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運咩動咩界呢?

事源昨日政府公佈了甚麼「海濱事務委員會」的成員名單,給可惡的傳媒發現了當中有若干「富豪第二代」在內,於是又有多事人云,香港是不是已經有「太子黨」呢?

在此我們不討論「太子黨」,想討論個人。 是何人給選上呢? 其中有 立法會專貴功能組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暨零票當選議員霍震霆之次子啟山兄是也。

霍專貴議員由外表到言談都甚為出類拔萃,正所謂「龍生龍,鳳生鳳,生隻老鼠會打洞」,啟山兄乃社會賢達、年輕材俊實無容置疑。

啟山兄多才多藝,我們應用什麼角度去欣賞他? 政府又看上他什麼呢? 政府的答案實妙,試看:


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陳潔玲指出,海濱事務委員會除了會顧及原有共建維港委員會重視的海濱規劃、設計和建設,更會就海濱營運及管理擔當監察和諮詢角色,「因為要協助落實海濱發展項目,所以我們加入了來自商界的新血,如來自酒店、餐飲等,若日後有水上活動,就需要來自運動界的霍先生(霍啟山),而查先生(查耀中)則具地產方面的經驗」。她表示,不排除會增加委員席位,以邀請更多民間團體代表。


原來啟山兄是來自運動界。 查網上資料,啟山兄畢業於LONDON U 讀是商科,於社會服務時曾出仕商業銀行,乃BANKER;於香港總商會內又只是「地產及基建委員會」之會員。 實不知何「運動界」 - 尤其是水上活動可言,此奇怪也。

又我會想,是不是打錯字,應給委任的是啟山兄之兄長,啟剛兄乎? 起碼有晶晶嫂搭救。 再不是啟山兄之弟,啟仁也不錯,蓋因報刊不時都報導仁哥遊艇出海之新聞,碧海晴空,美女佳人,實活生生水上活動專家是也。

一於寫信去政府問個明白先。

Monday, June 21, 2010

全國山河一片紅

[caption id="attachment_1568" align="aligncenter" width="342" caption="全國山河一片紅"]全國山河一片紅[/caption]

是日出門,遠處有大聲公之聲,心中嘀咕道莫非「起錨號」又犯我區? 再行前些,果然又是政改的宣傳,但不是「起錨號」而是「超錯號」,長毛叫陣,毓民派傳單。

2012政改方案,「幸得」民主黨棄甲曳兵,全面投降,底線一改再改,623 通過應是毫無難度。 香港真有「全國山河一片紅」之嘆!

經廿三條一役,大家應該都知道什麼叫「魔鬼都在細節裡」的意義,當日爭拗點之一在「藍紙」與「白紙」草案,一切要先說明,後討論。 但不竟經驗教訓這東西是抵受不起時間考驗及利益誘惑,是次民主黨學民建聯之招數,先和政府暗通曲款,再來一個「成功爭取XXXX」,可算是機關算盡矣。

於我而言,實看不出白鴿黨之建議有可增加民主成份可言。 一,政府一談政改,必定祭出基本法及人大決議二項,而在關卡之前,實有很多的「改善空間」政府都避而不談,如可以在本地立法改變之「分組點票」、「重新分配功能組別議席」、「擴功能組別選民基礎」、「議員可提私人法案」等等。 政府有多大誠意一想便知。

二,「功能組別」本來是要代表某某專業或行業的利益 (或者是意見啦),區議會方案若是成功,其界別又是代表什麼呢﹖ 代表香港、九龍、新界的「不同利益」乎﹖

三曰,「區會組」是分給原本沒有「舊功能組別」票的市民來投,即將來人人都是「新功能組別」的選民,按政府的曲線解說就是擴大了「所有功能組別」的代表性,無端端給了它們一塊擋箭牌及遮羞布。 不是合理化 「功能組別」是什麼?

四曰,說「政改」的民主成份提高了,實言之尚早,回歸前述「魔鬼都在細節裡」,只要有候選人的篩選機制存在,政府及西環實有千千萬萬個條件去「候選」他們心目中的「當選人」。 未說清條件就輕言贊成,如非有幕後交易,便是智慧零蛋。 前者是誠信破產,出賣選民;後者是 too simple, sometime naive。

一個河蟹了的民主黨,在政治上和民協有什麼分別? 而在地區上又早已跟隨民建聯的「成功爭取」模式行事。 遠近高低都跟「民主」越走越遠。 最想不到民協原來才是政治先知,基哥廿年來的「辛酸」,於今有仁哥接棒了。 「泛民」怪不得被人戲稱「飯聞」,聞飯香生活作息,爭取民主,不過搵啖飯吃,why so serious?

不過你們搵飯吃之餘,也請看看我們的感受,你們的戲實在是屎,而表現亦令人作嘔。

放心,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我已定好打算了。

Thursday, June 10, 2010

《打擂台》

1275922194_0

「英雄遲暮,時不我與」就是電影想講的東西。 片中角色、對照主角的真實人生、甚至「港產片」的過去未來,全都在這感覺裡。

電影故事流暢,對白抵死好笑 (尤其是太極羅生的粗口~ 讚!),好看要看。

評分︰

故事 - 85%
角色 - 95%
整體 - 85% (5% 係因為是合拍電影,點都要扣一扣)

Monday, June 07, 2010

這個蔡元培不好當

觀乎馬料水大學政治中立事件,很多人都用上蔡元培與新郎哥校長相比。 新郎哥的答案固然該罵,但那個蔡元培亦絕不好當。

蔡元培在北大當校長時的風高亮節,特別是 「五四運動」時營救被捕學生的一段,相信大家都以熟能詳,不用多說了。

以誠信相投,必能得到學生支持,達致「政通人和」? 本想如是,但實情欲是出人意表。 查當年民國初建,政府表面統一,實則由軍閥把持,地方割據,行政混亂,莫財莫水,至為嚴重。 蔡元培執掌北京大學,憂柴憂米之餘,尚要應付一班「頭腦發熱」的天子門生。 大學校長是慘澹經營的苦差,欠些理想加衝勁(或衝動) 是絕對當不來。 這裡抄一宗「北大事件」供大家多角度思考。

在蔣夢麟的《西潮》中寫道:

第十六章 擾攘不安的歲月

蔡校長和胡適之他們料得不錯,學生們在"五四"勝利之後,果然為成功之酒陶醉了。這不是蔡校長等的力量,或者國內的任何力量所能阻止的,因為不滿的情緒已經在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知識的土壤上長得根深蒂固。 學校裡的學生竟然取代了學校當局聘請或解聘教員的權力。如果所求不遂,他們就罷課鬧事。 教員如果考試嚴格或者贊成嚴格一點的紀律,學生就馬上罷課反對他們。 他們要求學校津貼春假中的旅行費用,要求津貼學生活動的經費,要求免費發給講義。 總之,他們向學校予取予求,但是從來不考慮對學校的義務。 他們沉醉于權力,自私到極點。 有人一提到"校規"他們就會瞪起眼睛,噘起嘴巴,咬牙切齒,隨時預備揍人。

有一次,北大的評議會通過一項辦法,規定學生必須繳講義費。 這可威脅到他們的荷包了。 數百學生馬上集合示威,反對此項規定。蔡校長趕到現場,告訴他們,必須服從學校規則。學生們卻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群眾湧進教室和辦公室,要找主張這條"可惡的"規定的人算賬。 蔡校長告訴他們,講義費的規定應由他單獨負責。

"你們這班懦夫!"他很氣憤地喊道,袖子高高地卷到肘子以上,兩只拳頭不斷在空中搖晃。 "有膽的就請站出來與我決鬥。如果你們那一個敢碰一碰教員,我就揍他。"

群眾在他面前圍了個半圓形。 蔡校長向他們逼進幾步,他們就往後退幾步,始終保持著相當的距離。 這位平常馴如綿羊、靜如處子的學者,忽然之間變為正義之獅了。

群眾漸漸散去,他也回到了辦公室。 門外仍舊聚著五十名左右的學生,要求取消講義費的規定。 走廊上擠滿了好奇的圍觀者。 事情成了僵局。後來教務長顧孟餘先生答應考慮延期收費, 才算把事情解決。 所謂延期,自然是無限延擱。 這就是當時全國所知的北大講義風潮。


這裡有一件事要提提,由於我有的版本一時找不到,只好在QQ書庫中找來剪貼,而據網頁留言,部份內容已被「和諧」,實不可不知,不可不防也。

***

最後同書找來一則「社會新聞」。 這些事,在偉大社會主義落戶神洲之前,早已發生過。




第一次學潮于一九0二年發生于上海南洋公學,即所謂罷學風潮。 我在前篇已經講過。

幾年之後,這種學生反抗運動終至變質而流為對付學校廚子的"飯廳風潮"。 最後學校當局想出"請君入甕"的辦法,把伙食交由學生自己辦理。 不過零星的風潮仍舊持續了十五六年之久。

有一次"飯廳風潮"甚至導致慘劇。 杭州的一所中學,學生與廚子發生糾紛,廚子憤而在飯裡下了毒藥,結果十多位學生中毒而死。 我在慘案發生後去過這所中學,發現許多學生正在臥床呻吟,另有十多具棺木停放在操場上,等待死者家屬前來認領葬殮。

- 見十五章 -

Saturday, June 05, 2010

彈指之間年月過

說一點「六四」,昨晚在維多利亞公園看到場刊,大刺刺的寫著二十一週年,廿一年的歲月原來就是這樣容易過去。 二十一年前的我,怎會懂得到時間流走帶來的震撼呢。

「六四」有人說要放下包袱。 「六四事件」是什麼? 用二十一年前的經歷說,那時我是不懂內蘊,只是知道一些表象。 例如有什麼? 一,一家人整天都在看新聞;二,有錄影機的親友,都錄滿一抽屜都新聞節目錄影帶;三,放假時父母帶我去灣仔新華社;四,第一次去馬場;五,每朝樓下的報紙都給搶購一空;六,家裡多了很多新聞特刊;七,小學班主任一年轉了四個,其中兩個都是中途移民離港;八,中學舉行過一次記念「六四」的座談會。 那年整個香港的成年人都在忙得團團轉,難得試過一次思潮大一統,愛國,民主,自由,中國。

香港人對「六四」情意連綿,因為知道香港與中國休戚與共,名副其實,中國好,香港才會好。

與往年比較,今年真的多了很多青年學生到場。

Tuesday, June 01, 2010

有些東西是永遠搶不走,拆不掉。



香港之所以是香港,因為這是一個有記憶、有良知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