過鐵軌,四周雖然是雨霧莫辨,但依舊是響起嗚嗚的低鳴。 車的下層上只坐了一人,他兩三個站後便下車,換來是三人行的叔叔婆婆。

少女和我倆打照面坐,三人行坐在我們的左右兩方,三個組合,各據下層車箱的四角。

少女一上車便開始講電話,我聽不到她說什麼,馬路的交通有點吵。 三人行的說是家鄉話,咕嚕咕嚕的像火星語,也是聽不懂。

當電車停下等交通燈時,他們說話會少聲點;當交通回復時,隨四周車輛的引擎起動,他們的說話又會大點聲。 相對而言,車箱內還是勉強的平靜,三組人各有自己的活動,自得其樂。

對,我只說了少女與三人行,哪我在做什麼? 我在唱歌。 還要是比較大聲的唱,反正由他們的反應看來,也不似發覺我在唱歌。 他們在說話說電話時,我就在唱歌。 我唱的歌,哼的有,記得歌詞的有,忘了歌詞的更多。

車到站了。 下了車,我對太太說,下次我要唱得再大聲點,她笑著說好。

是這樣,結束了一段愜意的電車旅程。


做人還是需要放輕鬆。

Friday, April 09, 2010

當機立斷

處理日常公務,有兩種模式: 一是專心一致,完成一件事後再接別一件事;二是萬馬千鈞多線發展式,東有時間做一些,西有時間補一些,即 multi task 是也。

方法一,好處是切實好完一件事,每天亦有 work done 可算。 話雖如此,但人在江湖,往往很容易受突如其來的「急事」而打亂部署,多幾件「中途插入」,一號方法便會慢慢變成二號方法了。

方法二,做得好時,同一日有多件工作完成,有百川匯河的暢快,但你我都知十居其九點九九九都是將多件工作弄做尾大不掉,苦無進展,到臨近死線之制,更會成出路受阻、火燒後欄的困局。 畫虎不成反惹禍。 要解決躊躇,又唯有用回方法一去逐點擊破。

一與二之間像是一個巨輪,將工作的歲月轆向前。 每月每年到退休。

查,打了這麼的字,我只想說一點,在工作上可能會有迷茫,但在工作過程中最最最常見的迷茫是迷失在電腦檔案夾之間。 打一份文件,要參考幾個不同的 files,到幾個不同的 folders,有時打開一個folder後會忽然 (頓時) 忘記自己在做什麼,為何要打開這 folder? 我要看什麼? 為什麼要看? 在那一剎,彷彿眼前一白,一片茫然,要停一停,敲一敲頭殼,一兩秒後才可晃然大悟,原來是要這樣那樣,我要如此。 一天總要試它一兩次。 Multi task 會令電腦當機之餘,人腦亦然。 我不想這樣呀~~

***
「當機立斷」 即人腦當機,思想\工作立即斷也

Thursday, April 01, 2010

它們都是狗屎一堆

如果你是未被洗腦的北韓人 (會有嘛?),見到國家處處饑荒,生靈塗炭,政府是頭號國際無賴,你會為大浦洞導彈試射成功而感到興奮、自豪嗎?

讀到「一個又一個」的趙連海、見到「一堆又一堆」的礦難新聞,那些什麼世博、神七、奧運、掘起、《中國不高興真》都可以收工了。

正義難伸,善財難捨,雖不為人民服務,都要為自己積點德啦,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