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9, 2006

負心都是讀書人?

小茹:

若我們用票房的好壞來評價一齣電影,那麼在2003年上的《Miss杜十娘》一定是大爛片了,首影當天才得兩萬多。 記得埋單算連十萬圓也沒有,榮登了當年的票房倒數十大。

最近看書讀到了「杜十娘」的原著。 故事出自明代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一個很有力量的篇名,亦算是一個愛(悲)情小品,但故事不是歌頌愛情,卻是來譴責男人對愛情的不堅貞,負心都是讀書人。

分開岔說一筆,在中國古典小說裡,有一個時期,大概是明末清初,出產了大批歌頌男女愛情的小說。 內容多是說才子遇上佳人,強調「情」在婚姻中的重要性,突破一般的門第關係,最終佳偶天成。 這類作品都被歸類為「才子佳人」小說。

但在「才子佳人」大量出現前,其實也有一類小說值得分類,出現的時間更是更早更早,早在唐代,《唐人傳奇》中便有「霍小玉傳」(即粵曲「紫釵記」的原著)、《警世通言》中的「杜十娘」、《醒世恒言》中的「賣油郎獨占花魁 」可歸納作「望飲井水小說」,都是說妓女遇到有情郎,望求贖身,逃離清樓,從此相宿相棲去。 不過小說的多是悲劇收場,提到的前二者,都可再細分作「負心都是讀書人」系列。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就是這樣一種故事。 杜十娘是清樓名妓,遇上留在京師太學的富學生李甲,兩人一見鍾情,芙蓉帳暖,日夜纏綿。 匆匆一年,李甲在妓院千金散盡,在鄉下的父親知道他終日留連煙花之地,又是大怒,斷絕經濟支援不在話下。 同時妓院老鴇知道他阮囊羞澀,為了打發他,老鴇向李甲說,只要他能籌得三百兩便可為十娘贖身,否則唔該快快走人。 李甲一旦走出妓院便無路可去,留在這裡又會被人迫遷,正是進退兩難。 即使是兩情相悅,卻徒也奈何。

(續)

Saturday, March 25, 2006

Wednesday, March 22, 2006

義「腦」報恩

愛瑪氏:

前兩天我剛剛經歷了現代都市人的最大悲哀。 我家中的電腦死了。 太陽系停頓下來,再也不轉。 就連 IPod 都充不了電,坐車時的音樂也要欠奉。


接電看,電腦有聲有反應,獨是 display 沒有了。 Monitor 換了看,仍是漆黑,想一定是 display 咭懷了。 三更半夜,想買來更換也是沒有,徒也奈何。

忽然想到放在桌子下的塵封電腦,那裡也有 Display 一張,試試更換又如何?

「神跡」居然出現。 從一部十年前的電腦淘出來的零件,依然發熱發亮,興奮得我連聲呱呱大叫。 不是說笑,十年前的 2 MB display card 現在作業中!

2MB display card in operation
果然是老驥伏櫪!

拆下壞掉的 card 來看,原來是上面的風扇停了,過熱,打柴。 64MB so what! 才只有四年貨色。 怎似得我的老寶貝可愛?

你可能會問,十年前的電腦怎麼不掉棄? 的確是個問題。 雖然我真的有點「儲物狂」的因子在作祟,但無何否認這電腦對我是十分重要。 某程度來說,我是捨不得它。 咱們是有深厚感情。

它是在我大專二年班時買的,原因是當年要學 AutoCAD r12,家中原有的 386 實在跑不動。 如是者電腦陪伴我讀完大專及後來的大學,直到四年前才退役,封處家中。

它的餘亮真不少,甚至是早兩年我親戚把家中的電腦抬回大學宿舍,家中沒電腦用,我就「割愛」讓它復役,也玩了一年多。 至於從前的 386 我也封存了很久,大概四五年前吧,我想把它接電,試試可不可以推動 XP時,它「居然」推不動,還發生底板小爆炸,我才忍痛(急急的拔電)掉棄。

中國古時的神怪小說,有很多是說物器因為年代久遠吸收得天地精華多而成精,但多數都是古鏡呀、古劍呀,方會大放異能,保護主人。 至於樹呀、狐呀、蚌呀、蛇呀,則會成妖,專門有書生主動落榻,與人無由。 在小說中,是妖的不盡是害人,但是讀書的就多數負心,不過這是題外話。

面對 2MB 仍在動的 display card,你說我又「如何可以不愛它」(要唱出)。 你說這刻它是來報恩的我也相信,因為確實孝感動天。 雖則是好像不能看 movie 檔,但仍然興奮。

從前有人歌頌 Apple 的舊機是老兵不死,我家中的 PC 又何常不是?

亦是老兵不死
義「腦」報恩 - 「割 card 救母」圖

祝安

五零一上

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Saturday, March 18, 2006

如果真的要「信」

小茹︰

我時常在想人總是找些興趣、找些習慣可以持之以恆。 既然我買來的郵票已經用完,倒不如將書信電腦化,一信兩用,你既憑往昔認知在這裡找到新「訊息」,我亦可填充版面,雖然沒有 Mr. POSTMAN 式的等待,都算了吧。

你有沒有看過明珠台的「飛黃騰達 」(The Apprentice )? 今天我就最後一次參予 contract meeting,因為職位降了,下個月便失去參予資格。 踏出房間之時,真是有點被 Mr. Trump 趕出 board room 的感覺。 都是看得電視太多的禍。 或是我應該更入戲,索性站在門前,學「Terminator」的阿諾舒華生力啤,一記回眸說︰「I will be back﹗」。

在地盤見人多,聽到的故事亦多。 工地上碰面捉著一個四五十歲的大叔,只要說起從前的建築業,是黃金十年的歲月,都有很多傳奇故事,例如曾經月入十多萬圓的木工,地盤捉非法入境者的攻防戰,當然不少得北上去威的經歷。 緬懷過去是快樂,用來對照現在便是痛苦,還是樂得忘記過去。 「學士、碩士、博士,都不及人士」,這是工程師在三點三時醒我的二句金句,他說從前年青,就是剛畢業的第二年,月薪就要比現在高。 年青,有為。 他說那時每一天都很熱血,賦幹勁,未來一片光明的樣子。 無限風光在眼前。 現在他會告訴手下的見習工程師(AE),在這裡燃燒青春,倒不如早日轉行,因為不值得。 又是,AE 平均每日都要工作至八九點,人工連 OT,月結才有萬一二多。 由 AE 到工程師至少三年(完成一宗工程),轉新盤時又要前路茫茫,算你坐正才是萬四五多,還未算要投資再讀的 MASTER,回本無期。 的確,不論是在什麼部門,碩士助理真是恆河沙數。 苦口婆心的工程師,像是千帆過盡,曾經滄海,但算起來他還是三十出頭。 欷噓乎? 這類的故事太多了,其實我是有可以把他們的欷噓故事一一記下來,為它們起一個 CATEOGIES。

你要寫一篇《斷背山》的評論麼? 雖然我約不到你出來,但戲我還是看了,那就說說我的感覺。 看過戲後,我可以加倍證實我是只愛女人,兩個男人扭來一起,我實在接受不來。 此其一。

李安說的:「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我理解是「斷背山」像是每人心中的一些慾望/慾念/狂想。 慾望在挑逗我們時,又要壓抑它。 一旦釋放,便會是洶湧澎湃,就像四年不見的 ENISS 與 JACK,一見面就要車輪戰。 壓抑是可以轉化成追求一刻歡愉的力量與勇氣。 此其二。

經《斷背山》的成功,或是由陶傑作引,因為他從前在專欄始作(?),傳媒牽頭,香港人又在參與一個全民做詞運動,同同性戀有關的,麻煩一律稱之「斷背」唔該。 這是繼「界刂」後另一個明顯的做詞運動,值得一記。 有時在想,早前從台灣傳入的形容詞「劈腿」其實是與「斷背」是同一家,單字逐個拚是對偶,一組來看,都是有「擒」、「誘惑」等意義,不過只是對象不同。 此其三。

像從前的《我的野蠻女友》般,開始有解構電影過場的討論,彷彿一定要每分每鈔都要有 message 先可以,信箱貼「17」是要懷念 「Brokeback Mountain」的足足十七粒字。 不過有一點是想說,因為我不同意蘋果的說法。 說就在 ENISS 剛失手的一晚後,他走回山上發覺有一隻羊給狼擒了,暴屍荒山。 這幕拍來幹什麼? 要理解應該要用《聖經》故事作指導。 羔羊是無知、迷茫的代表,失去了牧羊人的羊就要暴露於危機迷茫中。 另,羔羊也是祭天的供品,用羔羊的純潔祭予天地。 純潔失去,暴露於危機迷茫中,亦是 ENISS 一夜過後的寫照。

I wish I could quit you. I wish I could quit you. 往後一生,痛苦思念交纏。

我時常在想是 JACK 毀了 ENISS。 再說,換作我是 JACK ,我會包起 ENISS 作「情婦」,讓他們一家衣食無憂。 滲著銅臭,雖會破壞高尚愛情,但應該會發展出另一種 alternative。

腦震盪至此,再說。

祝安。

五零一

17/03/06

Wednesday, March 15, 2006

真人超合金

管工們閒來愛偷望我的工作證,跟著便揶揄道:「唔,乜你仲係主任咩?」

的確,我被人「搣柴」了。 應該是說,我主動去轉職。 由從前的「xx主任」變作「助理yy主任」。

閒來的人也愛問:「喂,降級喎。 有無減人工?」

的確又是沒有。 責任少了人工不變,還想怎樣? 去掟死林村許願樹都求唔到個咁嘅機會啦!

不過,整件事最富趣味是從前在 O Chart 中 under 我的人,現在我是他的 assistant。 世事 D 嘢真是講唔埋。好在我們都年青沒有「包袱」。 都係學嘢啫。

面對閒人們,只有套用一句「老驥伏櫪」來對付。 364 日後超人合體,便是成功之時。

但願如此。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

Tuesday, March 07, 2006

工友甲如是說

一天工友甲又在無聊地玩他的電腦接龍遊戲,工友乙實在看不過眼,說:「怎麼又是這悶 game ? 網上好玩的 game 多的是呢!」 ,自稱是「科技盲」的工友甲反說他不懂。 於是工友乙走到他的電腦旁作示範,卻發現 flash game也好,java game 也好,online game 也好,一律在他的電腦裡都會作 hang 機狀。 工友乙請強不來,只有 say sorry。 甲則淡然說了一句:「習慣了,命是這樣。」,這一刻工友乙發現他的用語表情十分真摰,彷彿這句「沒那種命」的總結,是走過千山萬水人生的經驗慨嘆。

一生到了一刻,開始要想到「認命」,究竟是什麼的一種狀態? 慢慢我開始明白,從前一個看不懂的笑話。 笑話說有一個人去看相,問相士他的未來是如何如何。 相士答,你會一直窮到四十歲。 看相的人追問,之後如何? 相士答,到時你便會習慣了。

你便會習慣了。 經過掙扎、努力,最後都是逃不了命運既定的格局。 這怎麼會是一個笑話? 是一個無奈的悲劇才對。

綜合每段的人生閱歷,最後卻只有作「沒那種命」的自憐。 向你的人生舉了白旗,為所謂的「命運」畫地作牢,我知道這樣叫失敗,但人生要幾多的爭取,作幾多次的掙扎作算夠? 究竟,發奮真的可圖強? 又要到何時方可作勝負算? 放下執著,萬事都以一聲「唉」開始,一聲「唉」結尾,常說一句「我沒那種命」,灰灰沉沉,亦是生活態度。 我也樂得平庸,享受孤單。 尤其是努力過,爭取過,沒有認同時。 套用「沒那種命」像是得到憐憫,開脫。

你要說服誰為你鼓掌。

打波先來落? 對呀,死肥仔。 人生就是要你天天無奈,日日洩氣,就是要應一句「你.沒.那.種.命」

工友甲如是說。