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7, 2010

這個蔡元培不好當

觀乎馬料水大學政治中立事件,很多人都用上蔡元培與新郎哥校長相比。 新郎哥的答案固然該罵,但那個蔡元培亦絕不好當。

蔡元培在北大當校長時的風高亮節,特別是 「五四運動」時營救被捕學生的一段,相信大家都以熟能詳,不用多說了。

以誠信相投,必能得到學生支持,達致「政通人和」? 本想如是,但實情欲是出人意表。 查當年民國初建,政府表面統一,實則由軍閥把持,地方割據,行政混亂,莫財莫水,至為嚴重。 蔡元培執掌北京大學,憂柴憂米之餘,尚要應付一班「頭腦發熱」的天子門生。 大學校長是慘澹經營的苦差,欠些理想加衝勁(或衝動) 是絕對當不來。 這裡抄一宗「北大事件」供大家多角度思考。

在蔣夢麟的《西潮》中寫道:

第十六章 擾攘不安的歲月

蔡校長和胡適之他們料得不錯,學生們在"五四"勝利之後,果然為成功之酒陶醉了。這不是蔡校長等的力量,或者國內的任何力量所能阻止的,因為不滿的情緒已經在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知識的土壤上長得根深蒂固。 學校裡的學生竟然取代了學校當局聘請或解聘教員的權力。如果所求不遂,他們就罷課鬧事。 教員如果考試嚴格或者贊成嚴格一點的紀律,學生就馬上罷課反對他們。 他們要求學校津貼春假中的旅行費用,要求津貼學生活動的經費,要求免費發給講義。 總之,他們向學校予取予求,但是從來不考慮對學校的義務。 他們沉醉于權力,自私到極點。 有人一提到"校規"他們就會瞪起眼睛,噘起嘴巴,咬牙切齒,隨時預備揍人。

有一次,北大的評議會通過一項辦法,規定學生必須繳講義費。 這可威脅到他們的荷包了。 數百學生馬上集合示威,反對此項規定。蔡校長趕到現場,告訴他們,必須服從學校規則。學生們卻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群眾湧進教室和辦公室,要找主張這條"可惡的"規定的人算賬。 蔡校長告訴他們,講義費的規定應由他單獨負責。

"你們這班懦夫!"他很氣憤地喊道,袖子高高地卷到肘子以上,兩只拳頭不斷在空中搖晃。 "有膽的就請站出來與我決鬥。如果你們那一個敢碰一碰教員,我就揍他。"

群眾在他面前圍了個半圓形。 蔡校長向他們逼進幾步,他們就往後退幾步,始終保持著相當的距離。 這位平常馴如綿羊、靜如處子的學者,忽然之間變為正義之獅了。

群眾漸漸散去,他也回到了辦公室。 門外仍舊聚著五十名左右的學生,要求取消講義費的規定。 走廊上擠滿了好奇的圍觀者。 事情成了僵局。後來教務長顧孟餘先生答應考慮延期收費, 才算把事情解決。 所謂延期,自然是無限延擱。 這就是當時全國所知的北大講義風潮。


這裡有一件事要提提,由於我有的版本一時找不到,只好在QQ書庫中找來剪貼,而據網頁留言,部份內容已被「和諧」,實不可不知,不可不防也。

***

最後同書找來一則「社會新聞」。 這些事,在偉大社會主義落戶神洲之前,早已發生過。




第一次學潮于一九0二年發生于上海南洋公學,即所謂罷學風潮。 我在前篇已經講過。

幾年之後,這種學生反抗運動終至變質而流為對付學校廚子的"飯廳風潮"。 最後學校當局想出"請君入甕"的辦法,把伙食交由學生自己辦理。 不過零星的風潮仍舊持續了十五六年之久。

有一次"飯廳風潮"甚至導致慘劇。 杭州的一所中學,學生與廚子發生糾紛,廚子憤而在飯裡下了毒藥,結果十多位學生中毒而死。 我在慘案發生後去過這所中學,發現許多學生正在臥床呻吟,另有十多具棺木停放在操場上,等待死者家屬前來認領葬殮。

- 見十五章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