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回憶是讀小學的冷氣機 II

忘記了,關於冷氣機的事還有一宗是要記的。 話說有一年家中的冷氣機出現異常,介乎壞與唔壞之間,正在挑戰主人要換佢的決心。 它的挑釁行為,最蠱惑是忽然會停止製冷(雪種),即是你開著它後半小時左近,當你悄悄兒開始覺得有點涼意之際,它便會抖顫一下,聲音由"deeeeee...." 變成"胡胡胡胡胡",即代表雪種停了,吹出來的只有風,但沒有涼風。 下次的 "deeeeee...." 出現在何時? 誰也說不清。 身處一個半熱不冷的密室,加上焦急和渴望,整個環境氣氛是令人十分奄悶。

最後我想到從前讀到的一個故事: 二次大戰時美軍會空投食物致太平洋一些小島作補給地上軍隊之用,當中有些會「誤投」,結果落入地上的土著手中。 久而久之,土著見到飛機便會有食物,便將飛機當作天神,每見之便作祟拜,感謝天神。

故事在我家發展下來,出現本質不同,但行為相似的情況,每當在奄悶至極之時,有人嘗試對著冷氣機來膜拜! 雖不是有求必應,但確實有三兩次經膜拜後,它的聲音便由 "胡胡胡胡胡" 立即變回 "deeeeee...." ,真的現鬼般靈現!

膜拜冷氣機的鬧劇演出次數雖然不多,因為我們的忍耐力早已到了極點,新冷氣機落訂出貨刻不容緩,但當我們仍在痛苦等待時,亦有曾想到要增強膜拜冷氣機效能,來令冷風早日吹起來。

辦法很簡單,去供奉它。 如果你曾住過舊款公屋,你必會知道,通往露台的玻璃門,門框的上方會是一塊大概 A3 size 的密封玻璃窗,多數的人便會把窗口機裝在那裡,亦會有人會把玻璃窗用木板封了,再加上一塊橫伸的木板,成了一個小小平台,封木板的位置是放祖先相,平台上放果品蠟燭,成為一個小小祭台。 我們只需在同一位置為冷氣機加上一塊橫板,將它變成了一個祭台即可! 日夜供奉冷氣機,冇難度。 要是靈現的話,還有雪凍生果食,直情是人機兩樂也!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回憶是讀小學的冷氣機

為表現我的 blog 仍是半生未死,post 是要週不時出下。

****
下了兩天雨,天漸覺有點冷,正好是說說些不合時宜的話。 我記起家中第一部冷氣機是我讀小學時候,媽媽買的,原因是爸爸中了馬,有閒錢買當年不屬必備的「時髦」電器。

至於當年開冷氣的「盛況」我已經記不起,反而近年的情況卻值得一說,不過先要交代一些背景資料: 吾家乃一斗室,家中只有一台,亦只需一台,冷氣機。 因此關窗開冷氣是一項影響全家作息的重大決定,加上家中老少對冷熱感覺又各有極端,所以到了晚上,特別是秋日晚上,To 開 or not to 開 that's really the question。

經過年月洗禮,「開冷氣」的過程已發展成高度儀式化。 首先,天文台公報的氣溫是參考,但絕不佔有重要地位,相反有些似是而非的藉口則往往成為關鍵,如洗了衣服未乾 (需要冷氣機的烘焙) ,晚上有蚊 (environment control) 等等 。

當然藉口歸藉口,正反兩面藉口人人人人(我家有四人,所以是人人人人)都可以說出一大堆,真正走上前啪著冷氣機機掣的才是有 power (不論是人或機) 之所顯現,亦顯出其追求冷氣之最大熱忱。

家父對開冷氣之態度實估佢唔到,不過仍以反對居多,所持理據只有一「咁凍仲開冷氣? 凍要人咩?」 之後家母必定是回一句:「凍? 梗係啦,睏覺又唔"come"被,只係識攝枕頭,左一個右頭咁,梗係凍啦」。 高度儀式化正是如此。

有時,我也會答一句:「車! 你晚晚都係咁講啦!」,家父便會答道:「你即係問我點解仲未凍唔死o者?」,係喎,諗諗下句野又幾不孝喎。 最妙是他回應家母的「攝枕頭唔"come"被」指控,他說:「全靠我攝枕頭保暖,如果唔係? 我讀緊小學啦!」

真係好笑到啤一聲~
****

後記

有一回,有人問我,你是怎樣稱呼你的爸爸? 能這樣問,一 應該是問的人平日都不會稱呼「爸爸」作「爸爸」,或者他認為我是不會稱呼「爸爸」作「爸爸」。 我想想,又是,我通常是喚他作「咩生」,或是叫名的,再通常不過是對著媽媽問「你老公呢?」或是對妹妹問「你老豆呢?」

綜合起來,我都幾衰仔。

Friday, November 03, 2006

給我條添的 moon walker

上略

night walkathon 全程二十公里,一般人每15分鐘可以走1公里,所以照計數應該用5小時便可走畢全程。 當然走起來,末段需時一定會增加,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套用我中學時 PE老師的名言,「大家來是要拍武俠片,不是文藝片」!

不過憑藉大家堅毅的鬥志,不屈不撓的精神,百戰百勝的決心(下刪二千字),淺水灣的日出會為準時我們而升上水面。 讓我們同為旭日高呼,萬歲! 萬歲! 萬歲!

不要忘記,要帶鬥志出席,這是自備的!

隊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